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7: 等你回来我们去领证吧?(三更)
    “还笑,不许笑!”她声音提高了两分,眼神里还是止不住担忧,“真的没事吗?我看网上闹得挺大的。”

    各种猜测消息都在不断传出来,她就是怕对他声誉有影响,害怕给他留下污点。

    “没事,很快就能解决了。”他神情已经缓了下来,语气轻松说着。

    若是这些事情都解决不好,那么王阳就可以退休了。

    听闻他这么说,她心底才松下一口气,而后,又嘟着嘴控诉,“你好过分,不是说都听我的吗?这次你都没听,尘哥营销号都找好了,结果是为他人做嫁衣!好气哦,我头顶都绿得不能再绿了,快老实交代,你都瞒着我做了些什么?”

    周尘都准备运作了,看着网上的消息,蒙了几分,完全始料未及。坚决说眼下不能将她的照片暴露,不然就是将她卷入这场争议,对她没有好处。

    可她现在担心的完全不是这个。

    靳绍煜被那样玷污,她生气着呢。

    “这件事是个意外,我很抱歉。”他话落,简单将事情解释了一遍,看着她眉毛松了些许,试探性开口,“要不我隔几天再去一次?让周尘拍?”

    “不要!”她一口拒绝,“大老远的你还来干嘛?同样的招数尘哥肯定不用啊,我又不是非要炒作不可!”

    哪有那么饥渴,不过是恰好碰上。

    “小公主不是说这样名气上不来,接代言费用很少吗?我舍不得。”他往后一靠,倚着办公桌,声线温柔,将那日她说的话还了回去。

    的确是舍不得。

    她现在的段位,与之合作的导演都是小名气,代言的产品也是小产品。

    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

    温舒韵听着,眼底渐渐泛起笑意,闪烁着璀璨的星光,心底忍不住美滋滋,抿了抿唇,声音轻轻,带上一丝丝甜意,“可是也没有非要大牌拍摄,我觉得还好啦。”

    自小她最不怕的便是吃苦,对于之前的她来说,这好太多了。

    靳绍煜没有接话,望向她的神情却越发炽热。

    她总能乐观的面对事情,觉得天大的事情都能扛下来,回过去,只要还不是绝望的境地,她就能微笑面对生活。

    他一直很心疼,想要她过上最好的生活,给她一个最幸福的家。

    注意到他的目光,温舒韵眼神按捺不住瞟了瞟,微微垂眸,“难道我真的要为了炒作,然后发和你的合照啊?我才不会这样做呢。”

    “总会爬上那个位置的,我不急,可以一步一个脚印上去啊。”

    “我才不要发和你的合照,不给他们看,我很小气的!”

    她一直都没那么急的,只是,这一世,他站在了太耀眼的地方,她开始慌了,想逼自己快一些,再快一些,要很优秀很优秀。

    站在那个耀眼的舞台。

    靳绍煜还是没说话,就这样看着她。

    被注视太久,她略微有些不自然,故作板着脸,“小煜子,你说话呀,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等你回来我们去领证吧。”

    他一出口,话语惊人,温舒韵未说完的话卡在喉咙眼,动了动嘴唇,一句话没说出口,清澈明亮的美眸呆呆看着他,似乎还未从这句话中回神。

    看她这幅样子,靳绍煜勾唇浅笑,语气温和询问,“我说过,会给你一个家,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现在我准备好了,你呢?”

    她思绪慢慢回笼,眼底慢慢被水光弥漫,略带通红,深吸了一口气,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被吓到了?需要时间考虑吗?”他低缓的声线含着脉脉深情,想了一下,说着,“毕竟离你回来还有一段时间,这样的求婚也不正式。”

    原本没打算这么仓促,他是想着,等她回来,设计一场求婚,可刚刚不知道怎么情绪的驱使,他脱口而出了那句话。

    电话那头,她摇摇头,瘪了瘪嘴,不知怎么滴,倏然带着霸道开口,“钻戒我要大一点的!”

    靳绍煜怔了怔,一时未回神,没料到她会回这一句。

    实际上,温舒韵说完,也是窘迫不已,脸上还要逞强,维持着面色。

    “带着不嫌累?”他挑了挑眉,起了捉弄她的心思,问的时候,语气里都是宠溺。

    “才不会!”她微微昂头,信心十足。

    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幻想总会有喜欢她的白马王子回来的,他会浪漫的与她求婚,两人会住在和温家一样漂亮的别墅,会幸福生活在一起。

    再到后来,生活苦难多了,她便梦醒了,那时候,她开始想,要当自己的女王,好好拍戏,希望有一天,能赚好多钱,一个人住漂亮的别墅。

    然后他就出现了。

    “呵。”靳绍煜心情颇好,轻笑了一声,低低道,“真容易满足。”

    一开始他就知道,她不似表面那么低眉顺眼,有时候小心机用得不少,可又怎么样?这样才能更好保护自己,有时候又单纯简单得很。

    如在他面前的时候。

    “什么?”她没听清,疑惑追问。

    “没什么,靳太太,好好休息,拍戏别太辛苦,等你回来。”他轻轻摇头,柔声叮嘱。

    “唔…”温舒韵一下被这个称呼闹了大红脸,别扭道,“才不是呢,现在不许这样叫!”

    以往,一个人的时候,时常会羞耻想,如果有一天,以她之名,冠他之姓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光想着便闹了个大红脸,如今亲耳听到,她能感觉到内心加速跳动的声音,像是提到了喉咙眼。

    “迟早会是的。”他低沉醇厚的声音传来,掺杂着一些莫名的情绪。

    “现在不是!”她快速反驳,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清楚感觉到鼻尖开始冒汗了。

    “呵。”他轻笑,没回答。

    电话挂断好久,温舒韵都还未缓过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