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 你怎么比我还拼?(一更)
    谁知,温舒韵重新抬头,无奈看向她,“温家我是不会回去了,如果你真的担心温家不安全,我这边可以请人照顾你,一直到你生产。”

    会有这方面的顾虑也是因为温昕悦,对方什么样,她最清楚了,会对冯琳有什么不利也很有可能。

    至于冯琳口中一直弟弟弟弟的叫,她的确是听不惯,被重男轻女的思想毒化太严重,若是这次再生个女儿出来,是不是又要像她一样?从小被遗弃,心理上更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她都有些同情对方了,投胎到这样的家庭还这不是什么好事。我

    “我要的是你回温家,谁要你请人照顾?”冯琳脸色十分不好,硬邦邦说出这一句,

    她离开温家,别人怎么想?再说,她为什么要离开?谁敢害她的孩子?

    哪怕是温昕悦,她也敢怕拼命!

    说完,看向温舒韵,语气越发不满,“你还是不想回去是吧?你心底还是记仇是吧?都过去这么久了,计较这些有什么用呢?还是说你觉得你现在能赚钱了,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然后想摆脱我?觉得是我连累了你是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温舒韵接过话,神色未变,拿着性子道,“我说过,你若是不想在温家待了,我可以养你,若是你一直在那里待下去,那我也没什么办法。”

    “如果只是来看我,你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我,你是我妈,我不会忘记,如果每次都是说这个话题,那我不想听,决定也不会改变。”

    回温家是不可能,即便冯琳现在是这种情况,至于温昕悦会不会在背后搞动作,她也有些了解冯琳,不会这么任由摆布,温昕悦不会那么容易得手,她的确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冯琳气结,狠狠瞪着她,怒火直冒,想不到温舒韵这次这么坚持,性子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软硬不吃。

    “如果真的担心有人对你不利,那就小心一点,尤其是温昕悦。”她留下一句话,直接转身走了,在冯琳的目光下,毫不犹豫开门做进车内,倒车离开。

    “气死我了!”冯琳看着温舒韵这幅样子,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都这样了,温舒韵居然还不回来帮她。

    破戏子有什么好的?能赚几个钱?

    她生下儿子就是林家继承人,所有的财产都是他的,到时候,温舒韵地位不是也跟着上升,说不定能嫁给好人家,她还能多准备准备彩礼,这样的日子不好吗?

    女人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现在她只要回温家,所有的一切都离她近了,她真不知道这个女儿想要做什么!

    脑子是不是坏了?还是说已经中邪了?

    “回家!”冯琳坐上车,对司机也客气不到哪里去,以往的时候,没点底气,可能她还会好好说话,争取在温家有点好感。

    现在别说司机,佣人都被她骂得不知道多惨。

    司机也没说话,认命启动车子,冯琳的话语又从后面传来,怒气还没消,“一会回去的时候,别和任何人说我们来找过二小姐,听到没有?”

    温舒韵现在名气上升,在温家也算开始被看重,温老太太现在对她是越看越满意,要是让人知道她来找温舒韵,对方还不肯回来,她的面子往哪里搁?

    “我知道了太太。”司机白了她一眼,嘴上却答应着。

    闻言,冯琳才满意下来,胸口还是充斥着一团火,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不断安慰自己: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对儿子不好…

    缓了一会,她皱起眉头,温舒韵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

    小心温昕悦?

    她怎么感觉对方对温昕悦是有看法?

    无论如何,她肯定更是要提起心眼了,绝对不会让这个孩子出任何事!

    ——

    温舒韵走入云影大楼,手里拿着电话,按了电梯。

    “恩,尘哥,我到了。”

    “三楼是吧?我知道了。”

    电梯门打开,她走了进去,正要关门,迎面走来一行人,让她微微皱了皱眉,下一秒,却恢复了神色,手上也没动作,不按关,也不按开。

    “安菱,我们等下一班吧。”黄若珊看到她,逐渐放慢了脚步,奉劝着一旁的林安菱。

    如今林安菱名声受挫,与林家关系又十分微妙,温舒韵正火,两人先前还有些矛盾,作为经纪人,她是要考虑大局,以大局为重,况且,今天试镜的角色,对方还是女主角。

    面对这种情况,能屈能伸才是本事。

    林安菱可不这样想,看到温舒韵眼睛满眼不屑,偏生加快了脚步,趾高气昂走过去,按下关到一半的电梯。

    黄若珊无能,跟过来的助理也有些战战兢兢,迫不得已也跟着走进去。

    温舒韵刚刚站在中间,见有人进来,往里站了一些,林安菱见她这幅样子,轻哼一声,冷笑道:“怎么?怕了?你那天不是很能耐吗?”

