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 你还有我,我在(二更)
    另一边。

    靳绍煜合上文件夹,“西部那边再跟进一下,海元项目两天后把具体方案给我,先这样,散会!”

    说完,站起身率先向外走去,梁伟连忙跟上去。

    走入办公室,往椅子上一靠,闭着眼,疲惫揉了揉眉间,这会开了四个半小时,终于开完了,累人。

    闭着眼脑海里就出现她娇俏的身影,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她清脆的声音,倏然坐直起来,将手机拿出来,一按,没亮,黑的?又重重按了一下,还是没亮。

    靳绍煜蹙眉,找出电源线插了进去,这才亮了起来。

    小公主:“阿煜,你在忙吗?”

    看到她的消息,满身的疲惫像是倏然消散,他勾起薄唇,拿着手机往后一靠,按着语音柔声道:“下午比较忙,刚开完会,怎么?想我了?”

    温舒韵带着耳机,听着他附带磁性的声音,非但没被治愈,鼻头还微微有些发酸,她连忙低着头,不让别人看出她的异样。

    靳绍煜等了一会,见没短信,疑惑又发过去一条,“试镜完了?什么时候回来?”

    刚发过去,一条新闻就弹了出来,“温舒韵竟然是这种身份,让人大吃一惊。”

    关于她,他自然是要点进去。

    结果一看,神情一下收敛起来,眼神阴沉,猛地从椅子上起来,拿着钥匙向外大跨步。

    温舒韵正准备回,见对方又发了一个语音,她点开了,反正带着耳机,没人能听到,他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你在哪,我马上去接你。”

    “保姆车上。”她打过去几个字。

    “找个安全的地方下车,我现在去接你。”那边很快又发来一段语音。

    温舒韵回复了他,默默摘下耳机,甘小烟余光看着她的动作,小心翼翼观察着。

    自从不小心看到温舒韵的聊天记录后,她都多留了一个心眼,暗暗观察着对方,许是因为好奇,又许是因为别的心理作祟。

    又过了一会,温舒韵看着周尘开口,“尘哥,前面的元科路口停下吧,我要下去。”

    “不行,现在你下去干嘛?万一被狗仔发现了,你怎么办?”周尘一脸不赞同,别说现在是特殊时期,就是平常,她也是不能随意出现在公共场所。

    温舒韵还真小瞧了自己现在的知名度。

    “我要回趟家,有些事情要处理。”她说完,看向他,“这件事尘哥你先看着办吧,我这边的回应会晚一些。”

    闻言,周尘犹豫了,听她说回家,自然而然理解成温家,不然还有哪里?

    出了这样的事情,的确是要回家解决一下。

    “那样安全吗?直接送你回去吧。”他还是不放心出口。

    “会有人来接我,没什么事。”温舒韵语气保证。

    她都这样说了,周尘还真没什么不同意的,只能让自己在元科路口停车,又叮嘱了她几遍,这才放心走了。

    温舒韵带着头罩,今天打扮也简单,此时人也少,倒是没人认出来,她一直往前走着,她知道前面有个免费的公园,里面还挺美,有很多遮挡物,尤其在晚上,小径上还会开着音乐。

    这是她前世与靳绍煜经常偷偷摸摸约会的地方。

    靠边是一条河,黑暗一点的地方靠着河岸,被许多竹子林遮挡,路灯昏黄,夜晚还会放着一些优柔的歌曲,染上一丝丝浪漫的气息。

    走到两人经常相遇的地点,望着河的另一头,不经有些发呆了,曾经的回忆倏然涌入脑海,两人的曾经好似在眼前重现,让她嘴角有些上扬。

    “等很久了?”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她本能转头,见他站在她面前,似乎来得急,发丝有些凌乱。

    “没有,刚到。”她说着便上前,用纤细的手给他顺了顺头发,还扯开一抹笑,“怎么这么乱,很影响你的帅气的。”

    靳绍煜摸了摸她的头,微微俯下身子,方便她摆弄。

    她轻笑着,又给他顺了顺,还认真看了看,“好了。”

    “带你去吃饭?”他搂着她的腰,附身小啄了两下,嗓音温润出口,“想吃什么?”

