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2: 哪个林家?(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听卿一这般说,林嘉恒嘴角上扬,“不会。”

    “也是了,你不会动手,你性格很好的。”她看着他,一阵迷恋,眼底都是爱意。

    以往就对他很喜欢,现在更喜欢。

    他低头看向她,轻轻道,“教训你的方式其实有很多种,打伤感情。”

    卿一怔住了,“教训还有不伤感情的呀?林医生,都伤感情的,你要相信。”

    “要试试吗?”他拉着她的手,往上扣住,直接就压住了她。

    猝不及防,她惊呼一声,明白他的意图后,微红了脸,同居这么久,其实很熟悉,但每次进行的时候,她开始总有些紧张。

    “林医生温柔啊。”她笑出声,不断调解自己的心跳。

    床上的林嘉恒其实真的不温柔,但还不至于弄疼她,还是她喜欢的模样,反正是什么样都喜欢。

    “呵。”他语意不明低低笑,封住了她的红唇。

    “呀,林医生——”卿一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传出来,关灯进入主题后还算大胆,林嘉恒凑到她耳边,声线低沉,“被听到害羞的就不是我了。”

    还未说完,卿一身子一僵,猛地止声。

    林嘉恒没忍住笑了,将她身子反过来,真是可爱。

    隔音效果这么好,怎么可能被听到呢?智商还是不够用啊。

    可惜卿一没反应过来,不断求饶,“会被听到…啊…呜呜林医生…”

    她捂着脸,真的会没脸见人,可是今天的林医生好坏,一点都不在乎她面子,这个臭男人变了。

    心底将林嘉恒骂了千万遍,可是呢,结束之后被人抱在怀里,被轻吻的时候,对着他就骂不起来,还要将大长腿勾着人家,语气娇媚,拖长尾音,“累死了累死了,你别动,我要睡觉。”

    林嘉恒果真没动,伸手环住她,“听我说完再睡。”

    “不要。”卿一闭上眼,迷迷糊糊伸手捂着他的嘴,“讨厌死了,有事明天和我说,不要听。”

    他想了想,好像也不急,离年底还有一段时间,也就让她睡。

    ——

    翌日,阳光明媚。

    邹鑫起床走出房门,吕慧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她打着哈欠问,“周溪呢?你怎么起这么早?”

    虽说是出差,但她工作还是很清闲,今天还能玩个一天。

    “妈妈今天晚上回去,好好在家听奶奶话,妈妈挂了。”吕慧说完,这才挂了电话,回答道,“她说咖啡店有事,大早上就出去了。”

    “哦。”邹鑫走去洗漱,出来之时,又道,“你吃早餐没?”

    “没有,等你呢。”吕慧摇头。

    “叫上卿一他们一起去吃早餐好了。”她开口建议,“反正现在也才八点半,他们醒了没?”

    话音刚落,门就被打开。

    卿一和林嘉恒走进来,她还提着一个袋子。

    “你们醒了?给你们买早餐了,趁热吃吧。”卿一走了过来,将早餐放在餐桌上,淡淡的清香传出来。

    “你们这么早就去买了?可以一起去吃啊?”邹鑫抬头看向她。

    “我们吃了,给你们带回来的。”卿一笑了笑,“因为早上醒来的时候看你们还没醒,所以让你们多睡会,我现在要回家一趟,一会来找你们吃饭?”

    “如果赶不回来就算了,又没事。”吕慧对她开口。

    “应该也没什么事,你们可以去逛逛,这边算中心区,还是蛮好看的。”卿一接话。

    李琪一早就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去,也不知道什么事,但应该也没什么大事。

    “好,你路上注意安全。”吕慧嘱咐。

    “这边我们也不是很熟…”邹鑫倏然出口,没说完吕慧便打断,“我会,昨晚查了一下导航,一会我带你去,反正有手机那么方便。”

    “恩。”卿一点头,“这样也行。”

    林嘉恒医院也有还事,所以就先去医院。

    卿一回到家的时候,卿雄和李琪坐在沙发上,两人目光同时落在她身上,紧锁着眉头。

    尤其是李琪,看到她穿着板鞋,眼底更是一沉,唇瓣珉得更紧了。

    “爸,妈,怎么了?”卿一见气氛有些奇怪,微微感觉不对劲,试图调节气氛。

    “你给我一次**代清楚,这些日子你到底干了什么?”李琪比卿雄还激动,“首先回答我,有没有做不该做的事情?说!”