    她已经自动将对方的行为理解成服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温舒韵面无表情,淡淡出口。

    “你还不承认!”林安菱一下急眼了,敢情她白被打了?脸色阴沉,“那天动手的不是你?我告诉你…”

    “林小姐。”温舒韵挑着眉斜睨着她,不急不缓打断,“林小姐是说我对你动手了?说话可是要负责,证据拿出来才行,口说无凭。”

    此言一出,林安菱话语声戛然而止,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气得发抖,牙齿咬得咯嘣响,“温舒韵,你不要太过分!”

    对方在提醒她有录像,温昕悦也与她说过,不然她早就将事情爆出来,就是她先动手,加之最后被泼了一身,如此丢人,让她还有什么颜面?

    “过分的好像是林小姐吧?”温舒韵抬起头,玩味地笑了一下,红唇轻吐出声,“谦让是美德,我总不能自私站在中间,显得很没有家教,好心想让,我可是什么都没说,林小姐不分青红皂白上前将我骂了,还说我动手,林小姐可是要拿出证据,饭能乱吃,话还是不能乱说。”

    “你说谁没家教?”林安菱炸毛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只脚都向温舒韵的方向迈过去,拳头已经握紧。

    她上电梯的时候就是喜欢站中间,而且不喜欢别人和她挤,对方也会自觉等下一趟,温舒韵居然敢暗指她没家教!

    “安菱!”黄若珊拉了她一下,用眼神制止奉劝。

    林安菱被奉劝住了,可神情像是要把温舒韵活活吞了似的,她自然记得教训,这里还是云影,对方又是云影的艺人,怎么吃亏的都是她。

    而且,她还看到黄若珊眼底的疑惑,还有小助理偷偷观察的神情。

    那是她的耻辱,她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温舒韵,你给我记着!”林安菱脸色黑如锅贴,一字一顿警告,企图吓倒对方。

    这一招,她没少用,她的名字身份摆在这,娱乐圈谁敢惹她?

    若是平时,对方无论男女,早就向她求饶了,不求饶的那几个,现在早就滚出这个圈子。

    温舒韵能有多叼?

    不就是温家一个不受宠的女儿吗?

    上一次敢这么对她,肯定是因为徐轻芮的缘故,知道现在对方现在正受他哥宠,不然哪里来的胆子?

    温舒韵眉眼间露出一丝冰冷,讥诮道:“林安菱,你是三岁孩子吗?”

    林安菱一怔,其余两人也是一愣。

    完全想不到她会这般说,脸上的嘲讽毫不掩盖,完全**裸展现在三人面前,甚至还能感觉到一丝丝可笑的气息。

    “不明白吗?”温舒韵清脆的声音还在密闭的电梯内响起,却染上了一丝丝清冷,“得意猖狂得尾巴都翘上了天,就算是公主,也得保持皇家的家教礼仪才对。”

    “别只是外表披了层皮,很难看。”

    话落,在众人的视线下,走出了电梯。

    她既然上次敢针对林安菱,自然就是不怕,林家的资料都在她手里,被她分析了一遍,就这个情况,林安菱怎么着也得忍着,绝对不敢对她做什么。

    就她现在公开的身份,不排除林家出马能将她拉下来,但林安菱绝对没那个胆子,林家也没人会帮她。

    况且,那还是她的“情敌”,作为正室,她的气场当然要拿出来。

    还真当她好欺负!

    林安菱睁着大眼,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脑袋嗡嗡嗡作响,温舒韵在说什么?

    说她没教养?说她难看?

    黄若珊看着温舒韵的背影,心底都暗暗佩服她的勇气,谁不知道林安菱这幅性子?

    哪怕再不怕死,那也是不敢出口这些话。

    林安菱回神,眼前哪还有人,她气得胸口发疼,无从发泄,手舞足蹈,形象全无,乱抓着自己的头发,刚要尖叫出声,看着有人走进来电梯,生生忍住,怒气冲冲出去,对着来人怒斥,“滚开!”

    那个女生是云影的小员工,一见是林安菱,又见对方一副不好惹的模样,赶紧躲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心底更是害怕。

    “没眼色的东西!”林安菱憋得一身火,走到她面前,停了一下,轻哼说了一句。

    那个小员工别提出声了,低着头都不敢抬。

    到底是别人地盘,林安菱努力克制收敛,深吸了一口气,冲她道:“是试镜在哪一边?”

    “右、右边尽头…”小员工说着声音都发抖起来。

    林安菱这才仰起头,向前走去。

    黄若珊跟在她身后,小助理看着两人,连忙也跟了上去。

    “温舒韵!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绝对不会!”林安菱走着,咬牙切齿说着,眼底喷射着怒火,含着毒蛇的光芒,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好了,先忍一下,现在面试重要,一个不长眼色的人,先不和她计较。”黄若珊安抚着她,还真怕对方突然就发火了,那她们也讨不到什么好。

    “我知道。”林安菱不耐烦说了一声,抬起头,脚步更快了。

    这次试镜对她来说不同寻常,她自然是要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不能让那个贱人影响了自己的心情!

