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2: 真那么疼啊?(二三更)
    ,精彩小说免费!

    “妈,我骗你干嘛?”林展弘为自己辩解,而后又出言,“不信的话,哥回来你问他。”

    对于林嘉恒谈恋爱的这件事,最着急的应该是他,以往有林嘉恒在前头,他再怎么玩闹都没有催他,毕竟林嘉恒可要比他大上几岁。

    这下,林嘉恒都有女朋友了,下一个遭罪的可不就是他了吗?一听说他哥有女朋友了,他马上就去验证事情的真假了。

    总之,消息没人比他灵通!

    “就你贫,不许乱说话。”陈珊对省心的大儿子还是比较偏爱,又瞪了他一眼。

    “行行,我不说,一会你自己问去。”林展弘也没继续争论,翘着他的二郎腿,拿着手机开起了游戏,嘴里还哼着歌,看得陈珊直摇头。

    大门外。

    林嘉恒的车子缓缓开进来,卿一坐在副驾驶座上,车子停下,两人下车。

    她今天转换了一下风格,身穿一件浅蓝镂花蕾丝裙,勾勒出姣好玲珑的身材,长发披肩,不似平日里花着严肃正经的妆容,今日画了一个淡妆,看起来精致秀美。

    林嘉恒打开后备箱,拿出卿一买的礼物,看到她还站在原地,眼底疑惑,“怎么了?”

    卿一珉紧唇,走上前,双手伸出握上了他的手。

    他原先还疑惑她要做什么,感受到她手心的一片濡湿,握住她纤细的小手翻过来,果真都是冷汗,她一脸无措看着他。

    她长这么大,最紧张害怕的时候就是刚进公司,因为看错了合同,险些让公司损失惨重,那个时候她觉得无比紧张,甚至很无助。

    比起当时,现在更加紧张,本能还有些抗拒。

    她身在豪门,自然也清楚这么家族的婚姻是什么样一个状态,完全不是个人事情,是两个家族,他的家人一旦否决,那么两人很难很难有继续下去的机会。

    害怕是真的。

    “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林嘉恒无奈,伸手反握住她的手,也不嫌弃,紧握着,往里走着,

    越接近门口,卿一心跳越加速,紧紧握着他。

    “大少爷回来了。”佣人开门,欢喜出口,接过他手中的礼物盒,眼神却暗暗观察着跟着他的卿一,带着考量。

    自从得知林嘉恒要带女朋友回来之后,不仅林家人好奇,佣人也是讨论不已,毕竟林嘉恒这么多年也是没动静,身边连个交好的异性都没有,她们都暗暗猜测是不是身子有毛病,但没敢说出口。

    相貌不错,气质也还行,佣人是林家老人了,眼光也高,但不得不承认,两人站在一起还是挺般配。

    一听说林嘉恒回来,除了逗小家伙玩的靳绍煜,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门口,又看到两人紧握的手上,郑丹荷和陈珊都露出惊喜,看向卿一的目光更加满意了。

    卿一倏然同时面对这么多双眼睛,冷汗直冒,头皮都发紧了,不敢露出其他神情,感觉自己的脸要僵掉一般,别提多难受。

    林嘉恒感受到她手越来越近,加重了握她的力道,侧身道,“别怕,没事的。”

    牵着她往里走。

    卿一紧张到什么地步?

    险些绊到自己,整个人都不对了。

    “小心点。”林嘉恒放慢脚步,低声说一句。

    卿一更不好意思了。

    走进去,林嘉恒看向郑丹荷,介绍道,“奶奶,这是一一。”

    “一一啊。”郑丹荷看着两人牵着的手,一瞧便知道她这个孙子在意对方,看来这次是要成了,如此想着,看向卿一眼睛越发慈爱,“一一看起来很好看,和我们家嘉恒在一起也很配。”

    “谢谢奶奶。”卿一听到这句话,先不管真假,她此时都开心。

    林嘉恒将屋内的人给她介绍了一遍,卿一虽紧张,但面对这种场合的能力还是有,礼貌到位,看起来也不卑不亢,也算给林家人落下一个好印象。

    不过中间有个小插曲,靳绍煜将靳永奕抱过来给温舒韵,结果小家伙朝卿一扑过去。

    “叫舅妈就抱你。”温舒韵冲小家伙开玩笑,卿一脸红了,上前就将他抱过来。

    小家伙不认生,而她也很少抱小孩,所以有点小心翼翼,谁知道靳永奕根本不是想让她抱,而是对她耳朵上亮晶晶的耳环起了兴趣。

    那是一朵花型,花心镶嵌着一颗黑钻。

    小手伸过去摸了摸,嘟着他的嘴,看向温舒韵:“麻麻…”

    妈妈怎么没有?

