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人界掉马甲〕〔重生学神:封少娇〕〔萌妻乖乖:总裁老〕〔五谷丰登小福妻〕〔老婆,你好甜:隐〕〔七零律政俏佳人〕〔仙尊奶爸从无敌开〕〔穿越财富人生〕〔屠魔工业〕〔重生我要当学神〕〔捡到个男神〕〔医路繁花〕〔只锦〕〔无敌从做主播开始〕〔香辣农女:汉子,〕〔王者夫人掉马我掉〕〔天才命师〕〔都市终极魔少〕〔秋声依旧著梧桐〕〔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蜜的冤家 第九十六章曾经沧海难为水
    他继续喃呢:”你浑身是火,不顾一切,勇敢顽强,在操起刀的伪外表下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孩子。因为你不同于我认识的其它,你迷住了我,却又惹我生气,逼得我发疯,我爱她如此铭刻于心,从我第一眼见到你,这就是一种病。我的怕你,你是一个没有心肝、自私自利的人,就像哭着要玩具的小孩子,一旦拿到手后,便又顺手摔坏。你想要笑就笑吧,但我一直照顾着你,宠爱着你,你要什么都给你,可是你总是惹我生气。”然后那绵堂又忧心仲仲的噫语,“你是我的毒液。”

    那绵堂噫语中叨叨絮絮,那声声竟带着祈求,只让人听到心酸。而那绵堂说完这些话后,便再也撑不住,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任由宋达出声唤他,他也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阿五驴和油四鸡显然不太懂儿女情长,难为情到旁边蹲点,贺柯山脸无表情的继续操作他的手术流程,宋达有些暗然的望着眼前这位生死兄弟。

    最后洗胃快两个小时后,贺柯山宣布:“教头,幸好那爷身子底子强,自己及时催呕。他现在需要休息,无无大问题。”

    宋达轻了一口气,叫上俩货:“此事一定要守口如瓶。”

    阿五驴和油四鸡又点头如捣蒜。

    那绵堂猛然清醒,像回光发照的充沛,粗吼着声音:“帮帮我——。”

    “你——用得这样喝吗?”

    那绵堂神志不清挣扎着,摸着火烧火燎的肚子,却仍用他粗哑的声音冲大家咆哮:“不帮忙就走人!”

    “帮你帮你!——怎么帮?!”

    “......酒!”那绵堂又补充一句:”......很多酒!”

    这怪人又提出可怕的问题,“给我酒,把我灌醉,不要让一丝的味道传出去,不要引起恐慌。”

    副官贺柯生大惊失色:“——刚洗过胃又喝烈性酒,且很多的酒——两发子弹钻进同一个弹孔也不会比这个来得荒唐。他会死的。”

    宋达气得含讽带刺地说:“他最近有了良心,现在在洗涤灵魂。他如果不这么做,刚换的良心就会被死掉。”

    宋达气得想一走了之,但一转眼明白这必须要这样做——敢谋杀仁晟帮老大,不会是杀头和三刀六洞这么简单,斧头帮之众,一定会把谋杀犯碎身万段。

    ‘诸如天神,别再给猫九和她的兄弟再引来灾祸了’宋达总算想清那绵堂的动机。

    贺柯山从车里拿出五瓶高度白酒,把酒全部倒在洗胃的大器皿上。那绵堂眼神即模糊又疯狂,他把整个器皿都端了起来,阿五驴以为他要倒在自己头上除异味,可那绵堂却是不折不扣往自己嘴里灌。

    油四鸡打了个寒颤:“够那爷你肚子里养鱼塘了。”

    那绵堂刚被粗暴的强行洗胃,现又被白酒灌胃,换别人早刻休克了,他却不休克,不但不休克,还往死里挣扎:“走——回家。”

    最后,在那绵堂略有清醒的坚持下由宋达护送他回别墅,顺带上阿五驴和油四鸡,一场隐藏的事情做得偷鸡摸狗。

    宋达把那绵堂扛回别墅内。

    王亚奄和白薇恰好在门口,王亚奄问,“怎么回事?”

