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综艺我为王〕〔九龙归一诀〕〔剑寻千山〕〔男主每天都想让我〕〔魔尊只想走剧情〕〔欢迎来到现实世界〕〔青葫剑仙〕〔我能复制所有生物〕〔诡异修仙:从杀死〕〔帝骑之诸天降临〕〔这个玩家过分冷静〕〔炼金术士的异界日〕〔首辅家的田园悍妻〕〔植树造林三十年,〕〔神眼医仙〕〔空间修仙:重生逆〕〔修改超神〕〔教主的退休日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九十八章 龙脊(为盟主火河之空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竞技场。

    “柳平呢?”莉莉丝问。

    “不知道,刚才还在这里。”安德莉亚道。

    “那本册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莉莉丝担心道。

    安德莉亚被说的忐忑起来,开口道:“应该不会,那本册子跟在我身边很多年了,我一直记得它是用来帮我的,不会有什么危害……”

    下一瞬。

    柳平忽然出现。

    “你回来了!”两女异口同声道。

    “是啊,”柳平笑道,“去交了个朋友——安德莉亚,你等我处理一点事情——”

    他随手一抽,将一张卡牌抛出来。

    嘭!

    一秒记住.42zw.

    李伯塔斯显出身形。

    “哎?喊我出来干嘛?我正在睡觉。”他揉着眼睛道。

    “你看看四周。”柳平道。

    李伯塔斯原地转了一圈,吃惊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有个双头猴子躺地上?它吃你的霸王餐了?”

    “这里是登神战,李伯塔斯。”柳平道。

    “登神战?”

    “对。”

    柳平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然后静静的看着李伯塔斯。

    李伯塔斯目光投向虚空。

    “——它说我通过探索,发现了一处登神战的战场,所以经验值已经够升级了。”

    李伯塔斯喃喃道。

    “那就升级。”柳平道。

    李伯塔斯点点头,目光忽然凝固。

    他盯着虚空,失声道:“刚升级就有新技能学?果然早就该离开‘愚者’序列世界的。”

    柳平看着他神不守舍的模样,索性不再管他,伸手再次抽出一张卡牌抛出去。

    嘭!

    田园犬火牙出现。

    柳平蹲下去,叹息道:“火牙,前段时间多亏了你,我们才能进入那座魔鬼的城池,甚至进入皇宫找到莉莉丝。”

    一个装满沸腾血液的试管出现在柳平手上。

    他打开瓶塞,递到火牙面前。

    “汪?”火牙疑惑道。

    柳平道:“这是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得到的魔血药剂,适合犬类更换血脉,喝下去之后会很痛苦,你如果——”

    话音未落,火牙猛地咬住试管,脖子高高扬起。

    咕嘟咕嘟——

    它把试管里的魔血药剂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嗷呜嗷呜——呜呜呜——”

    火牙满是辛酸的吠了起来。

    柳平摸着它的头,安慰道:“是的,我知道你从血肉狩犬变成一只田园犬,心理落差很大,但放心吧,这药剂是一位顶尖高手配的,一定会帮你更换血脉——据说这是一种很强的魔犬血脉。”

    火牙突然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起来,口中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血脉的更改已经开始了!

    柳平看了一眼,站起来道:“坚持住,你会逐渐变强的。”

    他朝安德莉亚招了招手。

    安德莉亚会意,跟着他一起走到竞技场的另一边。

    “剖龙刀再给我看一下。”柳平道。

    “给。”安德莉亚道。

    柳平拿着刀看了看,低声道:“这刀不行。”

    “啊?可我有意识的时候,就记得这把刀是剖龙刀。”安德莉亚道。

    “你看,这刀上有几处特殊符文,我跟朋友聊过,我们一致认为,这把刀在某些时刻也许会出问题。”柳平道。

    不待安德莉亚说话,他又道:“你手中的那本《解剖与改造手册》也有问题——它是被偷走的赃物,幸好我跟书的主人还算聊的来,把事情解释清楚了。”

    安德莉亚呆住,脸上渐渐笼了一层绝望。

    “柳平,”她小声道:“在我有知觉的时候——大约是两岁,我就已经到了永夜,根本不记得以前发生过什么。”

    柳平无声的点了点头。

    “难道我有什么罪孽吗?为什么我连活着的记忆都没有了?”安德莉亚道。

    柳平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宽慰道:

    “别乱想,你那么小一点就到了永夜,怎么可能有罪孽?”

