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7: 温小姐这么投怀送抱不合适吧?
    温舒韵补好了妆,接着又往镜头里走。

    “紧张什么?怕我吃了你?”擦肩而过之时,他低低说了一句,眉眼上扬着,心情看起来很不错。

    “谁紧张?”她死鸭子嘴硬,“又不是没被你吃过,自恋!”

    他反应过来后,轻轻笑了笑,小嘴倔的,想要让他有狠狠蹂躏的心理。

    “道具,灯光准备…”

    一声令下,周围倏然又安静下来。

    阴森死静的街道上,镜头一转,一个男人出现,他穿着规整的衬衫西裤,皮鞋一丝不染,步伐沉稳,一步一步往前走,步伐沉稳,不急不缓,眼睛在观察着坏境,冷静理智。

    丝毫不像这个乱世之人。

    “不要…走开!”一个颤抖的声音想起,李文淇往里缩了缩,到底只有十八岁,心底已经被恐惧占据。

    秦航停下脚步,往巷子里望去,眼底毫无波澜,就像看着无关于自己的事物,没有多一分的多余情感。

    “救我…求求你…”李文淇睁大眼,闪过的希望暗淡下去,只剩下对存活的渴望,甚至姿态低贱求着,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救救我…”

    她倔强的眼泪终是流了下来,大眼婆娑看着他。

    “小子,别多管闲事,我先看上的。”流浪汉转身看见秦航,鼓起勇气说了一句,这小妞多漂亮,他可是心痒痒了。

    在这乱世,哪还有什么法律,人都可以随意杀,这点又算什么?

    手无寸鸡之力的女人,都得依靠男人存活着,地位自然是一落千丈。

    闻言,秦航脚步停了下来,薄唇勾了勾,下一秒,流浪汉脸色巨变,“饶命饶命,我不要了,这小妞我不要,给你,都给你。”

    他哆哆嗦嗦着,“饶了我,别杀我…”

    秦航眉头微挑,手指一扣,“砰!”

    一声惨叫,流浪汉腿部中枪,只听他冷冷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能力活下去了。”

    李文淇捂紧嘴,瑟瑟发抖躲在角落。

    丧尸对鲜血极其敏感,她知道这个流浪汉是活不成了。

    隔着朦胧的眼,她看向他,脸色未变,淡淡瞥了她一眼,先前走去,李文淇一咬牙,快速擦干眼泪,撒腿跟了上去。

    “咔!”

    黎斌缓缓说出一句,盯着摄像机,“配合得太默契了,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温舒韵眼底的坚决,看见没,这个丫头,我就知道,她可以。”

    “是是是,靳总也不很不错。”副导演恭维说着。

    “他的演技自然不错。”黎斌对靳绍煜根本不担心。

    一幕拍摄完,工作人员连忙收起道具,又连忙准备下一幕。

    “进步了。”靳绍煜看着她,说了这么一句。

    他说的是实话,她懂掌握情绪了,变化也很快,入戏速度也迅速。

    “靳前辈教得好。”她撩了两下头发,声音清脆说。

    靳绍煜愉悦低低一笑,没和她贫嘴,且就当这是真的好了。

    “靳影帝好帅。”许欣儿跟在她身边,说着眼底都冒光了,捧着手,“温姐,真的好帅,他的演技也太好了,我都看呆了。”

    “那就少看点。”温舒韵打趣着她。

    “那不行。”许欣儿摇摇头,又问,“温姐,他这么霸气,你会不会演着演着出戏啊?要我都没法演了。”

    “我对帅哥免疫。”她喝着水,珉唇出口。

    她每天对着这张脸,自然是免疫,就算不免疫,她也不能说出来,很丢脸的好不好?

    “我家老靳太棒了。”甘小烟也出口,看着不远处的靳绍煜,“我好想拍照,然后把照片发出去,这种喜悦不能她们分享,憋死我了。”

    她嘴中的她们,自然是靳绍煜的其他粉丝。

    温舒韵轻笑了笑,没说话。

    一个下午,温舒韵与靳绍煜对戏全部一条过,黎斌都惊呆了,两人的配合程度,简直超乎预料,他都怀疑自己要求是不是降低了,睁大了眼睛,实在是找不出错。

    就是他要的感觉。

    众人也惊呆了,在一边的几位女配角咬着唇瓣看着,早就听闻温舒韵演技好,面对靳绍煜居然也不怯场,剧本的熟悉的程度,让人始料不及,她们不得不承认,自愧不如。

    “好好好,下一幕。”

    “过,换场景!”

