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2: 在这里闹什么?(三更)
    温舒韵穿着休闲服走下来,小家伙一看到就兴奋得笑了,在靳绍煜怀里折腾。

    “坐稳!”靳绍煜对他没什么耐心,就差没往屁股上招呼了。

    小家伙停了一下,又抬头看了他,见温舒韵走过来,身子直接往前倾,说着鸟语,反正就是要妈妈抱,爸爸怎么威胁都不管用!

    “看她妈妈来兴奋的劲哟。”沈映蓝坐在对面,笑得眯眼。

    林冠玮也是一脸纵容。

    温舒韵走到靳绍煜身边坐下来,小家伙伸手抓住了她的衣服,还挺用力,一直拉着她,双眼看向她,都是渴望,就是要她抱。

    “妈妈抱。”她向来疼他,转过身子就将他跑过来。

    小家伙乖巧坐在她怀里。

    “嘟嘟这下开心了,瞧你笑的那副样子。”郑丹荷也坐在对面,看着小家伙,也不管他听没听懂,出声逗着他。

    小家伙是很开心,伸手拍着桌子。

    “做什么呢?”靳绍煜看向他,沉下脸。

    温舒韵转头看了眼他,眼底警告,然后伸手抓着小家伙软软的手,“嘟嘟别拍,手该疼了。”

    小家伙又动几下手,发现妈妈也不让他拍,也没挣扎,扭头将头埋在妈妈怀里,妈妈好香好香,他可喜欢可喜欢妈妈了。

    “哎哟。”郑丹荷看着这个活宝,也是十分疼爱,脸色眼角都是皱纹。

    徐轻芮和林浩今天带着林睿去打疫苗了,全家也就剩下这个小家伙,众人的视线也就都在他身上了。

    靳绍煜给温舒韵盛了一碗粥,她一手揽着小家伙,另一只手拿着勺子,正准备吃,一个佣人走到郑丹荷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她来做什么?”郑丹荷猛地拉下脸,“让她走,这里不欢迎她!”

    “好。”那个佣人走了出去。

    郑丹荷没说,温舒韵也聪明没问,刚喝了几口,还给小家伙喂了一口,对方舔了舔嘴唇,将他嘴角两个深深的梨涡露出来,小舌头还伸了伸,一脸享受。

    靳绍煜无奈,刚刚他不是也给他喂了吗?是同一份粥,明明刚刚都不吃了,这个小鬼头,就会给他来这一招,不收拾一下皮痒!

    “好吃吗?”温舒韵低头,笑着看向他。

    小家伙点点头,又将头凑过去。

    温舒韵轻轻吹了几下,然后才喂给他,小口小口喂,不敢放太多,怕噎到他。

    她正低头和小家伙讲话,门外又传来声音,似乎还有争吵声和阻拦的声音,动静还不小,郑丹荷“啪”一声,一下放下筷子,转身起身来,语气不悦,“我倒要看看她想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走了出去。

    林崇辉不在,她自然就要处理事情。

    沈映蓝不知发生什么事,但她也跟了出去。

    温舒韵疑惑,抱着小家伙也起身。

    林家没那么多讲究,吃饭也没要求一定要一起,餐桌上除了几人还有陈珊,其余人要么很早有事出去,要么就像林展弘一样还没醒。

    大门外,林安菱站在门外,看到郑丹荷出来,眼底亮了亮,冲她唤了一声,“奶奶。”

    郑丹荷向来对人和颜悦色,此时却阴沉下脸,走了过去,“你怕是叫错人了!来这里闹什么?”

    她也不是冷血之人,哪怕林家真的找回真正的血脉,林安菱始终在林家生活几十年,感情肯定是有的,林家自然也会待她如亲生,可对方做了什么?

    知道真相故意隐瞒,甚至,对沈映蓝起了杀念,在误以为林浩和徐轻芮是兄妹的情况下冷眼旁观,甚至还威胁…

    人品出现了如此严重的问题,他们的感情早就荡然无存了。

    林安菱看到温舒韵抱在一个孩子走出来,靳绍煜就站在她身边,心底苦涩难言,甚至感到难堪,她曾经多么瞧不起她,现在呢?

    对方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凤凰,而她,狼狈跌入地狱。

    讽刺。

    无比讽刺。

    郑丹荷冷漠的言语又在耳边想起,如果逼不得已,她不愿意回到这里,眼泪不断往下流,她突然跪了下来,“扑腾”一声。

    下足了力道,温舒韵在后面看着都觉得很疼。

    “你这是做什么?”郑丹荷紧紧拧着眉,活得大半辈子,看人也透得多,依照对方的性子,记仇又小气,做出这种事情,怕是有时相求。

    林安菱也顾不得靳绍煜与温舒韵在场,比起尊严,命更重要,她嚎嚎大哭着,“奶奶,妈,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们,现在我真的知道错,我真的知道错了…”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想到一直以来受到的委屈,昨晚受到的威胁,她哭得是真伤心啊,都能让人动容了,毕竟是看着她长大,陈珊也有点不忍。

    但郑丹荷和沈映蓝丝毫不为所动。

    林安菱做的事情是用哭一哭就能解决的?

    可笑了。

    如果这样,杀人道个歉就好,要警察做什么?去蹲监狱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