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 我们结婚了
    舒琼将头转向车窗外,悠悠叹气,一句话没说。

    a市的夜景极美,五彩斑斓的霓虹灯闪烁着,亮如白昼,她背井离乡,来这里混了有二十几年了吧?什么苦没吃过?什么累没受过?

    对啊,好不容易才熬出头了。

    名也有钱也有,可夜晚降临时,忙完工作剩下的孤独无力感又是怎么回事?

    “到了,你在车上吧,我下去就好。”杜同将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

    此时已是深夜,又是路边小店,街上也没什么行人,他连口罩都没带,也就一段路的距离,又不是第一次去买。

    “恩。”舒琼应下。

    杜同下车,往小店走,冬天夜晚的风大,带着刺骨的寒,一吹来,他裹紧大衣,加快了脚步。

    “两份啦。”一道娇俏声线传入耳,倒让他觉得有几分熟悉。

    “别给我闹。”另一道声音低沉。

    男的穿着褐色的大风衣,女的穿着长白色的羽绒服,两人似乎还有些黏,准确的说,是女的有些粘人,两人背对站着,她将手插进男人衣兜内,娇小的人都躲在了对方的怀里。

    “你刚刚都答应我了。”温舒韵在他怀里昂头,风一吹,她冷得双唇哆嗦,忍不住又他怀里钻,将头埋在他胸前,蹭了蹭。

    “绍煜?”杜同迟疑地叫了一声。

    温舒韵身子一僵,抱着他的手一紧,直接当起了乌龟,还是死的。

    靳绍煜也怔了怔,侧头看向杜同,回了一声,“杜哥。”

    “这么巧?”杜同目光有意无意看向他怀里,此时在路边,不是繁华地带,路灯已经关了一些,有些偏黑,人埋着头,他还真看不出来是谁。

    “杜哥来买煎饼?”靳绍煜指了指身后不远处,询问。

    “对啊,你也喜欢这一家?”他收敛眼底的疑惑,笑着回答。

    他在沪南台上班十多年了,加班是经常的事情,方圆几十里晚上还开着的吃食,都快要被他和舒琼尝个遍,这家煎饼是老字号,价格也公道,他以前没赚什么钱的时候,夜宵经常是这个。

    “她喜欢。”靳绍煜指了指怀中的一坨,语气无奈却带着宠溺,“今天第一次买,现在正和我闹呢。”

    他勾着唇角,尾音微扬,似乎毫不介意显露他的喜欢和爱意。

    杜同心底诧异,舒琼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看向靳绍煜怀中,含着笑意喊了一句,“舒韵?”

    话语是带着肯定了。

    正在装死度秒如年的温舒韵身子一僵,纠结咬了咬下唇,缓缓抬起头,看向两人,声线细小,“杜哥,琼姐…”

    “这都没见到脸,真敢叫。”杜同扶额,对方这大大咧咧的行为,他该说什么好?

    对了还好,这要是叫错了,可就要惹麻烦了。

    “我看到舒韵今天恰好也拿着煎饼呀,错不了。”舒琼满脸不在意,转头又冲两人,“大晚上的你们不回家,在大街上等着被拍啊?”

    “我们买完这个就回去了。”温舒韵还是有点羞涩,也不好意思推开他,所以一直保持着躲在他怀里的动作,手还有些紧张揪着他衣服,接着她的话。

    “满足一下琼姐的好奇心,进展到哪一步了?”舒琼又凑近了一些,含着深意地笑。

    买完这个就回去?

    一起回去?

    这是同居了?进展也太快了,如果她没猜错,两人是这部剧才认识的吧?

    此言一出,温舒韵脸色不自然起来,他们是结婚了,可…这样说是不是不好?

    靳绍煜也没回,他脸上神情不变,似乎把决定权交给她,但心底也悬着,带着一丝丝的期盼和莫名的心慌。

    他们之间关系,绝对权其实都在她,他尊重她的决定。

    温舒韵许久没说话,杜同也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了,一把拉过来舒琼,打着圆场,“琼姐就是这样,一天到晚就爱八卦,别理她,整天没个正行。”

    “没事。”温舒韵笑了笑,将他又搂紧一些,笑靥如花道,“我们结婚了。”

    他那么好,她为什么要害怕别人知道?

    靳绍煜的心情就像坐上过山车,猛地上升,眉梢都跟着上扬起来,至于另外两个人,完全一副没有预料的神情,舒琼楞了一下,她这张名嘴居然词穷了起来,居然不知道下一句应该说什么。

    “没听说消息啊?”倒是杜同出口打破沉默,看向靳绍煜,调侃道,“怪不得要瞒着,这公开粉丝得多激动,一声不吭直接结婚了。”

    谈恋爱倒没什么稀奇,这结婚事情就大了,至少他认为靳绍煜这种人,婚姻应该再三考虑才是。

    靳绍煜捶着的手微微揽上她,黑眸染上笑意,“觉得对就结了。”

    其实这件事早就应该做,他要早早将她保护在羽翼下,这样她便不会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委屈,有误会之前,他想着两人再也不会有交集,但他同时也知道,这辈子都不会那么爱一个人。

    “小公主?”舒琼升起逗她的心思,一脸戏谑。

    更让靳绍煜这么捧在手心里,自身条件又是极好,这个女孩啊,之后是前途无量,真是后生可畏。

    温舒韵微微垂了垂后,害羞之中又带着慢慢的甜蜜,话语越说越低,“琼姐你别这样。”

    “不承认啊?难道绍煜还在外面养了一个?不是你啊?”舒琼拧眉反问,一副为她担忧的样子。

    “琼姐,你这样挑火很不对。”靳绍煜一本正经出声。

    惹得舒琼笑个不听,这对小夫妇喲。

    她着实难以想象靳绍煜在面对另一半时会是什么样,现在看来,人啊,总会变的,遇到了喜欢的人啊,再有个性的性子,都会为对方收敛起来。

    这一点,她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吗?

