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 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父母?
    小半个月已过。

    今天阳光明媚,空气中飘荡着几朵薄云,一缕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屋内。

    徐轻芮动了动,腰被一双大手禁锢住,她一动,“嘶”了一声,满脸皱了起来。

    双腿间极其不舒坦,双腿也酸软非常,头都有些发胀,浑身都难受。

    此时,林浩也睁开了眼,扬了扬嘴角,把她往怀里又抱了抱,亲了亲她,声音带着起床的沙哑慵懒,“你醒了?”

    徐轻芮脸色有些不自然,不敢看他,两人又“坦诚相待”着,她感觉每一处相碰的肌肤都有些炽热火辣,烧得她都有些发疼。

    “你松开,我想去洗澡。”她轻轻推开他,声音细小说着。

    林浩果真就把手松开,笑看着她。

    “学长,你别看。”她珉紧唇,更不好意思,一只手将被子往上拉,紧紧捂住自己,另一只手娇羞伸过去,佯装要遮住他的眼。

    林浩笑出了声,“这么害羞?昨晚明明不是这样的。”

    更进一步关系的发展,好似让两人心贴得更紧一些,而她,昨晚也见到了不一样的他,从未想过,温文尔雅的他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她还没适应,只能害羞指了指他伸手,“我睡衣,帮我拿一下。”

    昨晚被他扔到一边。

    林浩手一伸,拿了过来,“我帮你穿。”

    说着,还真动起手来,他微微起身,被子往下滑了一些,她连忙将目光撇开,林浩平日里都穿着西装,脱下衣服,身材匀称,肌肤有些偏白。

    她没说话,他以为她同意了,手直接伸了过去,徐轻芮猛地将睡衣抢了过来,连连摇头,“学长,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他帮她穿,那多害羞啊,她不想。

    抢过去力道还不小,林浩懵了半秒,笑眯了眼。

    果真如他所料,她是真的很害羞。

    想起昨晚,他脸上也有些异样,看着她背对着他在穿衣服,轻声开口,“小芮,你做好步入婚姻的打算了吗?”

    徐轻芮系钮扣的手一僵,强压下来,继续扣着,声音越来越低,“学长,是我自己愿意的。”

    言下之意,你不用被负责束缚。

    昨晚的事其实是个意外,自从上次痛经之后,她便待在他这,根本没办法走,这次有些严重,前三天她痛得都不想动,林浩都请医生来给她看,确定没有其他事才放心下来。

    孤男寡女,每晚相拥而眠,感情正浓,他温柔体贴,她爱意满满,除了没进行到最后一步,该做的都做了。

    徐言卓说下个月才会回a市,而周彩燕没消息,她就没再回去。

    昨晚两人去餐厅回来,然后去看了场电影,然后回来…咳咳咳…她好似太黏他,一不小心点火了,没办法,只能自己灭了。

    早就做好发生关系的准备,她不会后悔,他值得。

    “这不是你自不自愿的问题,你是不是也得为我负责一下?”林浩手一伸,又将她扑倒了,身子一压,将她双手往头上一放,按压住,“还是说,你没想过?”

    从他眼底,徐轻芮感觉到,这好像是道送命题。

    男女力量悬殊,她动了两下,认命一动不动看着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语气里还是有些打着商量,“会不会太早了?能不能过段时间?”

    的确是太早了,两人从确定关系到现在,只有不到半年。

    徐轻芮心底还有另一个打算,周彩燕那边,她要去解释一下,其中一定是有误会,沈映蓝都接受她了,林家人看起来也很喜欢她,至于林浩,他有和自己结婚的打算,而她也有,这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做他的新娘吗?

    那是她无数次出现在脑海里的场景,每一次都会令她小小窃喜。

    “过段时间是多久。”他没放过她,继续质问着。

    她支支吾吾,眼神更是不断闪躲。

    多久?

    这要她怎么说?

    她不知道周彩燕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肯定要找对方好好谈谈。

    三个月?

    会不会太短了?

    半年?

    会不会又太长一点?

