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6: 嘉恒哥,什么时候结婚?(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高跟鞋很撑气场,卿一很喜欢,而且,鞋柜里没有一双高跟鞋低于七厘米以下,林嘉恒又嘱咐她一定要穿平底鞋。

    再者,她这酸软的腿,的确也撑不起高跟。

    拿出了她柜子里唯一一双球鞋,还是为了和林嘉恒一起去锻炼专门买的,办了一年的健身卡,却没去几次,着实是懒,穿上之后,看着镜子里的搭配,嘴角抽了抽。

    她穿的明明是正经的职业装。

    只能匆匆又去买了一双黑色的平底鞋,赶到公司,正好三点过五分,秘书已经急得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见她过来,先是一愣,总觉得卿一今天很不一样。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看了半天,将视线落在她的脚上,倒是第一次发现她穿平底鞋,于是将变化归于这一处。

    “资料准备好了吗?”卿一与她并肩往会议室走。

    “准备好,上半年的业绩也已经复印,还有上个月新产品的开发进度…”秘书不断快速说着。

    推开会议室门。

    众人都等着,卿雄与李琪坐在一起,见她进来,李琪皱了皱眉,自家女儿一向有时间观念,今天是怎么了?

    目光又落到对方脚上的鞋,疑惑更甚,但也没说话。

    “不好意思,来迟了,抱歉。”卿一语气歉意,秘书把资料发给各个主管,她站在上面,秘书将ppt打开,简单发言后进入主题,“各位手中拿到的报表是我们公司上半年业绩,其中包括…”

    她干脆利落的声音传来,简明扼要,直击要点。

    卿雄听着,不断点头,对于这个女儿,他无比满意,眼底也欣慰赞赏。

    一个半小时的会议结束,卿一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水,喝了好几口,喉咙都快冒烟了,以往讲几个小时都没问题,她倏然想到昨晚,脸色不自然起来。

    “怎么回事?不是提醒过很多遍了吗?还有,昨天我也找不到你人,去哪了?”李琪看着她,也不算质问,只是常年气质冷漠,所以看起来有些严肃。

    李琪在商场上丝毫不输于卿雄,卿一是两人培养出来的,自然差不到哪里去,但在两人的预期中,应该要更上一层楼。

    “这两天有点不舒服。”林嘉恒的事情还没和两人说,一时也说不清楚,所以只能随便找个理由,她之前没事都待公司,现在没事就去找她家林医生,的确是过分了。

    “今天怎么穿平底鞋了?”李琪看着她,眼底探究,带着观察。

    “脚趾头受伤了,穿高跟疼,今天临时去买的。”这倒是事实,说得自然找不出破绽。

    “严不严重?”李琪到底关心她,“这么大人了,不小心一点。”

    “就磕到了,过几天就好了。”卿一摇摇头,看向她,想起今天的电话,“妈,今天早上太困了,刚刚也忘记给你回电话了,找我什么事?”

    她爸妈生意都很忙,一家人虽说感情不错,但聚少离多,奔波于商场,一个人精力也很有限,而她,在某些方面就是他们照顾不到的部分了。

    “我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你了?”李琪挑了挑眉,疑惑反问。

    “今天早上,我不是说醒来给你…”卿一话说到一半,脸色一僵。

    她的电话,不会出现在林嘉恒的房间。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怎么回事?”李琪也看出来她不对劲了,沉了脸,卿一最近的行为的确很奇怪,是她感受得到,但说不出来的微小变化。

    “我做梦了吧。”卿一回神,看向她笑了笑,“最近好像很久没有和你吃饭了,想你和爸爸了。”

    李琪有些不信,但也找不出理由反驳。

    “睡糊涂了,我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卿一挽上她手臂,笑呵呵说着,心底别提多尴尬,她怕是叫了陈珊,天啊,对方可得怎么想她?会不会觉得她轻浮不自爱啊?

    若不是在李琪旁边,她恨不得打自己几下,干的都是什么事?

