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打怪能加生命上〕〔分支线〕〔精灵:开局御龙之〕〔位面超市〕〔这个梦境很有趣〕〔老婆参加节目,我〕〔恒帝〕〔直播:艾泽拉斯〕〔莽穿岁月〕〔王者荣耀之王者归〕〔李二狗的超凡人生〕〔穿书后男主每天都〕〔从统御魔神开始斩〕〔都市冥王归来〕〔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网游之命轮之主〕〔科技之锤〕〔误入老年旅游团,〕〔从笑傲江湖开始横〕〔阴人诡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四十三章 厮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了!”

    “你好了!”

    “你也好了!”

    柳平双手不断挥动,放出和熙温暖的神圣之芒,令其落在众多伤者的身上。

    伤者们朝自己身上的创口望去,只见创口果然已经愈合。

    虽然感觉有些许疲惫,想来也是刚才受伤的后遗症,缓一缓就能恢复。

    “多谢你,圣骑士阁下。”一名狂热信徒道。

    “不必客气,对于我们骑士来说,这是应该做的。”柳平谦逊的道。

    他朝虚空望了一眼。

    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那里:

    “你释放了救死扶伤之术。”

    一秒记住.42zw.

    “你的魂力-1。”

    “你的魂力再次得到补充,恢复至满值。”

    “你再次获得了魂力:”

    “+1;”

    “+3;”

    “+5;”

    “+2;”

    ……

    柳平放眼望去,只见广场上受伤的信徒都已被“治愈”。

    ――没有目标了。

    他微微有些怅然,正想着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局面,忽然心头浮现一阵危机感。

    当!

    一声震响,柳平手持盾牌,被击飞出去。

    他连退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吃惊道:“我救你们,你们却要杀我?”

    那几名狂热信徒手持兵刃,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为首一人道:“没办法,这只能怪你自己,而我们是听从神灵的旨意。”

    “上!”

    众信徒朝柳平冲了过来。

    柳平叹了口气。

    他随手抓出那柄名为“霜寒之刺”的长矛,反手握住“骑士庇护者”盾牌。

    ――无论是盾牌,还是长矛,都来自霜风城一战。

    当时为了拯救皇室血脉,序列拿出来的东西,都是整个城市所储藏的高级货色,远超一般的兵器和甲具。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们打一场,不过请放心,就算你们再次受伤,我也会为你们治疗的。”柳平道。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好!”一名信徒忍不住叫道。

    “因为我只想救死扶伤。”柳平道。

    他迎着众信徒冲上去。

    但见长矛一闪,化作七八道迅捷之影,刺入那些人的身躯!

    ――论战斗,这些信众如何能跟柳平相提并论?

    况且他们才刚刚被“救死扶伤”了一遍。

    只见柳平在众信徒之中来回绕了一周,没有一个人摸到他的身上,顶多只有盾牌上传来零星几声交击声。

    短短数息。

    柳平所过之处,长矛如毒蛇一般,毫不留情的刺入众人身上。

    信徒们纷纷倒地。

    现场血流成河,几乎没有任何人是轻伤。

    甚至有几个人眼看就要死了。

    柳平匆匆将兵器一收,喝道:“接受教训了吧,我再救你们一次,以后好好做人!”

    温暖和熙的光芒从他手上冒出来,照亮了四周。

    这一刻,他的背影无比高大。

    这一刻,那些信徒们痛哭流涕。

    这一刻,围观的人们心中肃然起敬。

    治疗刚结束,却见一道扭曲的黑光从角落飞出来,直袭柳平。

    柳平来不及躲避,只能将盾牌横在面前挡住。

    轰!!!

    一声震响,他再次被击飞数米。

    盾牌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柳平神情一变。

    好厉害的偷袭术法,直接打得自己连盾牌都握不住。

    他身上迅速展开一道光环,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四十米的召集光环!

    “来。”

    柳平低喝一声,骑士庇护者盾牌瞬间消失,被重新召集回他的手上。

    下一瞬!

    两道黑光袭来,狠狠撞在盾牌上,打的柳平又退了几步。

    盾牌上出现了一道裂纹。

    柳平顿时动容。

    要知道这盾牌可是魔法物品,竟然还是抵挡不住对方的攻击。

    究竟是谁?

    他朝那处角落望去。

    只见一名老妇人手持黑色的权杖,从阴暗的角落缓缓走出来,站在柳平对面。

    ――正是之前在火车上遇见的那名老妇人!

    “是你?”柳平奇道。

    “圣骑士,看在你救了不少人的份上,我劝放弃你的职业,这是你唯一的生路。”老妇人低沉的道。

    “为什么?”柳平一边问,一边朝前走了几步。

    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三十九米。

    “这世间的苦难,唯有神灵才有资格拯救。”老妇人道。

    “荒谬。”柳平淡淡的道。

    “那么,你今天必须死!”

    老妇人阴恻恻的说着,将手中权杖朝前一挥,高声念颂道:

    “伟大的――”

    咒语刚起,却见柳平握紧长矛,转过身,朝背后的虚空全力投掷。

    “死!”他怒喝了一声。

    长矛呼啸着飞出去,一闪便消失在虚空之中。

    下一瞬。

    它骤然从老妇人身后出现,一举刺穿了她的心口。

    四十米的召集光环!

    柳平直接把长矛送到了对方的身后!

