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她弟弟要去撬墙角?
    与此同时,同一家餐厅。

    温舒韵看着菜单,像个小馋猫一样凑过去,盯着放光,纤纤玉手指了指,“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这么多,你吃的完?”靳绍煜侧头看向她,询问。

    大闸蟹、龙虾、清蒸黑鱼…

    全是肉,加之是晚上了,他还真怕她消化不了。

    “没事的,我饿,一会回去多运动一点好了。”她说着,舔了舔舌头,一副馋猫的模样,让他轻笑,将菜单递给服务员,“那就这几样吧,都要小份的,外加一个冬瓜海白汤。”

    此时在他眼里,她高兴就好,吃不吃得完,完全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走之前,还偷偷看了靳绍煜一眼,似乎不太确定,毕竟她不追星。

    “阿煜,你吃饭了没有?”温舒韵看向他。

    “没有,刚从公司过来。”最近在加班,其实还没处理完,不过也不需要他在现场,就赶过来接她了。

    “那正好,一起。”话落,她又道,“不是专门等我吧?你准时吃就行了。”

    “你想得挺美,我刚刚工作忘了。”靳绍煜撇了她一眼,一副“你别自作多情”的模样。

    “才不信,加班又不是你一个人加,他们肯定会给你买饭,你就是等我,刚刚上节目之前,我说我没有吃饭,你自己都说等我了。”她一脸自信,微微睁眼,“口是心非,只有女人才像你一样口是心非!”

    “呵。”靳绍煜意味不明笑了笑,身子微微向前一倾,缓缓出声,“一会回家我让你知道谁是女人谁是男人。”

    温舒韵:“…”

    每次这么一说,她直接就语塞了,佯装恼怒瞪着他,偏生又像极撒娇,让他嘴角越发上翘,继续道:“怎么?刚刚还理直气壮,现在这么怂?你怂什么?我顶多是吃了你。”

    他的无耻程度已经远远超出她预料,脚上踢了他一下,用眼神警告,小声道:“在外面呢!”

    “我知道。”他收回脚,她一下就碰不到了,对方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差点把她气出内伤,手握成拳,不断压制自己。

    “委屈啊?”靳绍煜一脸无所谓的态度,逗着她,“靳太太,床上床下都是我伺候着你,委屈什么?”

    “不委屈,大不了今天让你压,我觉得不反抗,任劳任怨!”

    温舒韵:“…”

    她敢发誓,以前的靳绍煜绝对不是这样,绝对对现在正经,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

    其实靳绍煜有自己分寸,这些话哪有人能听到,也就温舒韵脸皮薄,每次看到她小心翼翼的声音,总是让他忍不住笑,实在是有趣。

    还想逗一会,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他起身接电话。

    周济彬这时候正好走过来,大跨步向前走,无意一撇,熟悉的脸庞猛地进入了他的视线,一阵清脆的声音传入他耳内,“放着吧,谢谢。”

    见到她的脸庞,周济彬没等思考,身体有了最本能的动作,向她走了过去。

    温舒韵正看着靳绍煜离去的方向,等着他回来。

    待走近,周济彬看到她身上披着一件价值不菲的男士西装,眼底又深沉了下来,脸色一冷,刚想扭头就走,温舒韵却看到了他,“周前辈?”

    她声线带着天生的柔,他倏然就止住了脚步,脸上又不动声色了起来,“恩,真巧。”

    “前辈也在这吃饭吗?”温舒韵也站了起来,将外套放在了一边,一直有些冷,靳绍煜也不允许她脱下外套,不过站起来有些不方便,她其实也就是随手一脱。

    “恩,和我姐姐。”周济彬出口,还解释了起来,让温舒韵一怔,她并没有问他和谁,不过脸上也笑着,“我知道,是周编辑是吗?”

    对于周济彬的家庭,她不想了解也难,周济彬是童星出道,父亲是知名大导演,母亲是著名的音乐家,而她的姐姐,则是知名的金牌编辑。

    可以说给周济彬提供了很好的平台,他几乎是一路顺着上来,加上自身也有资历,火成这样子也是必然。

    “恩。”周济彬点点头,目光又落在她旁边的外套上,脸上变得略微难堪,带着略微的气愤,直言道:“我其实很欣赏你,觉得你很有天分,所以总会成功的,你别…”他顿了顿,或许觉得那个词太难听,皱着眉头又换了一个,“你别灰心就是了,坚持自己最初的梦想。”

    她跟他说过,这是她最初的梦,想要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的梦。

    温舒韵听得一头雾水,这部剧取得了这样的效果,她灰心什么?应该是信心满满才是,但还是点点头,笑着诚心道:“周前辈,我会努力的,不会放弃,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一起合作。”

    “恩。”周济彬直接迈开脚离去,转头之际,脸色又沉了下来,心底找不出感觉形容,有些憋屈又有点气愤恼怒。

    今天在节目现场,他见到她其实都有些生气,但又知道自己没资格生气,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生气,第一次面对这么复杂的情绪,让他烦躁不安。

    走到座位上,周蓉蓉看着他,缓缓开口,“怎么?喜欢那个姑娘?”

    周济彬像是一下被人戳中了心事,又像一下被人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掀开了面目,快速反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看你一脸正经的样子。”周蓉蓉轻嗤了一声,“别以为我不了解你,你越慌的时候就会越镇定。”

    她这个弟弟,一向装得老成,真是让人不爽。

    闻言,他绷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有。

    周蓉蓉又往前头看了一眼,虽然他们都在大厅,但有东西隔着,她能从装饰物的细缝里看到温舒韵,对方却不能看到她,没一会,收回视线,“那不是和你演戏那个女主角吗?”

    “和你演戏那么多女星,你不是都瞧不上别人吗?还说不找圈内的。”

    周济彬也老大不小了,家里老太太催着,她不能不为他着急,不过想到是圈内的,她也算半个圈内,经常与导演打交道,说实话,也不看好好些女星。

    “恩。”周济彬又轻轻应了一声,拿起叉子,吃起他的饭,对周蓉蓉上一句提问,只当没听见。

    “人家有男朋友了吧,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男的。”周蓉蓉再次抬头,见温舒韵对面坐着一个男的,却看不清脸,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不一般。

    周济彬还是忍不住抬头,那老干部的脸,终于再次有了裂缝,只见温舒韵重新披上了那件黑外套,眉开眼笑地看向对面,那笑容让他猛地收回视线。

    周蓉蓉边看着边叹气,“你没戏啊,这就胎死腹中了啊。”

    周济彬没搭理,好一会才出口,“凡事说不准。”

    这样她一愣,什么意思?

    她弟弟要去撬墙角?

    ------题外话------

    咳咳咳,老靳,你别傲娇了,媳妇要被抢走了,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