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9: 我想和阿浩好好的(三更)
    徐轻芮显示一愣,稳了稳神,缓缓开口:“对需要帮助的人来说,应该是沙漠中的水源吧,我的想法很简单,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如果付出能让别人收获帮助,那是一种自我价值的提升。”

    说白了,就是让自己活得更有意义一些,在顾全自己的情况下,给予需要帮助的人帮助。

    “你说你想加入,当管理层?”沈映蓝没有继续追问,反而又丢出一个问题。

    “没有,伯母,我没有那个意思。”徐轻芮连连摇头,“我周末的时候可以来帮忙,没有要做管理层的意思,我也没有经验,没这么想。”

    她下意识解释起来,况且,真的没有这个意思,让对方误会自己是想管理,想要接近或者讨好她,那真是太冤枉了,她压根没这么想过,单纯想当义工而已。

    “不会可以学啊,你去新岗位适应不是挺快?这个可简单多了。”沈映蓝看着她紧张的样子笑了笑,说着。

    “那…那不一样。”她摸不透她的意思,不敢乱说话。

    沈映蓝顿了顿,声音轻缓,“你也知道,这个基金是要经营下去的,而我,总有一天会退休,虽说它现在已经是一个接受外界捐赠的基金会,但沈氏和林家每年砸入的钱也是不少,总归是自家人管理比较好。”

    “林浩你也知道,他是不可能了,而菱菱…”她说的时候,叹气一声,“她不是这块料。”

    徐轻芮被她嘴里的自家人吓到,脑子里嗡嗡嗡直响,对方什么意思?

    让她尝试管理?

    这可不是一个小机构,也不是她部门下面那十几个归她管的人,她怎么可能管得了?

    她听着都懵了。

    “不想?”沈映蓝见她如此,又询问,语气和神情倒是没什么变化,“不想也不强求,毕竟每个人想做的事情都不一样。”

    公益最主要的是热爱,如果做不到,那她自然也不会强求。

    “伯母,不是,我、我觉得您高看我了。”徐轻芮说着很窘迫,低垂着头,很不好意思。

    “高看?”沈映蓝重复了这两个字,摇了摇头,“你能力不错,我看人还算准,还是说,你不想当林家人?”

    “没有,我没那个意思。”她说着,头越来越低,声音细小,“我想和阿浩好好的。”

    “怕什么?我会慢慢教你的。”沈映蓝倏然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对方的手有些冰凉,也很纤瘦,声音很是轻柔,“只要是你想做,就可以了。”

    徐轻芮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

    “你和小浩的话,他年纪也不小了,你也恰逢结婚的年龄,如果觉得不错的,结婚是不是也应该提上行程了?”对方拍了拍她的手,“伯母没有催婚的意思,若是还想多谈谈恋爱了解一下,那就再谈得久一些,如果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可行,早一些结婚也不是什么坏事。”

    “林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有个小孩,老两口也能开心一些,女孩子嘛,你现在是最佳生育年龄,这样对母体伤害也比较小,恢复得快,如果不想,那过两年再生也行,和小浩到处走走看看,还是别被全部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你看他爸,忙了这么些年,一身病,痛苦的还不是自己?”

    她谆谆诱导着,没有逼迫,倒像是在称述事实,说话让人听着很舒服,徐轻芮点着头,到底还有些害羞,“伯母,我知道的,阿浩那边,我会看着他的,不会让他过度劳累。”

    周彩燕一直担心的问题,不就是林家不会接受她吗?现在沈映蓝都开口说要培养她,还让她和林浩早点结婚,更让她觉得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应该是周彩燕误会了什么。

    想着心底紧绷的神经倒是缓缓松了好些。

    沈映蓝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话锋一转,往窗户外望过去,“这里是你家乡吧?有没有什么地方好看或者值得看?”

    她上一次出游,已经是好几年前了。

    一来基金会忙,二来,身子骨也不好,不想去折腾,三来,也没人陪着她。

    “我知道很多特色景点,还有特色小吃,如果伯母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带您走走。”徐轻芮看着她说,眼神闪烁,亮闪闪。

    “今天也晚了,那就明天去吧,往后推一天回去,你的假期够吗?”

