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九章 收取卡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的戏份已满。”

    “鉴于你已失去了所有实力;”

    “鉴于你已失去小丑、圣者两种卡牌师的身份;”

    “你不再是一名卡牌师,而是一名新人,无法再凭借娅娜的力量收取新牌;”

    “你不再具有狱焰银行的庞大财富。”

    “因此,你面临以下选择:”

    “1、继续保持当前所具有的神秘技‘见闻如名’、‘一个没有戏份的人’、‘初演者’,并生成新的神秘技‘人气演员’。”

    “人气演员:当你对某个事件作出道歉的话,就不会有大的问题,大家会在一段时间里选择原谅你。”

    “选择1,你将可以继续游离在卡牌体系之外,观望事态的发展。”

    “2、吞噬之前的两项神秘技,仅保留‘见闻如名’,并汲取你存钱罐中所有灵石,全部用来生成英灵序列界面。”

    “从此以后,你的界面将稳定下来,并多出一项‘卡牌收取’的功能,用来收取当前的烈犬。”

    记住m.42zw.

    “选择2,你将深入卡牌体系之中,从此踏上这种体系的进阶道路。”

    “注意,这是一次重大的抉择。”

    “请认真选择。”

    柳平目光落在界面上,把所有提示符细细看了。

    自己如今深入永夜之中,成为了一名彻底的永夜者,甚至成为了一张卡牌。

    这是自己的选择。

    ――不仅是为了娅娜和安德莉亚。

    自己一直觉得卡牌有意思,想着亲自去探索这样的全新世界。

    当年自己不愿意飞升,但如今却非常想看看,把卡牌类的能力发展到极致,会变成什么样。

    况且,那名白发少女说过――

    “卡牌是序列之基,是奇诡的入门。”

    自己手上就有着英灵序列!

    难道不应该弄清它的原理和秘密?

    在它之上,还有所谓的奇诡。

    这种彻底未知的力量体系,值得自己全力去探索!

    柳平目光轻移,落在对面那头浑身冒着烈焰的骷髅犬身上。

    “你说你刚被送到奥德里奇手上……你多大了?”柳平问。

    “两岁。”骷髅犬道。

    柳平看着对方眼中的试探和彷徨,心中渐渐定住。

    没错。

    如果要专心致志的顺着这个世界的体系等级朝上走,自己应当做出选择了。

    再说了,选1的话,道歉真的有用吗?

    “――大家会在一段时间里原谅你”。

    这样的举动完全是敷衍别人,其中的另一层意思,是告诉别人自己没用。

    这无法真正的解决问题,更不是自己的行事风格。

    “我选2。”柳平在心中默道。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出现:

    “你已作出选择。”

    “序列界面已生成。”

    “本界面前三项功能已打开,分别为‘英灵庇护’、‘灵性继承’、‘卡牌收取’。”

    柳平眼前出现了一个燃烧的界面。

    在界面上,三个光点轻轻悬浮在下端,一动不动。

    它们分别是“英灵庇护”、“灵性继承”和“卡牌收取”。

    序列之中多了一项能力:

    “卡牌收取。”

    柳平望向对面的烈犬,开口道:“你既然看破了奥德里奇的身份,那么他早晚会杀了你,以防止他自己的秘密泄露。”

    “这一点我当时就知道了。”烈犬道。

    “跟我走。”柳平道。

    “我从不轻易投降。”烈犬道。

    柳平端起长矛,对着矛尖吹了吹,说道:“不是让你投降,只是你不跟着我的话,下场可不妙。”

    烈犬情不自禁的将尾骨收了收。

    “你究竟属于哪一个势力?”它问。

    “一个庞大的帝国。”柳平道。

    “你在其中是什么地位?”

    “非常受重视,刚刚还在接受重点培养,完成高强度试炼,并被考核为优秀,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奖励。”

    “你有伙伴吗?”

    “她们是神灵,龙、杀不死的神奇物种,跟随在我身后的一名刺客,曾经以一敌五不落下风。”

    “……好吧,我跟着你混。”

    “你同意了?”

    “同意,我可不想被奥德里奇杀死,更不想去永夜之中,陷入永恒的长眠,毕竟我才两岁。”

    柳平将手伸出去,按在烈犬的头上。

    虚空中跳出来一行行烈焰小字:

    “你发动了‘收取卡牌’。”

    “对方愿意成为你的一张卡牌。”

    “条件已满足。”

    “收取!”

