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5: 亲子综艺进行时(三更)
    ,精彩小说免费!

    午睡不宜太长,一个小时后,靳绍煜便把小家伙叫起床。

    “爸爸…”小家伙被拉起来之后,迷迷糊糊,眯着眼,本来是坐着,唤了靳绍煜一声,直接往前趴了下去,立即闭上眼。

    靳绍煜找好衣服转身,看到那一团,眉头紧蹙起来,渐渐黑了脸。

    播出的时候,屏幕的右上角会插上一段小视频,这段视频来自温舒韵与靳绍煜上一次参加节目的片段。

    那也是一个午后,温舒韵被靳绍煜叫起来。

    同样的姿势,温舒韵眯眼坐着,看了看他,撅着嘴,柔声叫了一声,“阿煜。”,然后趁他不注意,也趴着睡觉了。

    小家伙神一样还原了妈妈的动作。

    靳绍煜的表情被放大,回放几次,网友笑得开怀。

    键盘侠:“哈哈哈,不愧是韵韵生出来的孩子,基因的力量好强大。”

    嘟嘟是我爱豆:“嘟嘟迷迷糊糊的样子好可爱,我好像抓过来啃一口啊啊啊啊啊。”

    南极北极:“已经被嘟嘟这个小家伙圈粉好久,不准备出坑。”

    靳氏夫妇是我最爱:“最喜欢的一家人,没有之一哈。”

    …

    靳绍煜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将小家伙抱起来,抱到洗手间,给他洗了个脸,这才精神许多。

    换上衣服,给他带上个帽子,穿好鞋。

    “爸爸,去哪?”小家伙看着自己准备出门的靳绍煜,开口询问着。

    “去医院。”靳绍煜接话。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似乎不太理解这个词。

    “背上。”他拿来一个小书包,小家伙听他的话,伸手出手,里面是他一些小东西,妈妈每次都会给他带上。

    开门之后,牵着他走出去,对着身后的镜头道,“长这么大,他很少生病,好像还不知道医院是打针的地方,今天带他去打预防针。”

    这算是解释。

    车上有儿童座椅,将小家伙放在去,开车去医院。

    小家伙似乎很喜欢坐车,看到怪蜀黍的坐上来,他一会看看窗外的车子,一会又看看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师,一副好奇的样子。

    有一次还伸手,想要摸摸这个庞大的机器,但又被固定在座椅上,镜头里就出现了一只白嫩嫩胖乎乎的手,还有小家伙天真的大萌眼。

    医院。

    靳绍煜抱着小家伙下车,从后门走进去。

    怕被认出来,他压低了小家伙的帽子,前往已经预约好的医生那。

    儿科。

    好些儿童在哭闹,许是坏境的渲染,小家伙抓着爸爸的衣服,也有些害怕,嘟着嘴,“爸爸,嘟嘟不喜欢。”

    靳绍煜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不喜欢这里。

    “一会你要打针,打针好了爸爸带你去超市,我们去买吃的。”靳绍煜难得这么哄他,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着。

    小家伙头摇成拨浪鼓,有些抗拒,“嘟嘟不打,不打。”

    不仅摇头,小手也左右摇晃,神情皱起来,带着害怕。

    “看来记忆里还是有点印象。”靳绍煜抱紧他,对着身后的摄像机无奈出口,“希望我一会不要慌张,之前几次都是韵韵抱着他,不让我抱。”

    “男子汉不怕打针,一会就好了。”他微微低头,对怀中的小家伙开口。

    听爸爸这么一说,小家伙眼底闪了闪,安静了一会,看来,男子汉这三个字对他影响还是比较大。

    不过一岁半的孩子由懂什么呢?

    儿科医生很耐心,哄了一会,护士将针拿了过来,小家伙看到之后,小小的脸色骤变,下一秒,“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动作幅度很大,抓着靳绍煜,“爸爸…呜呜呜…爸爸…呜呜呜呜…”

    哭得不能那叫一个惨烈。

    靳绍煜抓紧他,医生也没多犹豫,对着胳膊便打下去,两秒之后拔了出来。

    小家伙那个哭声,十分尖锐,尤其扎下去,本就有些疼,加上他害怕的心理,一下就哭得上期不接下气了。

    十分可怜。

    “好了好了,打好了。”靳绍煜还是很心疼,一边手按着伤口,一边手抱着他哄,“乖啊,打好了,过一会就不疼了。”

    “呜呜,爸爸…呜呜…”小家伙双眼通红,不断喊着他。

    靳绍煜心里头情绪涌起,抱起他轻哄,“不疼了,不疼了。”

