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7: 是我没保护好你们。
    被他这么一说,温舒韵也懵了。

    乔海瀚是谁?订婚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事她全然不知情,看靳绍煜的样子,也不像骗她,他也没必要骗她,握紧拳头,拼命稳住自己的情绪,脑里飞快运转着,想要找出一点信息,对她有用的信息。

    靳绍煜看着她的样子,抿紧唇,尔后又将头转向一边。

    能这么问,可不是心里还存有期待吗?

    算犯贱吗?

    他认为是算的,但由不得他吧。

    “阿煜。”温舒韵又上前一步,抓上他的胳膊,昂着头,对上他的深邃明亮的眼,一字一顿道,“我很努力很努力的在想,想要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可是我依旧不知道乔海瀚是谁,订婚又是怎么回事?怀孕的时候,是我在家用验孕棒测试的,那时候我很高兴,想要与你组建一个完美自己的家,可被我妈发现了,她以死相逼,说温家不会接受未婚先孕,怕我连累她,我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我怎么求他都不行,后来与你见面回来我就后悔了,想要逃走却被抓到医院,在手术前的一刻,我被打了麻药就什么都不知道,再次醒来,就是前几天,如果我这样说,你信我吗?”

    她眼里似有泪花闪烁,但透露着一股倔强,但还是流露出一点害怕和不安忐忑。

    靳绍煜蹙起眉头,对上她的美眸,“一点都不知情?你确定吗?”

    他的确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也没有想到她背负了这么多,说话的声音都柔了一些。

    百年望族,乔家继承人,乔海瀚又不是什么老头,他记得,那时候是很多很多豪门小姐的梦,若是与温家订婚,那应该算温家高攀。

    她若是不知情,那为什么突然就订婚了?

    “我只知道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温昕悦说要我代替她嫁到乔家,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信息。”温舒韵十分肯定出口,语音还有些极,见他脸色板正冷峻,心底也是惶恐不已,声音也小了很多,掺杂着难掩的委屈,“我没有不要宝宝,阿煜我真都没有…”

    靳绍煜闭上了眼,良久之后才睁开,比起她心中的乱,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温昕悦?

    这个人他了解,按照她的性子,有这样的机会,她绝对不会让给温舒韵,乔家比温家高的可不是一个档次,可以说,是她想尽办法都要爬上的高枝。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见他一直不说话,眉宇间越发皱紧,温舒韵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心一寸一寸凉了,抓住他的手缓缓松下来,整个人有些茫然,声音附带一丝丝颤抖,“你不信我吗?”

    气氛一下安静下来。

    温舒韵眼底希望的小火苗一点点退去,渐渐变得暗淡无光,身子开始发冷起来,无助绝望的气息席卷而来…

    “信。”缓缓的一个字眼从他口中溢出,他微微侧头,眉眼深邃清明,语气低沉重复,“我信。”

    信她,就是给自己最好的救赎。

    想过无数个理由,她这番解释就是一个奇迹。

    让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犯贱。

    几乎就在那一刻,温舒韵的泪水涌了出来,一颗一颗砸落,上前死死抱住他,用尽全部力气圈上他的脖颈,力气之大,靳绍煜往后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怀中人儿奔溃大哭,身躯不停在颤抖,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对…对不起,阿煜。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宝宝,对不起…”

    是她没用。

    都是她的错,自己一个人支撑的这些天,若不是还有他,自己怕是早就被折磨疯了,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刽子手,是杀人犯,她对不起宝宝,对不起他…

    靳绍煜被她圈得有些疼,倒没在意,低着头,靠近她纤细的脖间,嘴唇摩挲了两下,手在她后背轻拍着,轻声道,“道歉接受了,是我没保护好你们。”

    他向来就知道她的性子,一直都很无奈,被温家拿捏,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摇着头,滚烫的泪不断流淌,抽噎起来,将自己狠狠埋在他怀里,吸取着他的气息,仿佛这样就能获得的一些力量。

    对他太愧疚,也自己太恨,对宝宝太残忍…

    这些情绪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她,让她无处躲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没事,别哭。”靳绍煜大手附上她后脑勺,有一下没一下抚摸安慰,“我在,不怪你。”

    也怪他吧,没发现她的异常,没把她救出来,即使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但他还是免不了自责。

    他的声音很轻很低,带着对她独特的温柔。

    越是这样,某人便越忍不住,默默流泪,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气氛都哭诉出来。

    这些年加起来的泪,怕是都没这次多。

    “大花猫。”他抱着她坐在沙发上,自然抱在腿上,看着她一脸妆哭花,很不道德笑了起来,眉眼飞扬,薄唇微翘,点了点她鼻子,“温舒韵,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丑?”

    温舒韵纤细白嫩的手环着他精瘦的腰,吸了吸气,摇摇头,尔后有些窘迫低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

    这副样子就显得有些呆呆,他笑得更开了,胸膛跟着一颤一颤起来,“笨。”

    她一点都不恼,看着他湿了半边的衬衫,反倒害羞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阿煜,我会帮你洗的。”

    靳绍煜低头看了一眼,没过多在意,附身便要将她鞋脱下来,刚碰到,她皱着眉,“嘶”了一声。

    “疼?”他停下来手中的动作,蹙着眉,语气泛起一丝丝担忧。

    她先摇摇头,在他的注视下又点点头,“有些打脚。”

    站在外面等他太久,站久了,脚趾涨疼,脚后跟也疼。

    “你是笨蛋吗?”他抬着下巴,眯着眼看向她,“不合适不懂换吗?还是没试?”

    温舒韵咬了咬下唇,嘀咕道,“尘哥说时间很紧,我不想添麻烦…”

    “…”

    他没再说话。

    又不是第一次了解她,倔强要强,加之也算新人,按照性子,打碎了牙都得往肚子里咽,为了别人的肯定、不给别人增加麻烦。

    她的码数,三十六偏小点,三十七偏一点,不定制根本不合脚。

    靳绍煜动作放柔了很多,但她还是皱着脸,柳眉紧紧皱着,等他脱下来,某人将鞋放在一边,两只脚后脚跟都起了泡,右脚小脚趾也是,她小脚白皙嫩滑,现在有些肿红。

    被他注视着有些不好意思,温舒韵往回缩了缩,“我都习惯了,过几天就好了。”

    以前她经常这样,在温家才没人管她鞋合不合适。

    很多时候都要被迫穿不合脚的鞋。

    但她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他们会不高兴,现在她也无比庆幸自己没说,不然温昕悦会逮到这个点,“好意”般让她多吃苦头。

    “疼了长记性。”靳绍煜倒没说什么,将她放在沙发上,站了起来,温舒韵急了,只听他又道,“坐着别动。”

    某人便乖巧坐着,看着他的背影,眼底溢满感动。

    ------题外话------

    这算误会解除吗?算甜一点了吧?捂脸(*/w\*)

    嘿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