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 这件事她必须阻止!(一更)
    夕阳西下,晚霞红火。

    林安菱看着林家的佣人一个个在忙碌,她的大伯一家都回来了,正在客厅与林冠玮聊天,还有林寻琴一家也回来了,简直不要太隆重,她实在是看不惯,索性躲到了楼上。

    周彩燕走过林安菱的房间,接着未关紧了门,见对方将枕头扔在了地上,眉头一皱,推门走了进去。

    “谁啊?”林安菱正烦躁着,倏然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语气极其不悦,扭头过去,见是周彩燕,脸色又垮了垮,闷闷道:“是周嫂你啊。”

    自从她懂事开始,就是这位佣人在她身边伺候,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也是最关心她的一位了。

    “小姐。”周彩燕看着她这幅样子,唤了一声,走上前,将枕头捡了起来,语气关切,“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不想见到我哥的那个秘书!”林安菱说起来,整张脸就往下一沉,“一想到我哥很可能娶她,我就恶心,我非常不喜欢她!”

    她接二连三出状况,在林家的地位的确是岌岌可危,温昕悦说得对,她只能隐忍,可她这个性子,实在让她难受得紧,周彩燕是她信得过的佣人,忍不住开始抱怨起来。

    周彩燕刚要坐下,想到她不喜别人佣人坐她房间的沙发,便一直站着,听林安菱唠叨完,轻笑了笑,目光柔和看先她,“小姐,容周嫂说句不好听的话,你是不是觉得她抢了你的哥哥,抢走了二少爷对你的关注和宠爱?”

    林安菱脸色一变,立刻反驳,“我没有,就是她讨厌,我才不在乎她抢不抢,我就是讨厌她,就是不喜欢她!”

    “那就没有。”周彩燕眼底纵容,语气慈爱开口,“或许其中是有什么误会呢?毕竟周嫂相信,能让二少爷看上的女孩子,绝对不差,小姐也可以尝试着去接受她,毕竟二少爷年纪也不小了,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女生,也是很不容易。”

    “我哥又不是娶不到!”林安菱不满嘀咕,“昕悦都比她好多了,我看她就是爬上我哥的床,勾引我哥,等嫁了进来,指不定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到时候就是她给我脸色看了,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说到这,她才想起来,今天忘记和温昕悦说了,她也是回来看家里佣人忙活,一问,这才知道林浩要把徐轻芮带回来,原本说是前几天回来,但由于沈映蓝与林冠玮临时出差,所以延后。

    拿起手机给温昕悦发了个短信,叮嘱对方一定要来。

    周彩燕觉得肯定是她想多了,连忙安抚,“你是林家的小姐,哪有人会给你看脸色?二少爷的女朋友是个有眼色的都不会这么干,肯定是小姐你想多了。”

    林安菱轻哼了一声,将前几日咖啡厅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自然是添油加醋,掐头去尾,说得自己怒火直冒,“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多恼火,还要生生忍了,以后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指不定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

    “这不是欺负人吗?小姐,这件事你要告诉太太和老爷!这样的女人实在太狠毒了!”周彩燕脸色也是骤然一变,愤怒不已,在脑海里就脑补出一副画面,林浩的那个女朋友仗着林浩的喜欢,欺负当时孤身一人的林安菱。

    林安菱哪敢说,真相怎么样,她心底跟明镜似的,加上温昕悦的叮嘱,眼眶一下就红了,可怜兮兮看着周彩燕,让对方心头一揪,只听她带着哭腔道,“周嫂,我这几天犯的事你还不清楚吗?我哥哥护着她,保不准会干出什么事,这件事被扯出来,我肯定逃不掉,很可能没人相信,我不能在这个节骨眼拿自己做赌注,只能忍了。”

    周彩燕听着更加心疼,全然忘记自己刚刚说的话,咬着牙愤愤道,“这个狐媚子,还没嫁进来就这么过分,二少爷是看上了什么人?”

    话落,又抬头重新看向林安菱,“我可伶的小姐,被人欺负还只能忍着。”

    林安菱这段时间就憋屈得厉害,又是个给杆子就向上爬的主,一碗碗苦水倒了出来,黑的都能被她说成白,周彩燕的眼神越发怜惜。

    “如果真不是个好的,那周嫂在老太太面前也会说一下,以免进来一个祸害!”周彩燕看着她那个委屈的样子,许诺出言。

    林安菱本来只想发发牢骚,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说,实在让她喜出望外,下一秒又担忧了起来,“周嫂,这不好吧?万一哥哥那边知道…”

    “这事周嫂会办,也不会牵扯到小姐你身上,小姐尽管放心,我在林家待了这么多年,若是真进来这么一个狐媚子,那后面的日子才是后患无穷。”

