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时间停止开始纵〕〔王业山河〕〔娱乐圈,我家开的〕〔危机模拟器:苟住〕〔火力为王〕〔重生之娇妻有点甜〕〔长安之上〕〔重生2001从烧烤摊〕〔绿茵传奇教父〕〔诸邪退散〕〔我是末世蛮王〕〔我打怪能加生命上〕〔分支线〕〔精灵:开局御龙之〕〔位面超市〕〔这个梦境很有趣〕〔老婆参加节目,我〕〔恒帝〕〔直播:艾泽拉斯〕〔莽穿岁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两百五十二章 当年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衣老者神情一变,立刻喝道:“剥夺!”

    ——罪罚之力!

    一道无数色彩构成的长线穿过乱劫之风,朝老者身上轰去。

    “嘻嘻,”那根手指道:“没用的,你们的奇诡之力只有两三种法则之力交汇,‘涌现’的层次也太低,而我的力量是你们不能想象——”

    黑衣老者将虚无之刃竖在身前,脚下展开一轮光环。

    四十米的夜幕。

    在夜幕光环之下,那根无数色彩构成的长线不断移动,但却在最后一刻依然射向了老者的胸膛。

    当!

    虚空中响起一阵破碎声。

    刀碎了。

    黑衣老者趁机旋转了无数圈,与长线擦肩而过,口中厉喝道:

    记住m.42zw.

    “来战一场!”

    守狱模式激活!

    几乎是同一时刻,那根彩色长线便击中了他。

    手指轻“咦”了一声,笑道:“有趣,实在是有趣,必须先战胜你所有的卡牌,才能杀了你?”

    长线轻轻一收,回到了手指上,缠绕成一条散发五颜六色光彩的长蛇。

    这条蛇盘绕在手指上,将蛇头竖在指尖,朝着柳平不断的吐着信子。

    黑衣老者暗叹一声。

    在虚空成界斗场之中,如果战败,将直接被斗场吞噬。

    现在又发动了守狱模式。

    假如自己输掉这张战斗,简直是十死无生。

    他镇定下来,抽出一本卡书道:“你来找我们的麻烦,仅仅是因为想杀我们吗?”

    手指上,那条蛇吐着信子道:“事实上我对你们并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来杀你们。”

    黑衣老者道:“相当别致的说法,我看你只剩下一根手指,那个杀你的存在,恐怕也没有恶意,是这样吗?”

    “那倒是恶意的,因为我们彼此实力相近。”那条彩色的蛇说道。

    “但对于我们这些众生,就算你没有恶意,也总要有一个原因吧。”黑衣老者道。

    “如果说一定要有原因——可能是我太无聊,”彩蛇懒散的道,“你们对于奇诡的利用太过于拙劣,让美轮美奂的‘涌现’变得脱离了它本身的美,而我一时无聊,便想来抹去这种不协调。”

    黑衣老者道:“或许你可以把奇诡的奥秘传授给我们,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呈现出在你审美之上的‘涌现’。”

    “不,你们做不到。”

    “如果我们做到了呢?”

    “那我早就离开了——至于现在,我觉得杀你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就像面对奇诡之王的时候。”

    彩蛇沉默了一息,再次开口道:“等等,你究竟是谁?”

    “你猜呢?”

    黑衣老者抽出了一张卡牌。

    ……

    另一边。

    柳平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

    所有人都去投胎了,但是一直没有神灵前来捣乱。

    看来平行世界的那个自己干的不错啊。

    镇狱刀忽然震了一下。

    “怎么?”柳平问。

    “另一个你快死了,如果你不想让他被那个怪物吞噬,那就解除虚神吧。”镇狱刀说。

    “解除!”柳平道。

    他等了数息,抬头朝虚空望去。

    只见一行行燃烧小字飞浮现:

    “一个小时已过。”

    “地之圣柱的力量开始消散,新的轮转已经产生。”

    “请抽牌。”

    柳平耸耸肩。

    抓紧时间抢了许多灵魂去真实世界,但现在地之卡牌:众眷皆来的力量已经不能用了。

    新的四圣力是什么?