    她摇了摇头,“还是回家吧。”

    看得出来她情绪不佳,他也没强求,牵着她的手往一边走,“好啊,那回家吧。”

    车子被他停在路边,小径上开不了车,还得走一段路。

    “果真是谈恋爱的。”甘小烟快速拿起手机,对着两人的背影拍了好几张,因为激动,整个人还有些手抖,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刚刚看到温舒韵下车了,鬼使神差也找了个借口,让司机停车让她下车,她家就在附近,众人也没怀疑,连忙打车往上走,恰好看到温舒韵的身影。

    好奇跟过来,不看不相信,一看不得了,居然是一个男人,长得还挺有气质的男人,看来就是温舒韵手机里那个“傲娇先生。”了。

    原以为是个老头,想不到还挺年轻,像成功人士,倒有些让她妒忌了。

    正脸自然是没看到,她躲在角落里,只敢看背影,要是见对方转头或者抬头,她立马就测过身子躲起来,要是被发现,她这么工作也完了,可不会冒这个险。

    走到侧面,男人打开车门,让温舒韵坐了进去,走到另一边,她又连忙藏起来,待车子开走,她才又露出了头,看着那辆车,很普通的奥迪,看样子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啊。

    被金主保养着,然后还有个男友?

    她自然而然就这样想了。

    车上,温舒韵将头抵在玻璃窗上,看着外面不断略过的风景,叹了一口气,找话题般出声,“我车还在公司呢,刚刚根本不能自己开出来。”

    “没事,我晚点让人给你开回来。”靳绍煜接话着,趁红灯停下时侧头看向她,一只手伸过去抓住她的手,放在手心,温热的气息顺时包围了她,“今天开会忙,手机又没电了,事情我也刚知道,很抱歉…”

    “又什么好道歉的?又不是你的错。”她打断他的话,手机这时候震动了一下,她低头看着,柳眉狠狠蹙着,“温家先承认我了。”

    她说完,嘴上染上一丝嘲讽的笑意。

    这么多年不对外公开,倒是这个风口浪尖上公开了,给她打得措手不及。

    上次分明说得很清楚,她与温家已经没有关系,可对方却“不计前嫌”承认了她,若是做出什么,在外人看来,还真是她的不对了。

    靳绍煜也顺着看过去,是周尘发的消息,标题醒目,“温氏总裁出面,温舒韵是温昕悦同父异母妹妹”,看着,他眼眸沉了沉,将她手中的手机拿了过来,一目十行往下扫着。

    越看脸色越黑。

    温文杰出面解释,温舒韵是温家二小姐,为温昕悦同父异母的妹妹,他与冯琳自由恋爱,网上皆是造谣,此时他会严肃处理,必要时候起诉造谣者,对温舒韵不公开身份进娱乐圈也做了解释,温舒韵从小性子独立要强,不依靠家里,走到这个地步他作为父亲也十分骄傲,请网友不要恶意揣测造谣。

    “怎么说倒都是我的错了。”温舒韵又轻笑一声,靳绍煜黑眸闪烁两下,刚要出口,后面已经传来了喇叭声,他没办法,只要先开车。

    “先回家吧。”她又收敛了自己的清晰,还冲他笑了笑,毕竟他在开车,这样也很危险。

    从他手中将手机拿了过来,打开自己的微博,从一开始的谩骂,到现在已经分成了很多种声音,有支持她的、又怀疑的、希望她出来解释的、问她和温舒韵关系的、说她低调的…

    风向一直在好转,显然是周尘已经开始动手脚,自从温文杰出面,事情对她来说就更复杂了,毕竟她是执意要和温家断关系,这下可好了,再被爆出来她就惹得一身祸。

    “我来处理。”待车子开得平稳后,靳绍煜低沉的话语响起,看的出来心情也很糟糕,剑眉拧得紧,一脸不悦。

    “不用。”温舒韵摇摇头,顿了一会,似笑非笑开口,“这么多年,温家可是第一次这么维护我,我可不能让他们失望。”

    这话听到他耳里,让他心尖犯疼,重新抓上她的手,语气宽慰,“你还有我,我在。”

    “恩。”这句话还真让她的心安定了下来,像一股暖流的注入,逐渐安抚她冰凉刺骨的心。

    对啊,她是有家的,家里还有他。

    “需要帮忙你要跟我说。”他又开口着,叮嘱她。

    若是他插手,很多事情可能不似她一样考虑,涉及到温家,他也不能准确了解她的想法和矛盾,站在她身边,给她最坚强的后盾,给她一个怀抱,就是他觉得自己最该做的事情。

    “需要啊。”她接话很快,看向他,趁机提要求,“今天能给我做榴莲千层蛋糕吗?”

    话还未说完,他的眉头不自觉皱了皱,她却装作一副看不到的样子,叹气出声:“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吃蛋糕,今天格外想吃榴莲千层蛋糕。”

    “胡扯,我怎么不知道?”他轻笑着,车已经往车库开,停下来,看着她,毫不客气拆穿,“我看你是趁机提要求吧?”