    他小手又抓了上去,心底想着,抓下来给妈妈。

    卿一只知道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在摸她耳朵,又不好阻止,等温舒韵意识到自己儿子的动作的时候,瞳孔缩了缩,小孩子力气虽不大,但也会疼,还没上前,林嘉恒已经伸手阻止,将小家伙的手抓过来包裹住,轻哄着,“嘟嘟乖点,别扯。”

    “麻麻…”小家伙看着她另一边的耳环,又抬起手,摸上去,戳了戳,一脸渴望,想拿下来送给妈妈,给妈妈带上。

    林嘉恒直接从她怀里把小家伙抱过来,轻轻打了他屁股,笑道:“嘟嘟你不听话是不是?”

    突然被抱过来,小家伙转身看向卿一,还伸着手,准确来说,是朝对方的耳环看,一副他很想要的模样,眼底都是渴望。

    卿一看着他,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小孩子这个时候正是可爱的时候,父母基因好,长得自然也好看,他看着林嘉恒,两人基因都不差吧?

    隐隐有点期待两人的孩子长什么样。

    今天早晨起来,发现自己待在他怀里,迷恋得不想起床。

    “麻麻——”小家伙叫着温舒韵,林嘉恒哄着他,拿出卿一给他买的玩具,很快便转移了小家伙的注意力,还把林睿吸引了过来。

    坐在地上给两个小孩组装玩具,得心应手。

    卿一看着他,嘴角不自觉上翘了。

    郑丹荷和陈珊自然也看到,眼底闪了闪。

    于是,饭桌上就出现了这一幕。

    卿一还算见多识广,工作能力也强,性格独立自足一些,与林崇辉交谈表面淡定从容,凡事能说出一二,对方倒是很满意,大部分聊的都是工作的事情以及最近市场。

    到了郑丹荷这,开口就变成了,“一一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们嘉恒啊?”

    这话不仅把卿一问住,林嘉恒都满头黑线,叫了她一声,“奶奶。”

    两人才在一起没多久,提结婚的确有点仓促。

    “奶奶也就说说,你看,睿睿都这么大了,嘟嘟也是。”郑丹荷略有暗示说着。

    卿一低着头,缩了缩脖子,当起了哑巴。

    结婚啊。

    她想过好多次。

    “那奶奶你说完。”林嘉恒语气淡淡,“可以不用说了。”

    郑丹荷沉着脸,“我问一一的打算又不是问你,你插什么嘴?”

    这怕是第一次对这个乖巧的大孙子如此无情。

    卿一微微抬头,冲她道,“我听嘉恒的。”

    “哎哟。”郑丹荷看着他,“为什么要听到他的?你想结婚的时候这个他就要娶你啊,奶奶可以给你做主的。”

    听言,卿一更不好意思了。

    来之前,她还想了好多好多不好的结果,也想了很多对策,只是她没想到林家人这么好亲近。

    “其实结婚也可以早点。”陈珊看向林嘉恒,“你都三十了,是该考虑考虑,你还当自己二十几?一一有时间跟你耗?”