    小家伙眼底含着泪,趴在他的肩膀上,不断吸气着,看着后面的怪蜀黍都没有兴趣了,有气无力抱着爸爸,他好疼的,好疼好疼。

    一副可伶巴巴的样子,隔着屏幕都让人觉得心疼。

    缓了一会,靳绍煜才带他去超市。

    小家伙忘事快,不疼之后就开始生龙活虎了,去超市看着那么多好吃的,他笑得很欢,手里拿着一包糖,看着怪蜀黍,被靳绍煜抱着的时候还伸过去,一本正经道,“我爸爸给你买。”

    印象里爸爸无所不能,可以给叔叔买零食。

    当然,在他小小的认知里,叔叔是爸爸的朋友,所以有好的东西应该和叔叔一起分享。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

    “叔叔不吃糖果。”靳绍煜接话,“你也不要吃太多糖果,小心牙坏了。”

    牙坏是什么?

    小家伙不懂,笑得更开,“不吃,给嘟嘟吃。”

    糖果越多越好。

    靳绍煜:“…”

    这个性子到底随了谁?

    来超市也没什么好买,主要是为了哄这个小家伙,买了一小包糖果,还有几瓶酸奶,便回家了。

    晚饭依旧是简单的几个菜。

    “靳永奕,多吃一点。”靳绍煜看着他没动的饭菜,眉头紧锁。

    “饱。”小家伙默默自己圆圆的肚子,笑嘻嘻着,“饱了。”

    靳绍煜看着被吃掉一大包的糖果,伸手扶额,他做了什么?

    还真是第一次和他这么相处,频繁出错,心底难免挫败。

    以往就算温舒韵不在,还有老两口,他只有晚上回来或者休息半天带带他,家里只有两人的时候是没有的,简直是一团糟。

    一大包糖果都给他了,小孩子根本没有控制欲,他刚刚怎么就忘了?

    “喝一小碗汤。”靳绍煜盛了一些,放在他面前,“要喝完。”

    小家伙看着面前的汤,又看看爸爸,小手捧了起来,小口小口喝着。

    “不能吃糖果,留着明天吃,吃多了肚子会疼。”靳绍煜板着脸对他开口,见小家伙点点头,神色才缓下来。

    “好,留给妈妈吃。”小家伙点着他的小脑袋,冲他笑。

    靳绍煜眉眼柔和看着他。

    晚间。

    他拨通了温舒韵的视频,说了几句之后,将手机递给小家伙。

    在床上,他看到妈妈好开心。

    快速爬到床头,拿出今天剩的糖果,放在镜头下,“麻麻…麻麻…糖果,吃…”

    温舒韵还在片场,看着他,浑身的疲惫减少了好些,“谁买的糖果?爸爸呢?”

    小脑袋点着头,伸出他的小肩膀,给妈妈解释,“嘟嘟疼,爸爸给嘟嘟买。”

    “爸爸带嘟嘟去打针了吗?”温舒韵还是能听懂他说的话,见他点头,她夸赞开口,“嘟嘟真棒,真勇敢,不过宝宝,晚上不能吃糖,牙会坏掉的。”

    “恩。”他笑着,“给妈妈吃。”

    温舒韵心暖,“要好好听爸爸话,不能惹爸爸生气,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了。”

    “不惹爸爸。”小家伙一脸认真,“爸爸爱嘟嘟,嘟嘟是乖宝宝。”

    小孩子情绪最敏感,也最能感受到真挚的爱意。

    闻言,温舒韵欣慰无比,看来父子两个相处得还不错,比她想象中要好很多。

    靳绍煜坐在一边看两人聊,小家伙端着脸色的样子,让他有些想笑。

    聊了好一会,这才放下手机。

    小家伙今天估计是累了,睡得很早,靳绍煜给温舒韵打去一个电话,那一头她在忙,也没聊多久,也便挂断了。

    给儿子盖好被子,靳绍煜这才开始收拾自己。

    洗个澡出来,继续处理工作。

    陶尚铭父子呢?

    晚餐还是吃外卖,这一次不让陶城自己点,就清淡了很多。

    陶城已经会自己洗澡,衣服也是自己拿,这样就省心不少,陶尚铭依旧坐着看体育比赛,等儿子洗澡出来,父子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一个看电视,一个玩平板,场面还算和谐吧。

    汤明辉也是早早就给自己和女儿煮好晚餐,吃的还是饺子,不过厨艺还算好,最起码汤彤柔不嫌弃。

    收拾好之后,这对父女已经上床要睡觉,汤明辉正在给女儿讲故事,汤彤柔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眼睛已经半眯。

    四个家庭之中,就属秦同天这对父子最能折腾。

    准确来说,是父亲不给力。

    秦同天似乎有种不服输的精神,晚餐还要自己折腾,这次煮的是面条,结果呢?

