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 原来是佣人家的女儿(二更)
    一家人在客厅聊了一会天,林安菱上楼收拾,准备与温昕悦出去,做戏也要做全套不是?

    没一会,林浩带徐轻芮来到了后花园。

    林宅面积辽阔,住宅后面有一个游泳池,还有一片花园,夜晚微风吹拂,淡淡的清香传来,沁人心脾,两人在小径上牵手走着,月光倾撒下来,拉长了身影。

    “那是菜园?”徐轻芮盯着某一处,语气有些不确定,在她印象中,豪门不应该有这些才对。

    “恩,那是奶奶的菜园,她下午就喜欢在里面忙活,种些蔬菜或者花草。”林浩点头,修长的手指向远处一个方向,“那里还养了一些鸡鸭鹅,还有兔子。”

    不过这些是林家的佣人饲养的,林老太太喜欢捣鼓菜园,偶尔去看看饲养的那些鸡鸭鹅,那里离住宅这边也远,老人家觉得现在市场上的食品不安全,不放心。

    “用爷爷的话来说,我们家是自给自足。”他轻笑说着。

    徐轻芮走得离菜园很近了,里面被分割得很完整,每一块种植着不一样的菜,有些地方还种上番茄和茄子,长得很好看,到了可以收获的时候,长在树上,让人眼前一亮,她都有上前采摘的**。

    周围还有很多花草,围着特色的围栏,借着路灯,她都感觉不是吃食,好像种植来欣赏的路边美景。

    “真好。”徐轻芮看了他一眼,由衷说出一声,“生活在这样的坏境下,真好。”

    不似她,从小便独立惯了,周彩燕长年不在家,徐振南也忙于生计,她与徐言卓都像是野生长大的。

    两人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他的生活圈子也让她羡慕着。

    “如果你愿意的话,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他接话,让她心下一愣,一时间没了反应,见他后面没说什么,一颗心又悄悄放下了,不然她觉得进度实在太快,让她都有些恍惚。

    她笑了笑,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两人走到长椅下,坐了下来,对面便是一片开得璀璨的花园,花草芳香。

    “小浩,手机响了。”林老太太站在不远处,笑着看向两人,轻唤了一句。

    “恩,知道了奶奶。”林浩应了一句,站起身来,看了看徐轻芮,“要不要跟我一起进去,还是等我一下?”

    “我还想坐一会。”她昂起头,扯开一抹笑。

    这里空气很好,她才刚出来,有点恋恋不舍。

    “也行,不过天气有点冷了,我一会给你拿件外套过来。”林浩摸了摸她的头,这才往老宅后门走。

    徐轻芮盯着他的挺拔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见,这才收回眼神,重新落在不远处的花朵上,有些失神,两人一路走过来,好似顺利得不可思议。

    “小芮!”一个熟悉眼底的声音传入耳,徐轻芮心底咯噔一下,周彩燕已经站在了她面前。

    “妈。”她倏然站起身来,语气诧异,“你怎么在这?”

    周彩燕黑着一张脸,劈头盖脸骂道:“我怎么在这?这是我工作的地方,我倒要问问你怎么在这?你什么时候和林浩在一起了?还偷偷来见他家人,怎么没见你和我说过?还当我是你妈吗?”

    徐轻芮被她说懵了,有些不可置信。

    什么?

    周彩燕工作的地方就是林家?她从没和她说过啊。

    她对她关心一向很少,还没找到机会与她说起,再者,林浩今天说只是单纯吃饭,她也就来了,没有别的意思。

    “妈,我还没来得及说…”

    “什么没来得及说?你这个死丫头。”周彩燕上前就要她打,最后又忍住了,怒斥道,“这么大的事,你居然自己决定,下次是不是你嫁人了我都不知道!”

    “妈!”徐轻芮打断她,“没您说的那么严重,就是单纯吃饭。”

    “你还顶嘴!”周彩燕气得咬牙,戳着她的脑门,“我跟你说,马上回去,这事我们回去说!听到没有?不许告诉别人我是你妈,现在马上回去!”

    “为什么?”听着对方的话,她狠狠皱着眉头,十分不解。

    虽说周彩燕在这当佣人,从内心来讲,是有点尴尬,但叫她别认是什么意思?这种做法让她很不解。

    “没有为什么,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妈的话!”周彩燕说完,匆匆又从另一边走了,临走前还一直强调,“把我说的话记住了,马上回家!”

    徐轻芮满头雾水,还是不能理解她说的话。

    怕她会觉得她丢人吗?

    可是她不介意啊,这些本就是事实,无法去掩盖的东西,她也会偶尔和林浩说起来一些,只是不凑巧,恰好是他家罢了。

    不远处竹林的假山旁,两个人影站着。

    “原来是佣人家的女儿!”林安菱看着徐轻芮站着的背影,冷笑一声。

    两人不过是要去车库取车,途径这,刚好看见林浩回去,林安菱不过是想来给徐轻芮一下下马威,没想到却见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

    “那不是你家那个陪你很久的佣人周嫂吗?”温昕悦对这么一幕也很吃惊,心底一些顾虑也放下,她觉得自己胜算更大些。

    林家佣人的女儿,这个脸,林家怕是丢不起吧?

