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8、吃个早餐你都不安生是不是?
    翌日。

    天还未亮,寂静的房内倏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闹钟声,温舒韵第一时间伸出手,按了关闭。

    小心翼翼不敢大口喘气,生怕吵醒他。

    “才几点?”靳绍煜没睁眼,低沉慵懒的声线出言,一手摩挲着她长长的秀发,又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将头埋进她胸前,蹭了蹭,孩子气极了。

    温舒韵反射性往后缩了缩,被他的头发扎得有些痒,被窝很暖,他身上更暖,忍不住又往里躲去,整个人赖在他怀里,贪婪每一分钟的温存,睁着眼,轻柔开口,“六点。”

    哪怕是夏季,q市六点的天,也未全亮。

    “我允许你偷懒一会,睡吧,一会我叫你。”他还是没睁眼,手放在她后脑勺,将她又往里带了带,轻拍着她的后背,有一下没一下的,有模有样。

    他说会叫就一定会叫,温舒韵倒没怀疑,甚至还动了心,这一刻着实在太美好。

    可有人偏不随她心愿,下一秒,电话却又响了起来。

    靳绍煜漆黑明亮的眸子猛地睁开,盛满不悦。

    温舒韵有些不好意思,看了一眼,果不其然,放在耳边接了起来,“喂?尘哥,我起了。”

    “恩,一会我过去,有事给你打电话。”

    “好,知道。”

    …

    他松开手,微微坐了起来,依靠在床头,盯着她的手机,黑眸沉了沉,珉紧薄唇。

    又是这个家伙。

    真不知道再把这个“小娘子”重新找来做她的经纪人是对是错。

    还真是和女人一样细心!

    刚挂掉电话,靳绍煜手一伸,“啪”一声,卧室里灯光照亮,早晨的温度还偏低一些,显得有些清冷。

    温舒韵放下电话,也坐了起来,看了看他,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转身,欺身而上,像个八爪鱼就缠在了他身上。

    某人也回抱了她,但还是没多大动作。

    “阿煜!”她抬头,努了努嘴,“你要不要再睡一会,我动作轻一点。”

    “不困。”他不咸不淡回答。

    “那一起起来?还有些早,一起早餐?”她炸了眨眼,紧接着又说。

    “行了,起来工作去!”他瞥了她一眼,倏然抱着她坐起身,又站了起来,“赶紧收拾去,一会迟到别怪我没提醒你!”

    “好嘛,我知道了。”她依旧挂着浅笑,丝毫不介意他的态度,像是早就熟悉了这人别扭的模样。

    刷牙、洗脸、化妆…

    待她出来,靳绍煜已经出去将早餐买回来。

    “辛苦了。”她刚说完,周尘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脸色一僵,歉意笑了笑,“阿煜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周尘还在医院,今天不会陪她去拍摄,性子一点都没变,反而比他之前认识的时候还要急,若是不在身边,电话就跟轰炸似的。

    说了两句,对方确定她已经准备好,这才挂了。

    其实温舒韵很有时间观念,但周尘现在也不知道不了解,这般也情有可原。

    “先把早餐吃了再去。”靳绍煜动手将早餐摆好,没看向她,淡淡的语气传来,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闻言,她有些心虚,以往的时候,她经常急得匆匆出门,接到周尘电话就走了,要是没看到他人,只能先走再给他打电话。

    他档期满,她更满,很多时候聚少离多。

    一下子出头了,就像突然看见了阳光,拼尽全力也要靠近,她更努力往上爬,渴望得到认可,得到温家的承认,两人能待的时间很少,一次又一次因为通告耽误与他的约会。

    挺内疚的。

    “又要走了?”他看着她没动,这才抬头,叹了一口气,“算了,你去吧,别迟到了。”

    温舒韵快速走了过来,乖巧坐好在餐桌上,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没有,还早,哪有那么快?”

