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 靳太太,你老公问你还疼不疼?
    “我耐心怎么就这么好?”靳绍煜无奈扶额,看着她的动作,直接掀开被子起身,话语传来,“没打算碰你,一会还要去领证。”

    她哪里是撩人的妖精,简直就是美女蛇,带毒的那一种,不然怎么会让他中了无解的情毒?

    以前老是进行到一半就疼哭,那种隐忍着,就不哭出声,看着你泪汪汪,下不去手,心揪疼,被迫停止,不上不下,都要憋坏了。

    素日里被她一副娇柔的模样,实则十分要强,偏偏在这个事上,他都觉得自己是遇上了水做的骄花,又狠不下心摧残,只能折腾自己。

    他一起身,古铜色的肌肤一下尽数落在她视线里,小小惊呼了一声,温舒韵反射性捂住眼睛,过了一会,手指的细缝微微睁开,像只狡黠的狐狸,不断转动她的眼,里面还染上一丝丝垂涎,偷偷摸摸欣赏着他的身材。

    “先饶过你,还疼不疼?”靳绍煜比较心疼她,穿上衬衫之后,转过身,询问出口。

    结果转身便看到她还是刚刚的姿势,一点都没变,瞪着清澈如井水的眸子,视线落在他身上,靳绍煜挑了挑眉,扬起一抹笑意,再次出口道,“靳太太,我问你还疼不疼?”

    “啊?”她猛地回神,脸上写着懵,脑海里只有他刚刚优雅穿衬衫的场景,还有他超级棒的身材,超级超级想要扑倒,虽然很疼。

    靳绍煜边系领带边走过来,站在她面前,俯下身子,一字一顿道:“靳太太,你老公问你还疼不疼?”

    距离这么近,温舒韵被他帅了一脸,下意识摇摇头,然后觉得不对,又使劲点点头,再使劲点点头,跟小鸡啄木似的。

    靳绍煜:“…”

    他家的这位是越来越傻了,伸手摸上她的头发,珉唇笑,语气宽慰,“没事,开发好了就不疼了。”

    温舒韵点点头,眨巴眨巴眼睛,还以为自己很乖巧说了一句,“阿煜,你好帅。”

    靳绍煜忍住笑,“乖,起床吃早餐。”

    话落,收回手,往浴室走去。

    看不见他身影,床上的小人儿才回过神,猛地回味起他刚刚说的那句话。

    开发好就不疼了?

    什么叫开发好?她前世也很疼好吗?

    开发得还不够久吗?

    他就是技术不好,大笨蛋!

    简直羞愤欲死,抓起枕头就想往浴室那头扔,结果,硬生生忍了下来,闭上眼,不断跟自己说:不能冲动,不能冲动,一定不能冲动…

    靳绍煜在浴室里拿着刮胡刀,薄唇上翘,脑海都能想象到她气急的模样,脸颊红彤彤的,偏生他就是喜欢看,捉弄她都成了一种乐趣。

    ——

    上午十点十五分,太阳已然高挂,天空很蓝,一眼望去,万里无云。

    穿戴整齐的两人低调来到民政局,刚停下车,温舒韵惊呼了一声,一脸为难看向靳绍煜,欲言又止的模样,满脸心虚,眼神还不断瞟着。

    “怎么?你反悔了?”靳绍煜危险眯了眯眼,语气冷冷,“温舒韵,你现在就是要逃,我也绝对会绑着你进去登记你信不信?”

    从昨晚开始,他一秒都不松懈惦记着,不把人名正言顺拐到他家,他都不放心。

    许是太过于紧张了,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很不淡定。

    “不是,阿煜。”她侧身看向他,语气担忧着急,“登记需要户口本,我现在才记得户口本在温家,我上次根本没拿出来,怎么办?”

    她上次出来匆忙,根本没来得及想这个问题。

    听着她回答,靳绍煜悄悄松了一口气,无所谓道,“这个是小事,我想到了,过几天帮你把户口本转移出来。”

    这事是有些麻烦,但只要是人为的,就可以篡改。

    “好的。”她蹙着的眉头又松了下来。

    保不准会被认出来,靳绍煜明显已经安排好,有人从后门将两人带了进去。

    “两位先把这张表填一下。”婚姻登记人员是一位中年妇女,将两张表递了过来,笑着说。

    “谢谢。”温舒韵接了过来,将一张递给靳绍煜,拿起笔,认真填了起来,主要是一些基本信息,她填得很认真,一笔一划都在认真填写着。

    “真慢。”

    写到一半的时候,靳绍煜已经写完,凑了过来,瞥了她的表一眼,悠悠说出一句。

    “那你等我一下。”温舒韵说完,又继续低头写她的。

    靳绍煜倒是没继续催她,只是每隔几秒便撇过去看她一下,然后收回视线,还没眨眼,又凑过去了,眼底还染上了一些着急,丝毫不像平日里冷静克制的性子。

    一系列流程办完,拿到小红本的那一刻,靳绍煜手快直接将她那本也夺了过来。

    “阿煜,你干嘛呢?”她缠着他,要上去抢,“我还没看过呢,给我看一下。”

    她怎么感觉,今天的他特别小孩气。

    靳绍煜长得高,手往上一伸,她就是跳起来也够不着,任由她闹腾,他就是一动不动。

    “我要看,一本是我的。”她气得腮子鼓鼓,瞪着他。

    靳绍煜睨了她两眼,笑着附身小啄了她两下,心情颇好,“那就给你看一会好了,记得多看两下。”

    话落,讲将手放了下来,递给她。

    温舒韵拿了过来,打来小红本,红色的拍摄背景,两人穿着白衬衫,微笑面对镜头。

    在她眼底,比两人拍过了任何一组照片都要好看珍贵,自恋般觉得,两人看起来好般配,天造地设的一堆。

    这么羞人的话,她也就只敢想一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