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1: 阿煜你别走,我难受
    靳绍煜喉结耸动了两下,什么话都没说。

    抓着他的外套,属于他的气息钻入鼻孔,让她贪恋,余光偷偷瞥向他,见他正目视前方,开着车。

    再无多余情绪。

    温舒韵鼓起勇气,她还是抱着一丝期待,低声询问道,“前辈,你怎么会在这?”

    话出口,心跳开始加快,抓住他外套的手紧紧攥了攥,假装往上拉,低着头,眼神胡乱瞟着,紧张不安。

    她记得他的家与这里是相反的方向,而且路程不近。

    “去见给客户。”他淡淡回答,侧身又问,“去哪?我送你过去。”

    闻言,温舒韵脸色僵了僵,心底升起的期待倏然被狠狠浇灭,连一缕烟都不再冒。

    她以为他认识她。

    “酒店?”他薄凉的声线在逼仄的车厢继续响起,剑眉还挑了挑,眼神平静。

    “我…我…没带钱。”她咬了咬下唇,低垂着眉眼,说得极其难为情。

    靳绍煜一愣,似想不到她会这么做,动了动嘴唇,却什么话也没说。

    温舒韵心也跟着忐忑了一路,车停在他家,心没松懈,反而又悬了起来。

    她又该找什么样的借口?他会不会以为她是很随意的女人,还会不会对她喜欢?

    在她胡思乱想,未开口前,他开口出言:“这是我家,借你住一晚。”下车之前,瞥了一眼她,眼底毫无波澜起伏,丢下一句,“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没兴趣,外套不用还了,我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

    喜悦还未涌上,又被无情打灭。

    她惨白着脸,没有一丝血色,浑身颤抖,从车上下来,像被浇湿的落汤鸡,站在一边,楚楚可怜,心底更是酸涩难掩。

    委屈积攒一肚子,偏生缺了一个发泄的理由。

    再次抬眼,他已走远,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熟知他的性子,知晓这不是他对待陌生人的态度,抱着他还会喜欢自己的想法,暗暗观察,却什么也没发现,她越发失望无力。

    进了门,靳绍煜看了一眼她,语气不咸不淡,“二楼的右边和三楼都是客房,你选一间住,过了十点不要发出声音,我不喜欢听到任何的嘈杂声。”

    她点头如捣蒜,连忙出口,“我住二楼右边第一间。”

    那里离他房间最近。

    “随你。”他尾音未消,大跨步往楼上走去。

    望着他高挑颀长的背影,她失神了。

    这般举动,倒真像是对陌生人的施舍,也让她心底发冷,不知所措。

    楼上。

    进入房间的靳绍煜绷紧的神经才倏然松下。

    坐在床上,眼底复杂的神情闪现着。

    恨她吗?

    扪心自问,他一直觉得是有。

    真正见到时,除了嘴上挤出那几句牵强的话,心底更多的是心疼,却又很固执,不甘心来自于哪?

    他不知道。

    哪里是去见谁,不过是看到网上的消息,再联想到她那个家庭,会议结束后匆匆赶去罢了。

    越想越烦躁,揉了揉头,干脆收起思绪,拿着衣物往浴室走去。

    再次出来之时,已是一个小时之后。

    又花了两个小时处理公务,恰好十点,往后一靠,闭着眼,脑海便又开始胡思乱想。

    她怎么样了?在做什么?睡了吗?

    最在乎的,莫过于今天是否又受了委屈。

    逆来顺受的性子,这次怕也是抗争了,对她来说,实属难得。

    前一世,那个家庭他的确是不清楚,也从未听她说过。

    在心底纠结了数百下,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不断说服自己,这里是他的家,去哪是他的自由,难道她还会管不成?

    他站在门外,细细听着声响。

    一片安静。

    睡着了?

    他知道她有早睡的习惯。

    想着,又憋起一股闷气,居然敢给他睡着了!

    伸手便打开门。

    温舒韵平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黑发垂在一边,紧闭双眼,略微发肿,粉嫩莹润的双唇有些干裂苍白,脸上还有些泛红。

    第一时间,靳绍煜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上前将手一伸,放在她额间,一阵滚烫。

    他瞳孔猛然一缩,手探向别处,她浑身都发烫不已,剑眉狠狠蹙起,布满焦虑,脱口而出唤着她,“小韵…小韵…”

    已经烧得迷糊,她像是听不到一般。

    靳绍煜拿来温度计,给她测了一下。

    39。7度。

    高烧。

    幸好家里备有退烧药,他又倒了温水,将她扶了起来,声音都忍不住柔了又柔,“你发烧了,起来把药吃了。”

    “小韵。”

    他叫了好几声之后,她才迷迷糊糊睁开眼。

    头昏昏沉沉,第一眼便看见他,瘪着嘴,眼泪哗啦啦就开始流,跟不要钱似的。

    靳绍煜怔了怔,他十分清楚,温舒韵长得一副柔软温顺的模样,实则她自尊心强得很,习惯用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鲜少见她落泪,就连两人最后一次争执,也没有见到,他有时候还挺讨厌她的死扛。

    未等他回话,她整个人就扑上来,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死死拽着,抽噎着,断断续续道:“阿煜,你别不理我,你别不理我…”

    力气之大,靳绍煜晃了晃身子,这才稳住。

    她身体温度很高,烧得糊涂,哪还有神智可言。

    “先把药吃了。”他终是心软了,语调劝哄着。

    温舒韵使劲摇头,紧紧抱着,恨不得将自己揉在他身体里,永远不分开。

    他耐着性子,好言相劝,对方无动于衷。

    “温舒韵,我给你三秒钟,起来把药吃了。”他脸色板正,沉声出言,放在她背上的手也垂了下来,周围气压倏然下降。

    见她没动作,他从唇齿间溢出一个字,“一。”

    她身子僵了僵。

    声线拔高一度,“二。”

    她从他怀里出来,不敢再多任性,一双清澈的美眸望着他,泪花闪烁,一脸无辜茫然。

    大手覆上她额头,他皱着眉,“事情我以后跟你算账,先把药吃了,不退烧我把你扔医院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表情太凶狠了些,温舒韵缩了缩脖子,乖巧点点头。

    “张嘴。”

    她看着他,目不转睛,听他说话,红唇微张起来,喂了一粒退烧药,又将水喂了给她,吞下之后,他又喂了一口水。

    喂下之后,靳绍煜将水杯往旁边一放,还待在他怀里的人又狠狠缠上来,带着哭腔,“阿煜你别走,我难受。”

    “哪难受?”

    怒气是半分都没有了,扳起她的肩膀,两人对视,眉宇间皆是担忧,再次询问,“哪里难受?”

    她一脸委屈,抓住他的手,拉到自己的左胸前,红着眼眶,水光闪闪,扁着嘴,“这里难受,疼。”

    她穿着单薄的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手心的柔软让他顿时石化,偏生,她一脸毫不知情的样子,半响之后,放下他的手,又往怀里钻。

    靳绍煜深深吸了好几口气,重新抬手,环抱住她娇软的身躯,如同之前一样哄着她入睡。

    应是药效发作,她没多久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不知道是她缠得够紧,还是他舍不得放下,抱了很久很久。

    感受到她体温有些降了,摸了摸额头,又将脸颊贴了上去,感受体温,发觉的确是降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慢慢将她放在床上。

    白净嫩滑的脸还是有些泛红,粉唇紧抿,纤长的睫毛有些湿润…

    望着她,他眼神沉了沉。

    ------题外话------

    这段撒狗狼了吗?嘿嘿(~ ̄▽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