    “换个问法吧,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父母?”他看着她,再次出口。

    他都带她回家了,而她从来没和他提过这件事,这样他心底很是挫败,倒不是催婚,他也才二十七,事业正值上升阶段,到三十岁也没什么问题,可终究是遇到了一个无法抗拒的人。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也仅仅对她一人有过这种感觉,非常舒服,一看到她,心底就会欢愉,一想到要和她一起走完一生,他便开始充满期待和幻想,想要呵护她、爱护她、宠着她,陪伴在她身边,一直一直这样走下去。

    “过段时间好不好?”她也有点心虚,开口解释,“我要和我妈说一下,我会说的,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这段时间她回老家了。”

    “恩。”林浩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俯身偷香一口之后,起身了。

    徐轻芮松了一口气,收拾一番之后,往浴室走去。

    林浩倚在床头,听着里面的水声,眼底闪烁着,若有所思,心底疑惑了起来,难道上次他妈还没暗示到位?他怎么还感觉她有点顾忌?

    按理说不应该才是,沈映蓝他是了解的,对方出马,应该是能消除她的疑惑才是。

    正想着。

    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本能伸手,刚要接,仔细一看,是她手机。

    “妈。”

    他本想接,又想了想,放回了原位。

    不知道徐轻芮在担忧什么,两人的家庭是有一些悬殊,他是不在意,但她不知道怎么想,她的家庭背景,只要他想知道,自然能查得仔仔细细,可他不想这么做,也怕和她起了什么隔阂。

    徐轻芮澡洗了很久,还吹干头发才出来,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小时,手机响了好几遍,林浩还是没接,的确也不适合接,她曾与他说过,她母亲对她最近管得比较严,刚发生这种事,他也是有点不知所措,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就不好了。

    “你手机响了。”见她出来,他指了指手机,然后自己也收拾一番,去了浴室。

    “哦。”徐轻芮点头,走了过来,看了看手机,此时一个电话又打了过来,是周彩燕,她看了看林浩,走去了房门。

    他蹙了蹙眉,珉了珉唇,没什么也没说,走进了浴室。

    “妈,什么事啊?”徐轻芮接了起来。

    “你在哪?”周彩燕那边质问的声音传来,掺杂着不小的火气。

    她打了这么多电话,耐心早就被耗尽了。

    “妈,怎么了?”徐轻芮还是有些怕她,胆怯出声。

    “我问你现在在哪?”周彩燕怒斥着,“马上立刻回答我!”

    她被吼得一愣一愣,此时也知道肯定是不能说实话,要是说了,估计免不了一顿鸡飞狗跳,定了定神,“妈,我在省外,怎么了?”

    “省外?”那头倒是想不到,继续道,“你去几天啊?”

    “去一个星期,今天要回来了。”

    闻言,周彩燕脸色才好了一些,“我还以为你为什么没回家,行吧,今天早点回来,我有事和你说。”

    她回来一看,桌子上都要生灰了,阳台她放的衣服也没人收回来,一想到徐轻芮很可能背着她去和林浩勾搭,她这火就不打处来,还掺杂着心慌。

    “恩。”

    她还没松一口气,那头又想到什么,质问道,“你和谁去?”

    “和主管还有助理。”她只能硬着头皮撒谎下去。

    “我上次和你说的话,你听进去了没有?和林浩的事情解决了吗?妈这次回老家,你有个表舅舅刚升官了,到时候也可以给你安排个铁饭碗。”她继续叨叨絮絮着。

    “妈。”徐轻芮打断她,“我和林浩的事情就不和你在电话里讲了,回去再说吧。”

    还在他家呢,她不想多说,让他听到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那就不好了。

    “行,你先回来。”徐轻芮今天态度好了很多,她也不好板着脸,最好一次性解决,省得让她每天都提心吊胆。

    “好。”

    徐轻芮挂掉电话,心底松了一口气,她不是存心去骗周彩燕,以对方对林浩的态度,要是知道,印象就更坏了怎么办?她还是要回去把误会解释清楚。

    既然撒了谎,这谎就要撒到底。

    徐轻芮是下午才回去的,将放在林浩那的衣服也拿了回来,昨晚不算太顺利,两人都是新手,也是折腾了一会,她现在精神也不是很好,周彩燕看着她这幅模样,也就信了,以为她赶行程累到了。

    难得给她煮了排骨汤。

    两人正在吃饭,周彩燕原先想问她与林浩的事,转念一想,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看向她,“小芮啊,上次你不是涨薪了吗?现在有多少?”

