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夕绾陆寒霆〕〔不灭霸体诀〕〔抗日之军工为王〕〔和顶流隐婚之后〕〔修复师〕〔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权宠天下〕〔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止渴〕〔男主们为什么都用〕〔蝴蝶与鲸鱼〕〔对抗路的新神〕〔我真不是亮剑楚云〕〔典籍华夏:我的直〕〔大数据法则〕〔西游:人在天庭,〕〔我真不是黄金圣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两百六十七章 讣告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巨大的甲胄之中,密密麻麻的符文环绕在那五根手指上,如同一道道铁索,将其彻底束缚住。

    它还在这里!

    柳平细细望去,却见五根手指一动不动。

    是的,它的灵魂已经远去,去到不可知的地方,去与一个不可知的对手战斗去了。

    只剩下这五根手指。

    ——困在这里。

    念鬼们说要不断收集众生的灵魂,为“主人”复活做准备。

    那么。

    作为一头“念鬼”靠近手指,又会发生什么呢?

    况且自己不仅是普通的“念鬼”。

    自己以救死扶伤之术汲取的力量来自持伞人,是它最纯粹的力量。

    一秒记住.42zw.

    它的灵魂不在这里了!

    柳平来来回回想了数遍,心中猛然冒出一个胆大包天的念头。

    持伞人自己跑了,却把五根手指留在这里,又放出了无数念鬼去收集灵魂。

    也就是说,五根手指是它留在此地的后手!

    ——这是它东山再起的资本!

    也许……

    自己可以趁着它的灵魂不在这里……

    柳平沉吟数息,朝着五根手指飘浮过去。

    “会是什么情形呢?”

    他轻声自言自语着,停在了手指前,放出身上的奇诡魔术之力。

    一股异样的波动顿时从手指上传来。

    它动了动。

    ——它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柳平抬起手,让奇诡的伟力更加强大。

    五根手指齐齐动了起来,它们就像一条条毒蛇,各自朝着水渊中探去,似乎在渴望着什么。

    柳平猛的将拳头一握。

    所有力量全部收了回来,不再泄露丝毫。

    五根手指僵了僵,缓缓收回去,重新归于沉寂之中。

    “它们能感受到我的力量……”

    柳平沉吟着,心中的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他后退了一步,让自己稍稍冷静下来。

    自己当了一辈子的魔主,正邪两道无数手段都试过,也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风险。

    不过认真说起来。

    自己还没玩过夺舍这种层级的东西。

    一般情况下,夺舍并不是什么有技术含量的事。

    甚至很多书生都知道夺舍是怎么回事,写出来的东西比真正的妖邪夺舍的过程更惊险刺激。

    但眼下,自己夺舍的对象是五根手指。

    ——自己真的打算去夺舍五根手指?

    柳平轻轻屏住呼吸。

    要不要试试?

    会不会逝世?

    不管了!

    战甲随时可以放出封禁之力,而机会就在眼前。

    自己要洞悉这个怪物真正的力量!

    柳平伸出手,按在那五根手指上。

    奇诡魔术——

    “有无”之式!

    磅礴的奇诡之力从他身上散发出去,纷纷没入五根手指之中。

    五根手指立刻剧烈颤抖起来,疯狂的挣扎着,想要破开束缚在身上的无穷符文。

    柳平意念一动,朝那些符文道:“散开!”

    一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在漫长的岁月之前,你曾是此战甲的主人,在你的意志下,战甲上的一切禁锢符文全部解开。”

    “注意,这五根手指要获得自由了!”

    柳平调整着自己的奇诡之力,将之深深扬起,全部释放出来,围绕在身周。

    下一瞬。

    那些缠绕在五根手指上的所有符文轰然散开,纷纷归于甲胄之中,隐藏在一片片的鳞甲里。

    五根手指终于获得了自由。

    它们猛的抓住了柳平,将他死死攥在手里。

    “啊啊啊啊啊啊!”