    听到周彩燕这么说,林安菱别提多高兴了,反正是她去说,怎么着也怪罪不到自己身上,况且,依照她对周彩燕的了解,对方也不会将她供出来。

    如果能借她的手将徐轻芮去除或者让林家人对她有隔阂,对她来说就是益处。

    见林安菱眉头缓了一点,周彩燕也松了一口气,重新道:“小姐,二少爷也要回来了,我们下去吧,不然落人闲话可就不好了。”

    “恩。”

    两人走下去之时,周彩燕还在小声叮嘱着:“小姐,什么事我们都得忍,不可表现太明显,要是让人看到了,说你针对她,对你未必是件好事。”

    林安菱连连点头。

    没说两句,已经走到楼梯,还没下到,楼下声响就传来,林老太太乐呵呵的声音传来,“是小浩回来了?快快快,让他们两个进来。”

    其余人倒是对林浩如此上心的女子好奇,目光不约而同看向门口,周彩燕更是气愤,迫切要看到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如此有手段。

    门被打开,林浩一手拎着礼品盒,一手牵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待周彩燕看清那个女子的脸,整个人一惊,双目瞪圆,脸色倏然发白,摇摇欲坠。

    “爷爷奶奶,这是小芮。”林浩带着浅笑,拉着徐轻芮又往里走了走,一一给她介绍着,徐轻芮声音有些轻柔细小,也跟着一一将人唤了一遍。

    “长得真好看,性子一看就很好。”林寻琴笑着夸奖,徐轻芮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心跳加速起来,还是显得有些拘束。

    “回来时间正好,该吃饭了。”林老太太笑着招呼,一行人又往里走。

    徐轻芮一抬头,周彩燕猛地低下头,冲林安菱急急道:“小姐,我忽然记起客房还没收拾好,我先上去收拾了。”

    林安菱看着不远处的人眼睛就冒火,哪里听到她的话,更别提回答了。

    周彩燕现在也是心急如焚,只想逃离。

    躲躲藏藏一路小跑到客房,徐轻芮自然也没发觉,她原以为就是和林浩的家长吃饭,没想到这么多人,连林浩大伯的两个儿子林恒嘉和林展弘都回来了,她一下更加紧张了起来,眼睛都不敢随意乱飘。

    关上门,周彩燕抵着房门,身子顺着门滑了下去,软弱无力坐在地上,脸上更是冷汗直冒,嘴里不断念叨着,“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她完全没想到林浩的女朋友就是徐轻芮。

    秘书…对,徐轻芮就是给人当秘书,听说前段时间还升职了,对于这个女儿,她一直很少过问,根本不知道她在什么公司,现在想起来,再与林安菱说的话对应,完全吻合。

    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不行!

    这件事她必须要阻止!

    饭桌上。

    林崇辉坐在主位,他穿着中山装,头发灰白,神采奕奕,脸上染了一丝笑意,但整个人还是透露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让徐轻芮心底有些发怵。

    她坐在沈映蓝的下面,而林浩就坐在她下面,第一次距离他的母亲那么近,让她也有点慌。

    “我听小浩说他们之前在大学就认识了是吗?”沈映蓝先开口问她,话语轻柔,眉眼带笑,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和感,她在看向你的时候,眼神里就倒映着你的身影,却不会让人感觉有压迫。

    徐轻芮响起那天温舒韵与她说,沈映蓝曾经患有很严重的抑郁症,让她没由来心疼,乖巧点点头,应了一个字,“恩,是在大二的时候认识的。”

    “大二?”林崇辉醇厚低沉的声音传来,“算算应该是认识好久了。”

    “难得小浩对一个女生这么上心,也是很不容易。”林寻琴轻笑,接话着,将目光看向徐轻芮,语意不明,含着笑意,让她极其不好意思又低头,一口一口扒着米饭。

    “小姑,您别打趣她了,胆小。”林浩说着给徐轻芮夹菜。

    闻言,一桌子人发出一阵笑意的笑,徐轻芮更加更羞了。

    林展弘不似他哥哥林恒嘉,性子沉稳少言,是个外科医生,他在公司上班,圆滑得很,看林浩这幅样子,少不了打趣,“二哥,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啊。”

    “说什么胡话呢?”别人没回答,他妈陈珊皱着眉头轻斥了一声,“收起你的花花肠子,什么时候给我也带回来一个,一天到晚脑海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一提高这个话题,林展弘无奈叹气,举手投降,“行行行,我闭嘴,我这就闭嘴,一个字也不说,我吃饭。”

    催婚什么的,饶了他吧,女人那种生物,他平日惹惹就已经和头疼了,叫他娶回家?