    水放太少,直接焦了。

    可伶的秦一馨又只能喝奶粉。

    不仅不会做饭,洗澡的时候也出岔子,小丫头的头发被他弄得一团糟,手上用劲也不知轻重,这不,扯疼了,女儿嚎嚎大哭,他手忙脚乱,一脸懊悔。

    将房子弄得一片狼藉,女儿也没照顾好,他脸上情绪难言,看着洗完澡独自玩耍的秦一馨,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第一天的节目录制结束。

    在接下来的剪辑中,剧组将把一些情节剪掉,挑选出一部分进行播出。

    录制是两天,明天还要接着录制。

    ——

    y市。

    “咔!”导演洪亮的声音传来,“收工,回去休息吧,明天所有人八点之前要到片场!”

    “好。”

    “明白。”

    “知道了。”

    …

    一阵阵回应传来,掺杂着欢愉,大伙迅速开始收拾东西。

    “温姐,先喝口水。”许欣儿把一个温水瓶递给温舒韵,笑着开口,“终于拍好了。”

    这一幕要取夜景,所以才拖到这个时候。

    “走吧。”温舒韵接过水瓶,周尘已经将车开过来,两人上了保姆车。

    “照这个进度,明晚就能回去,需要定明晚的机票吗?”周尘看向温舒韵,询问出声。

    “明晚?也行,麻烦尘哥在我家附近再订一间房,明天早上我才能回去,家里还有节目组。”温舒韵想了想说着,早点回去,她后天早上就能回来了,很想他们。

    “行。”周尘点头。

    酒店距离片场很近,没开几分钟便到了。

    停下车,不远处两个人的争吵声引起几人注意。

    “够了,我不想听,也不要再继续。”许瑶捂着耳朵摇头,语气恳求看着对面乔装打扮的人,“就算是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可以吗?你放过我。”

    她看着他,继续道,“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然后我们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好吗?”

    “我不同意。”席贤瑞直接拒绝,看向她,“你不是喜欢我吗?现在不是还喜欢吗?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也喜欢你,为什么要当做不认识?”

    许瑶背对着他,不断吸着气,这几个月来,两人一直在纠缠,准确还说,是他单方面纠缠,而她成承认,自己有写念旧情,缓了缓情绪,“我会慢慢忘记的,我求求你了,不要再这样。”

    她都快被他折腾疯。

    他说喜欢她,可是呢?根本就不知道她为什么分手,根本就不了解她,根本就不知道两人的问题所在,加之,两人间又太多的因素,她累了,真的累。

    许欣儿刚要打开门,温舒韵拉住她的手,压低声音,“等他们走再出去。”

    他们一旦下车,无论往哪边走都会被看到,上不上去打招呼都尴尬,不仅他们尴尬,那两人更是尴尬,所以只当没看到,一会再下去,以免双方心里有疙瘩。

    “也对。”周尘点点头,看向两人,“许瑶是在这附近拍戏,至于席贤瑞,不是在a市参加活动吗?看来经纪人有得头疼。”

    “两人是余情未了?”许欣儿也开始八卦起来。

    “这不是很正常?”周尘挑眉。

    “哦。”许欣儿也没多问,乖乖闭嘴。

    众人视线内。

    许瑶走到一边,席贤瑞连忙也跟上去,抓住她的手,“我们不闹了好不好?我向你道歉,诚心道歉。”

    这段时间,他试图讨好她,在网上经常询问她近况,很关心她,时不时打电话给她,可是效果甚微,加之,她和最新合作的陈委绯闻火热,他真的受不了了,控制不住自己要赶过来。

    “我说过了,不全是你的错,只能说我们都有问题,不合适吧,既然你要道歉,我也原谅,我也和你道歉,现在我可以走了吗?”许瑶将自己手抽出来,语气淡淡对他开口。

    “小瑶。”席贤瑞嘴角苦涩。

    她原谅他的行为,可是再也不接受他这个人,心底扎疼。

    “你也回去吧。”许瑶转身,往里走。

    对于他这种一味的认错,她其实有些麻木,本就已经原谅,她没有折腾自己的习惯,过去就让它过去,然后渐渐忘记,让时间去治愈,开启一段新的生活。

    没走两步,席贤瑞从身后抱住她,低着头,将头埋在她颈窝里,也没说话。

    许瑶身子僵住,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伸手推了推他,语气有点急,“你放开。”

    这是在外面,如果被狗仔拍到,到时候发生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了,席贤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稳重了?

    “不放!”背后之人闷闷说着,还有些赌气的成分,又沉默一会,继续道,“小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我们像以前一样,和以前一样好不好?”

    他能用的方法都用了。

    好像不管用,他很无措,很心慌,原本以为只是习惯她,后来发现不只是习惯这么简单,迫切想要回到两人之前的状态,可却把她推得越来越远。

    ------题外话------

    (~ ̄▽ ̄)~

    晚安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