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6: 风波正起(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许瑶也能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原本想要挣脱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眼底闪过一丝丝犹豫,但也只是那一瞬间,很快便恢复恢复,沉默一会,缓缓出声,“有些东西过了就是过了,我也没有要你补偿什么,本就是我们双方都有问题,你也不必觉得愧疚,各自以后的路还要走下去,所以…”

    “我不想听。”席贤瑞慌忙打断他的话,松开她,将她转过来,双手搭上她的肩膀,语气着急,“我知道我之前对不起你,我也一直在反省,你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行吗?”

    怎么可以过去?

    他觉得自己这里永远都过不过去了。

    这远远比温昕悦给他带来的情感还要强烈,对于上一段感情,他难受一段时间,想到对方对他的所作所为,很快就忘记,他不是没想放过自己,可这么久,许瑶的身影在脑海里不曾挥去。

    太痛苦了。

    一想到此生可能都不会再有联系,对他来说是致命的伤。

    看着他这幅样子,许瑶垂落在一遍的手垂落下来,深吸一口气,所幸是在夜里,他看不清她眼底复杂的情绪,平静出口,“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在一起了原本的问题还是会存在,我不想再走曾经的路,也想追求更好的幸福,更合适的人。”

    话音未落,席贤瑞不可置信看着她,眼底神色逐渐暗淡下来,“小瑶,你在说什么?”

    这些话怎么可能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她不是说过他是她遇到最好的人吗?不是说与他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吗?不是说希望两人一直一直走下去吗…

    难道这些都是骗他的?

    “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幸福的权利,我也想往上走。”许瑶脸色未变,继续开口。

    席贤瑞的手慢慢放下来,盯着她,似乎想好找出一丝丝破绽,可是没有,她很平静,比起他,没有一点情绪的波动。

    显得他就像个小丑一般,做的事情没人关心,似乎还有点不甘心,出言道,“往上走是什么意思?”

    追求更好幸福?

    意思就是他已经不是良人了?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许瑶接过话,说完之后也没看他,转身就走了,丢下一句话,“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现在还有班机。”

    席贤瑞紧珉唇,没有再追上去。

    曾经,温昕悦不是也嫌弃他地位不够高吗?好些女星也想往上走,甚至,不惜牺牲色相,做着龌龊之事,没有尊严,没人格,他以为她是不一样的。

    在这个圈子里,他见到太多太多这样事情。

    原来是他想多了,原来她根本不屑他,什么原谅,什么重新开始,他觉得自己所有做的一切,全部都在自取其辱。

    看着她头也不会离开,他咬紧牙,向相反方向离去。

    车内。

    “看来是又谈崩了。”周尘叹气。

    隔得远,听得当然不清楚,但看两人的动作,怕是不妙。

    温舒韵与许瑶还算熟,看到这一幕,眼底也在沉思,但没有接话。

    她一向不管对方这种私事,许瑶和席贤瑞的事情也是听说一点,尤其是上次《太子妃》拍摄的时候,两人好像还在纠缠,她还撞见过一次。

    具体是因为什么事呢?她也没问过。

    但许瑶承受很大压力她是知道的,瘦了很多。

    “女人啊,狠心起来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哄好的。”周尘摇头,像是在感慨说了一句,见席贤瑞开车离去之后,几人才下车。

    “你们男人也不是好东西好不?”许欣儿与他抬杠,“为什么需要哄?还不是你们做错事?尤其是直男癌的人!”

    “你在说梁伟吗?这些话你对他说去啊。”周尘切了一声,看着她,一字一顿强调,“我没有直男癌,请不要对我!”

    “…”许欣儿看着他对自己翘起的兰花指,默默止住声。

    “要我说啊,有些女人就是没事找事,梁特助一天到晚那么忙,还要哄人,哎哟,小作怡情大作可是伤感情。”周尘瞥了她一眼,自顾自往前走。

    “我没作!”许欣儿走上去,不断为自己辩解,在对方耳边开口,“没作就是没作!尘哥你可别乱说话!再乱说上次欠我的一顿小龙虾还我!”

    “嘿,不是说会a市还吗?现在地方哪里有卖?”周尘叉腰看着她。

    “那你还两顿。”

    “凭什么?”

    “就凭你现在不还…”

    两人的争吵声不断传来,温舒韵跟在身后摇摇头。

    她住在二十一层,一向习惯走楼梯上去,她走到楼梯口,开始爬楼梯。

    爬到三楼的时候,她看向楼梯口,有些怪。

    眼底疑惑,加快了上去的脚步。

    自从上次收到警告之后,查不出来谁,但她从来没有拒绝林家和靳绍煜给她安排的保护人员,都是在暗中保护,但她怎么觉得不是保护她的这些人?

