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1: 宝宝, 吓死妈妈了(二更)
    街角一条昏暗肮脏的街道。

    “臭娘们,还敢给老子跑,你跑啊。”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胖子张口说着,抬脚便狠狠踢去,林安菱捂着肚子,呻吟着,痛得连求饶都说不出口。

    “我告诉你,今天不把钱拿出来,有你好看!”那个男人说着,拿出手上的尖刀,“一万块一根手指,十万块一只手臂,不够就用你的脚和耳朵抵上,直到凑足为止!”

    林安菱一听,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跪在地上往前爬,“熊哥,熊哥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还上,我一定会还的,你别,别这样。”

    她声音都在发抖,要是剁了手脚,她还怎么活下去?

    自从出狱之后,她也尝试去工作,可以前动辄百万的零花钱,打工累死累活也就那么几千块,不够她以前吃一顿饭,后来又被人介绍去借钱,原以为只有一点利息,没想到是高利贷,甚至利息高于本金。

    追债人不断逼,她只能拆东墙补西墙,这么一来,很快就债台高筑,只能被迫跑路。

    她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可也没有办法。

    “你拿什么还?”熊傲一脸冷漠,“给你再多时间也还不上,还敢给我跑,今天要是放了你,你又给我跑了怎么办,五十万,就拿你两只手一只脚来抵押好了。”

    “熊哥,熊哥。”林安菱看着他不断走上来的小弟,恐惧已经袭满了她,抓着熊傲的裤脚,“你就算砍掉我的手脚钱也拿不回来,这样,你叫我做什么都行,我用自己来抵债,你看行不行?”

    如果真被剁掉手脚,那就是生不如死。

    可她怕死啊。

    熊傲看了下她,上下打量着,语气不屑,“你能干嘛?去卖吗?就你这个样子,能卖到什么价位?我哪里什么姿色没有?用你这种?”

    实际上,林安菱正得也不丑,以往是被高端的化妆品堆积起来,看起来不错,现在少了这些,有点蜡黄,但年龄摆在那,也是很不错的。

    不过,即便是天仙,他也不可能接受。

    “熊哥,我真的能做很多事的,真的。”林安菱跪在地上不断求饶,那几个小混混一把将她抓起来,手里拿着尖锐的刀,她下得腿脚发软,不断哭喊着。

    绝望席卷了她。

    “熊哥,先砍手吧。”那个手下抓住她的手,狠狠按在地上,抬头询问着。

    “不要…我真的什么都能做…”林安菱瘫软在地上,拼命摇头,苦苦求饶着,狼狈不已。

    熊傲看效果差不多了,摆了两下手,几个手下松开林安菱,她浑身无力,手段颤抖,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

    “既然你让我给你时间,好,我就再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我要是还没看到钱,我就把你四肢都剁掉!”他凶狠警告。

    林安菱如同劫后重生,缩着身子点头。

    “不过,既然宽松了一天,总要有点利息。”他说着,眯着眼,看了一眼收下,两个手下会意,走过去将林安菱拉了起来,像角落里拖去。

    熊傲笑了起来,走了过去,对身后的手下道,“人人都有份,排队来。”

    林安菱那敢反抗,喘息和呻吟一直持续到深夜。

    一群人发泄完之后,熊傲掐着林安菱的下巴,警告道,“最好给我马上去凑钱,若是还打着逃跑的主意,你一定会被我抓住,到时候,我不仅要把你的四肢砍掉,还会把你舌头拔掉,眼睛戳瞎,不信你试试!”

    “不会,我立马去凑钱。”林安菱想起那个画面手脚就发寒,连忙摇头。

    “最好是这样。”

    话落,熊傲一群人离去。

    林安菱浑身紫青,都是污秽物,一股难言的味道充斥在她身上。

    这些,她已经没法管,拖着身子走出来,脑海一片混乱,害怕得走路都飘着。

    钱。

    她要去哪里凑钱?

    夜,太深了。

    街道寂静,已经没有行人或车辆。

    一步一步往前走,她眼底呆滞无神,充满了绝望。

    唯一能帮她的,只有林家。

    她要去,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一定要去试试,看在养育她这么久的份上,林家不可能制止不管的,她不断鼓励着自己。

    清早。

    太阳从东边升起,光线透过窗帘,照射进屋。

    温舒韵正做着美梦,身上被一压,眉头皱了起来,“阿煜,你别闹,我困死了。”

    许是真困了,她秒入睡,梦里,一只大蜘蛛一直追着她,还是绿色的,简直就是一只妖怪,她被吓得毛骨悚然,眉头紧锁。

    纯属半睡半醒。

    这回事,身上又被人压住,那个东西还一直往她上边爬。

    不对,不是靳绍煜。

    是大蜘蛛?

    她被吓得突然睁开眼,刚要尖叫,结果小家伙萌哒哒的脸就在她面前,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她,小小的乳牙露出来,低头都能看到双下巴了,浑身都是软软的肉。

    突然受惊又突然松懈,她一身冷汗,看向小家伙,“宝宝,你吓死妈妈了。”

    “咿呀呀…”小家伙听不懂,依旧笑得开心,伸出小手摸了摸她的脸,又往上爬了爬,凑过去亲她的脸蛋,因为是一直趴着,他还在流口水阶段,一直一直往下流。

    “臭嘟嘟,口水在一直流啦。”她说着连忙拿他胸前的小毛巾擦,对方看着她错乱的模样,笑得更开心了。

    靳绍煜从浴室走出来便看到这一幕,温舒韵连忙喊他,“把宝宝抱走,压死我了。”

    他走过去,抱了起来,小家伙还在挣扎,一脸不开心。

    不要爸爸,不要和爸爸玩!

    “乖点,爸爸带你去吃早餐。”靳绍煜难得这么和颜悦色,一直哄着。

    小家伙还是很吃这一套,温舒韵再亲一亲,基本就会很乖巧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