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8: 抢我老婆你还有理了?(一更)
    乔海瀚的事情解决之后,警方那边也结案了。

    温舒韵自然是没事,所有的责任由林安菱担着,不过已经是一个死人,判决怎么样已经不重要。

    剧组那边放假半个月,温舒韵天天给小家伙捣鼓吃的。

    入口即化的糕点啊,蛋糕啊,还有一些小孩子吃的饭菜,反正小家伙每天围着她转,喜欢妈妈又多了一点。

    就比如现在。

    温舒韵正在拷糕点,是給他做的小饼干,小家伙爬到厨房,到她脚边,然后抓住她的腿,自己已经能站起来了,可是还站不稳,他必须双手都要抓着妈妈的腿。

    然后又学到了新技能,抱着妈妈的腿,靠在妈妈腿上会更有支撑力一些。

    温舒韵无比无奈,“宝宝,你这样妈妈走不了路呀。”

    她一动就怕他摔倒,只能待在原地,可小家伙还歪着头,冲她咧开嘴笑,抓着她头走到另一边,松开一边手,肉嘟嘟的手朝她伸着。

    清澈天真的大眼看着她,嘴里兴奋说着,“@%¥%…”

    温舒韵笑了,低头看着他,“有奶就是娘是吧?”

    这几天都在给他做吃的,小家伙见她在厨房就这样,朝她伸手。

    小家伙松开一只手后,他就有点站不稳,见妈妈没给他,小嘴嘟囔说着鸟语,手又伸高了一点,结果一个不稳,摔坐在了地上。

    厨房铺着毛毯,也不怕他会摔疼,温舒韵摇摇头,“等妈妈一下,还没好。”

    小家伙又爬着,围在她身边,抓着她的腿慢慢站起来,两条腿都抱住,整个人站着靠在妈妈腿上,倒是有耐心,也不知道守了多久,累得就坐下,然后又站起来。

    人太矮了,还没橱柜高,温舒韵也不担心他会被撞到,只是柔声道,“嘟嘟小心啊,别摔到了。”

    “咿咿呀呀。”小家伙捣鼓着他的脑袋,其实根本找不到妈妈在说什么。

    余秋凤看着这对母子,也没管,每次靳永奕都把她萌化了,恨不得含在心尖上冲着,靳胜和她的想法差不多,本就是两个过不惯大城市生活的人,为了这个小家伙,留在这里每天种种花草种种菜,乐得自在。

    全家怕是只有一个人看不惯了,靳绍煜穿着黑色的家居服,走下来便看到小鬼头缠着她老婆,玩具都丢在一边,眼底一眯,十分不爽。

    温舒韵已经看到他了,“阿煜。”

    “恩。”他走过去,环着她的腰,在她额间轻吻了吻。

    “给你做了曲奇。”她笑着说。

    他还未高兴,她轻推开他,抱起来小家伙,亲了一口,“妈妈给嘟嘟洗手啊,然后给我们嘟嘟吃糕点好不好?”

    小家伙已经看到了他小碗里的糕点,凑过去就吻温舒韵,乖乖让妈妈给自己洗手。

    靳绍煜:“…”

    他的心情有点不美丽。

    可惜,温舒韵求生意识还不强,转身就将小家伙塞到他怀里,“阿煜,抱宝宝去客厅,不能让他手抓东西,免得脏了,我去给他冲点奶粉。”

    他单手就抱起小家伙,胖嘟嘟的一团,脸颊还鼓鼓的,对方不断在挣扎,他几步就走到了,将他放在毛毯上,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软滑柔,又扯了扯,“小鬼,乖乖坐着。”

    小家伙皱着他的眉头,扭过头,一脸不高兴。

    “抢我老婆你还有理了?”靳绍煜看着他,越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欠收拾!”

    小家伙又转头过来看着他,伸出他的手就要打他。

    小孩子哪有什么情绪控制,不高兴就哭,高兴就要,惹他不高兴了,那么打你要么咬你,此时还在长牙,不惹他都要咬人。

    靳绍煜一下黑了脸,小家伙仿佛受到了惊吓,缩了缩脖子,没敢动。

    温舒韵走了过来,小家伙才缓缓放松脸色,可对方已经看到,走过来看了看靳绍煜,皱着眉,“阿煜,你别吓宝宝,他会害怕的,容易给他留下阴影。”

    靳绍煜心里腹诽:你这么搭理他还给我留下心理创伤呢。

    但明面上,他还是个父亲,嘴里轻声道,“没吓他。”