    ——

    下午,林嘉恒做完手术之后,去了市第二人民医院。

    按照沈映蓝给的房号,他刚走到门口,后面传来温舒韵的声音,“嘉恒哥。”

    他站出脚步。

    对方提了一个饭盒,“你来了?”

    “恩,来看看她的情况。”林嘉恒点点头。

    两人一起走进去。

    沈映蓝还在,正坐在白皛皘身边陪她聊天,对方一条腿被固定住,靠在床头,脸色有些憔悴发黄,见两人进来,挣扎要起身,温舒韵阻止住她,“别乱动,影响到伤口不好。”

    白皛皘歉意笑了笑,“给你们添麻烦了。”

    温舒韵将盒子放在餐桌上,开口道,“不麻烦,奶奶熬了汤,我给你带来,明天我要回剧组,所以来看下你,嘉恒哥也在,让他看看你怎么样了。”

    “谢谢。”白皛皘接话。

    “一家人那么客气做什么?”沈映蓝无奈开口。

    对于这个干女儿,她还是比较上心的,尤其是之前林安菱在的时候,对比太鲜明,她无意间就会偏心,但也有度,对方也知道轻重,都是诚心以待,关系还算好。

    温舒韵站到一边,林嘉恒上前看了下伤口,然后又去找了一下主治医生,没多久便回来了,手里还拿着病例和片子,看向白皛皘,“你这种情况的确要动手术,往里植入钢板,我可以帮你办理转院,转到延顺国际那边,给你安排比较权威的医生进行手术,也不算大手术。”

    “那就麻烦嘉恒哥了。”白皛皘朝他道谢。

    林嘉恒点点头,“那我先去办理手续。”

    话落,又走去房门。

    “你这手术完怕是要休养几个月,我看你还是要回老宅,这样方便人照顾你。”沈映蓝看着她,建议开口。

    毕竟对方也没有其他家人,他们既然作为她的家人,照顾她就是应该的,而且还是这个时候。

    “我请保姆照顾就好,不用麻烦。”白皛皘婉拒。

    “保姆怎么照顾?也就几个月,别胡闹。”沈映蓝一听,也不合理,传出去外人还不得说他们刻薄,继续又道,“你这要是养不好,以后落下病根就麻烦了。”

    闻言,白皛皘看向温舒韵,眼底犹豫。

    温舒韵抿了抿唇,也开口奉劝,“你好好在家里养伤比较好,如果请人,有很多地方还是照顾不周到。”

    对方的情绪,她没过多去揣测,或者说,懒得去猜,既然看向她,就一定要一个表态,对于这个她没那么小气。

    白皛皘微微垂头,点了点头。

    林嘉恒很快便办理好了,但也不急转院,现在也晚了,明早再转,他也没多待,温舒韵明早的飞机,也没多做停留,跟着他一起走出去。

    至于沈映蓝,她过会再走,因为请了护工,也不用守在这。

    温舒韵与林嘉恒一起走出去,期间,林嘉恒的电话响了一起,他接了起来,“喂?”

    听他说话温舒韵就猜到是谁了。

    语气一下就轻很多,似乎还泛着一丝不易察觉到的愉悦。

    “恩,还在医院,现在回去。”

    “你想吃什么?”

    “好。”

    …

    聊天很简短,挂掉电话,对方温舒韵似笑非笑的眼睛,林嘉恒表情也有些不自然,轻咳了几声,“你要去那?需要我送你过去吗?”

    “不用,我自己开车来的。”她摇头,“再说,我不敢打扰啊,卿一在等你呢。”

    林嘉恒拧着眉看向她,沉声,“好好说话!”

    脸色看起来倒不凶,耳尖似乎还有些红,温舒韵再也忍不住笑,询问道,“嘉恒哥,什么时候结婚?”

    好像所有人都关系这个问题,他挑了挑眉,“到时候再说,没想好。”

    “拖太久,你不怕人家另找良人?”温舒韵调侃着他,的确难得看到林嘉恒这幅样子。

    “不会。”林嘉恒语气笃定,带着信任。

    温舒韵又笑着点点头,此时正走到停车场,她也没再继续说,简单道别后各自离去。

    ------题外话------

    早安,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