    右边尽头有一个大厅,此时已经座无虚席,女的长得颇有姿色,男的相貌俊俏,有些带着助理,有些和经纪人,有些则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剧本,低头默念着。

    “怎么这么多人啊?”林安菱直皱眉,别说座位,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部剧可是云影下半年的大制片,比《那年》多投了几倍钱,加上黎斌导演,现在一个小小的角色也是上百人争抢的。”黄若珊站在一边解释。

    黎斌现在可不是一个小导演,《那年夏天你和我》可是捧红不少人,就连普通的配角,如今的身价都已经今非昔比,娱乐圈本身就是人才济济,太多人想来试试运气。

    话落,她又道,“不过这些都不管你的事,放心吧。”

    依照林氏的实力,加上云影不是靳绍煜开的吗?两家又是世交,这不是分分钟的事?

    “我还是有点紧张,珊姐,把剧本给我一下,我再背背词,顺便再琢磨琢磨动作。”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取悦了她,还颇为好说话。

    “我们就站在这?”黄若珊有些不可置信,依照林安菱的性子,怎么着也得让云影安排一个休息室吧?就这样站在外面?

    一群人在大厅里都显得拥挤,如此吵杂的坏境,也不利琢磨剧本啊。

    自从她接收林安菱,到哪不是贵宾?

    这样的待遇可从来没有过。

    “就在这,不然能去哪?我能看下去的,也肯定会把这个角色拿下!”林安菱眼神坚定,语气强调说着。

    她一定要所有人看看,她不是一无是处,就算不靠林家她也能走去自己的一番天地!

    “好吧。”黄若珊想到前些日子林安菱发生的事情,现在安稳一段时间也是应该的,反正也就走个过场,到时候角色就会自动送上门,想着,她看向一旁的助理,“你去看一下是几号。”

    “好的。”小助理往试镜那边走去,门口贴着一张张纸,上面写着序号,按顺序进行试镜。

    半响之后,折了回来,看向两人说道:“菱姐是158号。”

    “这么远?现在几号了?”黄若珊又询问出口。

    “好像才刚开始,现在是三号。”小助理回答着,接着又道,“不过好快,有些人半分钟就出来了,黎导还会骂人,门口都听到骂声了。”

    “那没事。”黄若珊摆摆手。

    林安菱是内定的,就算黎斌火气再爆,脑子总是有的吧?

    又等了一会,一个个进房间,又一个个失落的走出来,看脸色就知道情况不好,多半没戏。

    黄若珊观察着,又过了半个小时,再一次将小助理催去打探,不过才十九号,照这样下去,轮到也是下午很晚了吧?

    看着林安菱站在一边默念台词,她倒是第一次看对方那么认真,还是忍不住上前打断,“安菱啊,这样轮下去,轮到你可是要好久,要不,我去说说,让你提前试镜?”

    以前的剧根本没有试镜这一说,林安菱这次来还真是给黎斌面子,本来就是内定,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过是一个过场,走完就可以走了。

    林家的面子,在她看来,对方一定会给。

    “很晚就很晚,我正好有时间准备,有什么好说的,别走特殊通道了,要不然别人又该议论了。”林安菱一脸不耐烦,看着她的剧本头都没抬。

    这次她要完全凭自己的实力!

    “那好吧。”黄若珊见她这么说,也没再说什么。

    一行人等啊等,等啊等。

    中午十一点半,试镜那边暂停了下来。

    黎斌拿着登记表,一行一行扫下来,指着其中一个名字,“但神情欠缺一些,但总体还行,女六就是她了,还有这个,萧乾这个角色,也确定是…”

    副导演在一旁,记录着。

    “好了,暂停这些,下午两点再开始。”黎斌说完,伸了一个懒腰,看向一旁的温舒韵,“走,出去吃饭去?”

    又选中几个合适的角色,他心情看起来很好。

    “下面还有一半,两点开始怕是有点晚,叫他们送餐进来吧,然后一点开始,这样能在今天试镜完,黎导觉得呢?”温舒韵语含笑意,出言询问。

    黎斌的标准又严苛了许多,比起前一世,这部剧到现在是换了一半人,但这已经是最后一场面试,开机在即,已经没有时间了,她也希望能找到合适人员,呈现更好的一面。

    “你怎么比我还拼?”黎斌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指了指她,“说真的,今天要不是你在,我要顾忌女士,我十二点半就开始了,还以为带你去吃顿好的,没想你还不领情。”

    嘴上这么说,他神情还透露着欣赏。

    ------题外话------

    下一章打脸林安菱是逃不掉的呢,早安,上架活动中奖名单冬季已经发了公告,有名字的小仙女记得冒泡哈,方便冬季奖励,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