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 要不,我们一起睡?(一更)
    “怎么了?”林浩看她神色不对,站起身来,往她那边走,扶着她。

    徐轻芮疼得双腿发软,整个人靠在他身上,任由他扶着往沙发走,解释着,“我妈回去了,说是有事情处理,应该是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具体什么事,周彩燕也没说,打她从小开始,就与外婆家那边不亲近,也鲜少回去。

    徐振南年轻的时候没什么本事,周彩燕的娘家便有些瞧不起,自然也是极少来往,到后来,徐振南开店有了起色,估计心里也不舒坦,关系也没缓和。

    “你这样不行,家里没人,我带你去我那住?”林浩看着她发白的脸色,出口建议。

    没个人在家里,她要是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他就算赶来也需要不少时间。

    “不用。”徐轻芮摇摇头,“我明天就好多了,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不行!”他态度强硬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脸色有多差?万一出点什么事呢?如果你不想和我回去,那我在这陪你。”

    她不仅脸色煞白一片,嘴唇也是一点血色也没有,精神差极了。

    对方一脸严肃,她心底也是左右为难,这痛经也不是多大的事,也她清楚林浩,他固执起来,就是一件很令人头疼的事情。

    林浩留在这肯定不可能,什么都没准备,他始终是不方便的,太委屈他了。

    “去我那也有个人照应一下。”林浩再次劝说,似想到什么,他连忙保证,“你不用担心,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碰你。”

    她上次说的事情,他还记着呢。

    不会发展得太快,怕再次吓到她。

    “不是这个事。”她面色微红,有些窘迫,站起身来,“算了,我跟你回去,学长你等一下,我去拿一下换洗的衣服。”

    她还没洗澡,还要把一些必备的东西拿上。

    “你收拾一下吧,多拿几件衣服。”他叮嘱着。

    等她出来,林浩又抱起她,往楼下走去。

    车一路向前驶着,没多久,却缓缓停在路边,林浩解开安全带,轻声道:“你现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恩。”

    林浩下了车,往一家超市走去,徐轻芮小腹疼得难受,整个人缩卷在椅子上,捂着小腹,这次好像比较凶猛,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前段时间经常失眠焦虑的缘故。

    半响,林浩重新走了回来,手上领了个袋子。

    “你买了什么?”她费力撩起眼皮,声音也细小了很多。

    “我刚刚是上网查了一下,喝红糖水会好一些,所以买了一点。”他也没不好意思,边说着边系安全带。

    徐轻芮疼得头脑发昏,也不顾多想了,有气无力靠在椅子上,闭着眼,也没再说话。

    林浩的房子住在中心区,离林氏很近,在二十三楼,地理位置很好,放眼望去,能俯视整个人城市繁华的夜景,当然,也是寸土寸金的位置。

    他一路将她抱回去,放在沙发上,“先等一下,我给你冲红糖水。”

    话落,拿着超市买来的红糖,往厨房走去。

    两人交往这么久,她是第一次来他家,抬眼望去,客厅与厨房连接在一起,各种家具很齐全,面积不算太大,三室一厅,设计得很有格调,以柔和色为主,许是少人或者少住的原因,还是能感受到一丝丝清冷。

    “温的。”他拿了个杯子走过来,里面是冲好的红糖水。

    徐轻芮接了过来,小口小口珉了几口,的确是温的,就像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淌着,慢慢的,她的心口有些发胀,双手捧着,又接着珉了几口。

    “你睡我房间,我去睡客房。”他说着继续解释,“客房那边的话,没重点装修,我怕你睡不习惯。”

    房间是刚买,除了沈映蓝偶尔来看看他,不会有其他人过来,客房也是空置着,里面空空荡荡只有床,主卧是他住的,多少好一些。

    徐轻芮默了声,低头看着手中的杯子了,眼底一丝坚定闪过,抬起头,“要不,我们一起睡?”

    两人谈恋爱这么久,单单止步于亲亲搂搂肯定是不可能,睡在一张床上的话,她还是能接受,再说,她现在的身体,林浩想干什么也不行啊,总不能“浴血奋战”吧?

    闻言,林浩先是一愣,而后看向她,见对方面色染上娇羞,他可没那么傻,还要去确认一遍,直接就点了头,“也好,我看着你,不然也不放心。”

    两人都没吃饭,林浩点了份外卖,送来之后,徐轻芮吃几口便没胃口了,洗了个澡,缩在床上。

    房间装修高雅简洁。

    一个衣帽间一个书柜外加一个办公桌,床头有个床桌,浴室也是设在房间内,其余的便再也没什么了,被子里是她熟悉的味道,莫名就安抚了她身上的阵痛。

    林浩上床时,她已经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间,只感觉被人抱在怀里,她疼得难受,在他怀里动来动去,一会有抱紧,一会又推开。

    身后一阵长长的叹气,林浩看着她,小脸近在咫尺,柳眉紧拧,微微咬着下唇,一副难受极了的模样,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会也没什么心思了。

    “疼。”她呢喃出声,抓上他的手,往自己身下伸出,林浩瞳孔一缩,条件反射缩回,“小芮…”

    她在做什么?

    “学长,你帮我揉揉,我难受。”她都被折腾得有点神志不清了,只觉得他体温很高,能给她缓解疼痛。

    林浩脸色又僵了僵,他好像误会了什么,缓了缓神,将她抱得近一些,手往下伸,大手覆在她小腹,动作有点僵硬,“顺时针揉吗?”

    他没这么干过,的确是不懂。

    “恩。”

    “再往下一点。”她闭着眼,有气无力道。

    林浩美眸闪了闪,手又往下移了移。

    疼痛还真减少了不少,徐轻芮抓着他胸前的衣服,呼吸渐渐平稳了起来。

    室内灯光昏暗柔和,他看着她的睡颜,第一次离得这么近,她肌肤光滑,眉头紧皱,小嘴微嘟着,林浩轻轻一笑,一只手伸向她的后脑勺,将她头往自己方向移动,轻轻吻了吻发间,目光溢满爱意。

    ------题外话------

    二更下午两点那,早安

    推荐灯盏香客的文文《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一对一宠文,欢迎来撩:

    都说商场巨子聂归尘娶了个身份低微的女人,日日横眉冷对。

    不禁有人好奇:“聂先生,您家的规矩是夫纲大于天吧?”

    聂归尘似笑非笑地睨了对方一眼:“我们家和你说的规矩恰好相反,基本上是她进我退,她怒我跪。”

    夫纲这玩意儿使起来得在特定的时间地点,比如晚上的卧室。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