    柳平发出了痛苦的吼声,不断调整着身上的气息,让气息与五根手指达成一种玄妙的平衡。

    这是一种掌控又或被掌控的境地。

    如果没有掌控住对方,就会立刻被对方看出破绽——

    自己会被它直接捏碎。

    柳平的眼耳口鼻中不断渗出鲜血,但依然保持着最后的冷静。

    他努力回想着之前引动对方的那种感觉。

    轻一点。

    再轻一点。

    没错,就是这样——

    你是我的!

    亿万画面从脑海中闪过,显现出无穷的知识与过望。

    这些都属于持伞人。

    但这一刻——

    柳平怒吼道:“你是我的!!!”

    五根手指。

    一根一根松开。

    它们渐渐化作黑暗的光芒,全然没入柳平的身躯之中。

    柳平的上半身顿时显现出密布的黑色符文。

    多余的力量具现成一柄黑伞,被他握在了手中。

    电光火石之间,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当前身份已转换。”

    “你获得了奇诡身份:讣告者,同时兼有身份:魔术师。”

    “注意!”

    “针对‘讣告者’的一次残留打击即将来临!”

    “本次打击将会摧毁一切生命体。”

    “如果你身上残留着任何生命力,你将与整个世界一同被剥夺生命力,就此灭亡于此时代之中。”

    虚空一闪。

    只见海渊之上,忽然浮现出了一片白光。

    浩渺的白光浸入海中,凝聚成一束长长的、扭曲的光蛇,朝柳平直扑而来。

    “躲不过——而且一定会死!”

    柳平脑海中一片空白,唯有这仅剩的一个念头。

    自己才刚刚接手这股力量,尚且不知道如何运用,就要迎来如此凶厉的打击,并且因此而毁灭么?

    他无意识的抬起手,朝那条光蛇挡去。

    霎时间——

    庞大的黑色鳞片战甲通体变得明亮起来,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

    轰!!!

    海水一震,全然冲上天空,让深不见底的海渊化作广袤无垠的荒野之地。

    巍峨如山的战甲伸出了手。

    它做出了和柳平一模一样的动作,朝那光蛇抓去。

    ——这是柳平昔日所留下的所有力量!

    战甲这一动,柳平的心顿时又活了过来。

    “既然昔日的我都能做到这一步,那么现在的我又何尝不能?”

    他振奋起来,挥手放出无穷的奇诡之力,统统迎上了那一条白光凝聚的蛇。

    奇诡魔术,无式!

    如果从远处望去,便会看见一幅顶天立地的巨大战甲,以手与璀璨光蛇抗衡。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一切不断坍塌,化作无尽的永恒之暗。

    这一幕,几乎等同于昔日的奇诡之王与持伞人一同迎上了那条光蛇!

    虚空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干的漂亮!终于到了这一刻,我们来帮你了!”

    一名男人和一名女人悄然显现。

    男人站在巨大战甲的肩膀上,双手合在一起,高声道:“老婆,助我一臂之力!”

    女人将手按在他的双手之间,轻喝道:“奥秘之国!”

    一方世界猛然展开,将光蛇、巨大战甲、男人和女人一同吸了进去。

    只剩下柳平一个人还漂浮在半空之中。

    女人的声音杳杳传来:

    “我们以无穷奥秘与时间,再加上你的魔术和昔日奇诡之力,暂时拖延住了这一道攻击。”

    “我们只能拖延两天!”

    “两天之内,你一定要想出办法来化解这道攻击,否则你跟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这是超越你想象的敌人,也是你和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柳平握着黑伞,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天空之中,无边无际的虚空不断坍塌,不断恢复,又再次坍塌开来。

    仅仅是即将交手前产生的涟漪,就已经快要毁灭这个世界了。

    那位掌控了时间的男人,以及掌握着奥秘的女人,再次出现帮了自己一把。

    柳平叹了口气。

    看来,那个持伞人遇到了真正厉害的对手,不仅有灭亡的可能,就连它留下的后手也面临着毁灭的局面。

    眼下这次攻击,其实是持伞人的敌人为持伞人所准备的。

    自己一脚踩了进来,只为寻找那一缕生机!

    柳平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又重新想了一遍,心中顿时有了一种隐隐的预感——

    如果不是那两人突然出现,自己就算汇聚了所有力量,也无法抗衡那一击。

    三天么?

    只有三天时间,自己要如何破开刚才那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