    有种,被人惦记偷窥的感觉。

    心底警惕的大起,快步不断加快,拉开楼道的门,往电梯边走,按了电梯,刚要走进去,一边脚都已经踏进去,她有将脚拿出来,余光往后一看,此时电梯正有人走出来,人还不少,还有两个人也走过来正在等。

    她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转角,两个人乔装打扮的人被迷晕,被三个身姿矫健的人悄悄拖进一旁的房间,开始捆绑起来,门外,几个黑衣人快速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快速又回到温舒韵身边。

    没等一分钟,温舒韵看着电梯人越来越多,她又重新爬楼梯去了。

    她回到房间,还未关上门,突然听到一阵尖叫,有些疑惑,仔细一听的时候,什么都没听到,嘀咕一句,“我听错了?”

    刚说完,随手关上门,这下什么都没听到了。

    楼下,她刚刚要进的电梯发生事故。

    一死一伤。

    深夜。

    许瑶在床上辗转难眠,目光落到窗外,开始发呆。

    与罗娟交谈的话在她耳边想起,对方的每一个神情她都记得十分清楚,对于她眼神里的不屑和嘲讽,自然也深有体会,让她无地自容。

    那是与席贤瑞传绯闻一个月后,她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自称席贤瑞的母亲,想见她一面。

    约在高档餐厅,她特意挤出时间,去了之后,发现对方还与一个女子坐在那里,罗娟打扮还算贵气,但她还是感觉到一丝不友好。

    果不其然,对方看不上她。

    罗娟昂着下巴看她,直言出口道,“你还没我儿子有名呢,据我所知,好像也没什么家室,长得也不好看,这身高,我看你顶多一米六吧?太矮了,我媳妇最低身高也得一米六五,不然太影响基因了。”

    虽说她家不算上流,但也是家中独女,莫名其妙被这样嫌弃,自然也气,当场就笑眯眯对她说,“阿姨,你想多了,我和贤瑞早就分手了,不可能成为你媳妇的,所以一米六的媳妇你还是找得到的。”

    对方面色明显僵了一下,“分…分了啊。”

    她继续保持微笑,见对方眼神继续闪躲,接着抿了抿唇,强撑着表情,“分了更好啊,这样也懒得我当坏人拆散,好事,好事。”

    她旁边的女子扯了扯她,两人继续维持场面。

    当时,她心底冷笑。

    怎么?

    分了不高兴?难道是想看她如何讨好她们?

    刚坐下,连水都没喝一口,语气歉意出声,“阿姨,我这边还有事,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礼貌是到位的,可对方脸色却一阵青一阵白,她也知道这么做之后,与席贤瑞再无可能,可,谁没点脾气呢?再者,当时觉得和他的确没可能。

    现在…

    也没有吧。

    ——

    第二天。

    天未亮之时,温舒韵被靳绍煜的电话吵醒,对方语气着急。

    “怎么了?”她翻了个身,声线慵懒。

    那头不知道说了写什么,她一下清醒,而后又慢慢调整心情,“我爬楼梯…”

    话说到一把,她想起自己曾经一边脚踏入电梯,神情一下就僵住,浑身发冷,嘴唇泛白。

    “小韵?”靳绍煜那头也察觉到不对劲。

    好一会,温舒韵才缓过来,“在,突然想到一些事了,我没事,没走电梯,宝宝醒了吗?”

    今天还在录制,他应该在镜头底下,不是谈论这件事的时候。

    靳绍煜看了看床上,小家伙翻了个身,直接睡到被子顶上,胖乎乎的身子动了动,但眼睛没睁开,回答道,“没呢,准备叫醒他了。”

    “叫他起来吧,冲他冲奶粉喝。”温舒韵轻笑,“加油,好好和宝宝拉近感情,我也该起床了。”

    “好好照顾自己。”靳绍煜叮嘱,对方应下之后,他还是不放心,挂掉电话又发了一条短信,做好这些,才上前将小家伙叫起来。

    当然,一般都叫不起来,需要抱,就跟他妈妈撒娇的时候一样一样的。

    在镜头下,这对父子异常和谐,小家伙对爸爸的依赖逐渐加深,还会和爸爸卖萌,当然,靳绍煜还是给面子的,摸摸他的头,心平气和说上那么两句话,小家伙笑得很欢,天真的笑意最能打动人。

    ------题外话------

    一更九点半,二更下午两点,三更晚上八点,早安\(^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