    “对对对对,继续保持,先补妆一下。”

    …

    片场就充斥着黎斌的激动声,这个人有些行为就很不好,一激动就拍机器,大吼一声,还会哈哈大笑,一张微胖的脸会笑成菊花。

    实在让人不忍直视。

    半天拍了四天的量,简直不可思议。

    ——

    晚间。

    温舒韵累瘫在床上,手都不想动一下。

    “温姐,你去洗澡一下吧,能舒缓舒缓疲累。”许欣儿站在床边,看着对方这个样子,不由担心出口。

    “对啊,温姐,你还没吃饭。”甘小烟在一边附和着。

    “我现在还不想动,刚刚吃了糕点,也还不饿,想先睡一下,你们先去忙吧。”温舒韵缓缓开口,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她累啊。

    “可是温姐,你这样不行。”许欣儿还是不放心。

    “没事的,我先睡一下,一会我会打电话叫外卖,走吧。”温舒韵叹了一声,直接卷到被子里,“告诉尘哥,黎导说明天上午没我戏,下午再过去。”

    “好的。”

    “温姐你好好休息。”

    两人终究还是离开。

    温舒韵闭着眼,准备睡到天明,一点都不想动,眼一闭,直接就睡着了,没多久,额间细汗猛流,好像被鬼压床一般,动弹不得,她脸色开始泛白,片场一幕幕在脑海里呈现,残肢断臂,腐烂的尸体,满脸腐肉的丧尸,不断向她袭来…

    她拼命想要挣脱,却一点都动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朝自己靠近,她无比惊恐,用尽全身挣扎…

    猛地一睁眼,房间内灯光昏暗,开着橘黄的暖灯,她却觉得阴森森,慌张抱着被子往床头缩了缩,看着不远处的手机,她都没有上前拿的勇气,总觉得床底下会冒出一只手。

    整个身子都躲在了被子里露出一个头,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窗户没关紧,微风吹进来,窗帘被吹起,她心底恐惧又加上了几分,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睛狠狠一睁,快速跑下床,打开门,也不知道怎么了,怎么也拉不开,她都快急哭了,生怕背后被人拉住,打开之后,直接往走廊那头跑去。

    快速跑到靳绍煜门前,抬手拍打着,声音都是颤抖的,“阿煜,阿煜…”

    门被一打开,她一下扑倒他怀里,狠狠抱住他,双脚勾到他腰上,整个人用力抱住他,把靳绍煜吓了一跳,力气之大,让他踉跄几步后才站稳。

    将她抱紧了,伸出做一只手关上门,眉头紧锁,语气担忧,“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浑身都是冷汗,你怎么也没穿鞋?”

    “我做噩梦了,我怕。”她带着哭腔,将头埋在他脖颈间,惊魂未定,“我跟你睡好不好?你陪我,我…”

    “温小姐这么投怀送抱不合适吧?”靳绍煜还未说话,身后一道声音传来,让她一下清醒了起来,看向他身后,王阳从客厅走过来,目光打量看着她,眼底带着一丝深意。

    温舒韵一慌,惊吓都忘了,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

    “别动。”靳绍煜又抱紧了她,将她往里面抱,放在床上,“房门关了没有?”

    她拘束不安坐在床上,看了看王阳,眼底带了些让人抓到的窘迫,又带着些不安和忐忑,摇了摇头,“没有。”

    这幅样子落在王阳眼底,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不断打量着温舒韵。

    他以为靳绍煜只是看上,没想到两人都在一起了。

    “还没洗澡吧?我去帮你把房门关了,然后把衣服拿过来,就在这边洗吧。”靳绍煜帮她把边角的汗擦了擦,看了王阳一眼,“你先留在这里,我先过去一趟。”

    刚刚对她的担忧已经完全忽略了王阳对她说的话和看她的眼神,本来也没打算瞒着王阳,没什么好顾忌,她房门还没关,还是有点不安全,他说着就走了出去。

    门一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人在还是因为是他的房间,温舒韵的心渐渐平复了下来,王阳依旧站着,眼神上下瞄着她,笑得有些古怪,“我说今天绍煜怎么这么着急,原来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不过温小姐,也这么大人了,单独在一个房间也不是第一次,这是不是有点过了?”

    三更半夜跑到男生房间,一开门就带着哭腔投怀送抱,这种情况,在圈子里他见多了。

    温舒韵要是还不明白他的意思,那还真是怪了。

    可就算明白,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她是真做噩梦了,胆子也是真小,可对方不会信。

    “温小姐是我见过手段最高超的一个。”王阳见她脸色一僵,又缓缓出口这么一句。

    这倒是真话,以往不是没有女星送上门,只有温舒韵成功了,靳绍煜还一副在乎得不得了的样子,不得不让他佩服啊。

    频繁被这么阴阳怪气讽刺,温舒韵也恼了,赌气往靳绍煜被窝里爬去,盖上被子,语气还染上两分得意,“是啊,阿煜也说我手断高超,躲都躲不过,他心甘情愿。”

    王阳脸色一下就沉了,眯了眯眼,“温小姐,你还是有点分寸比较好,免得下场不太好。”

    他知道温舒韵是温家二小姐,但其他内幕,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如果温家对她重视,温文杰不可能只投资温昕悦拍摄的电视剧,二小姐不过是摆设,而她怕是抓紧了靳绍煜,乔家和靳绍煜的名气,她死都不会放手吧?

    但娱乐圈比她聪明的人多得是,手段高超也多得是,最后有几个好下场?

