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3: 你装了这么多年,不累吗?
    “什么事?”他双手环胸,往后一靠,狭长的眉眼望着她。

    这副放荡不羁的模样,很难让人想到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完全与温舒韵料想的不一样,她抿了抿唇,干脆道:“刘总,网上发生的事情我想您知道了,我与黎斌导演确实是清白的,您也很清楚。”话落,她顿了顿,又开口,“此次前来,有想来贵公司的意向,不知刘总觉得如何?”

    虽从她踏进这里,刘成俊就已经猜到她的想法,但还是有些惊讶。

    前些年,若不是温顺的性子,不懂趋炎附势,也不至于不温不火,眼下却学会主动出击了,大多数艺人遇到这种情况,多半公司或经纪人出面,慌乱到不行,她如此镇定自保,性子绝对不像外表这般简单。

    “若是有幸与贵公司合作黎斌导演的两部电影,我愿意再减少百分之二十的片酬。”她淡定从容,继续道。

    商人重利,没有白谈的合作,交易确立在双方等同的交换条件上。

    这点她清楚,让出的片酬,足以支付星源的违约金,毕竟合同只剩一年了,她现在就是没有,所以才想到的办法。

    刘成俊轻笑了下,略带邪魅,“可以。”

    答应之快,让温舒韵措手不及,一时没反应过来。

    “后悔了?”见她如此,刘成俊语气越发魅惑,说话时挑了挑眉。

    “没有没有。”她连忙摇头,收回思绪,歉意道,“刚刚在想些问题,不好意思。”

    “我叫助理进来商讨具体的细节。”他可不负责谈判条件这些事,靳绍煜特意吩咐了,不走后门,那就别怪他趁火打劫。

    说实话,温舒韵现在的身价,还真不高。

    “恩,好。”她点头。

    从云影出来,已经两个小时后。

    对于后期的她来说,这样的条件略显刻薄,但对于现在,她已经知足。

    谁都没有白赔的买卖,她处于这样的境地,要是开的条件还优厚,她才不会签,绝对有陷阱,这样反倒松了一口气。

    刚走不远,电话响起。

    “温舒韵!死哪去了?”何芳娜呵斥的声音不断传来,“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知道吗?马上给我滚来公司!”

    “知道了。”淡淡应了一声,她挂掉了电话。

    “你!”何芳娜在另一边气得面色铁青,看着她挂了电话,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温舒韵简直是越来越过分了!

    还真当自己是根葱?

    何芳娜气了大半个小时,对方才过来,看到她的第一眼,一股气又涌上来,指着鼻子便大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在网上你都快被骂烂了,这烂摊子我还得给你收拾!”

    “别让我和你一起丢脸,你不要脸我还要!”

    “你给我收拾了吗?”温舒韵平静望向她,眼底毫无波澜起伏。

    何芳娜被一噎,声色俱厉道,“我是你的经纪人,我不给你收拾谁给你收拾!简直可笑!”

    “昨晚事情发生到现在,我没有看到你,或者公司的公关手段,这也很可笑。”温舒韵笔直站着,缓缓吐出这句话,心底冷笑一声。

    当她傻吗?

    以为她要一直隐忍下去,当个软柿子?

    何芳娜懵了,没想到她这么直白就说出来,更诧异于她的冷静,总觉得不太对劲。

    星源最不缺的即使艺人,僧多粥少,资源有限,温舒韵本就不出名,眼下出了这么大的事件,自然被丢弃,到时候,大部分的责任还要推卸到她身上。

    谁管真相是什么?

    “你什么意思?这是怪我们吗?”何芳娜黑了脸,怒瞪着她,讥诮道,“事情是你自己惹出来的,如果你不走一些歪门邪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吗?”

    “歪门邪道?”温舒韵重复了这几个字,嗤笑了一声,“说起这个,我想你比我更知道也更清楚不是吗?”

    星源的经纪人擅长拉皮条,没少用自己手下的艺人去换取资源,扩大人脉。

    尤其何芳娜不仅怂恿带的艺人,就连自己,也和许多投资商关系不清不楚。

    “你再给我说一遍!”何芳娜面容倏然一边,一阵暴怒,“啪”一声,手就打在了桌子上,陶瓷的杯子震了震,发出清脆的响声,刺耳得紧。

    温舒韵置若罔闻,语气淡然,“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个时间,她本应该练功去了,可这次来,就是要把落在星源的东西全部带走,这里有休息室,她还有一些东西在里面。

    不知道云影的速度怎么样,她是一天都不想待下去。

    何芳娜气得浑身发抖,想起她刚刚的行为,咬牙切齿,狠狠低声说了一句,“温舒韵,你行,这次我不整死你,我就不姓何!”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现在的温舒韵,连半个温家人都不算,还敢和她横,她有一千种方法让她跪地求饶!

    温舒韵才刚出去,便见温昕悦走来,黑白相间的修身长裙,低胸设计,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脖颈,踩着一双七公分的高跟。

    妆容精致,举止投足间,尽显高贵优雅,能在一瞬间夺走人们的眼球,带着一种莫名的气质。

    温昕悦家世好、身材好、生活精致、勤奋独立、谦虚有礼、带人温和…

    你能想到的一切好词,都可以往她身上套,可温舒韵却知道,她活得像个假人,表面完美无缺,实际却是千疮万孔,虚伪无比。

    “小韵,闹什么脾气?”她站在温舒韵面前,挡了她的道,皱着柳眉说,“奶奶昨天都被你气病了,今天赶紧回去,你也不小了。”

    身边的助理与经纪人也停了下来,望着这一出,眼底鄙夷。

    温舒韵的身份虽未公开,但温昕悦身边的人是知道,毕竟在一个公司,小三生的孩子,没出息,处处没她优秀,可想而知,明里暗里,会受到多大的唾弃。

    反正何芳娜没正眼瞧过温舒韵,讽刺尖锐的话语倒说了不少。

    “我没有闹。”温舒韵面无表情看向她。

    “有事我们一起解决,现在也不是你耍脾气的时候!”她沉了脸,语气加重了一些,“我让爸出面,这件事压下去一点,但是你今天要回去和奶奶道歉,知道吗?”

    温舒韵朝她走近了一些,挡住后面两人视线,眼底倏然露出冰冷和讥笑,盯着她,低声道:“温昕悦,你装了这么多年,不累吗?”

    “这个结果,你不是应该高兴?又何必来装慈悲。”

    话落,绕开她,直径离去。

    这些话,她早就想说出口,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软柿子,易拿捏,实际上,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倔强,为了生存,性子被隐藏太久。

    是想在她面前炫耀在温文杰心中的地位不是吗?还要她出面说服温文杰帮她。

    不需要!

    她才不是什么烂好人!

    计较得要命,自强得要命,敏感得要命,所以睚眦必报。

    原谅她,连伪装,都不愿。

    温昕悦面色骤变,心底骇然,就像隐藏很久的不堪,深处的秘密,血淋淋被撕开,受尽取笑,指尖扣入手心,手背上青筋直冒。

    “悦姐…”助理上前,猛地吓了一跳。

    温昕悦面容狰狞僵硬,眼睛布满猩红,带着恶毒阴冷,令人毛骨悚然,隐隐还流露出杀气。

    下一秒,突然像变脸一样,恢复了神情,神色如常,朝她看看,“被气到了,没事。”

    说完,抬腿就走。

    助理站在原地,久久没回神,心底害怕反而延伸了起来。

    “走啊,站着做什么?”经纪人一阵呵斥,语气不善。

    “哦,来了来了。”她连忙跟上,脚步踉跄了几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