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 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二更)
    《阴阳相隔》进入收尾阶段,电视播出越发火热,而结局在拍摄的时候出现了分歧。

    按照黎斌所写的剧本,女主最后被丧尸感染,选择自我了断,而男主则在世界之后选择了殉情,结尾是一个悲剧,而根本播出这么久观众反应来看,若是还是按照这个结局,怕是要引起众愤。

    针对这个问题,几位主演和剧组人员正在会议室开会议,不过靳绍煜倒是没在,他两头跑是常有的是,毕竟还有那么大的一个公司等着他回去处理公务。

    “若是这么拍,虽说会赚取观众眼泪,煽情一些,但就近几年走的主流风格,已经不适合,怕是会起一些反效果。”温舒韵斟酌一下,开口说着。

    她这么说是有依据,前世结局播出之后,的确引起一大反响,最直观的一点,就是使得总部剧的整体效果下架,虽说观众也接受了,但却成为了不太完美的地方。

    黎斌若有所思,看向她,眼底明显已经有了犹豫。

    “娱乐性的东西,的确要考虑观众情绪的问题。”席贤瑞也跟着开口,虽然他不喜欢温舒韵,但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很对。

    这部剧不是电影,它所面对的全体哪个年龄阶段都有,直白点说,虽说有深刻含义,但很多人还是以娱乐消遣的目的去观看,不糟心不憋屈就是最主要的目的。

    黎斌目光落在剧本上,无声叹气,剧本是早已经定好,不是说改就改,但目前观众与靳绍煜与温舒韵呼声最高,若是真是悲剧,那么极有可能是整个收视率下滑。

    作为导演,不光光拍摄出作品的内涵,收视率也是证明自己的保证。

    “关于结局,如果要更改,你们有什么建议?”最终黎斌这般出口,众人便知道他妥协了。

    才华横溢的人难免有些傲气,他也是如此,自己的剧本向来不允许别人加戏,所以这个剧本也没那么乌烟瘴气,演员嘛,爬床最大的目的就是想多给自己加加戏,捞点什么别的好处,在这里都行不通,自然就安分了不少。

    一说到建议,众人都不吭声了。

    说改容易,改什么?谁知道?

    一阵沉默,刘芳芳甚至低头开始玩起了自拍,对她来说,可不会管这些,她又不是主角,这部剧现在达到的成绩她就很满意了,要不是看着这部剧这么火,在这么艰苦坏境下,她早就发飙了。

    黎斌一阵失落,时间很紧,这几天就要拍了,若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方案,那么只能按之前剧本走,从网友反映的情况已经温舒韵刚刚的话,他也知道有些不恰当,但没办法,如果不能改变那也只能照着拍。

    “女主变成半丧尸呢?”温舒韵突然出口,众人的眼光被她吸引过去,她抿了抿唇,继续开口,“如果解毒血清研究出一半,那么可以抑制病毒,却不可解毒,就会变成半丧尸,黎导,这个结解释合理吗?”

    她说完,看向黎斌,对方眼神也跟着闪了闪,“办丧尸?”

    “对,可以跳转到几年后,到时候试验解毒血清这个片段可以由女主进行。”温舒韵点点头。

    几年后是彻底研究出解毒血清,如果这个片段由女主进行,还可以表现出女主最后的那种无私,弘扬的也是积极向上且正义的精神。

    “可以,这么解释是通的。”黎斌眼底惊喜,“明天休息一天,舒韵,明天我会把剧本修改好,到时候给你看看。”

    黎斌是多么固执的一个人,此时干脆利落答应下来,倒是让人一愣,而且,他一直自信满满,此时却说要把剧本给温舒韵过目,不光齐其他人觉得不可思议,就连温舒韵自己都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黎导,我也就是这样说,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你这么想没错。”黎斌夸赞着她。

    刘芳芳抬头看向她,这段时间在剧组,温舒韵可谓是受尽偏爱,状态不佳的时候,他们都是被骂地狗血淋头,温舒韵就不会,黎斌还会专门给她时间调整,就连靳绍煜那种冰冷古怪的性子,对她都有几分的容忍度,到时候让人不能小瞧。

    又讲了一些事情,会议这才解散。

    温舒韵回到酒店时,已经晚上将近十点,由于在开会,出了留下一个司机等她,便让助理先回去了,酒店保密措施还算好,她基本不用担心。

    她是爬楼梯上来的,靳绍煜说的果然没错,她这个体质啊,还得加强训练,这段时间的打斗片段,真是要了她半条命,前一世是累趴,这一世没累趴,但是手脚发软,也是难受得紧,晚上靳绍煜都不敢胡来,早早便让她睡了。

    一路走到房间,靳绍煜今天不在,她自然要回到自己的房间。

    拿出房卡,开门。

    将开门,她一下被人捂住嘴,往里面拉,“砰”门关上了。

    温舒韵眼睛一瞪,还未反抗,直接被人推到地上,灯光一下打开,林安菱穿着红色风衣,穿着一双十厘米高跟,打扮妩媚嚣张,居高临下看着她。

    没有所谓的尖叫,无措和害怕,温舒韵缓缓起身,冷着看向她,“这是我的房间,不知道林小姐怎么溜进来的?”

    刚刚也是没防备,累得一天,又刚爬上楼梯,她基本是拖着疲惫的身子,也便让对方得逞了。

    在她前面,林安菱也就带着她两个小助理,其中一个黑黝黝,看起来有些凶相,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她刚刚拉了她,然后粗鲁推在地上。

    “溜什么?我是光明正大进来的!”林安菱趾高气昂,语气厌恶,“温舒韵,你知不知道我忍你很久了?”

    若不是这段时间林家一直在发生事情,而她地位一再降,早就收拾她了!

    “哦?”温舒韵慢悠悠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现在知道了,不过随意动手,好像不是什么有家教的行为,林家也算豪门家庭,林小姐的家教我是不敢恭维了。”

    “你再说一遍!”对方语气漫不经心,让她一顿恼火,拔高了声调,以往谁见到她这样是吓得道歉?

    温舒韵居然敢讽刺她,简直找死!

    “如果这地上不是有地毯,林小姐…”她话说到一般,阴寒了脸,声音像是含着冰渣,一字一顿,“我会让你也吃不了兜着走,别让我再重复一遍,我的时间很宝贵。”

    “现在,立马给我滚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