    宋达尽力平淡地说:“昨天跟那兄喝了小酒,叙叙旧啊,那兄高兴啊。”

    那绵堂强颜欢笑说:“义父,不要太担心,喝多了,看见老朋友高兴啊,喝得太多了。”他刚才还在睡着,现在说话却清醒得要命,好像他就一直撑到在那里等着王亚奄一样。他用梦游一般的声音说:“义父,请放心。”

    白薇心头一紧,情不自地迎了出来扶着,那绵堂真像是一个酩酊大醉的样子,连脚步都站不稳,而白薇则扶着他的胳膊,口中不时地低语着:“那哥小心。”

    我其实也已在在那公馆附近,瞧见了这一幕,整个人便怔在了那里,我觉得白薇和那绵堂才是一对儿,自己一颗心被人紧紧地攥在手里,狠狠地捏着,狠狠地搓,捏得我的嗓子发紧。我转头就回家‘见鬼去吧,谁也别想把我打挎’

    王妈看见白薇,眉头顿时笑开了花,开心得恭恭敬敬地弯了弯腰,唤了声:“有劳白小姐。”白薇弱不禁风的身体是扶不住那绵堂的,王妈紧忙对仆人吩咐说:“快快帮助白小姐,没有瞧见那爷喝酸了,还不快扶着那爷去休息。”

    白薇虚虚的扶着那爷,岂料还不等接近那绵堂的身子,便被他一手挥了开去。

    那绵堂眼底满意是迷茫一样,对王亚奄低头:“义父,我先上楼了。”得到王亚奄点点头,那绵堂抬腿向西楼的方向走去。

    白薇依然扶着他,对王亚奄歉意颔首:“王伯伯,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他的。”便转身继续扶着那绵堂,口中不时地说:“那哥当心脚下。”一男一女,消失在走廊尽头。

    “白小姐真是好性子。”王妈走到王亚奄前身边,喜气洋洋在笑道,“我去煮酒汤做好让白小姐端起走。”

    那绵堂刚回到卧室,便和衣倒在床上,头疼欲裂,就连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模糊不清,蒙胧中见到一个身姿窈窕垢的女子坐床前,拿着绢帕为自己擦着额上的汗水,他一把握住白薇的手,只觉触手温润,柔若无骨。他醉眼蒙胧地看着她,低低地唤:“猫九九——”

    白薇微微一愣神,而就这一愣神的工夫,就见那绵堂支撑着坐了起身子,大手已经抚上白薇的脸,轻轻地道了一句:“我一定会帮你血债血还,以我命起发誓。”

    白薇心里明了,却只是柔声道:“那哥哥,你伤我的心。”

    那绵堂抚着她的脸颊却是那般的温柔,“不要哭。”说完,他伸出胳膊,将白薇抱在怀里,女子身上的幽香缕缕,他嗅着,只觉得头疼得仿佛要炸开,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将脸埋在她的发髻里,轻声轻语道:“我不再惹你生气了。”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刻骨铭心的懊悔与深切的疼惜,而他的大手也在渐渐收紧,如同溺水的人一样,紧紧地抱着白薇的腰肢。

    “对不起,猫猫,因为你曾经历了一番拼搏,没有谁比我知道得更清楚,你曾受过的怎样的磨难,所以我希望你停止战斗而让我替你去战斗。我想让你好好地玩耍,像个孩子一样玩耍,因为你确实是一个孩子,一个受过惊吓但仍勇敢而倔强的孩子。我觉得你现在仍然是一个孩子,因为只孩子才会这样任性,这样迟钝——不知,我爱你。”

    他在睡着之前,最后一句轻声说:“猫猫,不要再生气了。”

    那一声,竟有一丝祈盼,一丝心酸。

    白薇低低一句:“那白薇呢?”

    “猫猫,她是我的妹妹,一直都是。”

    而那绵堂在说完这句话时,便再也支撑不住,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任由白薇出声唤他,他也什么听不到。

    白薇眼底满是怜惜与温存,纵使真实的答案让她伤心到了极点,她就静静地坐在那里,脑袋倚在床边,一张小脸被窗外的月光照着,犹有泪痕,心里柔肠百转。

    叩门声响起,白薇起身走去开门,见王妈捧着醒酒汤站在门口,眸底是欣赏的神态。

    “那爷已经睡着了,我担心他待会儿吐出来,我就在这里守着,去拿些凉毛巾给他擦一擦身子,喂他喝一些醒酒汤吧,我来。”白薇纤腰盈盈,款款地接过王妈醒酒汤。

    夜深了。

    白绵堂卧室的灯光彻夜不熄,因为那绵堂除了醉酒还伴上高烧,家庭医生为他量过血压,告诉一旁的王亚奄和白薇,只说那绵堂体虚上烈酒引发的发烧,除了体温依然高出一些外,生命体征趋于平稳,需要多加休息,不必要再过多操劳。

