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给爷爷烧纸,地府被我玩坏了 第046章 别装了,前辈,你就是绝世高人
    啪!

    望着手中炸裂的木质印章,秦硕不喜不悲。

    不过是又一次的失败。

    掐指一算,这已经是第十三个印章,在他手上莫名其妙的炸裂了。

    昨天。

    他上网搜索资料,自学如何制作木质印章。

    制作印章的材料,用木头就行。

    制作木质印章所需的工具,刻刀,锉刀,轮针,砂纸等,家里也有。

    爷爷年轻的时候,曾做过木匠,替别人打家具,制作一些桌椅板凳之类的。

    虽然后来没干了,但在家里留下了满满一大箱的木匠工具。

    爷爷还没去那边的时候,会经常捣鼓一些小玩意儿。

    他小时候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木头小玩具,把小伙伴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耳濡目染之下。

    秦硕虽然没有做过一天的木匠,但一些最基础的木匠操作,还是略懂一些的。

    再加上,制作入门级的木质印章,本来就不是什么难事。

    他上网看了一些教程后,立刻上手开搞。

    利用爷爷留下来的工具,他先是找来一些木头,简单练习了一阵子。

    切削,雕刻,打磨……

    等差不多上手了之后,他开始正式制作印章。

    因为改造一张通灵纸钱需要用到九个符文,所以最佳的方案是在一个印章上刻下那九个符文。

    有了这种九符文印章。

    到时候,他只需盖章一次,就能获得一张完整的通灵纸钱。

    可惜,这个难度有点大。

    毕竟这些通灵符文,实在太过复杂,在同一个纹章上连续刻出来,并且不出任何一丝差错……

    秦硕果断放弃了。

    像他这种新手菜鸟,还是量力而为,不要好高骛远了。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打算先刻出单符文的印章,看看效果如何。

    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

    只用了半个小时,他就成功刻出了第一枚单符文印章。

    然后,意外发生了。

    他拿着这枚印章,沾上朱砂墨,准备在一张白纸上盖下去,看看这盖出来的符文,和他用手写的符文,是否完全一致。

    结果,他还没有盖下去,手中印章当场炸裂,变成了一团碎木渣。

    究竟是用力过猛?

    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导致印章炸裂了?

    为了弄清楚原因,秦硕再接再厉,制作出了一枚又一枚的单符文印章。

    结果全部炸裂,毫无例外。

    最成功的一次,是第七枚印章,秦硕用这枚印章连续盖了十几次章后,它才炸裂成了渣渣。

    经过对比。

    用印章盖出来的符文,和他用手写的符文,并无不同。

    反而更加规范。

    既然排除了符文的问题,那么导致印章炸裂的原因,很可能是出在了印章上面。

    秦硕推测,应该是用木头制作的印章,强度不够,不能承受通灵符文的力量,以至于在使用的过程中,突然炸裂。

    验证起来很简单。

    只需要换其它的材料,制成印章,一试便知。

    除了木头之外,用金属,玉石,甚至是普通的石材,都能制作印章。

    金属印章,加工难度太高。

    玉石印章,太奢侈,不是他这种穷人可以玩得起的。

    唯一的选择,就只有石材了。

    秦硕再次掏出手机,在网上搜索起来。

    什么样的石材,适合制作印章,又比较常见,容易在网上买到,或者干脆去野外寻到。

    砰砰砰……

    正刷着手机,院子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大黄回来了?”

    秦硕的第一反应,是大黄这狗东西在外面浪了两天后,终于舍得回家了。

    不过转念一想。

    大黄每次从外面回来都是跳墙而入,从来没有敲门的习惯。

    “难道是……车主回来了?”