    似想到什么,林嘉恒蹙了蹙眉,没反驳,接话道,“妈,我知道了。”

    话点到为止,这么的多人在,哪怕又其他问题,也不会当面说。

    “从此这个家,我就一个人单身。”林展弘啃着他的鸡翅,语气忧伤,但浑身上下没露出半点伤感,像在感慨,但鸡翅啃得非常香。

    “你给我收点心。”陈珊暗暗削了他一眼。

    这个小儿子不知道随了谁的性子,天天花天酒地,虽说也没出格过,但这样始终不是办法。

    林展弘看着她,叹气,又看了看临近的林睿,对方坐在儿童椅上,他用筷子点了点酱汁,放在他嘴里。

    小孩子对这种味道自然是喜欢,舔着小舌头看着他。

    “还是你关心舅舅,真是爹不疼娘不爱,只有你了。”林展弘看着他,伸手捏了捏脸蛋,然后又要往他嘴里喂,林浩直接把儿子的椅子拉了过去。

    林展弘:“…”

    现在连他侄子都离他远去,还让不让人活了?

    饭后。

    一家人在客厅坐着,卿一坐在郑丹荷身边,对方正拉着她的手,“一一啊,我们嘉恒不多话,但是他是会照顾人的,有什么地方不对你多多包涵,两人好好磨合。”

    林嘉恒好不容易找了个女朋友,各方面条件还好,比她心中对孙媳妇的预期高了很多。

    “他对我很好。”卿一看着她,“我觉得他很好。”

    的确是比较会照顾她,话虽然不多,但还算好,问他会回答,她本身也不是多话的人,有时候两个人静静待着,也挺开心。

    “那就好。”郑丹荷见她这么说也放下一点心。

    陈珊看着不远处和靳绍煜聊天的大儿子,对卿一道,“关于结婚这件事,你们两个还是提上行程比较好,毕竟年纪也不小了。”

    当然,这里有她一点小私心,沈映蓝一对儿女都嫁了,当上奶奶,而她只能眼巴巴看着。

    两个小家伙再怎么可爱,那也不是自己家的亲孙,还是会有差异的。

    “恩。”卿一点点头,头又微微低了低。

    每次涉及这件事,她别提多害羞。

    林嘉恒从来没有和她提及过这方面的问题,但她心底有多渴望,可只有自己清楚。

    至少,这个是她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奢望的梦。

    几人正聊着天,沈映蓝端着一杯水走出来,递给温舒韵,“赶紧喝了。”

    “妈,这是什么?”温舒韵接过来。

    “昨晚不是吹风了吗?刚刚还嚷嚷着喉咙痒,赶紧喝了,一会感冒麻烦。”沈映蓝催促着她,“这么大的人了,都当妈了,还不懂照顾自己。”

    温舒韵弯着眉眼,被骂却乐呵呵,喝了一口,“谢谢妈。”

    有父母关爱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沈映蓝还未回答,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走过去接,“喂?”

    那一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紧锁眉头,“现在人怎么样了?好,我马上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郑丹荷看她表情不对,询问出言。

    “皛皘被撞伤,现在还在医院,我得去看看。”沈映蓝说着看向温舒韵,“小韵,妈给你煮了药,一会你记得喝啊。”

    温舒韵最近生理期不准,她正想趁她回来给她好好调理。

    “我陪你去吧。”温舒韵也站了起来,她和白皛皘没有多大接触,但对方出事还是要去看一下,关心关心一下还是必要的。

    “不用,我跟你爸爸去,好好在家照顾嘟嘟。”沈映蓝拒绝了,与众人说了一声后便上楼收拾了。

    卿一不知道皛皘是谁,也聪明没问。

    待了一会,她与林嘉恒起身准备回去。

    起身的时候,林嘉恒被陈珊叫过去,卿一本就紧张忐忑,此时难免多想,按照刚刚来看,林家人是接受她的,但还是很担心。

    而楼角处,陈珊看着林嘉恒,“你们同居了?”

    虽说现在很开放,但放在这个大儿子身上,还是很难让人接受。

    “妈。”林嘉恒拉了脸,“想哪去了?”

    “没有就好,不过,你这得注意,想要孩子得先结婚,尊重一下人家。”她叮嘱着,“我看那个姑娘不错,但对我们看到的也只是表面,至于合不合适,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嘉恒一向有主见,她不想干涉,强行干涉估计也没什么用。

    “我知道,这些事情我清楚。”林嘉恒点头,其实说这些话题还是有些尴尬,话落之后,与她道别,牵着卿一的手也就离去了。

    陈珊走回客厅,看着林展弘,上前没好气道,“净瞎说,再瞎说我让你爸收拾你!”

