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给爷爷烧纸,地府被我玩坏了 第088章 啊,就这?
    小时候。

    曾听人说起过。

    走夜路的时候,感觉背后有什么脏东西,要笔直往前走,万万不要回头……

    然而。

    此时此刻。

    秦硕所面对的情况,可不是什么感觉,而是脏东西已经摸到了他的身上。

    阴寒的气息,沿着触摸之处,蔓延他的全身。

    他整个人都麻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鬼压床,意识无比清醒,身体却无法动弹,令人无比压抑,无比难受。

    “至少是一只中等厉鬼。”

    秦硕心中暗道。

    他的余光瞥见,搭在他肩膀上的是一只异常苍白的手,毫无血色,也毫无温度。

    “嘻嘻嘻……”

    伴随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嬉笑声,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

    这只手,正试图抓走他。

    若是换做普通人,此时估计已经彻底凉凉了。

    秦硕当然不是普通人。

    他是一名练过金钟铁布衫,而且练至大圆满境界的人。

    “金钟铁布衫!”

    在身体彻底僵硬之前,秦硕猛地一跺脚。

    丹田之气涌出。

    沉眠的肉身,犹如巨兽苏醒一般,磅礴而恐怖的气血在他体内奔腾,若大江大河在咆哮。

    他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湛湛然的青铜色。

    此乃铁布衫!

    下一秒,一股浓烈如大日的浩然阳刚之气,猛然透体而出。

    一层如有实质的金光,笼罩他的全身。

    此乃金钟罩!

    铁布衫,金钟罩,世间两大硬功,而且全部是大圆满境界,同时出现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嗤嗤!

    搭在秦硕肩膀上的那只手,被金光一照,瞬间冒出一缕缕的黑烟。

    “啊!”

    凄厉的叫声响起,那只手猛地缩了回去。

    金钟罩和铁布衫,都是至刚至阳的功法,正是这些邪魔鬼物的克星。

    尤其是金钟罩。

    一旦修炼到大圆满境界,金光护体,任何邪魔,都不敢近身半分。

    事实证明。

    秦硕刚才对柳妹说的那句‘优势在我’,并不是吹牛的。

    那只手松开他的身体后。

    秦硕转过身一看。

    在几米外,漂浮着另一口红棺,之前那只摸他的手,就是从这口红棺伸出来的。

    “你……是什么人……”

    在那只手缩回棺材的同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从棺材内部传出。

    秦硕反问一句:“你是什么鬼?”

    “不知死活的凡人,你可知道,你冒犯的,究竟是何等尊贵的存在,嘻嘻嘻……”

    诡异的笑声从棺材中传出:“把你昨日得到的两颗血丹交出来,咱们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嘻嘻嘻……”

    “艹,别笑了!”

    秦硕掏了掏耳朵,“一听到这比哭还难听的笑声,我特么就想打人,啊不,应该是打鬼。”

    “……”

    沉默了一下后,棺材中的声音继续道:“说吧,你究竟要怎么做才会交出那两颗血丹,它们本来就不属于你。”

    当鬼变得好说话的时候。

    那只说明一点,人比鬼,更可怕!

    “你说它是属于你的,有何证据?”

    秦硕举起手中的血丹,可以感受到,有一道无形的目光,正死死盯着他手中的这颗血丹。

    看来。

    他带回来的两颗血丹,或者说两口棺材中的那些血液,对上门来的这只鬼而言,非常重要。

    这就奇怪了。

    既然此物如此重要,那为何昨天挖棺材的时候,无鬼看守?

    莫非是串门去了?

    就在秦硕感到有些纳闷的时候。

    前方的那口红色棺材,猛地一阵颤抖,紧接着,传出来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和夫君的棺木,都被你挖出来了,你还敢问我要证据……”

    听到第一句,秦硕不由眼眸一亮。

    没想到,躲在这口棺材里面的,竟然是一只……人妻鬼。

    嘿嘿,有点意思。

    “好了,就算这东西是属于你的。”

    秦硕一耸肩道:“可这大半夜的,你跑到我家里,吵的我不得安宁,这笔账该怎么算?”

    “你想如何算?”棺材中的女鬼道。

    “很简单。”

    秦硕微微一笑道:“你先从棺材里面出来,让我康康。”

    “只有这个条件?”

    “怎么,难道你还想多搞点事情?”

    “嘻嘻,调戏鬼,你胆子很大嘛。”

    “大不大,等下你就知道了。”

    “……”

    “搞快点,你究竟干不干?”

    “哼,希望你说话算数。”

    话音刚落,原本只开了一条缝隙的棺材,缓缓开启。

    随后,一名白衣女鬼从棺材中坐了起来。

    披着长发。

    皮肤苍白如纸。

    五官还不错,可以打八分。

    就是一双眼睛,黑洞洞的,看上去十分诡异。

    如果忽视眼睛的话,出现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有点好看的女人罢了。

    “啊,就这?”

    秦硕打量着自己亲眼见到的第一只鬼,不由大失所望。

    既不可怕。

    也不浪漫。

    是如此的平平无奇,激不起任何兴趣和性趣。

    不过。

    在看到这只女鬼的时候,他的两只手,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开始痒了起来……

    “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现在,你该履行诺言,交出血丹。”

    女鬼一只眼睛直视着秦硕,另一只眼睛,则是死死盯着他握住血丹的那只手。

    “你等一下。”

    秦硕两只手,左右互挠。

    见鬼,怎么越来越痒了……真的好痒啊。

    “你在干什么?”

    看到秦硕的迷惑操作,女鬼脸上露出一丝错愕之色。

    “我这人有个毛病。”

    秦硕一边挠痒,一边说道:“别人摸了我,我就必须得摸回去,不然的话,就会一直手痒下去。刚才你摸了我,所以,我也得摸一摸你。”

    女鬼一听,顿时面色狰狞道:“凡人,你敢耍我!”

    “别生气,生气就不好看了。”

    秦硕一脸认真的道:“我这人最讲诚信了,摸完之后,当场付钱……啊不对,是当场物归原主,把血丹还给你。”

    为了表示诚意,他当场就解除了金钟罩。

    只保留了铁布衫。

    见状,女鬼心中疑虑稍减,默默暗示自己道:

    就这一次。

    这是最后一次了。

    要是这人胆敢再耍赖,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女鬼从棺材中飞出,飘在秦硕的面前,目光阴冷,威胁道:“鬼也是有脾气的!”

    “明白明白。”

    秦硕笑着点点头,上前一步,伸出一只手往女鬼身上摸去。

    “你往哪摸呢?”

    “不好意思,摸错了……好,就这里了。”

    秦硕的右手,突然猛地往上。

    如鹰爪一般,狠狠扼住了女鬼那如寒冰一般冰凉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