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 这下怕是得蹲几天(一更)
    见此,温舒韵连忙垂着脸,低着头。

    她想笑,脸上的神情都快维持不住了,周尘气势汹汹,她看到周围人抽搐的嘴角,这么严肃的事情,被他这么一搞,有点喜感怎么办?

    林安菱眼底溢满刻骨之恨,牙齿咬得咯噔响,“死娘娘腔,给我住嘴。”

    话音未落,她扭头看向温舒韵,冷嗤一声,“果然是一伙的,都一个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比起刚刚的恐惧,她挣扎了,现在反而从容起来,一把扭开抓住她的保安,厌恶地说,“别碰我!我是林家大小姐,偷她的东西?送给我都不会要,你们别被这个贱人迷了眼!”

    别说在这个小地方,就是在a市,也没人敢动她。

    此言一出,酒店负责人眼神闪了闪,似乎在沉思,只能又道:“林小姐,我们现在只是调查,录像上的确显示你非法闯入温小姐的房间,这件事我们必须要查清楚。”

    林安菱身份就是再大,他们也不可能当做什么事没有,然后将她放走,怎么说起来都是她理亏,明星可不是一般身份,尤其温舒韵这样有点知名度的,若是出什么事,可不是闹着玩,事关酒店声誉。

    “林小姐口气好狂妄。”温舒韵看着她,轻声出口,“如果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为什么闯入我的房间?难道是看上了这间房想要来住?”

    她对上她的眼,柔声的话语中强硬,继续说道,“林小姐的确有攻击我的行为,能畅通无阻进入房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求报警解决,这件事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酒店安全如此堪忧,我们舒韵还怎么住在这里?”周尘也不依不饶,“这间房间是不能住了,简直是太可怕了!”

    林安菱再怎么嚣张他都不放在眼里,作为经纪人,消息是最灵通的,林家是什么人,她在林家现在又是什么地位,自己心底没点数?

    负责人冷汗直冒,他压力也大啊,哪一边看起来都不好惹,连忙给安保人员使了个眼色。

    只能先到会议室,这件事可不小,

    “滚开!别碰我!把你脏手拿开!”林安菱被安保人员抓着,她一下甩开,语气带着**裸嫌弃,看向温舒韵,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保安人员神色讪讪,林安菱之前也有点知名度,天生资历不好,小整一下,加上高超的化妆技术,还是很多男生心中的女神,现在这幅扭曲的面孔,让人好感全无。

    温舒韵作为当事人,自然也要跟着去。

    大堂经理过来,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头发全盘起,看起来干练利落,简单了解事情经过,首先走过来跟温舒韵道歉,“温小姐,是我们酒店的问题,我们也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一会我会让人重新给您安排一间豪华套房,也保证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问题。”

    “听她胡扯,赶紧解决,我要走了,还得赶飞机。”林安菱坐在沙发上,翘着脚,一脸不耐烦出口。

    温舒韵这个贱人,她脚绝对是扭伤了,若是以往,她非大闹一场,现在却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好那个贱人给她识相一点!

    “林小姐,你怎么进入温小姐房间的?”女经理走了过来,看向她问。

    她自然清楚对方身份,但这不代表可以让她为所欲为,毕竟温舒韵丢失了东西,涉及到财产,金额还不小了。

    “她没关好门,我一推就进去了。”林安菱说完,看向两个助理,“不行你问我助理,当时两人都在场,这件事她们可以作证。”

    “林小姐,我看到你是用房卡开的门,你是如何拿到房卡的?”女经理蹙了蹙眉头,直接戳穿她,语气严肃几分,“这涉及到偷窃,麻烦林小姐如实相告。”

    林安菱脸色骤变,站起来,青筋暴跳,“我说了,我没有拿她的东西,这件贱人在说谎,不信你们搜啊,看能不能搜出什么。”

    从来没见人做错事还能给这么嚣张,女经理也是被气得不轻,还未出口解释,周尘那头电话已经接通,说着,“对,是入室偷窃,尽快过来,麻烦了…”

    “经理…”那个负责人走上前,想要阻拦,却见女经理摇了摇头,转头看向林安菱,“既然林小姐这样的态度,那么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报警处理。”

    温舒韵经纪人看样子是不肯善罢甘休,林安菱又是这样的态度,报警也好,那就这样吧。

    见周尘动了真格,林安菱也急了,林家那边可经不起她的折腾,当场站起来,指着温舒韵破口大骂,“你还有理!谁推到了我?我现在头还疼着,我告诉你,我要去医院做检查,小心我起诉你!”

    温舒韵看着她,往后缩了缩,眼底含着无辜,却没反驳。

    “装什么装?我不会放过你的!”见她这般,林安菱声调拔高,声色俱厉警告,随后又道,“这次我懒得和你计较,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跟你们去警局?我要赶飞机去了,谁愿意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边说边往外走,两位眼尖的助理连忙也跟上,乞求能快点远离这个地方。

    事实是什么样,她们心底也清楚,所以才更加心虚。

    还未走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安保人员堵在门口,没有说话,却也没有放行,女经理的声音从后传来,“林小姐,这件事还没解决,请你配合调查。”

    如果说一开始的语气还有点客气,现在完全是冰冷下来。

    林安菱说的话,的确是不讨喜。

    这是娘不拉屎的地方,那么待在这个地方的他们又是什么人?目中无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半夜她来处理这种事,本身就郁闷,被这么讽刺,能有好心情就怪了。

    “我今天要回去!”林安菱胡搅蛮缠起来,推了其中一个安保人员,“他妈的给我滚开!”