    到底是公众场合,几人没聊太久,杜同去买了三份,两盒给了温舒韵,道谢之后,便分开离去。

    ——

    深夜。

    温舒韵光溜溜躲在靳绍煜怀里,拉着他的手,“你揉嘛,再用点力。”

    “我真是…”靳绍煜被挑起一身火,看着她,火冒三丈,手都抬了起来,咬着牙,“你信不信我打你,猪脑子吗?”

    “是真饿。”她往他怀里缩了缩,小声解释,“不小心。”

    杜同应是听到两人的谈话,给她买了两份,回家之后,他去洗澡后,温舒韵居然吃了一份半,后果是饱得睡不着,他真是想打人。

    见他黑着脸,她动了动,从他怀里出来,转了个身,“那你睡吧,一会我难受了自己睡。”

    “别动!”靳绍煜认命又将手放在她肚子上,给她揉了起来,“真是欠你的。”

    温舒韵眉眼弯弯起来,闭上眼,甜甜笑着。

    虽说今天上节目的时候,他所作的一切都太让她吃惊,但怎么可能不感动呢?这不,现在就恃宠而骄了。

    “琼姐和杜同关系很好,你有没有猫腻?”她响起刚刚遇到的两人,倏然出口询问。

    “还用说?”他斜睨了她一眼。

    “也对。”她舒服得一脸满足,分析道,“我觉得是两个人相互装作不知道吧,维持着眼下的关系。”

    毕竟年纪都不小了,舒琼或许是不愿意将就,而杜同呢?他是离过婚了,不过和前妻好像是感情不和,应该也会察觉到舒琼的心思,至于为什么会装傻不捅破,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吧。

    谁有知道捅破以后关系是会进一步还是更糟糕呢?

    “快点睡觉,不然自己揉。”他低头看着她,丢出一句话,尾音未落,温舒韵闭眼比什么都快,让他低低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她闭着眼,脸蛋微微泛红,眉目精致,这幅脸蛋近在咫尺,他忍不住低头在额头亲了一下。

    温舒韵当然还没睡,俏皮睁开一只眼,酥酥糯糯道,“坏,偷亲我!”

    话语里的甜蜜哟,都快溢出来了。

    “睡吧。”他没否认,清润的黑眸溢满柔情。

    她点点头,闭上眼没多久,便已经进梦香。

    凌晨,直播掀起的风浪久久没有停歇。

    即便是最近最火的“话题女王”这回也被远远压了下去,靳绍煜和“小公主”占据各大热搜榜单。

    这身上都被咬了,你们他们说只是单纯的男女朋友,信你就有鬼!

    万能的网友开始进行各种剪辑,直接浓缩了这场直播最大亮点,靳绍煜说的话,提高“小公主”的神情,以及,亲口说要带准备好的“小公主”来见粉丝。

    连他和温舒韵一起倒下的画面都没列入其中,在他们看来,靳绍煜所有的绅士,那都是“小公主”改变的,没看见他对别人也很绅士吗?

    比如刘芳芳,主动承担惩罚,比如佟玉曼,直播的时候还主动递水,即便发现点什么,都被“小公主”覆盖了。

    网友对这个话题啊,讨论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

    咖啡配曲奇:“公开得让我猝不及防,感觉老靳从前几个月一直就在闹绯闻啊,原本还不信,简直是无风不起浪啊,瞅准备,下次曝光和哪个明星在一起,那绝对就是小公主,一定没错的!”

    天上人间:“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卫生巾那一出,我觉得八成就是老靳,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觉得一定是他,看来小公主那个时候就出现了呀,备受宠爱啊。”

    靳绍煜是我本命:“我们家靳靳再也不是孤家寡人了,有小公主哟。”

    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老靳话语里的爱意,简直是溺死人了,小公主也被宠得太厉害了吧?”

    靳靳家的静静:“是不是圈内人?难道是哪家千金?老靳简直是完美,谈起恋爱都这么帅,就是爱你一辈子!”

    韵韵是我女神:“只有我觉得老靳对韵韵有点不同吗?”

    …

    类似于最后一条评论,多半是要被屏蔽的,而且,所有的言论导向,都会被引导着偏离,即便有些人还是怀疑温舒韵,但也是只是少部分人,整体风向与她没多大关系。

    谁做的?

    王阳可是忙到后半夜,一边指导着公关一吃夜宵,焦头烂额啊,心底不敢腹诽着:这个靳绍煜,越来越过分了,要公开是公开,半公开不公开的,偏生把他家那位保护得贼紧,欺负他们单身狗啊?!

    当天晚上,一个“小透明”的博主在凌晨发了一条微博,比起靳绍煜与“小公主”的事件自然是不值一提,很快便被淹没了。

    微博如下:

    小公主家的靳先生:“我家的小公主,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所有。”

    配图是一双十指相扣的手,男人宽大的手紧握着女人娇小纤细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