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 谁打来的电话?
    “老靳媳妇,这个好听。”女服务员都不紧张了,扬起笑冲着温舒韵傻乐,刚说完,门外传来声响,她才连忙道,“老靳,我走了啊,你和你媳妇好好吃饭,有空常来啊。”

    话落,还做了一个嘴巴闭紧的动作,语气保证,“我一定会好好保密的。”

    女服务员似乎很急,快步走出去还关上了门。

    温舒韵不再隐忍,低着头,笑出声来,肩膀抖啊抖,抖啊抖。

    她为什么莫名的觉得,他的粉丝和今天的他好像,都有说不出来的可爱。

    “温舒韵,你再笑,我就叫她们把牛肉卷全都端回去,退掉你信不信?”靳绍煜看着她这幅模样,脸色又阴了一点,幽幽来了这么一句。

    “就知道威胁我。”温舒韵收敛了一些,不满看向他,“这些是不能退的,再说,刚刚不是你的粉丝不是说了吗?不许凶我,你不怕再打上二十多年光棍吗?”

    “你再说一次!”靳绍煜牙齿咬得咯嘣响。

    还敢提那个粉丝,真的不是黑粉吗?

    他现在是一个商人,要什么粉丝?

    饶是以前,他也没和粉丝交流过,根本不清楚这是什么物种。

    “不仅不给我吃肉,你还凶我!”刚刚得到粉丝肯定的温舒韵胆子都大了起来,继续控诉,“你昨天才跟我求婚的,刚刚才领证的,昨晚床上的时候说过一辈子疼我爱我的,你就是骗我!你就是想虐待我对不对?”

    不愧是演技派,大眼湿漉漉,倒不是落泪,就是被欺负狠了的样子。

    本就是一个吃货,拍戏这么辛苦,开水煮白菜吃了好些天,不给她吃肉,可不就是虐待吗?

    靳绍煜都怔了怔,满身的火焰如同一盆冰水浇下来,一点都不剩,喉咙耸动两下,气势一下没了,抿了抿唇,扯开一抹笑,“没,我和你开玩笑呢。”

    讨好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温舒韵低着头,戳着自己碗中的大米饭,往嘴里塞了一口,没有说话。

    靳绍煜一见,椅子往她身边移了一些,将锅内煮好的羊肉卷捞了上来,沾上酱料,放在她碗里,温柔道:“给。”

    温舒韵微微昂头,看了他一眼,对方脸上堆满了笑,像只大型的泰迪,她又低下来看了看碗中香喷喷的肉,嘟囔一句,“虚情假意。”

    昨晚掏心掏肝对她的人是谁?

    转眼就变脸了。

    果然,男人啊,不仅下半身思考,就连床上说的话,都是不可信的。

    靳绍煜一噎,脸上笑容僵硬,又给她夹了一块藕片,劝哄道:“舍不得凶你,真的。”

    温舒韵本就没当真,脸上逐渐舒缓了下来,咬着下唇露出一抹浅笑,趁机出口,“是你说的,要一直一直对我好,知不知道?”

    “遵旨。”靳绍煜说着凑过去亲了一下,温舒韵脸红,反射性快速看了一下门口,嗔怪道,“在外面呢。”

    “没事,我们是合法的。”他毫不在意。

    温舒韵:“…”

    她怎么觉得,领了证,这个家伙就肆无忌惮了?

    ——

    夜里。

    两人回到家,温舒韵看着前面的靳绍煜,手被人牵着,十指相扣,嘴撅得很高,无奈的神情中又带着一丝丝幸福。

    中午吃完饭之后,靳绍煜说约会一天,庆祝一下。

    结果呢?

    这个家伙把她拉到酒店,结束之后两人睡到傍晚,起来吃饭看电影。

    这就是庆祝了?

    分明是打着庆祝的旗号吃掉她。

    “你要不要先洗澡?”靳绍煜转身看向她问,捏了捏握在手心里的小手,眼神温柔。

    “不要。”温舒韵摇摇头,她现在浑身都酸,还没缓过来,送开两人的手,独自像沙发走去,懒洋洋躺在里面,一动都不想动。

    “也可以。”他听着又走近,挑眉笑道,“我中午帮你洗干净了,很干净,所以不洗也没关系,我不嫌弃。”

    话语间的暧昧气息那么明显,眼神还别有韵味,她着实是忍不住,抓起抱枕就要打过去,愤愤道,“我没说不洗,是暂时不想动!”

    “我帮你,乐意效劳。”他抓住枕头又凑过来,一副流氓的样子没谁了。

    又是一番打闹折腾,靳绍煜还是没太闹她,自己先进了浴室。

    门关上之后,房间安静下来。

    无聊之际,温舒韵从包里拿出来手机,脑海里想起与靳绍煜今天在民政局的对话。

    自从上次与冯琳争执之后,离开q市去拍戏,两人就没联系过。

    到底是亲生母亲,她也知道对方的处境,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打心底,她是希望她能好。

    手指在号码上犹豫好久,深吸了一口气,她站起来走到阳台。

    远处是深黑的天际,繁星点点。

    点了拨通。

    “嘟…嘟…”

    没人接。

    “嘟…嘟…”

    “喂?”那头接了起来,冯琳轻柔的声音在那端响起,“谁啊?”

    温舒韵脸色骤然黯淡,喉咙里就像被堵着棉花,一时半会说不出什么话。

    谁啊?

    她并没有换号码,如果没发现是她,不是没仔细看就是删掉了她号码。

    “怎么不说话?”冯琳疑惑出言,顿了一会,“是不是打错了?”

    “谁打来的电话?”一道低沉的男生从电话里传来,应是温文杰。

    “陌生号码,半天都没人说话,应该是打错了。”冯琳接话。

    “挂掉吧。”

    “恩。”

    …

    温舒韵沉默。

    电话被挂断。

    将手机放下,她苦笑,果然,还是她杞人忧天,听温文杰的语气,她现在过得还不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