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9: 我看你最近是无法无天了是吧?
    “你说什么?”温文杰先愣了一下,而后睁大眼睛,看向冯琳,后者也一脸迷茫,连忙看了一下温老太太抱的孩子,又看了看李国昭,急得声音尖锐,“你在做什么梦?这分明是我儿子!”

    看见她神情,温文杰还未松一口气,结果又听李国昭说:“对,是我和你的儿子!”

    温老太太也一脸震惊看着冯琳,又看了看怀中的孩子,阴下脸,怒不可遏:“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警察看着,也是一脸看奇葩的神情,这样的案件倒是第一次见,若说真的是亲生父亲带走,那么案件又复杂了很多。

    “我不知道他在胡言乱语什么。”冯琳看向李国昭,恶狠狠道,“谁让你这么说的?这怎么可能是你儿子?你是不是有精神病?我建议你去看精神医生!”

    笑话!

    这个孩子是她和温文杰的,和李国昭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她还要放着温家少奶奶不做,去和一个园丁苟合?又老又丑又没钱,她脑子是有坑吧?

    “这就是我儿子,我要带他回老家!”李国昭嘴巴笨拙,说不过她,不断在重复着。

    “你背着我做了什么?”温文杰将牙齿咬得咯噔响,冯琳想要拉着他解释,对方没等她说话,反手就是一个巴掌,重重打了过去。

    冯琳踉跄几步,只觉得右脸发疼,耳边嗡嗡嗡作响,整个人都蒙了一下,哭喊着看向他,“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文杰,你要相信我,我没有。”

    “你说,怎么回事?”温文杰青筋暴跳,冲李国昭说着,“我告诉你,要是你撒谎,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给我老老实实地交代!”

    疼到心坎的儿子不是他的?这让他如何接受?冯琳这个女人若是没背着他做一些不遵守妇道的事,李国昭为什么会这么说?又为什么会把孩子偷走?

    都被抓来这,李国昭还有什么好怕的?不过到底是一辈子都当了唯唯诺诺之人,他自然没有温文杰的气场,努力抬起头,稳住声音道:“就是我儿子,按照时间推算,就是我的,我…我验过亲子鉴定了!”

    说着,从一旁的包里拿去一份鉴定。

    温文杰的脸布满乌云,接过来扫了一眼,看向冯琳的眼光简直要将她千刀万剐,气得手抖,但理智还是有的,他冷笑,“我怎么相信你?功夫做得还挺全,以为这样就能把孩子拐走了?”

    “不信你可以重新再做一份!”李国昭又接话,一点都不心虚。

    其实这份鉴定报告是温昕悦给他的,但对方保证结果准确,而且,也没必要骗他。

    此言一出,冯琳心底有了不好的预感,眼神更是闪躲飘虚起来,她记得有一次,她喝醉酒了,然后隐隐感觉床上之人不是温文杰,因为感觉不像,但后来想想,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也就没多心,现在看来…

    她这幅样子,自然落在温家两人眼底,温老太太向来是个暴脾气,当场是开骂,“好啊,你这个狐狸精,到底背着文杰做了什么?我就说你不是个好东西,如果是真的,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话落,看着怀中的孩子,一脸厌烦,直接扔到冯琳怀里,黑着脸,若不是警察制止,她肯定恨恨教训一下这个贱人!

    温文杰此时心底怒火滔天,但他还算有理智,直接去做了亲子鉴定。

    冯琳抱着儿子,内心忐忑,冷汗不断往下流,跪求着老天。

    不可能,命运怎么会给她开这样的玩笑呢?且不说李国昭条件如何,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去和别人苟合,拼尽力气才加入温家,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卷入漩涡?

