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 怀得上,生得下来吗你?(一更)
    林安菱回去之时,林家正开始吃饭。

    林家老宅以往也只有老两口,儿孙在市内都有房子,平日里没事也不回来,如今徐轻芮住在老宅,林浩就每天回来,家里也热闹了些。

    “大小姐回来了?”佣人开门,见林安菱拖着个行李,连忙接了过来,笑着说。

    “恩。”林安菱不咸不淡应了一句,往屋里走。

    听到佣人的声音,周彩燕第一时间望向门口,看着对方的身影,眼底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刚要出口询问,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

    她现在已经不是林家的佣人,也能上桌一起吃饭,昔日里的那些佣人看着她,眼底皆是复杂的神情,高价彩礼和她做的事情,已经被知道。

    那有怎么样?她还是要留在这里,不然如何安心?许是因为心虚,平日里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降低存在感。

    林安菱目光从桌子上徐轻芮和周彩燕身上扫过,带着一丝厌恶,吸血鬼一样的乡下人,嫁到她家还拖家带口,最恶心的就这种人,一副穷酸样。

    徐轻芮也冤枉,她知道周彩燕这样很不妥,可对方借照顾她为由就是不走,她私下稍稍提点了两次,对方直接冷着脸,张口便大骂,林家自然也不缺那一口粮食,要住也便让她住,婚礼也很快就办了,总不能赶丈母娘出去吧?

    她就算看不惯两人,也没有傻到底,走了过来,甜甜道:“爷爷,奶奶。”

    不想叫徐轻芮,直接连林浩也不叫了。

    老两口还是疼爱这个孙女的,郑丹荷见她过来,站起身来,笑得慈爱,“让奶奶看看,有没有瘦了?y国好玩吗?”

    “一个女孩子家的,去那么远,出点事怎么办?”林崇辉轻斥一声,紧皱眉头。

    林安菱不打一声招呼,走了几天他们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家孙女,心还是牵挂着。

    “这不是没事吗?爷爷,我好好的呢,一下飞机就回来了,想死你和奶奶了。”林安菱走过去,拉着他的手臂撒娇,“我还给你们买了礼物,爷爷,一会我给你,可不准说不喜欢,我挑了好久呢。”

    实际上她昨天就到了,想到家里那两个讨厌的人,就在酒店住了下来,实在是不想回来,看着就碍眼。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林崇辉板着脸,但翘起的眉眼还是隐藏不住,到底是自己一路溺爱的孙女,如此孝顺,送块石头也是当宝。

    “出去就好好玩,给我们买礼物做什么?”郑丹荷也笑呵呵说着。

    虽说林安菱之前犯了一些错误,但这段日子也是安分守己,还说要去旅游平复自己的心情,重新端正自己的态度,深刻认识自己。

    到底是一家人,老两口就是生气,这会也消了不少,没什么比她改变更重要了,自然也是要鼓励,谁一辈子没犯过点错呢?

    “想给你们带嘛。”林安菱卖乖着。

    周彩燕一脸欣慰看着她,仿佛要收礼物的是自己一般,而徐轻芮则将头低了低,小口小口在吃着自己的饭,倏然,碗里出现了小块鱼,被去掉的鱼刺,她侧头看向他,林浩冲她扯了扯嘴角,轻笑道:“多吃点,这么瘦,月份大了可怎么办?”

    她现在怀孕才一个半月,根本看不出来,可若是以后越来越大,营养跟不上,孩子就会从母体本身吸取营养,这对胎儿和母体都不太好。

    徐轻芮有些闷的心情缓解了一些,夹起鱼肉,小咬了一口,点头如捣蒜。

    林浩又给她夹了一块红烧肉,专门挑了一块瘦的。

    她也给他夹了一块酥肉,一脸甜意,“这个好吃,你尝尝。”

    话音未落,餐桌上安静了下来,徐轻芮才发觉是在林宅,餐桌上不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时窘迫起来,红着脸低下头。

    林安菱本来是想故意隔阂那个贱人,没想到对方居然光明正大跟她哥秀起了恩爱,也不看看场合,简直是不要脸到家了。

    郑丹荷也看出了徐轻芮的窘迫,笑得更开了,看向一边的佣人,“小丽啊,去厨房把给小芮炖的汤端出来吧,凉了一会喝,不然太晚喝对胃不好。”

    “好的老太太。”佣人应声离去。

    “菱菱,坐下吃饭吧。”郑丹荷重新看向林安菱,拍了拍额头,“奶奶光顾着和你说话,差点把你忘了,快坐下吃饭,还有你最爱吃的酸汤鱼呢。”

    林安菱原本不想坐下来,她可不乐意和徐轻芮还有周彩燕在一张桌子,简直是降低她的身份,可看到郑丹荷这么在意徐轻芮,心底一下就恼了,果然,像温昕悦说的,那个小贱人要是再生出一个儿子,这个家哪还有她的地位!