    “可以的,我休到大后天才上班。”

    “那就好。”

    ——

    两日后,夜晚。

    a市机场,林浩看着挽着手出来的两人,有说有笑,也是一楞,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行程延后又延后。

    “这是什么?”他上前,看着一箱箱打包好的东西,再次风中凌乱。

    “特产。”徐轻芮回答着他,声音小了小,“一不小心买多了。”

    “额…”他搬到车厢后,上车看着后座的两人,“妈,l市那么好玩?”

    沈映蓝喜欢旅游他知道,早些年的时候,她喜欢和林冠玮全球飞,再后来,她生病了,他们也喜欢带她到处散心,这几年病情稳定了,林氏也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便很少出去了。

    “恩,还可以。”沈映蓝手抵着车窗,停顿了一下,淡淡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我不想回答你。”

    林浩嘴角一抽,“不想回答妈就当不知道啊,你这样我很没有面子。”

    “那你当没听到吧。”

    他:“…”

    徐轻芮听得一头雾水,却聪明没有问出声。

    第六感告诉她,是和她有关系。

    不得不说,她猜得很准,林浩为什么会同意她与沈映蓝出去,还把对方的喜好和习惯事无巨细告诉她,如果没点私心,谁都不信,而他是沈映蓝的儿子,对方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那还真奇了怪了。

    机场离沈映蓝的住处近,他便现将她送回去了,然后再掉头,将徐轻芮送回家。

    看来两人相处得还不错,林浩的心情也好了很多,透过后视镜,他看到徐轻芮闭着眼,靠着,以为她困了,放慢车速度,没打扰她。

    哪知道,到了徐家楼下,他才发现她捂着肚子,脸色发白。

    “小芮?”他语气担忧,也是被吓了一跳。

    “我没事。”她睁开眼,看向他,脸上带着一些不好意思,“学长,我…我好想沾到衣服上了,衣服能不能借我一下?”

    她一说,他立马就懂了,下了车,将自己外套脱了下来,徐轻芮接了过来,遮住自己的下半身,她上车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了,肚子也只是隐隐做疼,后面越来越疼,两腿间热流更是不断往外流出。

    不用想,根据以往经验,肯定“一塌糊涂”。

    “没事吧?”他扶着她,徐轻芮摇着头,“前两天比较疼而已,没事。”

    林浩紧拧着眉头,一下将她抱了起来,她惊呼一声,“第几楼?我抱你上去。”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想到周彩燕,她连忙挣扎起来,要从他身上下来。

    林浩直接不理她,往楼里走去,“告诉我几楼,不然我带你回家了。”

    “学长。”她有些急了,还没和周彩燕解释,对方如果发飙,那就会很尴尬,对两人感情也很不利。

    “不说?那我抱你回家了。”他说着就停了下来,还转了个身。

    “别别别,你抱我上去。”徐轻芮更慌了,脱口而出,“五楼五楼。”

    她祈祷周彩燕还没回来,或者林浩在门口将她放下来,两人不要有正面冲突才好。

    按了门铃,半天都没人。

    她松下一口气又疑惑皱眉。

    徐言卓是昨天给她打电话,说要回老家一趟,但这个时候周彩燕应该在才是。

    她拿出钥匙开门,屋内果然一个人都没有。

    “没人在吗?谁照顾你?”林浩环视了一周,看着她问。

    “我妈一会就回来了吧,你先把我放下来。”

    放开之后,她走去了房间,又去卫生间换了套衣服,林浩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出来,“你打个电话问下吧,我一会再走,没人看着你我也不放心。”

    徐轻芮本想拒绝,可看到对方的神情,将话吞了下来,还是认命拿起手机。

    这不打还好,一打周彩燕告诉她,她今天已经回l市了,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说是她外婆家那边有点事,需要人照顾。

    可对方没有通知她啊,她刚从l市回来,明显是把她忘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