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给爷爷烧纸,地府被我玩坏了 第128章 进山奇遇
    此次进山。

    秦硕这边,一人,一狗,一鸟。

    林照月那一方,则是有三名成员,除了她本人之外,还有请来的外援辛如意,再加上老部下白铁山。

    没带金鳞。

    哨所正在修建当中,需要有人留守。

    徐羊羊外出未归。

    于是,金鳞就被选中了。

    林照月对他是这么说的:之所以把你留下来,是因为你能在这个岗位发挥更大的作用,绝不是因为你菜。

    金鳞深以为然,然后默默干了三瓶酒……

    队伍汇合之后。

    秦硕、林照月、辛如意和白铁山四人迎着朝阳,一路向西。

    大黄跑到最前面探路。

    四人淡定的跟在后面,边走边聊。

    林照月和白铁山两人,商谈着进山后的各种计划。

    辛如意则是缠着秦硕。

    他对秦硕带出来的这只无毛鸟,尤其感兴趣。

    没毛。

    长了三只眼。

    还会说话。

    如此新奇而有趣的鸟,不玩一下,实在可惜了。

    “秦道友,把你这鸟借我遛遛呗。”

    “不借。”

    “秦道友,我就玩几分钟,到时候,保证鸟归原主。”

    “玩你大爷。”

    最后一句不是秦硕说的,而是脾气暴躁的三眼乌鸦说的。

    别看它在秦硕面前低眉顺眼的。

    在外人面前,可他妈横了,一言不合就开喷,一般人还真骂不过它。

    “鸦爷我忍你很久了!”

    见秦硕没有立刻阻止自己,三眼乌鸦顿时来劲了,伸出一只没毛的翅膀,指着辛如意大骂道:

    “想玩老子,你tm还能嫩了点。再敢口出不逊,小心鸦爷我亲自爆了你的(*)”

    辛如意:“……”

    “够了!不得对辛道友无礼!”

    秦硕在出言制止三眼乌鸦的同时,递给它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

    随后,他看向被骂懵逼的辛如意,叹了口气道:

    “不是我不借,你也看到了,我的这只鸟,真不是一般人玩得动的。”

    辛如意这才死了心。

    “这黑雁山,地域辽阔,占地面积超过2.6万平方公里,内部地形极其复杂,而且终年迷雾笼罩,十分神秘……”

    “关于黑雁山的地质地形和物种分布资料,十分稀少。最近三十年间,已经有超过6支地质勘探队,集体消失在这片山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不仅如此,这片山区上空的磁场环境十分特殊,任何飞跃上空的飞行器,都会迷失航向,然后发生坠机。”

    ……

    路上,林照月十分细心的向秦硕和辛如意两人,介绍有关黑雁山的情况。

    成为特派员后。

    她的权限大大提升,可以从组织内部,或者其它渠道,调阅到更多相关资料。

    只可惜。

    黑雁山就是一团迷雾,与之相关的资料,少之又少。

    很快

    一行人就来到那条悬崖上的古栈道。

    在不翻山的情况下,这是进入黑雁山的唯一通道。

    “上次回去后,我查阅了很多资料。”

    林照月指着脚下的古栈道,说道:“这条古栈道,很可能是一千三百年前,由一位叫做‘陈国师’的人所建。”

    “陈国师是谁?”辛如意问道。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在各种历史文献当中,也找不到任何有关此人的蛛丝马迹。”

    “唯一的一条线索,来自一座一千三百年前的古墓。”

    “在墓中,出土了一座石碑,上面记载了这么一句话:皇帝命陈国师去黑雁山建长生城。”

    林照月说道:“在黑雁山深处,的确有一座陪葬城,也不知是不是那座所谓的长生城。”

    “你亲眼见到了?”辛如意又问道。

    “见到了。”

    林照月说着,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那座城给我的感觉,极其恐怖,极其危险。

    上次进山的时候,我和老白等人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就绕路离开了。

    连靠近都不敢。”

    “没错。”

    白铁山接话道:“即便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叫人毛骨悚然,如坠深渊,仿佛看到了阴间地府一般。”

    秦硕:“呃……”

    “一千三百年前的长生城,有意思。”

    林照月和白铁山两人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辛如意反而面露兴奋之色。

    他扭头看向秦硕,道:“秦道友,你怎么看?”