    “二少奶奶,小心烫。”佣人将烫端了出来,小心翼翼放在徐轻芮旁边,林浩怕佣人手不稳,把她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二少奶奶?

    林安菱越看对方越来气,心底还是忍着,开口道:“这是什么汤呀?好香啊。”

    还专门熬的。

    以前只有她才有这种待遇!

    “这是补身子的膳食,是去买的野鸡,放了中药,你要是想吃,让你哥哥再去买。”郑丹荷笑着解释,给林安菱也盛了一碗排骨汤,“小芮太瘦了,得补补,不然以后月份大会吃苦头的。”

    野味在这个时代是越来越少,就几只野鸡,还是花了很大功夫买来的,没办法,纯自然也就变得稀罕了。

    “哥哥也得愿意给我买啊。”林安菱撅了撅嘴,嘀咕一句。

    自从徐轻芮出现后,她与林浩的关系越来越疏离,现在对她的态度不咸不淡,一点都不疼她,被狐狸精迷得团团转,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什么话呢?”郑丹荷无奈摇摇头,“你哥还缺这点钱啊?”

    “明天我叫小旭再去问问。”林浩开口,语气里听不出情绪。

    “明天啊?可是好香啊。”林安菱轻飘飘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看向对面之人,徐轻芮抬头,两人对视,她眼底挑衅,偏生脸色还露出渴望,她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但是将碗往前推了推,柔声开口,“菱菱,给你。”

    “给我啊?”林安菱面带喜色,站起身接了过来,甜甜出声,“谢谢嫂子,那我不客气咯,让哥哥明天再买回来,我想试试味道。”

    说完,还装出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没事。”徐轻芮摇了摇头。

    郑丹荷看着自家孙女不合规矩的模样,刚要出口制止,对方已经拿了过来,还礼貌道谢,脸色有些难看,亲家母还在,万一觉得林家欺负徐轻芮可不好,斥责道:“菱菱,这孩子怎么这样?明天再吃就是了,多大人了?这个还抢了!”

    林崇辉面色也微微变了变,也不好当周彩燕面发作。

    “一碗汤而已,吃了就吃了,下次再做就是了,菱菱也就是试试味道,小芮连喝了这么多天,也腻了吧。”周彩燕笑着开口,替林安菱解围着。

    郑丹荷笑了笑,瞪了林安菱一眼,“这孩子,想一出是一出,估计也就尝尝鲜。”说完看向徐轻芮,“小芮,奶奶明天再给你煮啊。”

    周彩燕的话自然而然被她理解成给台阶下,也没注意到对方眼底的护短和溺爱。

    “谢谢奶奶。”徐轻芮说完,有些俏皮撒娇道,“可是奶奶,我不想喝野鸡汤了,我想喝海鱼汤。”

    若是以往她根本不会这样做,可刚刚林安菱眼底的嘲讽她看的一清二楚,她可不信对方会心甘情愿叫她嫂子,对方刚刚的举动,可不就是在示威吗?

    无时无刻不在表现自己才是林家的大小姐,而她什么地位都没有,只要她想要,自己就得乖乖拱手相让。

    这短时间的隐忍,可以说一直在让步,对方好似得寸进尺了。

    “好好好,想吃什么奶奶都给你做。”郑丹荷看着她乖巧的模样,越看越讨喜。

    两口子感情好,比什么都好。

    到了她这个年纪,看着子孙过得幸福,也就满足了,家里很久没小辈,各有各的事情,林安菱虽说粘着他们,但很多时候也不在家,性子也有些刁蛮,徐轻芮不一样,她耐心很好,陪着她这个老太婆在菜园捣鼓,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如何让她不喜?

    “海鱼也得新鲜,让老刘直接去港口买比较好。”林崇辉也开了口。

    老刘是林家的司机。

    “恩,我一会和他说去。”郑丹荷应下。

    林安菱喝汤的动作停了下来,刚刚洋洋自得的心意一下消散下来,汤也变得恶心起来,让她难以下咽,好啊,徐轻芮果然不是什么善茬,现在就开始指手画脚了,以后她指不定还被怎么欺负。

    但对方刚刚才让给她一碗汤,现在翻脸也不好,只能强忍着,喝了两口,放下来勺子,推到了一边,眼底不屑,瘪瘪嘴,一抬头,林浩淡淡的目光望过来,她心底咯噔一下,很快,他的目光又收了回去,刚刚一闪而过的严厉,仿佛就是她的错觉。

    饶是如此,林安菱还是心惊,默默忍着恶心将那碗鸡汤喝完,胃里直犯恶心。

    一顿饭吃完,林浩牵着徐轻芮率先离去。

    周彩燕和林崇辉也离去的时候,郑丹荷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身侧的林安菱,“菱菱啊,下次不能这样了。”

    “奶奶,你说什么啊?”林安菱装着傻。

    “要吃下次奶奶给你做,不能这样做,也别对嫂子有偏见,一家人好好相处就好。”她语重心长说着,“你哥要是不高兴了,离心的还不是你们兄妹。”

    结婚前关系多好,结婚后总是会发生一点变化,若是另一半明事理还好,若是挑拨离间,那关系就会很糟糕,若是林安菱与徐轻芮有什么矛盾,林浩还不是最为难的哪一个。

    “奶奶,你就是偏心了,哥也不喜欢我了。”林安菱低着头,一脸委屈,“我不喜欢徐轻芮,就是不喜欢她,那个温舒韵也不是好人,她勾引煜哥哥,我讨厌她们!”