    对这个女儿是了解的,一看她穿了板鞋,心底警铃大起,她一口气险些都没缓过来。

    她最担心的事情可能已经发生,不是甘语胡说,她的女儿真的做了…

    卿一向来不习惯在父母面前撒谎,微微底下了头,这幅样子,在李琪眼底就是默认,她着实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上前伸手,一个巴掌就甩在卿一脸上。

    “啪!”

    这个声音,在寂静的客厅内回响。

    卿一脸猛地被甩到一边,都被打蒙,大脑一片空白,嗡嗡作响,全然没了思考。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打。

    第一次。

    还是被甩了耳光。

    “你要气死我吗?”李琪不断深呼吸去控制自己的情绪,呵斥道,“你说要恋爱,好,我不管你,给你时间,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做出格的事情,去长点脑子,长脑子懂吗?”

    “上次甘语回来,说你倒贴,我和你爸也没说什么对吧,你喜欢,喜欢就可以没有脑子吗?现在呢,你做出这种事情,看看甘语现在的下场,男的出轨,被抓奸在床,带着孩子哭哭啼啼回娘家。”

    “你也给我来这一套是不是?”

    她着实是太气了,就这么一个女儿,若是这样,这辈子可就毁了。

    “好了,再说什么?先问清楚。”卿雄沉声打断。

    “你闭嘴,没你说话的份!我要教训教训这个不孝女。”李琪上前拉着卿一就往楼上走,阴沉着脸,“跟我上来。”

    卿一捂着半边脸,死咬着牙。

    卿雄挡住两人的路,皱着眉,“有事好好说,乱发什么脾气,有事就好好解决。”

    “你先别插嘴!”李琪绕过他,往上走。

    卿一被她拉到房内,关上门,李琪坐在床上,伸手捂脸,“你怎么这么傻啊?”

    她话语里充满疲惫,抬头道,“一一,你在干嘛?你知不知道公司都快保不住了?你的位置要保不住了,这时候发生任何丑闻,对你都是致命的。”

    “妈,什么意思?”卿一也没法再想其他,语气慌乱。

    公司不是一直好好的吗?

    “严方姿带回来一个儿子,你爷爷怀疑那是你爸的孩子,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家哪还有我们的位置,你现在不是让你爸失望吗?女孩本就是弱势,你又做出这种丢脸的事情,太让妈妈伤心了。”

    “疼吗?”李琪伸手,抚上她的脸,“这样让你爸愧疚点吧,听妈妈的话,这个孩子不能要。”

    她只有卿一这一个孩子啊,打在她身上,疼在她心底。

    身边之人她太清楚,卿雄很要面子,卿一不受点苦,他只会越看越不惯,到时候,卿一就会完全处于弱势,或许还会将一切拱手让人,让她怎么肯?

    人心啊,太深了。

    “什么孩子?”卿一红着眼眶,“妈,我没怀孕,你在乱说什么?”

    “什么?”李琪也愣住,“甘语今天回来,说你去妇产科检查,你还穿着板鞋,我问你说,你怎么没反应啊?”

    “常规检查。”卿一蹙着眉,“穿高跟鞋对腰有影响,我在公司天天穿,然后当然要少穿一点,不说这个事,爸知道吗?他什么反应?”

    李琪和卿雄是联姻的,而严方姿是卿雄之前很喜欢的女人。

    “还能什么反应?你爸不是一直盼着儿子吗?对你爷爷那边又愚孝,估计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李琪拉着脸,“你以为你姑姑们为什么对你好?还不是看着你是女孩,以后说不定能从公司捞点,现在觉得你爸有儿子了,说不定还怂恿。”

    她看着卿一微红的半边脸,愧疚心疼,“好好的为什么不解释?”

