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 醒了?精神很好?(二更)
    “噗。”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支撑起身子,双手环上他的脖颈,扬着柳眉,“我觉得自己不应该犹豫的,靳前辈这么高贵的身份,我什么都没有,是不是应该快点捆绑住你?”

    “万一以后曝光了,我可就跟着水涨船高了,怎么说都是我赚了。”

    她本意是开玩笑,可不知道,这些玩笑会不经意表现自己的内心。

    家室的复杂,成长的阴影,在漫长的岁月中,已经给她骨子留下了阴影,甚至还生起了一股自卑。

    靳绍煜眼底闪了闪,神色收敛了很多,内心深处染上一抹心疼,她不知道自己的语气已经带上了一丝丝自嘲,认真看向她,“如果觉得单身生活还没过够的话,我…”

    话还没说完,他的薄唇就被人伸手堵住,她明亮的凤眼看着他,眨巴眨巴着,可怜兮兮,“早过够了,你把我收了吧。”

    “你啊。”靳绍煜点了点她的额头,摇着头无奈出声。

    空气中漂浮的微妙气息一下被瓦解,那些许沉重无影无踪。

    “我们明天就去吧?”她笑嘻嘻说着,将他搂得更紧了一些,撅着嘴,说道,“阿煜,你说话是算数的,我一直都相信。”

    “恩?”他挑眉,一时没明白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她停顿了下,仰起头,对上他的黑眸,话语清晰传来,嘴边的笑容越来越大,眼底波光闪闪,“你上次说要给我一个家,是我们两个人的家。”

    “恩。”他低低应了一声,环抱着她,四目相对,慢慢凑了过去,含住了她的唇,一下一下,慢慢品尝,松开,之后,抵着她光洁的额头,温润出声,“你知道完整的一个家是什么样吗?”

    “什么样?”她被吻得七荤八素,本能顺着他的话往下问。

    “起码要一家三口对不对?”他循循善诱着,声音更加富有蛊惑力,放在她腰上的手往下伸着,撩开她的裙摆,不断往里探寻。

    她自然知晓他话语里的意思,彻底红了脸,整个人依偎在他怀里,每一寸被他抚摸过的肌肤都起了疙瘩,他动作很轻很轻,就像一只羽毛在撩人。

    温舒韵被他放在床上,乌黑顺滑的长发披散开来,他低头看着她,神情中流露的侵占意味那么明显,修长的指尖在她光嫩的肌肤上游走,轻轻一挑,一件件衣服开始剥落,露出了雪白娇嫩的肌肤。

    即便不是第一次这样躺在他身下,可还是让他险些失控,目光紧紧盯着她身上。

    “你…你轻点啊。”温舒韵还是有些惶恐不安,小手揪着他的衣角,咬了咬下唇,有点难以启齿说着。

    靳绍煜被她这幅样子逗笑,轻轻“恩”了一声,细碎的吻落在她光洁无暇的额头,一路往下,清澈明亮的美眸,高挺小巧的鼻尖,最后停留在粉唇上,辗转反侧着。

    知晓两人“不配”,靳绍煜下足了功夫,可最后,还是一阵“鸡飞狗跳”,让他哭笑不得,真是欲火焚身之时被冷水狠狠浇灌下来,险些“废了”。

    一直持续到深夜,别墅二楼主卧声响才停了下来。

    次日。

    天微亮,光线透过窗户,从外折射了进来。

    温舒韵早就醒了,她光溜溜躺他臂弯里,一动不动,十分乖巧。

    看了他好久,嘴边一直含着浅笑,眉眼弯着,他的睫毛很长很长,鼻梁很挺,薄唇很薄,看起来十分性感,脸庞肌肤很好,虽然没她白。

    虽然过程比较坎坷,昨晚算是真正的“交融”了,那种不知道如何描绘的感觉,让人热血沸腾,情绪一点都由不得自己,最后大胆极了,丝毫都不像自己,想着有些羞涩,她往他怀里又躲了躲。

    见她动了动,靳绍煜没睁眼,本能将她往怀里搂了搂,摸着被子,又往上拉了拉,摸着她的头发,没有规律,一下又一下。

    温舒韵心里头一暖,往他脖颈里蹭,娇娇软软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尾音未落,又往他脖颈里躲,将他抱得紧紧。

    在她出声的那一刻,靳绍煜就睁眼了,看着身上不断蠕动的她,抱着她的腰,语气低哑,“醒了?精神很好?”

    他可是被折腾疯了。

    “没有,有点疼。”她没抬头,声音细小,想到昨晚的场景,整个人又不好意思了,抱着他没说话。

    “温舒韵,你能耐啊。”靳绍煜咬着牙,“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折腾?”

    “真疼。”她使劲往他脖子里躲,娇软的身躯动了动,瘪着嘴,还流露出一丝丝委屈。

    “别动。”他按住了她身子,语气变了变,她自然知晓是为什么,身子紧绷了起来,没敢动半分,甚至还感觉他身下…

    真是羞死人了。

    过一会,靳绍煜气息平稳一些,看着装死的她,伸手抽过睡衣,准备帮她穿上,瞥见他动作,怀中人直接抢了过来,“我自己来就好。”

    拿过睡衣,还放在自己的胸前,靳绍煜饶有趣味看着她,倏然出口,“你这个样子,总让我有一种想要狠狠压在身下的冲动。”

    虽然,昨天差点被踢下床,但好歹成功了,前一世,说出来都没人信,他和她磨合了近半年,天知道他怎么忍过来的,她在床上这股抗拒还是没变,不知道的还真是以为他在把她抽筋拔骨。

    “疼啊。”温舒韵听着他的话,嘴巴撅得都能吊酱油了,还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挪位置,将睡衣放在自己的胸前,企图再挡着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