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0: 林医生,我来大姨妈了。(三更)
    林嘉恒真就一勺一勺喂卿一。

    到底是第一次这样伺候人,脸色极其不自然,她还不安稳,抱着他的腰,凑得很近,一脸撒娇,“这样汤好难喝,林医生,这是药吗?”

    “是醒酒汤。”他也没阻止她的动作,反正也醉着,就由着她好了。

    其实被人抱着的感觉还不错,他自然不能说内心是有点享受,毕竟被需要了,随之也会带来一些满足感。

    “是毒药吗?”她把头埋进他的胸口,蹭了蹭,闷闷道,“你要毒死我吗?这样你可以去找别人了。”

    “…”

    恕她不能理解喝醉酒的她是什么脑回路。

    “说话。”她又昂起头,像只受伤的小鹿,正在求安慰。

    他低头,一眼便撞进了这双眼里,心底刹那间被一撞,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她,两人约会其实也是正正经经,偶尔在餐厅遇到相互喂食的情侣,她会多看两眼,而他则有点尴尬。

    那样的行为,着实是做不来。

    抬手,摸上她的头,声线低沉柔和,“没有,是醒酒药,喝了你就会好受一些,不然会头疼。”

    “哦。”她一副很乖巧的模样。

    好不容易喝完,他放碗放在茶几上,手穿过她的脚窝,将她抱起来,“送你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不要不要不要。”她剧烈挣扎起来,拼命摇着头,“我不要回去,你放我下来。”

    她力气还不小,林嘉恒很难抱稳,又怕她摔着,只好将她放下来。

    “就在这,就在这!”她指了指地板,抬着她的下巴,一脸气愤,“这是我男朋友家,你凭什么赶我走啊?你再赶,再赶我就哭给你看!”

    “呵。”林嘉恒彻底笑了,弯着眉,嘴角上翘。

    这幅样子,若是酒醒还记得,怕是要害羞死了。

    她男朋友家?

    这么霸道的宣誓主权,倒是取悦了他。

    看着她,又笑着摇摇头,“行,你想在就在吧。”

    “我要睡你的房间!”她还板着脸,又继续出口。

    林嘉恒上下瞄了她一眼,脚丫还光着的,衣服也没换,妆好像也没卸,动了动唇,没说话。

    “快点答应我,不然我亲你了!”她凶狠狠警告。

    “…好。”

    “还要睡你的床,和你睡!”她一脸理所当然。

    “…”

    床单可以换,和他睡?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会对你负责的!”她强调出声。

    得了,人家明显知道,还有负责一说呢。

    林嘉恒耳尖又慢慢红了,简直是半点矜持都没有,平日里可不是这样,难道是酒后露真面目了?

    “你快点抱我去!”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就扑过来了,是真扑过来,双脚都缠上他的腰了,手缠着他的脖子,以一种他觉得十分羞耻的姿态。

    “下去!”林嘉恒呼吸都沉重几分。

    “不不不,林医生,你抱我去。”她摇头如拨浪鼓,又将头埋在他脖颈间,手上还缠得很紧很紧,委屈嘟囔,“人家今天都受委屈了,你哄一下我好不好?”

    说着声音还真不对了。

    林嘉恒刚要将她放下去,听到这句话,眼底一闪,手转了方向,稳稳拖住她,抱紧了一点,声音放低了几分,“谁欺负你了?”

    据他了解,她在卿家应该挺受宠才是。

    工作上的事情?她能力自己也是知道的,难道碰到什么难题了?

    不问还好,一问,她抽泣了起来,没忍住,一直在哭,抱着他,身子不断颤抖着,那种压抑的哭声,他听着也跟着揪心,还有些不知所措。

    还是将她抱回房间,坐了下来,笨拙哄着,“好了好了,你别哭,哭什么?”

    卿一手环着他的腰际,整张脸埋在他的胸前,眼泪还是唰唰唰流,对于婚姻,表面无所谓,被念叨多了,她其实也就急了。

    人不可能完全做到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不受外界干扰几乎不可能。

    他手忙脚乱捧起她的脸,给她擦眼泪,“你好好说,别哭。”

    “宋谦说我没人要。”她一脸告状的神情,然后眼泪又猛掉,“没人要怎么了?我不嫁人关他们什么事?就当尼姑怎么了?”