    “对啊,我今天跟她说的时候,还有模有样指责!”林安菱说着,面色扭曲,咬牙切齿道,“我看她就是故意的,让她女儿接近我哥,简直是下得一手好棋,亏我那么信任她,原来打的是这个算盘!”

    “那你以后得注意了。”温昕悦提醒着她。

    “我注意?”林安菱嗤笑一声,情绪激动,“我现在就去当面揭穿她,刚好这么多人在,让她和她那个佣人妈一起从外面家滚出去!”

    说着,她便要转身往住宅走,温昕悦连忙拉住她,奉劝道:“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父母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家家境,只不过她妈工作的地点变成你家而已,到时候丢脸的还不是你家?你说不定都会被教训,你哥的脸不要了?”

    “那…”

    “人家说自由恋爱,你能说什么?”温昕悦再次打断。

    “我…”林安菱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的确,徐轻芮好像没做错什么,家境差林家人又不是不知道,上次林老太太还与她说:家境不重要,人好对你哥好就行,听说能力也不差。

    “你这冲动的性子啊,得改改。”温昕悦叹了一口气,说着。

    另一头,林浩已经回来,还拿了一件外套,正在给徐轻芮披上。

    “那怎么办啊?”林安菱愤愤不平,目光冰冷,“总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吧?让她嫁进来?不行,我是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当然不是,我们要智取,让她翻不了身。”温昕悦说着,往她耳边凑,低声说着。

    林安菱眼光越发明亮,嘴角上翘,一副可行的模样。

    半个小时后。

    徐轻芮在厨房看见了周彩燕,刚要上前,对方严厉的眼神传来,让她生生忍住,心底更是捉摸不透。

    “时间不早了,就在这将就一个晚上吧,奶奶叫人把客房收拾好了。”林老太太拉着徐轻芮的手,对她说着。

    周彩燕洗碗的手一顿,心下更是一紧。

    “不了,奶奶,我先送她回去,我也要回我那,现在也不算晚。”林浩自然知道她的拘束,替她婉拒着,他知道徐轻芮不是那种随便留宿的女孩,即便在他家。

    林老太太又说了两句,林浩话语虽不强硬但也不退步,如此,也便由着两人了。

    周彩燕见两人出门,快速收拾打扫起来,林老太太走过来看见她,随口道:“小浩这个女朋友看起来好像还不错,比我想象中更文静一点,两人还挺搭的。”

    闻言,周彩燕身子一僵,敷衍着,脸色早就不好了。

    林老太太自个又在那唠叨了几句,看她一直在忙活,又看了看墙上的点钟,轻声道:“周嫂啊,要不你先回去吧,他们还在你呢,太晚了也不安全。”

    林家又不是只有一个佣人,他们也提供住处,只是回家的就周彩燕一个人,又是林家的老人,多少也关照一些。

    若是平日,周彩燕会乐呵呵婉拒,做完再走,今天她一反常态,往围裙上拭擦了两下手,将围裙解了下来,满脸歉意,“老太太,实在抱歉,今天我们家有事,我得提前回去了。”

    一听她家有事,林老太太也催着她赶紧回去。

    林浩将徐轻芮送到楼下,侧头看向她,“是不是感觉还好?我说他们喜欢你,他们就喜欢你。”

    前几天,她一直很不安又忐忑,让他真是哭笑不得,他打算将她带回去,就一定会把该做的思想工作都做好,不会让她为难,可这个小女人就爱胡思乱想。

    “恩。”徐轻芮看向他,羞涩点点头,其实她刚刚脑子里挺乱,不知道她妈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总觉得两人在一起让她和生气,甚至都有些暴跳如雷。

    “在想什么?”他温润的声音又在寂静的车厢内响起,打破她的思路,微微昂头,她摇摇头,“只是还有点不适应,觉得不真实,我需要缓一下。”

    “有什么不真实的?”林浩无奈摸向她的手,“以后我们经常给回去,这样就会习惯了,反正以后也是你的家。”

    闻言,她有些脸红,羞窘般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却被拉住,怎么也牵扯不开,晃了晃,嗔怪道:“松手啦,我要上去了。”

    “再不松手我要咬人了!”她像只被惹急的兔子,直接将两人手拉起来。

    林浩反射性缩回手,眉眼带笑看着她。

    “那我先上去了。”见他松开,她打开车门,拿过自己的包,有些像落荒而逃的模样。

    林浩摇头,见她背影消失,这才扬尘而去。

    周彩燕回到半路,又与上次的豪车擦肩而过,这一次,对方开着窗户,她直接就看到了林浩那张脸,狠狠一愣。

    她带着安全帽和口罩,倒是不用担心对方会认出来。

    难怪上过一次就觉得这辆车眼熟,原来是林浩的车,她在林宅这么久,还是见过很多次,她说那个丫头最近总是笑眯眯的,原来是谈恋爱了,林浩将她送回来的。

    想着,她的脸更黑了,加快速度往家里赶。

    周彩燕到家,怒气冲冲打开门,“你妹妹呢?”

