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 这就是她妈,亲妈!
    温老太太的话语相当不客气。

    听着,冯琳脸色也僵了,难堪至极,支支吾吾干着急,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侧脸看向温舒韵的时候,拉着脸,眼底尽是责怪。

    “今天有些低烧,所以有些不舒服,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温舒韵说话的声音很小,低眉顺眼。

    众人也没什么怀疑,自小她性子就怯懦胆小,说话更是细声,所以没什么存在感。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温文杰皱着眉出言,看着低头的她,抿了抿唇,“现在爸爸带你去医院看看?”

    说着也便起身,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对方这副样子让他内心的那点父爱升起。

    闻言,温老太太一下就黑了脸,冯琳望见,连忙摇头,拉着温舒扯出一抹笑,连忙拒绝道:“不用不用,她就是有些低烧,下午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叫她买点药吃了,现在也退了,去上去休息一下就好。”

    温舒韵眼眸沉了沉,心底酸涩难当。

    她发烧的理由是编的。

    “那就上去休息。”温老太太大发慈悲发了话。

    冯琳点点头,看向温昕悦,笑容可掬,声音轻柔,“小悦,妈先带小韵上去休息,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妈做了你最喜欢的糖醋鱼,多吃点啊。”

    “小韵,好好休息。”温昕悦看着温舒韵,叮嘱着,语调亲切,像个无比关心妹妹的尽职姐姐。

    温舒韵的手不自觉就攥紧了,点点头,而后便被冯琳拉了上去,步伐还有些急。

    目送两人离去的身影,温昕悦收回视线之时,嘴角泛起一抹嗤笑。

    跳梁小丑的两人。

    温文杰倒是依旧蹙着眉,但什么话也没说,温老太太看着他这副样子,讥诮出言,极其不满,“一点轻烧就受不了了?刚刚冯琳不是说吃过药已经退了吗?小悦高烧三十九度还在片场,瞧瞧把这性子养成什么样子!”

    “不是这块料,还偏往娱乐圈走,这都混了多久了?还科班出身,幸好没有曝光是我们温家的人,不然这脸都丢到哪里去了?”

    “妈。”温文杰唤了一声,“别说这事了,她喜欢就做吧,又不需要她赚钱养家。”

    考上电影大学有什么办法?

    就当兴趣爱好,到了一定年龄便嫁人就是。

    “是不需要。”温老太太阴阳怪气说着,又道,“混不出头,天天还抛头露面,丢的还不是我们温家的脸?”

    “她要是能像小悦一样懂事能干,我绝对不干涉!”

    温昕悦才二十四岁,已经是当红小花旦,在圈内具有一定的名气,善良懂事,饰演一部又一部大投资的大片,都是女一的角色。

    温家出面顶着,远离那些潜规则,风评是极好的。

    “奶奶。”温昕悦拉了一下她,笑着劝道,“演戏这个主要是兴趣爱好,小韵要是想,就让她一直演下去好了,有机会的话我会帮她一下。”

    “胡闹!”温老太太轻斥了一声,“怎么帮她?告诉别人她的身份吗?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不行,奶奶不同意!”

    “什么兴趣爱好?我看她永远也混不出头!”她不以为然说着,眯着眼看向温文杰,“这件事妈做主了,马上让她退出来,老老实实去找份工作!要是找不到的话,去分公司待着,给她安排个空闲的职位。”

    话语不容拒绝。

    温文杰想说点什么,看着她的脸色,叹了一口,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

    温昕悦听着,眼神闪过一抹极快的得意,温舒韵就一辈子被她踩在脚底下吧,永远都没有出头的那一天!

    紧接着,三人吃起饭来。

    楼上。

    冯琳将温舒韵拉回房间。

    开门、关门,松开她的手。

    下一秒,冯琳手覆上她的额头,还未放稳,很快便移开。

    “这烧不是退了吗?”话语间,皆是不悦,丝毫没有一点刚刚温婉。

    “妈不是知道我退了吗?下午还叮嘱我吃药。”水光潋滟的眸子看着冯琳,似乎还带着一点讽刺。

    她愣了一小下,眼底闪烁着,声音倒是轻了两分,“你姐这次拍戏都生病了,妈忙活了一天,这一家人好好吃饭就行了,你忍一下,现在弄得奶奶又不高兴。”

    温舒韵心底冷笑一声,她还是带着埋怨,坏了她讨好楼下三人的机会。

    这就是她妈,亲妈!

    看不透温舒韵古怪的神情,冯琳看了看她,干脆道:“既然不舒服,那就睡吧,一会妈让佣人给你送点吃的上来。”

    “是不是姐姐生病,妈就会一直守着她,亲自给她做吃的?”温舒韵倏然发问,清透的眸子还一直看着她,冯琳对上时,怔了怔。

    一时间,忘记回答。

    温舒韵仿佛已经知道答案,嘴角微微扬起,转了身,清淡的声线传来,“我知道了,妈你出去吧,我不饿。”

    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不甘心。

    冯琳隐隐明白她的意思,有些心虚,刚想出口,又想到楼下的几人,应了一声,出了门。

    “啪。”一声,房门就关上了。

    温舒韵没有换衣服,将自己缩在被子里,卷曲着身子,环抱自己,想以此获得一些安全感。

    目光落向不远处的衣柜上,思绪放空着。

    她房间的装饰比起温昕悦,应该算朴素,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化妆台外加一个书架,便是她这件房的全部,比客房多了一个书架,可她温家的二小姐。

    不对,只是外人觉得她是二小姐,她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今天早上醒来,脑子一片迷茫,回到家也是混混沌沌,她将手放在小腹上,鼻子突然就酸了,眼眶通红,一滴泪从眼角滑落,捂嘴自己的唇,单薄的肩膀颤抖着,视线渐渐模糊,不一会,便已经泪流满面。

    脑海里,那一波又一波的记忆袭来,每一个字眼都深深刺痛她的心,恍如刀割般痛彻心扉。

    被子底下,纤细的手紧紧握着拳,用力到指尖泛白,她一定一定不会让温昕悦有任何机会!一定!

    ------题外话------

    冒个泡,嘿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