    她语气愤愤。

    林嘉恒:“…”

    他没说话,伸手覆上她的脸,替她拭擦着眼泪,很烫,烧灼着他的手,目不转睛看着她,久久才开口,“好了,别气。”

    他不会哄人,也不知道如何哄。

    “林嘉恒,你要娶我。”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哭得更猛了,“我不怕丢脸,只是…只是…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她话说得不是很清晰,却透露着小心翼翼。

    闻言,他喉结松动了几下,看着她一副娇憨脆弱的模样,有了很强烈的一种感觉,想要保护她,想要把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点了点头,“好。”

    她笑了,眼底还泛着泪花。

    林嘉恒见她不在纠结也松了一下口,揉了揉她的头顶。

    原本以为她安静到明天就没事了,过了一会,才是林嘉恒真正抓狂的时候。

    她去了卫生间,他怕她摔着,在门口等着,等她出来的时候,一脸要哭的神情。

    “怎么了?”他语气着急。

    “林医生,我来大姨妈,我害怕。”她眼睛通红着,配上那个神情,抽噎着,“好多血,我害怕…”

    林嘉恒脸色先是一僵,而后扶额,他有点心累,这是他见过最难伺候的病人。

    转身就走,卿一看见他走了,一下就哭了。

    “我只是去给你拿鞋。”他停下来,也不去了,走过来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还是好好保暖,别着凉了。”

    刚将她放下,卿一反射性站起来,指了指床,有些无措,“一会,一会血就流到上面了。”

    “…”

    林嘉恒脸色已经难堪到极点,然后逐渐变得自然,吸了一口气,“卫生巾在家哪里?我去拿。”

    “啊?”她一脸迷茫。

    他知道问也白问,打开床头抽屉,拿出来她家钥匙,对她道,“好好坐着,我去给你拿。”

    话落,走出去。

    怕她一个人里面危险,加快了脚步,结果打开门,对面的门都没关,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也没想太多,走进去,进了她的房间,开始找。

    第一个打开的抽屉,一排内衣内裤,各种颜色,红的黑的紫的浅蓝的…

    他脸色倏然发烫,大力关上,

    到另一边又打开,看到半包卫生巾,他想了想,又打开刚刚的柜子,拿了一套内衣物,最后还打开柜子,取下一套睡衣,快速走出门。

    卿一坐在床上等他,见他回来,又站起来,眼底都是欢喜。

    他看了看,拿出一片,塞到她手里,又衣服给她,轻咳了一声,“你去垫上,顺便把衣服换上,有事叫我。”

    “哦。”她抱着衣服走进去。

    林嘉恒不放心,就站在门口,背对站着。

    这怕是他这辈子最难熬的时刻了。

    还没两分钟,里面传来她的声音,“林医生。”

    “怎么了?”

    “我不会。”她声音求助,“好粘手,不会垫。”

    “?”林嘉恒深吸一口气,只能硬着头皮,“你好好研究一下。”

    “可是你是医生啊。”她声线委屈,“医生就应该帮助病人。”

    他:“…”

    好一会后,她走了出来,换上了睡衣,蕾丝的睡衣穿上身子,胸前居然不穿…

    林嘉恒反射性将头扭到一边,咬着牙,“去,抱衣服穿完整!”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哪?

    卿一低头看了看自己,歪着头,“我穿好了呀。”

    话落,直接就走到床边,抱怨出声,“林医生,垫着好不舒服。”

    掀开被子就躲在被窝里了,看向他,“你要不要上来,我肚子难受,你给我暖暖。”

    林嘉恒简直要被逼疯,咬牙切齿看着她,“卿一!”

    他到底造了什么孽?

    “在这。”她在床上摇了下手,笑靥如花。

    得了,如同一盆冷水浇下,他认命,认命,走上床,刚躺下,旁边人就抱过来,缠着他的腰,接着极薄睡衣,他感受到那一片柔软,别说身子僵硬,下身都一紧。

    真当他清心寡欲?

    有生理反应是人的本能好吗?

    “我害怕,林医生,我来大姨妈了。”她说着,脚还缠上来,一副求安慰的神情。

    “我知道。”他点点头。

    你不来还敢这样,你明天怕是不想下床了。

    大姨妈在救你,嫌弃什么?

    “好多血…”她继续扯。

    林嘉恒深吸一口气,心一横,直接将人扯到怀里,紧紧抱着,语气警告,“好了,别说,睡觉起来就好了。”

    “你在骗我。”

    “我是医生,医生的话你不信?”他严肃两分。

    “哦。”她安稳下来,乖乖抱着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