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9: 你是温舒韵?
    楼下,一阵喇叭声传来。

    靳绍煜走过去,看了一眼,低沉的声线再次传来,“云影给你安排了记者会,就在下午,现在你去准备一下,他们会告诉你怎么做。”

    温舒韵摇着头,一把上前拉住他的手,断断续续说着,“阿煜,我错了,我…我跟你道歉,我…”

    “道歉能改变什么?”他拉下她的手,语气平静说着,缓缓又道,“现在多浪费一会,给你造成的影响不用我说,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现在下楼去,好好想想记者会上应该怎么说。”

    他太过陌生,温舒韵被他拉下的手,再也没有抬起来的勇气,朦胧的眼,透过窗户,看着静静停在楼下的黑色保姆车,又抬头看了看他,倔强抬手擦了擦眼泪,哽咽着声音,“阿煜,我想先跟你说。”

    眼下这个时候,她心情如何还能平静?

    这个记者会有多重要,她自然知道。

    可以说,决定了她今后走的路。

    若是处理不好,那么之后也会留下污点,连带着黎斌的那两部片子,或者说,对方会换人。

    靳绍煜深吸了一口气,闭了眼,“有什么话等你回来说。”

    温舒韵对上他,看了一会,对方没有丝毫让步,终是妥协,“那你不能骗我。”

    她怕一回来,便再也见不到他了,那么生气,说不定就不理她了,那时候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靳绍煜没有立马回答。

    她一直站在原地,固执想要一个答案,看着他,没有哭,但语气里的脆弱与小心翼翼让他痛意钻心,一个简短的字从唇齿间蹦了出来,“恩。”

    温舒韵清透的美眸又红了,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看着他,眼底神情复杂,酸涩难掩。

    最终,她还是走下了楼。

    站在楼上,他眼睛跟随着她的背影,走至车前,她突然停下了脚,转身回头,两人视线交缠,她眼底复杂,情绪翻滚,看着让人怜惜深重,就像一根针一样,刺入他心脏,一股股疼意袭来。

    温舒韵坐上车,情绪早已被强压下来,除了眼眶有些红,其余根本看不出异样。

    一路驶向公司,周尘已经等在了门口。

    “你是温舒韵?”他上前,微微扬着下巴,上下瞄了她两眼,说出口。

    看见他,温舒韵也是一愣,点点头。

    周尘,是她重生前略微成名后的经纪人,也是她遇到最满意的一个,为人说话有些偏阴柔,但社交和公关手段没得说,擅长用网络资源,硬生生将她的知名度提高了几个档次。

    可他不是星源的经纪人吗?

    一切好像偏离了轨道,温舒韵心里头的第六感告诉她,与靳绍煜有关系,具体什么关系,她又说不上来。

    “和新人没啥区别啊。”他抬了抬眼镜,嘀咕一句,语气有些嫌弃,再次看向她的时候,直接道,“你和星源那边已经解约,从今天开始,你是云影的艺人,而我是你的经纪人。”

    “两个小时后,在红瑞饭点宴会厅举行记者会,现在去化妆准备,具体细节我和你说。”说着,抿了抿嘴,眉眼望向她,一板正经说道,“我可告诉你,这一次不准出差错,要按我说的来,知道没有?”

    也不知上头是怎么了,估计是哪根筋抽了,突然让他来带跳槽艺人,还只带这么一个。

    虽说他现在不是什么金牌经纪人,但好歹也有点名声吧?

    艺人的收入也直接决定经纪人的收入,这不就相当与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温舒韵身上了吗?

    明明是很严肃的一句话,在被他优柔的语气说着,加上他的招牌动作和很飘的神情,温舒韵嘴上悄悄上扬了一些。

    周尘有个外号,江湖人称“小娘子”,会和她称兄道弟,用她眼线笔和防晒霜的小男人。

    此时她却觉得很是亲切。

    “我知道了,谢谢尘哥。”她轻声礼貌说着。

    听到她的称呼,周尘眼底一亮,故作冷静,挑了挑眉,轻咳了一声,“说客气什么?太早了,现在去准备,一些注意要点我和你说一下。”

    话落,扭着腰,走在了前面。

    “妆容憔悴点。”周尘在一边指挥着,“尽量自然,别太厚重,眼下,眼下稍稍再画得重一点。”

    “会哭吗?”他突然看向温舒韵,见对方没有反应过来,双手环胸,往后一靠,斜着眼说道,“黎斌导演的这部剧将是新年上映的大剧,也是云影今年重点投资的电影,现在出了这件事,林安菱还扯进来,q市各家大媒体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卖惨,你懂吗?”

    “我不想哭。”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垂了垂眼眸,“情绪方面我可以控制得低落些,但我不擅长卖哭。”

    说白了,其实是骨子里的倔强。

    打小,她就经常挨打,她会喊,会楚楚可怜求饶,也会让人觉得像只可怜的兔子一样听话好拿捏,可她不会轻易哭。

    哪怕,被冯琳掐得浑身是伤,哪怕被冤枉,哪怕觉得世界崩塌,布满黑暗,只有她一个人苦苦支撑。

    演戏的时候会,但除此之后,也就只有在靳绍煜面前,她会卸下所有的盔甲,分明不想这样,可鼻尖会酸,眼眶会涨,她会忍不住,莫名的信任感,会让她露出不该有的懦弱。

    周尘盯着她看了两秒,无奈道,“行吧,你自己控制,哭哭啼啼的,我也烦。”

    温舒韵眼底感激,露出一抹真心的笑。

    “你还别说,你这样子,不哭还好一点。”他眯着眼观察着她,“长得就挺柔弱,情绪低落也好,要哭不哭的,我看效果更好。”

    话落,又自己在嘀咕,“难道要走小百合路线?不行,这娇滴滴的…”

    温舒韵:“…”

    “公司已经开始公关,一会的记者会,刁难的问题肯定会有,但我也打点过一点,比如…”周尘神色严肃了两分,与她说着注意事项。

    温舒韵集中精力听着,记下要点。

    之前,她不是没遇到这种事情,如今想想,温昕悦不只一次给她偷偷下过绊子,当时,靳绍煜会帮她处理一些,后来,经纪人换成了周尘,对方公关手段了得,好几次都能化险为夷。

    可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她与温家断绝关系的原因,应该算与温昕悦公开叫板了,所以落得这么个下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