    秦硕微微吸了口气,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真是那四个人回来了。

    那可就麻烦了。

    那笔他准备用于赔偿车钱的80万悬赏金,还没有到账呢。

    “不管是谁,先出去看看再说。”

    秦硕起身走到院子,打开外面的那扇大铁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丽而憔悴的脸庞,正是那支四人勘测队的队长,好像叫林什么月的。

    她有一张大明星的脸,令人印象深刻。

    不过,最令人秦硕过目难忘的,是她的一双大长腿,又挺又直,跟个圆规似的。

    在这个女人身后不远处,一左一右,还站着他之前见过的金毛男和眼镜男。

    至于第四名队员,呃,躺地上呢。

    秦硕目光一扫。

    这支跑进深山待了一个星期的勘测队,虽然一个不少的回来了,但看上去挺惨的。

    肯定在山里吃了不少的苦吧。

    “你们回来了。”

    看到对方只是默默的看着自己,半响不说话,秦硕只好主动开口打招呼,脸上有点尴尬。

    可以理解。

    毕竟,走的时候,好好的一辆车,回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一堆废铁。

    换做是谁,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嘶!”

    听到秦硕的声音,林照月如梦初醒,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真是太失礼了。

    明明在回来的路上,她已经在脑海中演练过无数遍——见到这位绝世高人后,应该如何应对。

    结果。

    等真正见到这位前辈后,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中突然一片空白。

    连招呼都忘记打了。

    还要等前辈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这实在太失礼了。

    林照月急忙补救道:“多谢前辈关心,我们此次进山一行,虽然历经磨难,九死一生。但在前辈的帮忙下,总算是脱离险境,侥幸而归。”

    “???”

    秦硕有些懵,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堆‘废铁’。

    帮忙?

    我帮个锤子的忙。

    你们这些人是不是瞎啊。

    没看到,你们让我帮忙照看的车子,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一堆破铜烂铁了……

    诶,等等。

    对方为何称呼自己为前辈,自己长得有那么老吗?

    还什么历尽磨难,九死一生,整得跟西天取经似的……

    明白了。

    对方一定是气坏了,故意搁这阴阳怪气呢。

    秦硕深吸一口气后,对着眼前的大长腿道:“我知道,你们现在心情很不好,但,你们放心,我会尽快补偿你们的,一块钱都不少。”

    “啊?”

    这下,轮到林照月感到懵逼了。

    她望着一脸严肃的秦硕,语气有点慌张的道:“前……前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错,我们之间的确是有一些误会,但并不是不能解决的。”

    秦硕皱着眉头道:“所以,请你不要再叫我什么前辈了,我听着感觉很不舒服……”

    正说话间,他的余光突然瞥见一道身影,正跳墙而入。

    “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处理一下家事。”

    秦硕冲着林照月三人一点头后,突然转身回到了院子。

    站在院子外的三人,面面相觑。

    “老大,这位车神……”

    金鳞本打算喊一声‘车神兄弟’,但转念一想,自己配吗。

    于是他果断改口道:“这位前辈高人,都派出自己的狗去救咱们了,为何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份?”

    “想必前辈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林照月幽幽一叹。

    她感觉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这位前辈高人。

    和初次见面相比,这一次前辈对他们的态度,没有那么亲切随和了,反而多了一些疏离之感。

    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压根就没想到车子的事。

    毕竟,和他们的性命相比,和前辈高人的地位相比,一辆几十万的越野车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明白了。”

    徐羊羊突然开口道:“我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位前辈的时候,前辈曾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金鳞道。

    “前辈说‘我只是一个住在乡下的普通青年’,当时,我听了之后,并没有什么感觉。”

    徐羊羊眼中闪过智慧的光芒,“现在回想起来,前辈这句话大有深意啊。”

    “你是说,这位前辈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愿被人打扰。所以即便救了咱们,也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份……”

    听到徐羊羊的话,林照月开始疯狂脑补起来。

    “知错了没!”

    就在这时,院子里突然传来前辈的怒喝声。

    紧接着,是一阵啪啪啪的声音。

    三人对视一眼后,忍不住心中好奇,纷纷凑到门缝,偷偷往院子里瞧去。

    只见。

    那只虐杀熊尸王的无敌黄狗,正被前辈吊在一棵树上,用一根皮带狠狠的抽屁股。

    看到这一幕,三人头皮一阵发麻。

    实锤了。

    这位不愿承认自己身份的前辈,就是一名如假包换的绝世高人!

    只是。

    前辈这口味,似乎有点不一般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