    “不知道。”

    秦硕一摇头,道:“我还没看到,不了解情况。怎么,你想进去看看?”

    “好啊。”

    辛如意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不行!”

    见秦硕和辛如意同时看向自己,林照月顿时脸一红,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对劲,于是赶紧换了个语气说道:“我的意思是,咱们此行的目的,是在外围活动,搜集一些情报。而进入那座神秘的陪葬城,可能会引发一些不可预测的后果。”

    “说的有道理。”

    秦硕目光赞赏的看了一眼林照月,他就喜欢这种稳健的妹纸。

    太浪可不好。

    三比一,少数服从多数。

    辛如意去陪葬城探险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夭折了。

    两个小时后。

    一行人穿过那条古栈道,顺利的进入了黑雁山。

    入目之处,都是浓得化不开的白雾,遮天蔽日,几乎笼罩了整个大地。

    再加上山中地形复杂。

    一个不小心,很容易迷失方向。

    “奇怪。”

    林照月手持一张地图,指着前方的一条河流道:“上次来的时候,这里明明是一片森林,怎么突然变成一条河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地形发生变化,并不罕见。”

    辛如意目光看向林照月,道:“对了,你上次进山是什么时候?”

    林照月回道:“不到一个月前。”

    “什么!”

    辛如意一听,不由面色微变。

    原本轻松惬意的脸上,平添了一丝凝重。

    显然。

    他已经意识到了,他来到的这片山区,是超乎想象的凶险诡谲,不可小觑。

    至于秦硕。

    他从头到尾都是一脸的认真和慎重。

    要小心!

    因为,山里的敌人很可怕!

    越过河流。

    四人继续前进,越走越吃惊。

    林照月和白铁山两人赫然发现,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黑雁山中的地形,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和他们上次进山的时候,几乎完全不一样了。

    明明是山的地方,却变成了河流。

    而是河流的地方,却变成了山。

    就好像,这片山区是一块棋盘,而上面的山川河流,是一颗颗棋子,正在不断的挪动位置……

    匪夷所思。

    以大地为棋盘,以山川河流为棋子,这完全超乎了普通人,甚至是修行者的想象。

    “好一个沧海桑田!”

    此时此刻,辛如意脸上再无轻松之意。

    他看着从林照月那里要过来的地图,然后又看了看眼前的地形,叹了口气道:“这地方邪门,绝不可大意啊。”

    秦硕默默一点头。

    他早就知道,山里很危险。

    “汪!”

    就在这时,在前面探路的大黄,突然跑了回来,然后张嘴吐出了一株金色的小草。

    “咦,竟然是金鳞草,而且看火候至少有百年以上了。”

    看到大黄吐出的金色小草,辛如意顿时眼眸一亮,惊叹道:“果然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有好东西……”

    “金鳞草?”

    听到这名字,秦硕脸上露出一丝古怪。

    再仔细一看。

    这株不到十厘米长的小草,叶片和茎秆上,竟然长满了一片片极其细小的金色鳞片,散发点点神秘金芒……

    难怪叫金鳞草。

    听辛如意介绍,这种金鳞草,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药材,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

    只在修行者之间流通,价值不菲。

    一听价值不菲,秦硕立刻就精神了,向辛如意打听道:“这草值多少钱?”

    “……”

    辛如意愣了一下,目光呆呆的看了一眼秦硕,显然没料到他会问出这种问题。

    太违和了!

    像秦道友这种隐居乡野然后修为深不可测的大佬,怎么会谈钱呢?

    他完全无法理解。

    林照月却是早已见怪不怪了,她知道这位秦前辈十分淡泊名利,唯独对金钱有一点小小的……追求。

    她替辛如意回答道:“上次在聊天群里,有人出手了一棵一百五十年火候的金鳞草,卖了170万元,再加上一颗润气丹,总价值超过两百万。

    看这棵金鳞草的品相,只怕也能卖到两百万以上。”

    “竟如此值钱!”

    秦硕双眼闪过一道金光。

    他赶紧摸出一双橡胶手套,戴在手上,然后快步走过去,将被大黄吐到地上的金鳞草,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中。

    这株金鳞草的根须还在,还没死,还能抢救。

    带回家后,搞不好还能继续种植。

    和种黄瓜相比,种这种药草,显然更有前途。

    当着三人的面,秦硕将金鳞草收进自己的背包,最后才问了一句。

    “这草我收了,你们谁有意见?”