    ——

    深夜。

    外面电闪雷鸣,淅淅沥沥下着大雨,温舒韵接着徐轻芮的电话,没说两句,便匆匆挂断,像是受惊般将手机丢到一边,钻进被窝。

    笑嘻嘻又爬在靳绍煜身上,昂着头,蹭了蹭他下巴,又软绵绵抱住他。

    对方将书放下,垂眸看着他,也没说话。

    温舒韵也不急,眨巴眨巴眼睛,声线酥糯:“阿煜,我跟你商量个事好不好?”

    “不好。”他直接拒绝,“赶紧睡觉,想你都别想了,赶紧把违约金赔了,或者从云影艺人选一个去,谁都行!”

    “…”她扭动了两下身子,“可是我已经答应下来了。”

    想来刚刚说话已经被他听到,虽想到他很可能不同意,但还是想争取一下,她的大部分代言已经推掉,但这个真的推不掉,关爱基金会的宣传马上就要开始,徐轻芮也说要不就换人,可是…

    “我看你最近是无法无天了是吧?”靳绍煜沉着脸,抱着她坐起来,“你知不知道你还揣着个小的?那是去山区,你以为去玩吗?”

    温舒韵拉着脑袋,“可是,可是…我想去啊。”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准妈妈的缘故,她觉得没有父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特别可怜,她想要去做形象大使,希望能给他们带来帮助。

    或许别人也可以做得很好,但她想自己去做。

    眼下,怀孕恰恰是她最好的优势。

    靳绍煜扶额,瞥了一眼她,将她抱到一边,直接又躺下,整个人背对着,闭上眼,一句话也没回答。

    明显生气的行为让温舒韵无措,紧接着她也睡下来,从背后环住他,娇娇唤了一声,“阿煜?”

    对方没理。

    她只能继续道:“我觉得宝宝到来很不容易,所以,我们应该多为他积点德对不对?”

    或许之前她不相信因果轮回,现在她信。

    靳绍煜没理。

    “我…”

    “温舒韵,你最好给我闭嘴。”

    她还未说完,他冷冷的语气传来,掺杂着警告,紧接着又道:“在我没修理你之前,给我收住了。”

    跟他闹呢?

    怀着孕去深山?一去还是几天,交通不便的山沟沟,若是出了什么事,怎么赶过去?这个小女人是存心来气他的吧?

    “凶我。”温舒韵委屈嘟囔着。

    “我看你欠打。”他这次非但没哄,气压又降低了一些,语气都带着咬牙切齿。

    “那你打我。”她说着往前凑,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靳绍煜满头黑线,电话的声音有响起来,没人理,可那头却不依不饶,不断打着,响了半天,温舒韵这才意识不是靳绍煜的手机,是她手机响了,扭头看过去。

    现在雨也差不多停了,雷声也没听到了,她这才走过去,一看是冯琳,有点不想接,奈何电话一直打着,她疑惑起来,平日里,对方根本没这个好的耐性。

    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话还未说话,那头已经嚎嚎大哭起来,带着哭腔喊着,“小韵,你快来救救妈妈,小韵…”

    她着急的声音加上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温舒韵猛地一颤,忍不住出口问:“你怎么了?”

    ------题外话------

    饶了脖子还没好的冬季,最近实在抽不开身,每天都特别焦虑,我的头发又要开始掉了,(╥╯^╰╥)

    推荐好友冰浴雪魅的文,二次pk求支持《豪门绝宠:至尊毒医妻》

    林轻狂m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名门千金,嚣张肆意,腹黑无比。

    一场设计,再次睁眼。

    成为了生父母不详的水家养女,表面纨绔不羁,内里阴你到底。

    都说水家出废柴,水大小姐更是一个草包。

    what?

    商业龙头是她男闺蜜,政界大佬是她拜把子兄弟,励志去军界来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一手银针,起死回生。

    一身毒术,杀人无形。

    这样的废物你确定惹得起?

    ps:本文是集重生、复仇、腹黑、逆袭、医术、美男、萌宠于一体的双洁文,简介无能,请各位仙女移驾正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