    徐言卓懒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嘴里碎骂着,“猪队友,我靠,坑老子…”

    “我问你妹妹呢?”她没了耐性,拔高声度,吼了对方一声。

    “干嘛?”徐言卓黑了脸,“没回来就在加班啊,回来了就在自己房间,妈,你自己去看看不就行了,在这里生什么气?”

    周彩燕忍着火气,往徐轻芮的房间走。

    她吼得那么大,里面早就听见了,徐轻芮放下睡衣,正要走出去便见她妈阴着一张脸走进来。

    “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谈恋爱的事情为什么没告诉我?”周彩燕盯着她,怒不可遏,“说,和林浩进行到哪一步了?敢撒谎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徐轻芮也被吓到了,周彩燕平日里虽不管她,但也很少凶她,这样的场景,是第一次。

    “说啊!”

    “没到哪一步。”徐轻芮缩了缩脖子,出口说着。

    “给我老实说清楚,要是敢说谎,徐轻芮,你看我不打你!”周彩燕俨然有些失去了理智,与她说都带着怒气。

    “妈,做什么呢?”徐言卓不满的语气传来,“谈恋爱就谈恋爱,她都几岁了?你当她早恋啊?都这么大了不谈恋爱,以后嫁得出去?”

    徐轻芮见他过来,悄悄移到他身后,寻求庇护。

    自小她要是受骂了,总喜欢将徐言卓拉出来,两人是双胞胎,只是性子完全不同,他比较叛逆,周彩燕懒得管他,所以她每次都能得益。

    “谁不让她谈恋爱了?”

    “谈恋爱就要汇报了?妈,没见你让我汇报过,我可是都数不清了。”徐言卓挑了挑眉,倒是一脸痞痞的模样,丝毫不惧怕她。

    “和谁谈都行,嫁谁都行,就是不能是林浩,不能是林家!听见没有!”周彩燕声色俱厉,“分手,马上给我分手!”

    “妈,为什么?我们好好的。”徐轻芮一下懵了,从他身后站出来,冲她问。

    “你知道什么?”周彩燕定了定神,路上早就想好了说辞,只见她顿了顿,又接着开口,“你以为林家那么好嫁?人家是豪门,林浩作为下一任接班人,身上捆绑着多少利益?你以为人家真的会为爱情和你在一起吗?林家人看得上你吗?”

    “我在林家工作这么多年,他们什么样妈比你清楚,不想让你入火坑明白吗?”

    说着,打起了感情牌,红着眼圈抹眼泪,“能有什么办法,你就是生在了这个家庭,能有什么办法?人家到时候甩了你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小芮啊,只要还没涉及到结婚,人家对你都会很好,你别昏了头,我可以亲耳听到沈映蓝和林冠玮还有林老爷子他们说,林浩是要联姻的,人选都有了,都是大家族的千金,你快点回头吧。”

    徐轻芮以为周彩燕是生气她谈恋爱,毕竟大学之前,她都警告她不能谈恋爱,丝毫没想过是这个原因,摇着头,明显不信,可手都在抖,眼神黯淡,一副受伤的模样。

    林浩怎么可能会骗她,若是这样对方为什么还要追求她?

    “王八蛋!我揍死他!”徐言卓是个暴脾气,咬着牙,撸起袖子就要往外冲。

    “回来!”周彩燕死死拉着他,“你去送死吧?人家把你关进监狱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到时候谁救你出来,你是想让我们家跟着送死吗?”

    “那就让他这样欺负小芮?”他一脸不甘心。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周彩燕说完又看向徐轻芮,“小芮,就当妈求你了,别和林浩来往了,我们躲还不行吗?你在林氏上班,说明能力还是不错的,我们可以辞职,去别的地方也会很好的,别往火坑里跳行吗?”

    徐轻芮心底很复杂,脑海里不断有声音告诉她,她看到的、感受到的,不是周彩燕说的那样,可她妈没有理由要骗她,联姻这个也不是不可能,两种思想在打架,她全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人渣,别和他在一起了。”徐言卓也稍稍收回一点理智,嘴里还骂着,看向徐轻芮,又痛恨自己的软弱,要是在老家,他非把这个衣冠禽兽绑起来狠狠打一顿,要了他半条命,看他敢不敢欺负他妹妹!

    “马上分手知不知道!不然这次我要生气了!”周彩燕话语不像作假,一副十分严肃的模样。

    徐轻芮扶额,脑里隐隐发疼,语气无力,“妈,你先别说了行吗?我想静静。”

    “静什么?有什么好想的?这件事就算林浩不知道,林家说不定是给他一两年自由时间,到时候对抗起来,你觉得你能赢?赢了日子又会好过?”她急了,看着徐轻芮这幅样子,明显有些犹豫,没有全然相信她的话,想到她与林浩的关系,眼睛一闭一睁,语气警告,“我告诉你,马上和他分手!不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