    温舒韵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切,说林安菱都是高看她了,愚不可及。

    这样闹,难道不是将自己推入更远的深渊吗?

    录像就是铁证,还要引起其余人的愤怒。

    她不经想,到底是怎么样的溺爱,才能养出林安菱这种性子,据她所知,林浩获得的宠爱比她更甚,却谈吐文雅,彬彬有礼。

    “菱姐,要不先算了吧。”其中一个小助理都看不下去,上前拉了拉她,低声劝说着。

    “你到底站在那一边?”林安菱炸毛了,对着小助理脸下去就是一巴掌,“现在你叫我在这?你是谁的助理?从明天开始,我不想再看到你!”

    “菱姐…”小助理捂着脸,眼含泪花,委屈至极却也不甘气愤。

    这个时候,任谁被这么一打,也是十分不服气。

    “离我远点!”林安菱还不知道自己有错,板着脸,她就是这么任性,怎么?

    心底甚至还觉得有些爽,她生气谁都别想好过!

    “林小姐,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接二连三被挑衅,女经理眉宇间掺杂了些许怒气,沉声出口。

    温舒韵安安静静站在一旁,林安菱满口脏话,毫无礼貌,暴发户还懂稍稍伪装一下自己,这就是豪门千金?恕她高看不起。

    “傻逼想要作死,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周尘低声来了这么一句,白了林安菱一眼。

    温舒韵嘴角弯了弯,一句话没说。

    “你才撒野!”林安菱咬牙道,“给我让开!”

    没让她狂太久,三位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女警看到温舒韵还愣了愣,眼底闪过一丝亮光,被她生生压抑住了。

    “请问是谁报的警?”年长一些的警察沉声开口。

    “是我。”周尘走了过去,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还特意强调,“现在还不确定除了丢失钻石项链还丢失了什么,项链是赞助商赞助的,明天要去参加一个活动要带,价值大概在一百三十万左右。”

    一百万多万可不是小数目,几位警察神色也严肃起来,“麻烦几位和我们回警局做一下调查。”

    “我不去,我没拿!”林安菱脚有些软,还是强硬出口。

    “我们自然会查清楚,麻烦几位走一趟!”警察可不是好糊弄的,一股严厉压迫的气息袭来,林安菱说话声音都不敢太大。

    到底是个吃软怕硬的主。

    林安菱就算再不情愿,也得跟着走,两位助理也是被吓傻了,缩着脖子跟在身后。

    警局。

    温舒韵正在做口供,而林安菱则在被审问。

    “请问你是怎么进入温小姐的房间?”刚刚那位女警低头写着字,问出口。

    “她的房门没锁,所以我就进去了。”

    “说实话!”女警倏然冷声起来,“录像已经看到你刷了房卡,谁给了你房卡,又怎么拿到房卡,坦白从宽!”

    林安菱浑身开始发软,嘴角开始哆嗦,没敢说话。

    “丢失的项链去哪了?”女警又换了一个问题。

    “我、、我没拿。”她支支吾吾说着,急忙又道,“是温舒韵说谎,她想嫁祸我,我根本没拿什么项链,她项链根本没丢,你们可以去搜!对!去搜,一定能搜到的!”

    女警明显也有点怒了,“既然没拿,你进入温舒韵房间做什么?为什么进入她的房间?”

    林安菱语塞,脑袋飞快转着,想不出合理的解释,硬着头皮道:“我是有事找她。”

    “什么事?”

    “一些私人的事情。”林安菱马虎般说着。

    倏然,一个警察也走了进来了,直接道:“你的两个助理已经全部招了,是你买通酒店前台,拿到房卡,准备对温舒韵实施暴力行为,当时也对她动手了,是这样吗?”

    林安菱脸色煞白,急急否认,激动出口,“我没有,没有,她们在说谎!”

    两个助理本身就没想会闹得这么大,刚刚林安菱的行为太让人寒心,其中一个工作也丢了,若是还护着她,那还真是怪了,不但全部招了出来,还偏向温舒韵。

    一开始就是林安菱让她们动手了。

    如此以来,她的过错就更深。

    “酒店前台也全部都招了,酒店也调来了录像。”那个警察拧皱眉,声色俱厉对她说着,“此时已经是证据确凿,丢失的的项链在哪,除此之外,你们还拿了什么?”

    管她身份是什么,此时证据都指向她,若是不承认都可以定罪!

    “我没拿她项链。”林安菱不断在否认着,心底恐惧加深,终是没撑太久,便已经全盘托出,不断强调温舒韵打了她,可是她先违法进入别人房间,还动了手,这的确属于正当防卫。

    最后直接被拘留。

    温舒韵录完口供就出来了,周尘在外面等她。

    “让她折腾,这下怕是得蹲几天。”周尘走向她,说着语气里有几分得意,而后又道,“对了,你没受伤吧?”

    她摇摇头,“被推了一下,没事。”

    地板软得很,不然林安菱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钻石项链真丢了?”周尘这才皱眉问起这个事,明天可要带的。

    闻言,温舒韵柳眉弯了弯,侧头道,“我说它丢了,就是丢了。”

    反正找不到了,林安菱承不承认,都得被查,谁叫她先进她房间呢?找不到,这个黑锅怕也要背着。

    周尘了然,笑意加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