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9: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二更)
    起身后,白皛皘往里面走去。

    走到其中一间包厢边,她放慢了脚步,慢慢贴近,听着里面的谈话声。

    包间内。

    乔立鸿将外衣脱下来,放在一边,看着对方的邹语,“不是说这段时间减少见面吗?你也知道,我可能被人盯上了,很危险。”

    “我心里着急啊。”邹语紧紧蹙着眉头,有些慌张看向他,“他叫我一起去参加乔郭的生日宴,我怎么能去?但也拒绝不了,而且,而且小凯最近很不对,他还是没有歇了心思,你说这可怎么办?这要不是…”

    她说不下去,眼底一直闪烁着,一颗心久久不能平静。

    “又没人认识你,怕什么?”乔立鸿看向她,宽慰出口。

    “你也知道…”邹语脱口而出,看向他锐利的眼眸,后面的话止住,紧咬着牙,“我,我还是害怕被认出来。”

    “不会。”乔立鸿语气笃定,“只要你能过心里这一关,肯定不会。”

    他都认不住来,更何况无关的人。

    邹语看向他,心底渐渐平静下来,“那,小凯那边呢?”

    这也是她最关心的事。

    “还是那句话,死了就没人惦记,你不用管,事情交给我就行。”乔立鸿语气淡淡,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听着,邹语浑身起了一个寒颤,但也没出声反驳,过了良久,问了一句,“能行吗?”

    这是犯法的。

    “不然还有更好的办法?”乔立鸿望向她,语气询问。

    对上他的眼,冰冷无情,邹语连忙别过眼,“我不知道。”

    但她知道,如果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下一个受到威胁的就是她自己。

    过了这么久平静的生活,她不希望被打扰。

    “既然如此,那我按我说的做。”乔立鸿收回视线,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不是说想过正常的生活吗?那就过好自己的生活,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邹语猛地抬头,看向他,手猛地握紧,手心掐出明显的月牙形,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

    乔立鸿似乎没不在意,端起察觉,小珉一口。

    她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我去一下厕所。”

    话落,站起身。

    白皛皘一听,眼底沉了沉,转身走了。

    果然,和她想得差不多。

    邹语去厕所之后,桌上的手机闪了闪,乔立鸿看了看紧关的门,将手机拿了过来。

    是密码锁屏,他试了一下,输入一段数字,直接解开,眼底闪过一丝光芒,“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看了一下,是欠费短信。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理,他打开相册,一路往下滑,目光落在几张相片上,点开,瞳孔猛地一缩,手上用力抓紧,珉紧唇,过了一会,神色又缓缓恢复平静。

    果真是忘不掉了,这些照片收集得很辛苦吧?

    将手机放回原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白皛皘回到窗边,何曼正在翻菜单,见她过来,摆了摆手,“来看看你想吃什么,我点好了。”

    她走过去坐下来,看了一看,随意一指,心情颇好,“就这个吧。”

    “好的,两位稍等。”服务员说完离去。

    “去个洗手间这么久?”何曼从手机里抬头,随口一问。

    “人有点多,排队。”她找了个借口,目光恰好又撞见邹语离开的背影,她双手抓着包,走得有些冲忙,现在大胆的猜测在她脑海里得到进一步的落实。

    看来,直觉还挺准。

    过了十分钟,乔立鸿也从里面出来,走向门口。

    警觉性倒是高。

    “这个不错。”何曼的声音将她思绪拉回来。

    “是吗?”她看过去,目光落在那一盘牛肉上,红艳的唇微勾,“我尝尝。”

    停车库内。

    乔立鸿坐在车上,对面大楼正在显示屏上正在放着温舒韵拍摄的口红广告,他眯了眯眼。

    原以为最好得手的一处,现在却难以下手,那么他还真要考虑换一个方向了。

    根除最好。

    ——

    邹语心情忐忑回到家门口,内心也一直在纠结,复杂无比。

    她知道乔立鸿想要做什么,害怕是有,可利己主义还是多一些,所以最终她还是选择无视。

    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江靖才坐在沙发上。

    “去哪了?”江靖才目光望向她,眼底泛起担忧,“你又不认识路,不是说出去要找个人陪着吗?一会把自己都能丢了。”

    邹语浅笑,心底缓缓放松,“不会,我去周围走走,认识路的,你小看我了。”

    “在家要是太无聊,可以个自己找点事情做,比如说报个班。”江靖才点头,也没细问,指了指桌上的礼盒,“明天晚上的宴会,礼服我让人拿过来了,你试一下吧,如果不合适还能小改。”

    “我知道。”她过去拿着礼盒,打开,里面是一件浅蓝的旗袍,一看还挺喜欢,“还挺好看。”

    “你觉得好看就行。”

    邹语轻笑,“但是人年纪大了,穿这个也没小姑娘好看了。”

    江靖才看着她摇摇头,宽慰道,“比同龄人年轻,你看我不是也老了?”

    她目光落在他脸上,眼角周围也有些明显,不如年轻的时候清瘦。

    对啊。

    他们都老了,一眨眼,就过去几十年。

    邹语抓着旗袍,语气回忆,“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雨天,在校门口大门,你衬衫被雨淋湿,头发也是,全是水滴,手里拿着几本书,被你抱在怀里护着,我当时就在想,要是我就把书放在头上遮雨,这人肯定是书呆子。”

    说着,她嘴角上扬。

    “是吗?我不记得了。”江靖才拧眉。

    邹语眸光瞬间黯淡,挤出一抹笑,将旗袍拿出来,“我先去试试。”

    “恩。”

    ------题外话------

    最近写得冬季也有些乱,卡文,就像打了一个死结,我不知道如何进行下去,看着电脑就发呆,写这篇文的时候啊,困难最多,思路跟不上,怕崩怕毁,慢慢更吧,慢慢理思路,想了想,从去年二月到今年,没有断更过一天,码字就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忙碌又充实,痛苦与快乐并存,但冬季好像很久没看书了,有时候脑子是空的,没有学习,没有进步,这才是让我最恐惧的。

    今天两更都比较少,希望你们也不用过多去在意字数,没剧情水文也没意思,捂脸(*/w\*)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