    周尘只是怕她又睡了过去,或者还没起床,没办法,他就是那么唠叨。

    听她说完,靳绍煜紧锁的眉头明显舒展开来,将粥放在她面前。

    “谢谢。”她拿起勺子,小口小口喝着。

    他很会照顾人,性子比她还独立,又带着男人的刚毅沉稳,她自认为还不算差,在温家受尽委屈冷漠二十几年,早就学会了自己爱自己,曾以为也不需要任何人,但他的出现终是打破了。

    “你明天什么时候走?”他也坐下来,开口询问。

    提及这个话题,她停下了动作,声音小了很多,“中午,尘哥是这么说,具体时间我也不知道。”

    “恩。”他点点头,没了后话。

    越是如此,温舒韵心底便越有难言的滋味翻涌,心不在焉又喝了一口,假装试探道,“那你呢?最近忙吗?我大概要去两个多三个月左右。”

    这部剧前世她是拍了三个半月,但就现在对她来说,相当于重拍,在她这里便会省很多力气,努力努力,两个多三个月还是能拍完的。

    “还好。”他说着,没抬头,语气更是淡淡。

    温舒韵看着对面的他,清澈的水眸转了转,桌子下,纤洗的美腿已经伸了过去,桌子很宽,可她腿够长,刚碰上他的腿,便能感觉到他往后一缩,但却没动。

    她眉眼更弯,顺着他的腿,缓缓地往下移动,眼底溢满得逞的笑意。

    倏然,腿被人大手抓住,她瞪大了眼,略带惊慌,想要缩回来,却被人死死扣住,他看向她,勾起薄唇,“吃个早餐你都不安生是不是?”

    虽是责备的话语,听到耳里却含着笑意。

    温舒韵娇娇哼了一声,另一条腿又伸过去,踢了踢他,嗔怪道,“松开我,我要吃早餐了。”

    “我抓的又不是你的手。”他说完,若无其事继续吃早餐。

    见他没动静,这么被抓着也不舒坦,温舒韵另一只脚也伸了过去,又要撩人,之间靳绍煜低头倪了一眼,薄唇微启,缓缓道,“我要是再抓到,把你扔床上,今天都别出门。”

    温舒韵伸到一半,浑身一颤,快速缩了回来,溜得比什么都快。

    这个行为把他弄笑了,好脾气松开她,昂头,目光望向她,“倒是好兴致,今天留下来陪我?”

    明知不可能,还是忍不住出口。

    两人才温存几天?

    如同热恋情侣,结果现在告诉他,要去拍戏三个月?

    一股闷气憋在心口,他不爽很久了!

    温舒韵被一噎,眼神黯淡些许,动了动嘴唇,“阿煜,对不起啊...”

    她不能答应。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次机会,很重要的机会,决定了她能不能走得更远,这是她的热爱,她的事业,如果放弃了,那么,她找不到别的路走到他身边。

    现在的他,更优秀,优秀得耀眼发光,又有多少人觊觎?

    “有什么好道歉的?”他伸出一只手,抚上她的脸颊,“赶紧的,一会晚了你又该手忙脚乱。”

    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又怎么会舍得折断她的翅膀?

    三个月就三个月吧。

    两年都熬过来了,还差这点时间?

    “恩。”她展开笑颜,用力点点头,语气保证,“有空我会回来的。”

    他轻笑,没回答。

    黎斌那个家伙,有名的工作狂,会放假吗?前世拍照这部剧的时候,可是一天假期都没放,也罢,他去就行了。

    不过,现在他的行踪会被监督,如果频繁去一个地方...

    靳绍煜想着,眼眸划过一抹冰凉。

    ------题外话------

    蠢冬季昨天又没从小黑屋出来,电脑锁定无法上传章节,所幸深知自己这幅德行,后台存了一些稿子,不耽误更新。

    pk时总是心悬着,今天继续求评论求收藏求评价票呐,等冬季回来就回复留言和奖励。

    狗粮还是会继续发的嘛,嘿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