    她又看了他几眼,摆明是不信,但也没继续说,将小碗给小家伙,里面是她刚考的饼干,专门给小孩做的,一共就三块,还把冲好的牛奶给他。

    小家伙可开心了,一下就忘记刚刚的不愉快。

    看了他一会,温舒韵又将给靳绍煜做的曲奇拿了出来,还给两位老人留了一些。

    本来气氛挺好,小家伙仔细在吃他的糕点,电视里放着动画片,他安安静静坐着,温舒韵忙去了,让靳绍煜照看,父子坐在,一个在看报纸,一个在吃东西。

    很和谐。

    温舒韵还专门拍了一张照片,一大一下的背影。

    没等她走多久,小家伙拿起来碗里最后一块饼干,看了看爸爸,小胖手伸了过去,可以给爸爸尝一口。

    靳绍煜看着面前出现的饼干,手上还全是口水,别提多嫌弃,似乎还是小熊的图案,也就温舒韵能花这么多心思哄他,以前这些心思可是放在他身上的呀。

    不吃。

    小家伙又往他那边挪了挪,小手更靠近了,“@¥%…”

    边说边点头,大萌眼看着他,那双眼睛酷似温舒韵,清澈明亮,他想了想,妥协了,算了,谁叫这是他家小崽子,好歹也是自己心爱女人生的。

    凑过去,很给面子咬了一口。

    咦…一股奶味,他真是嫌弃,但小家伙难得这么大方,他得给面子赞赏吧?正准备开口夸,小家伙看着自己手上被吃了大半的饼干,愣了一下,脸色骤变,“哇”一声就大哭起来。

    无比可伶,就像被欺负惨了一样。

    “啊呜呜呜…”他看着手上剩下一下块的饼干,越来越伤心,不仅哭得声音大,眼泪是一颗一颗猛掉。

    靳绍煜都被吓掉了,温舒韵连忙走过来,语气着急,“怎么了?”

    小家伙伸手指着靳绍煜,又看了看他手上的饼干,继续猛哭,还要伸手打爸爸,温舒韵连忙阻止,看向靳绍煜,“阿煜,你抢宝宝饼干吃啊?”

    “我…”

    “哇呜呜呜…”小家伙扑倒妈妈怀里,怒视着他,无比气愤。

    爸爸太过分了,妈妈都是咬很小一口的。

    靳绍煜突然觉得心累,这是他背过最黑的一次锅,语气无奈,“没有,他喂我的,不小心咬多了。”

    温舒韵看着小家伙手里仅剩一点的饼干,一片无奈,小家伙那是心意,怎么能咬这么多,只能抱起来哄,她头也好疼,一个婴儿加一个巨婴?

    ——

    晚间,夜幕降临。

    卿一今天下班晚了一点,开了几个小时会,结束之后便回到办公室,拿着包下楼去了。

    在停车库被宋谦堵住。

    “做什么?”卿一看着靠在她车上的宋谦,蹙着眉。

    “卿一,闹够没?什么时候订婚?”宋谦也没绕弯,直言出口,话语里还带着不耐烦,他都这么年纪了,若是和卿一早点结婚,董事会那边也能稳定一些,而且,宋老太太身子也不好了,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

    “我上次说的话还不够清楚吗?”她一听也不悦起来,“如果你着急结婚,你就去找别人,不用找我,我不会和你订婚,我有男朋友!”

    要说几次?

    “男朋友?”宋谦挑眉,讥诮道,“那个医生?你确定那不是你养的小奶狗?”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她怒了,“给我嘴巴放干净一点。”

    “你喜欢这个型?花钱养着他做着爱情的美梦?”他斜睨着卿一,“我那天去医院看到了,不就是一个医生吗?卿一,你以为自己十八啊?醒醒可不可以?你今年几岁了不知道?大龄剩女,几年后他拍拍屁股走人,你呢?嫁给谁?”

    原本都要订婚了,现在给他搞出这么一出,宋谦也是气得不行。

    卿一看起来精明干练,在这种事上怎么像个白痴?

    爱情?

    别搞笑了好吗?那是一种奢侈品,除了爱情之外,人生趣味多了去了。

    “关你屁事?”卿一彻底火了,一下推开他,“出家当尼姑也不嫁给你!”

    力气之大,宋谦踉跄几步后才站稳,转过头刚骂出口,“你这个疯…”

    对方直接甩他一脸车尾气。

    宋谦面色铁青,无处发泄,一拳砸到旁边的车上,又痛得五官扭曲。

    车上,卿一也不好受。

    她将不断加快车速,以前觉得不委屈,现在却觉得委屈得要命。

    这个社会对大龄剩女充斥着一些歧视,就连她的父母也觉得她这个年纪应该结婚了,包括周围人,也私底下对她议论纷纷,为什么呢?

    她其实不太能理解,当然,有些人会以生理上为理由,三十岁就是大龄产妇,二十五六生孩子最好,恢复得快,所以二十五岁还不嫁就是大龄剩女,甚至说越往上就越贬值,等着被男人挑拣。

    女人的价值就是生孩子?草草把自己嫁出去,传宗接代?

    她越想越气愤,原先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现在特别反对,生活一地鸡毛,不说嫁给爱情,起码嫁给一个她想要去一起生活的对象吧?

    ------题外话------

    我是勤奋的冬季,勤奋的冬季,早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