    “我很有分寸,王经纪人不要关心我,你操心阿煜的事情就好。”她也毫不客气顶上去,“我们夫妻的事不在事业的范围内吧?”

    “什么?”王阳愣住。

    靳绍煜从门口走了进来,将她的衣服顺路放在浴室,看她躲在被窝里,脸色一沉,“浑身都湿了,去洗澡再睡,现在马上去。”

    “哦。”她听话下床,

    “把鞋穿上。”他看着她光溜溜的脚,脸色一僵,然后一黑,嘴角更是一抽,“你刚刚关着脚跑过来,你还钻进了被窝?”

    “找人换一下,不要凶我嘛。”她撅了撅嘴,往浴室走去。

    “快去,别着凉了。”他无奈扶额。

    温舒韵穿着鞋往浴室走去。

    空气寂静了下来,靳绍煜走到客厅,打个电话叫工作人员上来换床单,这个小女人,是要气死他。

    “你和她结婚了?”王阳出声询问,语气里还是不可置信,只当温舒韵在胡言乱语。

    “你惹到她了?”

    “什么?”王阳听着他说的话,一脸莫名其妙。

    只见靳绍煜轻笑,眼神宠溺,“你不惹到她,她肯定不会将这件事说出来,多半是你把她惹毛了。”

    “真结婚了?”王阳还有些恍惚,不是吧?靳绍煜结婚了?一声不响结婚了?

    “恩。”他点头,“有一段时间了。”

    话落,靳绍煜又走到床边,自顾自道:“估计是今天拍戏心底有阴影了,吓到她了,本来还想去她那边看看。”

    “刚刚是说到哪里?”他又抬头,看向王阳,“那个事情你跟进就好,我这边不接广告了,尽可能转移到她那边去,暂时别做得太明显吧。”

    刚刚是和王阳在谈事情,听到她着急的声音,也是把他吓了一跳。

    既然被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忌讳了。

    “你还真是,结婚这么草率,你不怕她踩着你上去?不怕她嚣张?”王阳说着,又继续道,“她刚刚可是很嚣张。”

    “不草率了,早点结婚早点安心。”他说完,低低笑出声,连连摇头,“如果态度嚣张,那你把她惹得不轻,你可是她为数不多公布婚讯的人。”

    王阳语塞,想到自己刚刚话,顿时没了声。

    额…好像是有点过分,他把温舒韵当成爬床的女星,结果人家是靳绍煜的合法妻子。

    “倒不是特意去捧她,即使没有我,她也会很快爬上高处,这边坏境你也看到,后期拍摄的话也只会越来越辛苦,还是想陪她走完这段路。”靳绍煜语气平常说着,王阳更是被堵得没话说了,话锋一转,“干嘛不公开?按现在的情况,对谁都有利才是。”

    靳绍煜自然不会受到影响,而他的名气会反过来扶持温舒韵,至少会让对方在这个高度上翻上几倍,这可是很多人努力了几年都无法达到的。

    “太突然了,她受伤怎么办?”靳绍煜说着,拧眉更深了。

    单单从今早的事看,情况就比他想象还要严重。

    闻言,王阳倒是点点头,叹气一声,“你考虑得还真周到,行吧,上次绯闻的事情,原本也是她对吧?我明白了,周尘那个家伙怕是也缠上你了,我知道怎么做了。”

    绯闻最好的一点就是提前打预防针。

    靳绍煜想的不是没道理,若是现在公开,温舒韵名气是会上涨,万一控制得不好被粉丝攻击,名气多半也是被黑出来的,污点一生都在,的确不是什么好办法。

    “你看着点,由他去吧。”他失笑,王阳却是第一次看到他这般轻松愉悦的模样,让他有一种错觉,别说是踩着他了,损害自己都没什么。

    温舒韵出来的时候,房间只剩靳绍煜一个人在,他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笔记本,点点删删着,听到声响,抬头望向她,“头发吹干了?”

    “恩。”

    她应了一声,走过去爬上床,把他电脑拿开,爬到他身上,将头放在他胸口,听着他规律有力的心跳,一种安全感袭满全身。

    靳绍煜伸手,有一下没一下抚摸着她的头发,“吓成这样,上次怎么过来的?”

    她撅了撅红唇,“上次也害怕啊,所以都开着灯睡觉,半夜老醒,都不用减肥了。”

    简直是狂瘦下去。

    “睡吧,我在。”他翻了个身,搂住她,往额间亲了一口,“早上叫醒你呢还是抱你回去?”

    叫醒她会比较早,抱她回去可以等助理来叫再起。

    “叫我就好。”她伸手抱住他,昂起头,有些心虚,“我刚刚和王阳顶嘴了,还…”

    “还公布我们关系了?”他打断她的话,声音低柔温润,“本来就是事实,说了就说了,应该是他又说了什么话惹你了,别放心上就好,没事的。”

    他不问缘由,语气里却充满着信任,温舒韵用力点点头,又往他怀里躲了躲,“阿煜…”

    “恩?”

    “…晚安…”

    爱你就不说出口了,你对感觉到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