    这不是要命吗?

    桌上其乐融融,众人心情都不错,唯独一人,林安菱低着头,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平日,她才是全家人的目光所在,就是因为这个徐轻芮!

    她想着,心底也是十分烦躁,看了看手表,饭都开始吃了,这温昕悦怎么还不到?

    不会是忘记了吧?

    正想着,门铃响起。

    “谁来了?”林老太太疑惑看向门口。

    “奶奶,我去开。”林安菱动作更快,直接往门口走去,打开门,见是温昕悦,整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积极?”林老太太更是不解,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还未多想,那头又传来林安菱故意拔高的声音,还带着欢喜,“昕悦?你怎么来了?来找我的吗?”

    温昕悦今天可谓是细细打扮了一下,穿着一件黑白相间无袖短裙,典雅矜持,脖间带着一条细小的项链,钻石吊坠是细小,显示出她肤质白皙,露出些许精美的锁骨,大波浪的头发披在腰间,脸上画的妆容浅淡,恰到好处。

    “打电话给你没接,刚好经过这,我就来看看你在不在家?不是说今天晚上要一起去曦城吗?”温昕悦看着她夸张的演技,眼底一恼,但她把不会说出来,而是轻柔出口,话语刚好能让里面听见。

    林安菱倒不全傻,一下便听出来她的意思,连忙点头,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不起啊,我今天在家吃饭,然后把这事忘了,你进来等一回行吗?我马上就吃好了。”

    “是昕悦啊。”林老太太已经走了过来,招呼道,“先进来坐吧,吃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一点?”

    “不用了,谢谢林奶奶,我来之前就吃过了,只是来找安菱,我等一下她就好,不急的,现在也还早。”温昕悦推迟着,笑了笑。

    话说得挺有水准,林老太太也知道两人关系好,对这番话倒是没怀疑,笑着又道:“刚刚吃是刚刚,哪有你一个人坐在这里等的道理,不嫌弃的话一起吧,不然留你一个人在这我们也不好意思。”

    “这倒是给您添乱了。”温昕悦尤其无奈,带着歉意。

    “多双筷子而已,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林老太太轻笑,转身便吩咐了下人。

    “一起吧,这样我也不用急,不然你等着我都不能好好吃饭了。”林安菱也缠着她,将她往餐桌上拉,温昕悦被拉了过去,有些难为情给众人打了招呼。

    温昕悦在外口碑一向不错,众人也没说什么,笑着点点头,只是温昕悦偶然与沈映蓝对上之时,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让她心底倏然一怔,脸上还是不动声色,扯开一抹笑,有些歉意,“还是添麻烦了。”

    “没事。”沈映蓝罕见接话,嘴边轻轻一扬,“既然都来了,客气什么,不过是一顿饭,不用这么客气,你也是菱菱的朋友。”

    温昕悦笑着点头,垂下的眉眼却皱了皱,她总觉得沈映蓝话语里有深意,她对沈映蓝没什么了解,她和林安菱关系还不错,来过林家次数也不少,但鲜少与沈映蓝讲话,对方总是一副清冷却随和的模样,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但好像又让她觉得她什么事情都知道,不敢小视。

    因为温昕悦的到来,林安菱在饭桌上的话也多了起来,徐轻芮坐在两人对面,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一些,想起那日的场景,当时好歹有温舒韵,她整个人也有点底气,现在是在林家,她除了林浩谁都没有,心底难免就有点慌,脸色都不太好起来。

    “怎么了?”林浩第一时间注意到她情绪的低落,凑过去低声问。

    “不是很喜欢闻到香菜的味道,没事的。”她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其实也是随口一说,他给她夹的肉中,有放了香菜的原料。

    “我没注意。”林浩笑了笑,直接从她碗里把肉夹出来,放到自己碗里。

    徐轻芮没料到他会有这般动作,怔了怔,却不好说什么,极力扯开一抹笑,极力去平复自己的内心。

    林安菱看着却咬牙,温昕悦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其他人倒是心照不宣,林家老两口看起来气色还不错,是不是问徐轻芮一些问题,许是有意,都扯开了家室,不做过多询问,多半是问她自己的事情,或者两人之间的事。

    温昕悦放在桌子下的手,悄悄握紧,她对林浩当然有所了解,知晓对方脾气温和,绅士有理,但没想到对女士还这么体贴。

    看徐轻芮自然也是带了有色眼光,据说是小地方来的,那种地方来的人,能有什么好货色?

    小肚鸡肠,不识大体、目光短浅…

    一顿饭吃完,众人心思各异。

    ------题外话------

    感谢所有的小仙女,两万呐,分四更,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