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9: 区别待遇啊区别待遇
    ,!

    翌日。

    温舒韵很早便起床,周尘在楼下接她,八点之前必须到达机场,今天下午之前要开始拍摄,争取在两天之内完成,她定了两天后晚上回a市的机票。

    行程很紧。

    车一路往机场行驶,从上车到现在,温舒韵观察到,许欣儿虽然没有在玩手机,但时常按黑按亮,时不时打上几个字,嘴角还露出迷之微笑。

    原本还在担忧着小家伙,这下注意力被她勾去了不少,身子微微朝那头倾了倾,慢悠悠道,“在看什么?这么有趣?”

    还没凑多远,那一头倏然将手机往怀里放,紧紧捂着,看向她,眼底的惊慌还未散去,强装镇定,“温姐,你吓死我了啦。”

    “心虚才被吓。”温舒韵轻笑,将身子收了回来,“恋爱了?”

    这幅样子,都感染到她了。

    恋爱中人才有甜蜜样子,她太熟悉。

    “没有。”许欣儿急急否认,似乎还带着一丝窘迫和忐忑。

    温舒韵倒是来了兴趣,刚想继续调侃她,周尘插话道,“是恋爱了,说起来你还算半个红娘。”

    “我?”温舒韵指了指自己,“谁呀?我印象里怎么没有这回事?”

    “是间接的,不就是那个…”

    “尘哥,你别胡说!”许欣儿涨红了脸,赶忙打断他,辩解出声,“我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还没说呢,你急什么?”他挑眉反问,翘着手指,“我告诉你,你现在的情况可是很危险,严重分心,会影响工作,注意点啊,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

    话音,许欣儿刚要开口,又被他慢悠悠打断,“不,不只是你,要是影响了舒韵,说不定靳总也会对他不客气,所以啊,不要太沉迷,两个人上班时间都忍忍了,忍忍不行?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小年轻了。”

    温舒韵更加好奇,根据周尘说的话,迟疑说出一个名字,“梁伟?”

    两边都有联系人,她实在想不到谁了,两人公开以后,倒是梁伟会经常往她这边跑,所以接触会多一些。

    许欣儿更加爆红的脸蛋说明一切。

    她心底小小诧异,间接伴娘不就是她结婚的那一次?

    “温姐,你别信尘哥,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就是个朋友,真的是个朋友。”许欣儿缩着头,小声说着,一副难得的娇羞样。

    “现在没有以后就有了,时间还长着呢。”温舒韵也没取笑她,含笑说着,神色自然。

    许欣儿没回,低头看着她两只交织的手。

    此时。

    乔氏总裁办公室。

    “资料你准备一下。”靳绍煜正低头签字,说完没见人回答,皱眉抬头,见梁伟抱着一堆资料,整个人杵在那,两眼出神。

    梁伟工作认真严谨,这幅样子他第一次见,轻咳了几声。

    对方一下反应过来,神色尴尬一瞬,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抱歉,总裁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靳绍煜也没和他多计较,重复一遍,“资料你准备一下,一会江总过来,你先请到会议厅,合同草拟一份…”

    “是。”梁伟点点头。

    靳绍煜做事果断,从来不拖泥带水也鲜少改变主意,他这么说,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一会也就走个形式和更加深入洽谈罢了。

    上午十点。

    江靖才一行人来到乔氏。

    作为世界一流企业,影响自然不必说,白皛皘跟在江靖才身后,不动声色观察着乔氏的员工,每一个人都匆匆忙忙,没有丝毫懒散的情况。

    “一会要避免出差错,免得给别人降低印象,这一次我们要争取拿下乔氏的单子,这会成为我们打入市场的重要端口。”江靖才吩咐着,也带着了几分严肃。

    “好。”

    “是。”

    “明白。”

    身后之人纷纷应出声。

    他们几人被带到了会议室,没多久,靳绍煜已经走进来,他身着黑色西装,看起来沉稳内敛,抿着唇,走到江靖才前面,率先开口,“江总。”

    “靳总。”江靖才也在暗暗打量他。

    想要知道靳绍煜的资料并不难,微博新闻上都是,最多的就是与温舒韵在一起的画面,与现在截然不同。

    现在的他,才是商场上那个运筹帷幄的靳绍煜。

    说实话,江靖才是欣赏他的,不到三十岁,能带着这么大的集团蒸蒸日上,手腕和能力不强一点根本做不到。

    他老了,这些年因为身子的关系,精力也跟不上,公司发展慢很多,与他所想不负,所以才有了这一次拓展国内的意图。

    反观靳绍煜,他对江靖才没什么感觉,若说有兴趣,也是看中对方的产品和呈现上来的合作营销方案,乔氏有想要进攻餐饮这一块,他是一个不错的合作伙伴。

    白皛皘观察着靳绍煜,时不时留心江靖才,都没有发现问题,更想不通邹语昨晚的失常在哪。

    “这是合同,江总可以看一下。”靳绍煜说完,梁伟将合同放在江靖才面前,他眼底一愣,下一秒便恢复了正常,仔细看起来合同。

    反倒是他身边人,一个个面面相觑,眼底流露着隐藏不住的惊喜。

    不是都说靳绍煜最难搞吗?见面还可能谈崩,随时看心情,他们都做好打硬仗的准备,结果就像馅饼从天而降,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靳绍煜时不时看看手表,手放在桌面上,无意识敲打着。

    这幅样子,让在场人有些看不透,怎么有点等得不耐烦?还有点急躁?

    梁伟站在他身边就也很无奈,如果他没有猜错,温舒韵乘坐的飞机该落地了吧?刚刚余秋凤打电话来说靳永奕哭闹都没见对方这么着急。

    江靖才好不容易将合同看完,提了两点,靳绍煜让律师去改,然后拿回来签下字,靳绍煜也签下,双方握手,一句“合作愉快”结束,靳绍煜大跨步离去。

    过程顺利得江靖才一行人有些恍惚,白皛皘准备了一肚子的讲解,一点都没排上用场。

    等梁伟重新到靳绍煜办公室,里面电话声不断传来,“恩,注意安全。”、“别太累,不用太赶行程。”、“我知道”、“他好着,没闹。”…

    那个他应该是说靳永奕吧?

    可他怎么记得今天余秋凤给靳绍煜打电话的时候,对方还有些恼火,说着,“让他哭,欠收拾,外婆你别告诉小韵,别让她分心。”

    靳永奕长得挺可爱的,但靳绍煜似乎不感冒,上次还与他说,“烦人的小鬼,欠收拾。”

    区别待遇啊区别待遇。

    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亲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