    他伸出去,在虚空中轻轻一抽。

    只见一张卡牌出现在他手中。

    卡牌上画着一大一小两个时钟,小时钟上的分针秒针飞快旋转,而大时钟上的指针岿然不动。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以封印世界的时间计算,你随时可以发动风之卡牌:两界逆乱的力量。”

    “它可以让两个世界的流速不同,封印世界的一小时等于真实世界的一年。”

    柳平毫不迟疑,直接将卡牌抛了出去。

    嘭!

    卡牌上的两个时钟跳出来,那个大时钟迅速没入地下,而小时钟腾死上天空,很快便消失不见。

    “算起来,我在这个封印世界停留的时间已经不短,是时候回真实世界去看看了。”

    柳平腾空而起,全速朝着天空深处飞去。

    他很快便感应到了三头女鬼的棺木。

    从棺木的背后进入其中,在棺椁内躺了几分钟,柳平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样子。

    霎时间,一行燃烧小字浮现:

    “你变回了原本的自己。”

    “你不属于当前封印之界,即将被封印者力量踢出去。”

    “预备——”

    一股强绝的力量袭来,柳平顿时被扯出了封印世界。

    四周景色一晃。

    他发现自己回到了皇宫之中,正在自己的寝处,坐在椅子上休息。

    “真是漫长的一战。”

    柳平叹了口气,站起来,在房间内来回走动。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小字不断浮现:

    “大地之力已经获得了强绝的提升。”

    “你赢得了一年时间,用来提升其他三圣法则的力量。”

    “请继续补完知识与传承,这是壮大水之法则与你本身力量的最好方式。”

    柳平忽然停住。

    他抽出镇狱刀,问道:“另一个我活下来了么?”

    “千钧一发,总算赶上了,他的卡牌几乎被打空,幸好你解散了术法。”镇狱刀说道。

    “能不能给我看看他身上发生的事。”柳平道。

    “当然可以。”

    镇狱刀朝虚空一划,顿时显现出一幕光影。

    黑衣老者与那根手指战斗的景象浮现在光影上,不断显现在柳平眼前。

    “连我最新领悟的乱劫之风都用了,还是拿那个家伙没有任何办法……”

    柳平轻声喃喃着。

    “是的,对方很强,你用尽手段也没战胜它。”镇狱刀说道。

    “我至少还没有动用镇狱刀,这是我独有的,还有表演系能力——”

    柳平忽然泄气道:“就算都加上,恐怕也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

    一道电光从他脑海中闪过。

    等等。

    百纳刀!

    他伸手一握,将百纳刀举起来。

    说也奇怪,自从得到这柄刀之后,它一直没有跟自己说话。

    这可是自己当年的佩刀!

    它应该也是有器灵的吧,为什么一直不开口?

    难道——

    柳平酝酿了一下,对着长刀说道:“你好,请问能跟我聊一下吗?”

    百纳刀上响起一道彬彬有礼的声音:“看在你这么有礼貌的份上,当然可以。”

    柳平默默垂下头。

    之前是镇狱刀,现在又是百纳刀——

    你们这些刀是用来杀人的好吧,为什么一个比一个讲礼貌!

    “请问当年我是怎么输给那个怪物的?”柳平问。

    “输?不,别开玩笑了,你当年可是万中无一的武道高手,从自己的世界踏破虚空,在亿万奇诡之中领悟了无数战斗法门,创造了归藏最胜武极经,你会输给它?”百纳刀不屑的道。

    “那我为什么转生了这么多次?”柳平不解道。

    “这是秘密,说出来我怕吓死现在的你。”百纳刀说。

    “放心说吧,我有镇狱刀在,不会被秘密杀死的。”柳平道。

    “好,那我就说了。”

    “说吧。”

    “你没有输,你成功的逃掉了。”

    “……请问这跟输了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自从众生开始接触奇诡之后,许多人转变成奇诡怪物,忘记了自己原本是人,它们以灵魂为食,更引来了那些恐怖的噩梦,从而让神赐时代终结。”

    “如果放任一切这样下去,神柱上的文明与世界早晚都会毁灭。”

    “你想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你一直在拖延着整场战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无限辉煌图卷〕〔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封神:我,人皇帝〕〔没人比我更懂气运〕〔戏精王妃苏汐月凤〕〔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从傀儡皇子到黑夜〕〔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