    都是狐狸精!

    郑丹荷头疼,感情刚刚说的话一点都没听进去,如此,她也只好板着脸,“菱菱!那个是嫂子!你哥喜欢就行,你不喜欢又有什么办法?不是所有人都要去迎合你好感!”

    倏然被训,林安菱心底更憋屈了,拉着头,一句话没说。

    见她这般,郑丹荷眼底闪了闪,还是心软了,“行了,你好好想想吧,这些年你哥是怎么护着你的?小芮也怀孕了,别让你哥为难。”

    家里要是不太平,这如何让人省心过日子?

    不说这些还好,一说林安菱脸色更寒了,林展弘也谈恋爱啊,可没见对方忽略她,他哥不谈恋爱还好,一谈心底哪还有她的位置,没准以前是没人管,然后管管她,现在有人管了就懒得理他。

    亲哥哥是这样的吗?现在对她不理不睬,时不时眼神还严厉得没情感。

    郑丹荷离去之后,林安菱坐在沙发上,沉着脸。

    是不是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是她的错?

    她实在气不过,拿起手机打给了温昕悦,一顿诉苦谩骂。

    电话另一头,温昕悦满脸颓废,眼底甚至掺杂着血丝,她下午亲自跑了一趟,结果很多都找各种借口将她拒之门外,偏偏这种情况,她还不能搬出温家,若是让温家知道她的处境,只会便宜温舒韵。

    听到林安菱那头的抱怨,她心情才满满好了些,缓缓道:“和我那个后妈一模一样,我现在已经不想理了,以后会越来越嚣张。”

    “你能忍受我可不会!看我不好好教训她!”林安菱冷哼了一声。

    温昕悦有明里暗里挑拨了几下,林安菱又准备开口骂,听到下楼的脚步声,急忙挂了电话,她之所以敢在这里打电话,就是因为这个点没人了。

    若是被人听到还得了?

    站起身来,假装上楼,却见下来的事徐轻芮,倏然就放慢了脚步。

    “菱菱你还不上去吗?”徐轻芮穿着一件睡衣,明显已经洗澡出来,看着她也是微楞,关切出口。

    温舒韵与她说,表面功夫一定要做到位,忍着都要做到位,刚刚她的确委屈,但还是把汤给林安菱,对方以为自己成功了?她却注意到林浩脸黑了。

    “装什么?现在我哥又不在!”林安菱双手双交放在胸前,语气傲慢。

    徐轻芮眼底一僵,脸色依旧笑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晚了,早点上去休息。”

    话落,她走向厨房,手里还拿着个杯子,是下来给林浩泡茶的。

    “别走啊,你不是很能耐吗?真以为怀了个野种就能进我家门了?以后就高枕无忧?我看你是做梦吧!”她尖酸刻薄说着,上下瞄着她,带着轻蔑。

    “你看你身边都是什么朋友?温舒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你啊,和她也差不了多少,就会勾引男人,不过你比她厉害,直接爬上床了。”

    自从与温昕悦见面回来,她就憋了一身火,上网看了一下,全是靳绍煜与温舒韵的消息,这部剧居然火了,还如此火,两人现在是捆绑在一起,时不时还有一些绯闻出来,气得她火冒三丈,无处发泄,徐轻芮自然成为了那个替罪羊。

    徐轻芮脸色沉了,胸口剧烈起伏。

    林安菱还就乐意看她这样,恶狠狠警告:“去告诉温舒韵,叫她识趣点,别动什么不该动的东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别见到男人扑上去,想要我给她十个八个!”

    瞧瞧,这哪里是一个女孩说的话?

    徐轻芮本就腼腆,此时又羞又气,反驳道:“你情我愿就不算勾引,我和你哥是光明正大的恋爱关系,而舒韵,她的事情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就算真的和靳绍煜有什么,那也是他们的事情。”

    闻言,林安菱脸色骤变,口不择言,“她敢!她算个什么东西?还有你?别以为怀了个孩子就嚣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如果不是因为怀孕了,谁看得上你?”

    话落,不屑上下瞄了瞄她,“怀得上,生得下来吗?”

    在她看来,徐轻芮嫁到林家,就应该讨好她,就应该帮她,最好和她一起对抗温舒韵,现在却帮对方讲话,让她心底极度不平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