    “税后两万五不到,我刚上升上去,提成也不是很多。”她如实回答,林氏算是大集团,这点薪水不值一提。

    “这样啊,那你现在手头还有多少?”周彩燕倒是愣了愣,连忙又问。

    “妈,你要做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语气担忧问着。

    “还不是你外婆,体检出来白血病早期,现在要做化疗,我们家刚买了房子,手头也紧,但总不能不治吧?我和你舅舅们商量过了,平摊。”周彩燕说着也是愁,早期还是有希望的,只不过就得砸钱,不治自然是不可能,以后都会被戳脊梁骨的,咬牙也得拿出来。

    “那外婆情况怎么样?”徐轻芮着急起来,生这个病可不是小事,不过她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周彩燕的娘家看不上徐家,她也没见过几面外婆,对方有点重男轻女,也不喜欢她,但到底是亲人。

    “老人了,也就那样吧。”周彩燕叹气,这次回去,都是她在照顾,可没办法,房贷要还,她肯定是回来工作,她家有四人,上面有个大姐,还有哥哥弟弟,她不能回去照顾,费用方面,自然是要多承担一些。

    徐言卓没工作,她也只能将主意打到徐轻芮身上。

    “我那里还剩不到两万,然后过几天会发工资,能拿出四万左右,妈,缺多少?”前段时间她薪水更少,好不容易升上去,都被她拿来置办自己了,总不能太寒酸,还房贷她还要出一部分,所以手头里没什么钱。

    “暂时先够了吧。”周彩燕可算松了一口气,一家出四万,也就十几万了,够一段时间的治疗,徐轻芮工资还在那里顶着,以后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她是没想到林氏工资居然这么多,以后还有上涨空间,现在,她又有点犹豫让徐轻芮回老家了,可林浩那边…

    终究,她还是咽下了要质问的话。

    可她不说,并不代表徐轻芮不会说,她斟酌了语气,看向周彩燕,“妈,你上次听谁说林家要联姻的?”

    “自然是我听到的。”周彩燕板着脸,斩钉截铁道。

    “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我上次问了他,没有这回事。”她看着周彩燕,小声解释。

    “你相信我还是相信他?我能害你吗?”周彩燕脸色一下就变了,声音也大了起来,“你是我女儿,我能看着你往火坑里掉吗?男人那张嘴,你觉得信得过吗?”

    “可伯母叫我们早点结婚,我觉得还是她没必要骗我…”

    “你去见沈映蓝了?”周彩燕一下站了起来,瞪着眼,呵斥道,“谁叫你去见她的?啊?谁叫你去见她的?”

    徐轻芮倏然被吓到了,对方脸色一变,脸色冷了下来,狠狠盯着她。

    “我…我…”她都不敢说话了。

    “我不是叫你和林浩保持距离吗?你怎么不听我的话?林家是你能嫁进去的吗?”她的语气里充满了贬低,徐轻芮看着她,眼眶里慢慢溢满泪水,她觉得委屈极了,肩膀耸动着。

    她哽咽着,眼泪不断掉落,“我怎么就不能嫁进去了?他说了会娶我的。”

    “人家骗你,就你傻傻当真!”周彩燕只觉得头疼,一方面呢,是现在遇到的经济问题,一方面,她无比清楚,徐轻芮必须要和林浩分开,必须分开!

    “行啦,这件事我会去查清楚,很可能是有什么误会,老太太那边,我会再去试探一下,看看人家的意思,这样我也好放心。”周彩燕想了想,板着脸说出这么一句。

    实际上,她心底是不敢逼,徐轻芮居然会去问林浩,万一将这件事说出口,林家那边查起来,那可就完了,于是她正声道:“你先别和林浩说这件事,知道吗?别让人都知道了,到时候什么都问不出来,”

    “恩。”徐轻芮看到她态度转变了,话里话外都是为自己着想,连忙拭擦了下眼泪。

    “行吧,回房吧。”

    “好。”徐轻芮转过身去的时候,由衷说了一声,“谢谢妈。”

    周彩燕眼底闪了闪,只当没听到。

    这段时间,她必须管好徐轻芮,一来,绝对不能和林浩发生任何的逾越,二来,她必须想个万全的办法。

    林安菱那边的五十万,她原本是不想要,现在是不得不要了。

    万一逼太紧,不得已之下,她就和徐轻芮一起回老家,这样的话,她就丢掉了工作,这么高的房贷,她要怎么还?徐言卓没工作,单单靠徐振南也还不起。

    连沈映蓝都出动了,先前的那一套,根本就行不通,徐轻芮不傻,不可能会信,她不是没逼过,上次一逼,破洞百出,她这次才收敛了。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两点哈,久坐缺乏运动,冬季现在打两三千脖子就酸软,以后要加强运动了,哭唧唧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