    王亚奄舒了口气,命手下将医生送了出去,待医生走后,他走到白薇身边:“薇儿,你也去休息吧,绵儿是喝多了。这里就让兄弟守着就行。”

    白薇坐在床前,摇了摇头。

    王亚奄叹了一口气就离开,身后的王妈使了一个眼色。

    王妈会意,也上前劝道:“白小姐,这时有懂行的护士,还有老奴和仆人,您先去歇会儿吧,若是那少爷醒来见您这般憔悴,怕是要心疼的。”

    白薇拿起毛巾,为那绵堂擦拭因此发烧而滚烫的前额,听到王妈的话,只是轻轻地回了一句:“那哥哥照顾我,这一次,就我让我来照顾他吧,也许以后就不是我能照顾的的了。”

    王妈听了这话觉得有些伤感,情不自禁的感叹:“若那少爷醒来,知道是您这样不眠不休地照顾他,他会懂得珍惜眼前人。何必要去理会那个叫猫九九狐狸精,少爷一定是鬼迷心窍到报纸上写婚讯,这个小孩子心性。放心吧白小姐,少爷醒来,老奴会劝少爷。”

    白薇听了这话却是一怔。她的声音很小,也不管身后的王妈听到没有,就那样如同呓语般说道:“猫九九是一个善良好女子,她勇敢果断,我很羡慕她顽强的勇气和生命力。只要那哥哥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白薇在那绵堂的床前守了一夜,因为熬夜,她的脸成了青玉一般的颜色,翦水又瞳却依然盈盈如秋水,带着雨珠的湿润,柔婉凄清。

    整晚,那绵堂昏迷不醒,依然一直在唤‘猫猫’,声音极低,那两个字从他唇中溢出时,却极是轻柔。

    天雾蒙蒙的,清晨时,医生又来了,为那绵堂量了体温,当看到体温表上的刻度时,医生明显松了一口气,知道那绵堂已经在慢慢地退烧了。

    那绵堂仰躺在床上,闭目不动,他知道自己需要泠静,这一些时间内,他太不冷静了!

    近三十载的江湖风雨,无论云谲波诡,还是惊涛骇浪,他一一涉过,从未有过今天这般身心疲五内俱催的感觉。恍惚中,昔日的明玉格格一般清式皇袍,怀抱小格格,他曾誓言保护好小格格;恍惚中,昔日的忠诚的鬼哥一身黑衣,远远地向他奔来,像一只飘逸的雄鹰,自己扣动板机后那悔恨的瞬间,心也像今天这样巨过,鬼哥一脸忠厚的脸上有着一张线条坚硬的面孔和一双年青却已沧桑的眼睛,露也难得一见的笑容。鬼哥在安慰着他:那爷,为了保护小姐安全,把她给骗了,让她误会了你,希望此生好生待她。

    我那酷似明玉格格的脸却没有笑容,清亮如水的眸子充满了刻骨的仇恨:你杀了鬼哥,我恨你,为何是你?我向他失望摇摇头,随即消失在暴雨中,从此了无踪影。

    他无助的高喊: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我绝然留下一抹背影。

    他很久没有用枪面对面指着自己人了。他拿枪的姿势很标准,在江湖上,能快过他的枪法零星少之,准星了然于心,真正达到枪人合一的境地,炉火纯青,他毫不动摇扣动扳机,子弹穿透了鬼哥的心肺......

    砰!

    沉闷的枪声真的响起在耳畔,眼前的鬼哥就是自己眼前倒下。

    仿佛这一枪是给自己的,仿佛尖锐的刺痛袭上心房。那绵堂下意识地抚上心脏,蓦然睁开眼睛,内心极度痛苦,使他失去平日鹰一般的敏锐感,一时间,心如刀割。

    天地之大,从今天起,他伤害两个人,沾了血的那只手正在发拌着,忽然一只纤细手伸过来,落在血手上。

    那绵堂猛然睁开眼睛,他看见一双盈满泪水的眼睛,似乎包含着千言万语——那是白薇。

    白薇已然被那绵堂的情绪震撼到了极点,她不管自己是大家闺秀,也不管那绵堂还裸着上身,一把抱住他,失声恸哭。她在特务的枪口下,都没曾软弱过,这一会儿,心像化开了一样,她知道,无论那绵堂今后走到那里,最终选择谁,她都要义无反顾的跟着他了。

    那绵堂还算冷静,苦笑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