    嘭――

    一声轻响。

    火焰烈犬不见了,柳平手上却多出了一张卡牌。

    “你得到了炼狱卡牌:血肉狩犬。”

    “年龄:两岁。”

    “三种技能如前所述。”

    “说明:这是你收取的第一头宠物。”

    “你不仅战胜了对方,还把对方收为己用。”

    “本场登神战已经结束,你随时可以退出当前场景。”

    柳平想了想,把卡牌又抛出去。

    嘭!

    烈犬出现在地上。

    “怎么?”它问道。

    “我们有一个麻烦。”

    柳平说着,将坑坑洼洼的盾牌摊在地上,又将被咬开的铠甲扯下来,放在一旁。

    “是我咬的,有什么问题吗?”烈犬问道。

    “对,这一看就是狗咬的――这可是一套刚发装备,我们不能让人看出它们受到了这种程度的损坏,否则会有麻烦。”柳平道。

    烈犬想了想,张口吐出一团团金属液体。

    “这是我刚才咬下来的部分,我可以用烈焰把它们融化,并粘补回去,但我不懂金属的铸造,所以――”

    “没事,这些装备相当简单,而我刚好懂一些铸造。”柳平笑道。

    “能让它们恢复如初?”烈犬问道。

    “不,没有必要的工具,而且我现在的力量……只能勉勉强强让它们看不出什么问题。”柳平道。

    “那――”

    “这样就够了。”

    一人一犬开始忙碌起来。

    不一会儿。

    盾牌和铠甲都被修补了一番。

    粗略的看上去,它们仿佛跟新的一样,但若细细观察,还是可以看到一些细小的凹凸痕迹。

    “行了,我们顶多做到这个程度。”

    柳平拍拍手,站起来,忽然想起一事。

    “对了,你有名字吗?”

    他问那头炼狱烈犬。

    “奥德里奇还没来及给我取名。”烈犬道。

    “不如我给你取一个名字?”柳平道。

    “哦?你想叫我什么?”烈犬感兴趣的问。

    “你看,你全身都是烈焰,看上去一片火红,不如就叫小红?”柳平试探道。

    “绝对不行!我一生都不可能叫这么丢人的名字,如果你这么叫我,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然后去永夜的深处沉眠,从此再也不回来。”烈犬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柳平喃喃道:“你要去永夜啊……”

    “怎么?绝对不可以叫这个名字,否则我真的去永夜。”烈犬道。

    “算了,我还是尊重你的选择,那就叫你火牙。”柳平道。

    “……比刚才那个名字好多了。”烈犬满意的道。

    ……

    半山腰。

    柳平出现。

    下一瞬,一切恢复正常。

    几乎是同一时刻,他举起长矛,全力朝前一掷。

    那柄霜冷之鸟瞬间飞了出去,刺中一块岩石,深深没入其中。

    “这武器不错啊。”李伯塔斯赞叹道。

    “虽然只附着了一点点冰霜元素,但它是货真价实的元素兵器。”老者微笑道。

    众人都望着那长矛。

    柳平这时悄悄的把锁子甲扯下来,连同盾牌一起扔进面前的箱子,又把所有铠甲都脱下来。

    他合上箱子道:“这套装备不穿的时候,要放在哪里?”

    “我让他们直接把箱子放到你的住所去。”老者道。

    他冲着两名身穿制服的人点点头。

    那两人抬着箱子便走了。

    柳平这才走上前,将长矛握抽了出来。

    “再一次感谢您的慷慨。”他朝老者致意道。

    “不必客气,我等着看你们能成长到哪个地步,毕竟,英年早逝班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真正出色的人物了。”老者道。

    柳平和李伯塔斯对望一眼。

    “那个,您刚才说什么班?”李伯塔斯小心翼翼的问。

    “英年早逝班――你们都是英年早逝的优秀少年,所以你们班就叫这个名字。”老者正色道。

    “还有其他班吗?”柳平问。

    老者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说道:

    “那些在炼狱中被处死的凶恶罪犯,组成了一个凶徒班,他们基本都是壮年,虽然坠入永夜后失去了实力,但体格和身体基础比你们这些少年强――不要去招惹他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乡村男支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