    温舒韵眼睛一瞪,提高声调撑气势,“你看,你就不了解我,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吃千层蛋糕,喜欢吃红烧鱼,喜欢吃薯片,还喜欢…”

    “喜欢吃我吗?”他眸里含笑,直接打断,低柔问出口。

    “喜欢啊。”她想都不想,快速回答,反应过来才一怔,脑海里又想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不自在别开眼,不敢对上他视线,强撑着结结巴巴说,“吃你做什么,又不能吃饱!”

    他又轻轻吐出两个字,温舒韵脸色一红,心中的郁闷都被他倏然赶走了,佯装恼怒解开安全带,推开了门,往前走去,步伐都有些乱了。

    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爽什么爽,她才不爽,被折腾的一直都是他,就像喂不跑的狼,烦都烦死了,谁想吃他?不想不想,她一点都不想!

    靳绍煜轻笑,打开车门跟了上去,就他那个大长腿,多走两步也就跟上了,拉过她的手,“生气了还是害羞了?”

    她转头,狠狠白了他一眼。

    看吧,这个人不仅不正经,分明知道还不饶过她。

    “就我们两个人,害羞什么?”他继续说着,附身又要亲她,被人别过去了脸,她又抽了抽手,没抽出来,气呼呼撅着嘴,“放开,谁害羞了?我是饿了,给我做饭去!”

    “那你说你喜欢。”他手上又用了力气,将她拉得离自己又近了些,“说了我给你做。”

    “喜欢什么?”她扭动了几下身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吃我。”

    温舒韵闻言,嘴角一僵,“难吃死了,走开,饿死我好了。”

    那么羞人的话,让她怎么说出口。

    “小公主害羞了?那你悄悄说给老公听。”他继续没脸没皮说着,还将耳朵凑近,忽视掉她红得没边的脸颊。

    她坚持羞窘得要死,又扭动了几下,还是没用,昂头就往他下巴咬了一下,“靳绍煜!你不要脸!”

    完全始料未及,他“嘶”了一声,松了力道,灵活的小狐狸就溜走了,温舒韵走的时候还推了他一下,嗔怪道,“流氓!”

    走到楼梯口,还停下来丢下一句,“一会我会洗碗的。”

    言下之意,你做饭我洗碗。

    靳绍煜伸手摸了摸被咬过的下巴,还带着牙印,有些痒痒,挠心挠肝的。

    他挑了挑眉,黑眸里含笑,向来都是一只藏着尾巴的野猫,他又不是第一次才知道,这样也好,总比被欺负了强。

    直径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要用的食材,想着还是有些不放心,掏出手机给刘成俊打了个电话。

    “我们什么关系?这事还用你打电话来嘱咐吗?我必须帮你盯着啊,第一时间就公关解决了。”刘成俊在电话里嚷嚷个不挺,“舒韵是非常不错的,我们云影的重点培养对象,这种事必须马上解决。”

    瞧瞧打的这个强调,不知道的还以为正在给家长汇报成绩的班主任。

    “行了,多看着点。”靳绍煜眯着眼,懒得听他废话,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我当然会…”刘成俊话说到一半,耳边“嘟嘟嘟…”的声音已经开始传来,他放下手机,愤愤不平,“嘿,这个小子,不就是谈个恋爱吗?有什么好**的?小爷我谈过的美女数都数不清了好吗?”

    话落,又自己嘀咕起来,“算了,我还是原谅他好了,万年单身狗终于有人要了,也是很不容易,作为兄弟,不让他媳妇跑了也是一种责任。”

    边说还边摇头,“唉,难啊,做人难啊,做一个优秀又重情义的人更难啊。”

    ——

    温舒韵走上房门,眼神直接一寒,脸上哪还有在别人面前的镇定以及在靳绍煜面前的娇俏,浑身充斥着冷血的气息,还流露着恨意。

    她走到书桌前,缓缓坐了下来,打开了靳绍煜的电脑,他的密码多数是她生日,果真打开了,拿着手机,拨通了周尘的电话,手不断在浏览着网页。

    微博上,温昕悦也转发了温文杰的那篇声明,还附上“请各位不要谣传,温舒韵是我的妹妹,我们感情很好,并无大家所说的那般,流言止于智者,谢谢配合。”

    现在看起来貌似对她很有利,温家身份曝光,她新剧即将开播,又与温昕悦捆绑在了一起,名气还真上去了,她拼命想要摆脱的东西,如今又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回去是吧?

    好啊,她倒是要看看,温家这次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题外话------

    明天见,冬季飘过(~ ̄▽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