    老妇人口中的咒语顿时断了。

    她面前浮现出一轮虚幻的黑暗大盾,很快又彻底散开――

    原来她也做好了防御,这才出来与柳平厮杀。

    谁知柳平的攻击是从背后来的,这一下就刚好避开了她设立的防御法盾。

    老妇人双手捂着长矛,缓缓跌倒在地。

    柳平伸手一招。

    长矛消失,从半空轻轻飞落在他身侧,扎进地面,竖立不动。

    再看老妇人,胸口顿时汩汩冒出鲜血,眼看就快没气了。

    “你们这些玩宗教的,话没说两句就要杀人,这是不对的。”

    柳平说着,双手上冒起柔和而神圣的光芒。

    那光芒飞快的洒落在老妇人身上。

    “虽然你是敌人,但我可是圣骑士出身,还是救你一命算了。”

    柳平淡淡的道。

    老妇人脸上露出不能置信的神情,紧接着便陷入了昏迷。

    她的伤口愈合了。

    可能是这次的伤太重,尽管伤口已经愈合,她一时还未醒来。

    这种情况很常见,是因为身体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

    围观众人鸦雀无声。

    这一刻,圣骑士的背影无比高大。

    这一刻,那些信徒们痛哭流涕。

    这一刻,大家心中肃然起敬。

    ……

    另一边。

    花晴空正在犹豫。

    面前这头猫妖的实力相当恐怖,仅凭直觉就可以知道,它绝不是普通的怪物。

    它的实力和手段,深不可测……

    普通的召唤术根本别想战胜它,唯有唤灵前来,才可以与之一战。

    可是自己乃是乔装到此,身负秘密任务。

    要暴露出真实的实力吗?

    花晴空正犹豫着,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女声:

    “别动真格的,我们假打――我是柳平的卡牌。”

    花晴空一怔。

    她缓缓抬头,对上猫妖的那一双碧绿竖瞳。

    只见一抹调皮之色从猫妖眼眸中闪过。

    花晴空忍不住朝柳平望去。

    只见柳平头顶桂冠,手握圣芒,正在给众人治疗。

    他远远对上花晴空的视线,暗暗飞了个眼色。

    ――是真的!

    花晴空松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疑惑。

    这小子,搞这一出是为什么?

    她正想着,那猫妖再次传声道:“我们打的那些人,都是那个宗教的信徒。”

    原来如此。

    花晴空冲猫妖眨了眨眼睛。

    那现在怎么办?

    “我跑你追,我们先从这里离开,剩下的事情由柳平收尾。”猫妖传音道。

    花晴空身形微屈,做出预备跑的姿势。

    ――我知道了。

    猫妖看了一眼,顿时爆发出一阵厉啸,调转身子,朝着广场外飞速逃窜而去。

    花晴空正要追赶,只听自己背后响起一道义愤填膺的怒吼声:

    “伤了人还想跑?”

    柳平!

    他这时已经治疗完毕,手持一柄长矛,一阵风般的从花晴空身边掠过,朝那猫妖追了上去。

    “跟上。”

    花晴空耳边响起他的低语。

    这小子――

    到底在干嘛?

    “怪物,别想跑!”

    花晴空喝了一声,跟着他一起朝外面追出去。

    两人如离弦之箭一般,跟着赵婵衣一路狂奔,迅速脱离了寒锤镇,消失在苍茫的风雪里。

    雪色原野。

    柳平摸出那个银色的博学者徽记,开口道:“战争序列,我有一个情报要报告。”

    徽记顿时亮起来。

    数息后。

    一道冰冷无情的声音从徽记中响起:

    “博学者柳平,请汇报你的发现。”

    柳平道:“我发现一个侍奉着九翼堕天神的宗教,正在朝着职业者渗透,它们在有选择的杀死其中一些职业者,比如具有治愈能力的我。”

    那声音沉默数息,再次响起:

    “本情报已验证通过,你获得了3点功勋。”

    “此外,我将把相关的情报告知于你,作为帮助你进一步探索的依据。”

    “本条情报需要收取1点功勋,你是否同意?”

    “同意。”柳平道。

    那道冷漠的声音道:“今天上午十点整,皇帝陛下颁布了新的法律,允许各地建立宗教场所,广收信徒。”

    “此外,各地治疗职业者死亡数量开始急剧上升。”

    “本次告知完毕。”

    银色徽记上的声音消失了。

    花晴空看了柳平一眼,吃惊道:“你怎么了?脸色这样可怕?”

    柳平默了默,忽然道:“赵婵衣。”

    “我在。”

    一道雪色的窈窕身影悄然出现在他身后。

    “去把那些信教的狂热者都杀了。”

    “好。”

    雪色身影乘着风雪迅速远去,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柳平这才转向花晴空,问道:“你怎么看?”

    “皇帝竟然允许宗教建立势力范围,他是疯了吧!”花晴空担忧的道。

    “这里可是永夜,一个天然的、让人恐惧的人所在,那些愚昧的普通人,肯定会大批入教,这样一来,宗教势力就会急剧扩大,帝国的统治将会动摇。”柳平道。

    “但是为什么呢?”花晴空道。

    “只有一个原因――这件事对皇帝陛下有利。”柳平道。

    “怎么会对他有利啊,这真是让人想不通。”花晴空思索道。

    忽然,风雪一动。

    赵婵衣的声音从柳平身边响起:“都杀光了。”

    柳平立刻转身,朝寒锤镇的方向走去。

    “其他的证据都被毁灭了,但也许还有一个地方,藏着我们想要的答案――”

    “来吧,我们得马上找一个向导,启程去锡兰王国的遗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无限辉煌图卷〕〔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封神:我,人皇帝〕〔没人比我更懂气运〕〔戏精王妃苏汐月凤〕〔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从傀儡皇子到黑夜〕〔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