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 想把我脸都丢光吗?
    翌日清晨。

    天还未全亮,温舒韵生物钟已响起,看了一眼时间。

    此时是早上六点,九点要到片场,现在起床足够她给自己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餐。

    空隙之余,她打开微博,想要看看今天是否有靳绍煜的讯息。

    随意瞄了一眼,原本她只有几百人的粉丝倏然升到了好几万,心底咯噔一下,连忙打开热搜。

    “新人温舒韵迅速上位,是演技过关还是床技过关?”

    “《阴阳相隔》女主确定,竟是新人?”

    “某姓w新人耍大牌,据说有后台?”

    “温舒韵是谁?背后的金主是谁?”

    …

    一系列的字眼映入她眼帘,让她面色惨白,指尖不断颤抖着。

    她微博下面的评论自然更是不堪入目。

    靳影帝家的小公举:“我家靳影帝据说没参演《阴阳相隔》,肯定是被这个女的恶心到了,什么玩意,十八线明星都不算吧?最讨厌这些妖媚**!不换人,我死都不会去看!祝票房是零!”

    靳影帝家的小枕头:“我家影帝什么身份,她配吗?靠这种手段拿到角色,这种人永远红不起来!混吃等死吧!”

    温昕悦全国粉丝后援团:“呵呵哒,都是姓温,差别怎么就这么大?我来刷下存在感,不是我家小悦悦哟。”

    天蓝蓝:“温舒韵是谁?好手段。”

    …

    下面的评论更过分嚣张,温舒韵深刻地体会到网络暴力。

    还未等心情平复,电话响起。

    “喂?”听着那边的话,眼神逐渐暗淡了下去,嘴角苦涩,无力出声,“好,我知道了,谢谢。”

    挂完电话,瘫坐在床上。

    鼻头有些发酸,眼眶微涨,纤细的手指用力攥紧,眼底的水光渐渐退去,变得清亮坚定。

    她唯一能想到的人,便是温昕悦。

    对方就这么等不及了吗?

    在这节骨眼,徐可睿将她的角色搁浅也是人之常情,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往风浪上凑,不取消算是对她还算看好。

    深吸一口气,打了一个电话,得到那边的回复,沉重的心情松了些许。

    黎斌将她的试镜改到今天中午,简单打扮了一下,便出了门。

    《那年夏天我和你》是一部青春片,校园时代,自然是越青春活力越好,自然是不能浓妆艳抹。

    ——

    “星源那边没有公关处理,看来是准备弃棋了。”刘成俊坐在办公椅上,手臂抵着桌面,看着往上铺天盖地的辱骂。

    迎来各方的粉丝,年龄又相对较小,所以说的话也就难听了许多。

    话落,靳绍煜没丝毫动静,他疑惑,看过去,又询问道:“你不打算管管?这可是名声问题呢。”

    明星是公众人物,若是背了这个黑点,可是要背一辈子。

    空气有一瞬间的静默,靳绍煜紧抿薄唇,坐得笔直,一声不吭。

    许久,清凉的声线传来,“趁这次机会,把人挖过来,不用给特殊待遇。”

    “哎,你这人…”刘成俊又想不通了,看着样子,明显是对温舒韵有意思,又要他开条件不要太优厚,这是想温水炖青蛙?

    他真就猜不透靳绍煜的心理了。

    不过,这疑惑自然是没得到解答。

    靳绍煜坐得端正,一动不动坐了几个小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成俊开完会回来,见对方还在,刚要开口说话,回见他抬腕看了下时间,起身离去。

    他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的背影一脸懵。

    另一边。

    试镜已结束。

    黎斌自然是满意,由于受刘成俊叮嘱过,温舒韵还未与星源解约,现在签订合同只会徒增麻烦,只能说道:“合同方面再细谈,回去好好准备吧。”

    温舒韵微微鞠躬,声线倏然有了些哽咽,“谢谢。”

    她好似就只有孤军一人,也只有此时,冷暖自知。

    黎斌向来是个不会表达之人,网上那件事也是知道的,摆摆手,说了一句,“好好演。”

    她郑重点点头,我离开之后,一路下楼。

    边走着,眼睛还瞄着“云影”的坏境,前世她没注意到有这家公司,名气应该不是很大,但之后有了黎斌,还有即将拍摄的电影宣传,应该很快就会有知名度。

    坏境还算不错,没有懒散现象,“星源”知名度算高,但其实内部腐烂,想何芳娜一样的经纪人,不在少数。

    接下来她要怎么办?

    正想着,拐弯。

    “碰!”

    **相撞。

    疼痛刺激泪腺,她捂着额头,眼眶里泛起泪花,率先开口,“对不起,对不起…”

    对方没出声,疑惑抬头。

    靳绍煜沉着脸,一眼不发,她先是愣住,眼睛水润润看着他,后不知所措,呢喃了一句,“前辈…”

    不知怎么地,他的视线就落在她水嫩樱红的唇上,眼底闪了闪,身下一阵紧绷,嘴上出口却冰冷,“没看路吗?”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抱歉。”她快速出口,将错全揽到自己身上。

    靳绍煜又被一噎,胸口升起一股闷气,干脆绕过她往前走。

    这副样子,在温舒韵看来,便是不屑理会,她垂下眼眸,黯淡了起来,刚刚升起的那点欢喜如同被浇灭得一点不剩。

    她再一次清楚的认识,两人身份的不同。

    未等她思绪平静,下一秒,手机响起。

    刚接,冯琳气愤压低的声线传来,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她的滔天怒火与责怪,“温舒韵,现在,马上,立刻,给我滚回来!”

    “妈…”心底知晓是为什么,也酸涩得厉害。

    网上的事,应是深夜发生的,直到现在,公司与经纪人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明显是要放弃她了,家与母亲,原本应是她唯一庇护的港湾,可现在…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怎么这么不要脸?想把我脸都丢光吗?”冯琳破口大骂,“如果还知道我是你妈,马上回来,听见没有?”

    没有安慰,甚至没有询问,一口咬定她的罪名。

    陌生人都可以对她信任,家人,为何凉薄至此?

    温舒韵浑身发冷,但想到那个冰冷刺骨的家,却不想再次懦弱下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