    胡乱造谣,他儿子那么洁身自好,怎么可能这么早同居?

    这个小儿子越来越过分了,当谁都和他一样啊?

    真不知道性子随了谁!

    “我瞎说什么了?”林展弘一面莫名其妙,还不忘往嘴里塞圣女果。

    “整天没个正行!”她又骂了一句,转身离开。

    “…”他又往嘴里丢了一个果子,满头雾水,“我招谁惹谁了?”

    难道是没谈恋爱?

    噢,完了。

    接下来他将被嫌弃。

    ——

    公路上。

    车平稳行驶着,卿一握着自己的手,不断乱猜着陈珊到底与他说了什么,人对未知就比较恐惧,她此时脑海里胡思乱想。

    林嘉恒出来的时候,脸上有些怪,让她不得不怀疑。

    对一个人太在乎的时候,他的一举一动就牵制着你,情绪都不容你控制。

    “怎么了?”林嘉恒开口,察觉到了她的异样。

    “累了,有点困。”她侧着头,随便早了一个借口。

    昨晚她晚睡,今天又早起去公司,下午的时间都消耗在美容院,的确挺费体力。

    林嘉恒也信了,加快了行驶的速度,没多久便到富海小区,上楼之后,对着她道,“进去吧,洗个澡就睡吧,别熬夜。”

    “恩。”卿一转身走了进去。

    看着她关门,林嘉恒还是觉得有点怪,她怎么无精打采的?转念一想,应该是困了,先让她晚上好好休息一下好了。

    另一头,她一关门,背靠在门上,只觉得鼻尖很酸。

    他对她态度好冷淡。

    以前都不会这样,怎么办?是不是他家人不满意啊?

    也是了,她这种家室的女孩子,他又不需要继承家业,还不如娶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不像她,还要在商场奔波。

    她现在不想仔细分析什么原因,甚至不愿意多想,满脑子就是完蛋了,他不会不要她了吧?怎么办?

    恋爱中啊,哪怕再坚强的性子,遇到了那么一个人,矫情是正常的事情,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几乎是不能承受。

    眨眨眼又抬抬头,大口呼气,尽量克制自己,走过去换衣服卸妆,然后拿着睡衣走到卫生间,开始洗漱起来,站在花洒下,不断冲着。

    冲了一个半小时,再这样下去,皮都要脱了,她关了水,擦干身子穿着睡衣走出来。

    脑海放空,走出来被绊了一下,脚趾头一阵刺疼,她本能出口叫了一声。

    林嘉恒恰好走进来,连忙过去扶她,“怎么摔了?”

    脚趾头一阵刺疼,不知怎么,她就觉得委屈,一阵压抑不住的委屈,眼泪夺眶而出,林嘉恒被她吓了一跳,一时没动她,着急出口,“哪疼?”

    怕她伤到别处。

    卿一吸了一口气,指了指脚趾头,面上已经开始冒血,戳破了一层皮。

    他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药箱呢?”

    “没有。”她用手背擦了擦眼泪,语气哽咽。

    林嘉恒松了一口气,“我回去拿吧,你好好待着。”

    其实也就一个小伤口,其他地方没事就好。

    卿一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不断掉落,怕被他说矫情,伸手不断拭擦着。

    等他回来,看到她正擦着眼泪,忍不住担忧,“真那么疼啊?”

    他不懂哄人,也没和女孩子深入接触,没往别处想。

    “恩,有点。”卿一心底其实清楚,不是伤口疼,只是恰好看到他,借一个理由发泄。

    “那消毒会有点疼,你忍一下。”他坐上来,打开消毒水,轻声说一句。

    “你怎么来了?”她看向他询问。

    在一起这么久,他是有她家钥匙,但好像也只来过几次,都是她过去,一般有事他才来。

    有事?

    她心底咯噔一下,手紧紧握着床单,林嘉恒这时候拿着棉签低头给她消毒,是有一阵刺疼,她没忍住又哭了,无比鄙视自己。

    明明都说好的,两人相处看看,不合适就分手,她但是也说可以很洒脱,现在自己这幅又是什么鬼样子?

    ------题外话------

    明天见,明天见,提前说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