    安德莉亚涩声道:“可是我被人换了龙脊,身上带着自以为能带来命运转机的刀和手册,谁知它们却是用来催命的,我更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谁,也没有任何人关心我——”

    “我睁眼所看见的第一幕,便是永恒的黑暗世界。”

    “为什么会这样?”

    柳平将她脸庞上流淌的泪水抹去,轻声道:“我在你身边,安德莉亚,我一直很关心你。”

    安德莉亚抬起头,不解道:“明明我什么也没做,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我的命?为什么——他们想要我永远都不能翻身?”

    “听我说,”柳平咧开嘴,露出温和的笑容道:“其实我跟你差不多,我出生的时候被丢进了河里,差点淹死。”

    “为什么?”安德莉亚问。

    “因为我有一些缺陷,他们不想要我。”柳平道。

    “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苦涩……”安德莉亚埋下头,大滴大滴的泪水落在地上。

    柳平蹲下去,将她抱在怀里,温声道:“但是你看,我现在却好好的在你面前,我可以关心你,而你也可以关心我,我们一起摆脱了黑暗戏剧,又摆脱了愚者序列,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束缚我们的命运——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安德莉亚将头靠在他肩膀上,低低的道:“你是说——”

    柳平道:“人的心如游鱼,游往深渊,便身处深渊;所以不要管过去,不要去想,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安德莉亚伸手擦了擦眼泪,哑声道:“千万……不要抛下我。”

    “恩。”柳平道。

    “你保证。”

    “我保证。”

    柳平随手一抽,又抽出一张卡牌,将其抛出去。

    嘭!

    一个长长的工具盒出现在两人身边的脚下。

    与此同时,一座散发着森寒冷意的长台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是什么?”安德莉亚被转移了注意力,问道。

    “手术台和手术工具,我已经学会如何为你更换龙脊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了,以后一切都会不同。”柳平道。

    安德莉亚看着那一整套的刀具和设备,问道:“会疼吗?”

    她忽又摇头道:“我一点都不怕疼,来吧。”

    柳平取出一个小瓶的药剂,递给她道:

    “喝下它。”

    安德莉亚接了瓶子,打开瓶塞,一口气将药剂喝干。

    下一瞬。

    她闭上双眼,身形一软,朝地上倒去。

    柳平连忙接住她,将她抱起来,轻轻放在了手术台上。

    “好了,我要开始了,莉莉丝,记得给安德莉亚留下魂火,另外跟那边几个家伙说一声,绝对不许过来打扰我。”柳平道。

    “哦!我这就去!”

    莉莉丝眼眶红红的,赶忙朝另一边跑去。

    柳平将工具盒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摆在手术台上。

    他闭上眼,仔细回忆之前的所学。

    “对于灵魂尚未熄灭的龙族来说,手术的难度非常大,必须是真正精通解剖之术的存在,才有可能成功。”

    “当然,如果你是一个治疗者的话,胜算就多了些许,但依然不可大意。”

    黑色人影的声音再次回荡在耳边。

    柳平将之前黑色人影所传授的一切又回忆了数遍,直到确认不会有任何问题,这才放下心来。

    “行了,可以开始了。”

    他握住手术刀,平举在安德莉亚的背上方,悬停在数厘米处。

    等了数息。

    刀没有下去。

    柳平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安德莉亚,你不应在永恒的黑夜中凋零……以后有机会,我会带你去炼狱,看看黑暗之外的世界,也看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仇我们报仇,有怨我们报怨。”

    “这是我柳平发下的誓言。”

    他的手动了。

    只见手术刀如同一片轻柔的落叶,又如同和熙的春风,吹开了雪色的肌肤,如同在呼唤那沉眠已久的花骨朵。

    与此同时,他伸出另一只手,从虚空中轻轻一抽。

    那张“无暇的龙脊”被他抽了出来。

    命运开始改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