    三人赶紧摇头。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硕嘿嘿一笑后,伸手摸了摸大黄的狗头,表扬道:“大黄,干得漂亮。”

    “汪汪。”

    大黄得意的摇摇尾巴。

    “嘎!”

    看到这一幕,站在秦硕肩膀上的三眼乌鸦,顿时像吃了一百颗柠檬一样,从头酸到脚。

    于是,它挥舞着一双没毛的翅膀,大叫道:“区区一根草算什么,我知道有个地方,有好多好多这种草,还生长了其它天材地宝……”

    唰唰唰唰!

    唰!

    话音未落,五道目光齐刷刷的落到它的身上。

    “那地方在哪里?”

    秦硕问道。

    “嘎?”

    三眼乌鸦身体哆嗦了一下,然后小声道:“主人,那地方十分危险,小鸦劝你慎重。”

    “这……”

    秦硕想了一下,觉得这死鸟说的有道理。

    山里危险,不能太浪。

    而且,这次进山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打探敌情,不能本末倒置。

    至于三眼乌鸦说的那个遍地是天材地宝的地方,反正又跑不掉,日后再说。

    经过这个小插曲后。

    四人继续往黑雁山的中心区域挺进。

    一个小时后。

    大黄又从前面跑了回来,一张嘴,又吐出个东西。

    这回不是金鳞草,也不是什么天材地宝,而是一具焦黑的蛇尸。

    显然是被大黄喷火烧的。

    虽然蛇尸被烧得几乎炭化了,但从未被火烧的蛇尾部位,可以分辨出,这是一条红色的蛇,约莫成年人手臂粗细,身体奇短,只有一尺长。

    “这是……红线蝰!”

    林照月检查了一下蛇尸,道:“这是一种几乎灭绝的毒蛇,牙齿中的毒素,比眼镜王蛇还要可怕,中者必死,连修行者都扛不住。而且,它的速度奇快,移动时如同一条红线,攻击时,更是快如闪电,堪称是毒蛇之王。”

    “这么厉害的毒蛇,为什么会灭绝?”秦硕问了一句。

    “都被人捕杀了。”

    林照月苦笑道:“这种蛇体内的毒素,可用于炼制药物,泡制的蛇酒,更是包治百病……”

    “原来如此。”

    秦硕默默一点头,正准备说什么时,大黄突然伸出爪子,在地上开始画画。

    辛如意看的一脸震惊。

    卧槽。

    秦道友家的狗,也太能干了吧。

    能带路。

    能寻宝。

    能捕蛇。

    还tm能画画。

    要不要这么优秀啊。

    很快,大黄就在地面完成了一幅画作,里面画了很多很多蛇。

    其中有一条蛇,体型格外巨大。

    最奇特的是,大黄在这条大蛇的背部,还画了一对小翅膀。

    “长了翅膀的蛇?”

    四人面面相觑,秦硕瞥了大黄一眼,“你确定没画错?”

    “汪!”

    大黄果断摇头,还伸出爪子指了指前方,意思是,它画的蛇就在前方。

    “怕什么。”

    辛如意伸手一拍背后的剑,大大咧咧的道:“管它青蛇白蛇什么蛇,先斩了再说。”

    “应该是一条修炼成精的蛇。”

    林照月说道:“以咱们的实力,应该可以轻松应付,不足为惧。”

    “我没意见。”

    白铁山弱弱的道。

    在场四人当中,他的地位最低,实力最弱,自然不敢有什么意见。

    见三人都看向自己,秦硕道:“我随意。”

    “那就走吧。”

    辛如意一马当先。

    秦硕,林照月和白铁山,紧随其后。

    谁也没注意到的是,站在秦硕肩膀上的三眼乌鸦,眼中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光芒。

    向前走了一千多米后。

    四人停下脚步,看着前方那头庞然巨物,同时吸了口凉气。

    虽然早已预料会是条大蛇。

    但谁也没想到,这条蛇会巨大到如此程度。

    只见。

    前方有一座百米山峰,而那条大蛇,则是缠绕在这座山峰上,一圈又一圈。

    蛇头在山峰顶部,蛇尾则拖在地面,蔓延到远处……

    蛇之大,一山缠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