    卿一蹲在她面前,缩着脖子,“因为的确做了出格的事情。”

    李琪脸色又黑了。

    卿一将额头抵在她腿上,语气歉意,“是真的很喜欢林医生。”

    她爸妈感情她一直都看不透,知道这个结果,其实也算不上吃惊,但还是很伤心。

    李琪不断在深呼吸,有些无力开口,“一一啊,妈妈是护不住你的,到时候,我们只能被迫妥协,如果严方姿的儿子进来了,你觉得他们只会止步于这一步吗?”

    李家已经败落,而卿家还有各种亲戚,她们孤立无援。

    “妈妈不是不让你追求爱情,如果他只是对你好,不好了呢?你搭上的是你的一生,一步错,步步错。”李琪昂着头,眼底湿润,也没哭,但话语间满满的无奈。

    无奈,是真无奈。

    人活在世,还是得面对现实啊,在权衡最好的出路,很多时候别无选择还要面临选择。

    卿一站起来抱住她,她发现这个当她二十几年靠山的女人头发间已经有了银丝,一阵心酸,将下巴抵在她头顶,“如果爸爸不要我们,那我们也不要他了,林医生很好,他说他养得起我的。”

    李琪将她拉得稍微远了一点,看向她,“有手有脚都饿不死你,吃馒头也饿不死!”

    这话也能听的?

    关键过什么样的生活。

    “吃馒头养胃啊。”卿一看向她,看着李琪被她逗得一脸无奈,哭笑不得,继续道,“他不会委屈我的,而且,林家比我们家好,林医生很舍得的,比妈妈比我还舍得。”

    李琪:“…”

    看着她一脸不置信的神情,卿一挽上她的手,“真的啊,林医生就从来不会说我奢侈,反正他赚的钱花不完。”

    说这话其实是为了让李琪安心而且,但林嘉恒对她的确是舍得。

    “哪个林家?”李琪随口一问。

    “林浩的堂哥。”林嘉恒不在商场,现在是林浩接管,这个名字李琪一定知道,果真,对方眼底闪了闪,明显不可置信,上下瞄了瞄她,“你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

    她虽然知道是哪个林家了,但两家人的确是没有过多接触,也不处于一个水平面。

    “去医院看病,然后追求林医生了。”卿一本就没想隐瞒,实话实说。

    李琪:“…”

    “追了好久,林医生都不搭理我。”卿一抿了抿唇,说起来还有些委屈。

    “那在一起不是更委屈?”李琪看向她,“到时候欺负你妈妈怎么办?”

    现在这种情况,本就低人一层,以后还不知道发生什么。

    高攀也不是好事。

    “在一起了林医生就很顺我。”卿一给她一个安心的笑意,“林医生说最快年底结婚,但还没和你们商量过,本来打算过段时间让他来见你们的。”

    “见我就可以了。”李琪冷哼一声,“你安排最快的时间。”

    她倒是要看看什么样的男人能让自家女儿这么沦陷,说是林家人就是林家人?谁知道是不是?

    卿一:“…”

    卿雄在楼下急得团团转,又接到一通电话,挣扎犹豫之下,还是出门了。

    ------题外话------

    二更见。

    书名:《恶魔老公,求放过!》作者:潇清清

    简介:这是一个恶魔般冷酷无情却宠妻无度的霸气男主追妻史。

    *

    薄曜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温凉给娶了——

    新婚第一天说离婚。

    让她做饭,她炸厨房。

    见女人勾引他,不妒不忌转身就走。

    晚回家一分钟,直接门一锁,弃他在门外。

    看着围观的吃瓜群众,薄曜觉得他老脸都要被她丢尽了。

    后来——

    为了取悦她,他买下一座城的红色蔷薇。

    为了留住她,他让航空公司全部停运。

    为了救下她,他双膝跪地,皮开肉绽……

    他爱她爱到了极致,入骨入髓。

    有记者提问:“薄总,一个小小的设计师,凭什么能够入得了你的眼?”

    他看向怀里的娇妻道:“精神的契合很重要,**的契合更重要……”

    温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