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7: 这次你又想做什么?(一更)
    “这样最好。”周彩燕脸色才缓了一点。

    她半辈子活得这么窝囊为了什么?还不是希望儿子能有个出息?徐振南碌碌无为一辈子,徐言卓又没什么特别的本事,本是同根生,林安菱的富贵是她冒死换来的,分给徐言卓一点是本分!

    林安菱哪还有刚刚来时的狂妄气势,看向周彩燕甚至升起了害怕,更多的则是想抓住对方,周彩燕希望她帮徐言卓,那么就不能让她被发现,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道,“你既然、既然瞒了这么久,就会一直瞒下去对吧?”

    看着她一脸不安的样子,周彩燕脸色缓了一些,“那是自然,我们在一条船上,揭穿你对我没好处,你只需要做好你的林家大小姐,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那便什么事都没有!”

    “你刚刚说沈映蓝这次病得不重?”林安菱松了一口气,犹豫看向她,“那、那如果她这次治好了之后怀疑我怎么办?”

    这才是她关心的问题。

    沈映蓝始终和她不亲近,若是真的查出来,那么她该怎么办?

    提及这个,周彩燕也沉默了,半响道,“那就看你的命吧,这次引诱的药她没吃太久,很好抑制下去,如果真要查,我已经不在林宅,恐怕难以阻止。”

    以前是林安菱小时后,她几乎都在她身边,沈映蓝每次取头发都不避讳她,现在她根本没法知道,所以真的是看命了。

    “那怎么行?被发现怎么办?她一直都不喜欢我,对待徐轻芮都比我亲,不是说母女会有感应吗?万一感应到了呢?”林安菱一下急了,自言自语起来,“能不能重新下药让她吃?反正是保健品,我们不换回来了,她回来继续吃。”

    等严重的时候就不会思考她的问题了,况且,不是说抑郁症重度还会自杀吗?

    如果沈映蓝不在了,就再也没有人怀疑她!

    闻言,周彩燕拧眉看着她,有那么一瞬间,没想到她会说这样话,不过下一秒也就想通了,和她想的一样,只有死人会好好保守秘密。

    以前她不是也给沈映蓝下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药吗?已经重度抑郁,没想到去国外养几年居然好起来了。

    “不行,你必须马上回去拿出来。”周彩燕立刻否决,“沈映蓝住院之后,林家人肯定会查病因,一旦查到那瓶药,我们都会跟着完蛋!”

    被她如此一说,林安菱又打了一个寒颤,“那周嫂你会回去吗?我和奶奶说让你回去,徐轻芮那边,我绝对不会闹事。”

    她想着,周彩燕既然敢算计林家人和沈映蓝,说明她不怕,在林宅还能时刻看着林家人,出了什么事情还能想对策,若是只有她一个人,发生什么事怎么办?

    “之前不是想着怎么赶我走吗?”周彩燕语意不明。

    林安菱心虚,她也不知道还有这个内幕啊,若是知道,她绝对不会针对周彩燕,再怎么说两人也在一条船,她总不会看着她被发现。

    “行了,我现在回去已经是不可能。”周彩燕也没打算和她计较,“徐轻芮已经搬出去,我没有理由赖着,上次也撕破脸皮,已经不能待下去,你给我安分一点,别去惹徐轻芮,让她孩子生下来,林家应该也没什么遗传病,说不准孩子就是健康的,到时候就不会有你什么事!”

    “至于沈映蓝那边,先看看情况,没准她运气不好,病情加重,那也就没什么事了。”

    听她这么说,林安菱也没办法,只能道,“那好吧。”

    “行了,就这样。”周彩燕站起身来,丢下一句,“去把药换了,越快越好,免得林家人开始起疑了。”

    待她离开,林安菱看着桌子上的那瓶药,整个人越发心慌,快速将药紧紧握在手里,脚步凌乱往门口走去。

    看着她消失在视线里,温昕悦从角落里走出来,走向林安菱离开的位置,蹲了下来,将黏在桌子底下的录音笔拿了出来。

    回到车上,她打开录音笔。

    越往后听心中骇然越大,周彩燕好大的胆子,居然偷换林家的大小姐!

    这么说来,徐轻芮才是林家真正的女儿,如果这个消息让她知道,怕是有好戏看了,记得对方还在怀孕是吧?还是温舒韵最好的朋友,那就要看看她们的姐妹情多深了。

    温昕悦勾起一抹冷笑,林安菱一直都趾高气昂、高高在上,敢情是个假凤凰。

    林安菱一路失魂回到林家。

    郑丹荷坐在客厅,见她回来,整个人直叹气,也没主动开口说话。

    她这个孙女啊,自从上次去k市回来,虽说接受了老爷子的安排,但心底怕是怨恨着他们,回来这些天鲜少讲话,好似还是没想明白,这真是造孽啊。

    “奶奶。”林安菱见她突然扬起一抹笑,“您怎么坐在这?今天天气冷了,穿得这么少,会不会着凉了?”

    她的态度转变太快,郑丹荷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缠住她胳膊,亲昵道,“我今天想吃红烧鱼了,我们家晚上吃不吃红烧鱼啊?”

    “若是想吃,叫他们做就是。”郑丹荷心底虽疑惑,但还是附上她的手,询问出口,“今天去哪了呀?我看你早上就出去了。”

    “去找昕悦聊天,然后就回来了,没去哪。”她扬起笑说着,语气很轻。

    “恩。”郑丹荷看了看她,这么热情倒是让人很不适应,好一会才开口道,“你妈今天住院了,如果不生气了,可以去看看她,说点好话,不能惹她生气。”

    儿媳和孙女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性格就是合不来。

    林安菱又太过傲气,沈映蓝这几年更是花心思在她身上了,看着母子离心越来越远,她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妈住院了?”林安菱一脸着急的样子,而后又诚心道,“奶奶,之前的事情我都错了,这次在警察局的时候,我都想清楚的,不会再这么任性,我会给哥打电话,然后去看妈。”

    “嫂子那边,我也会和她好好相处的,我知道,哥和嫂子搬出去可能是有我的因素,在私底下我骂过她,我下次不会了,嫂子怀孕住在这里也好,有你看着,如果嫂子不想看到我,那我可以搬出去,都没关系的。”

    现在她一点都不想和徐轻芮作对了,没准她赢了之后还把一堆事情惹出来,比起看不顺眼的徐轻芮,她觉得自己千金大小姐的生活更重要。

    要是变成了下人的女儿,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郑丹荷看她突然转变了性子,极其诧异,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而后又想,不是去和温家那个丫头聊天了吗?难道是被开导了?

    虽说一股脑认错听起来有点刻意,家里气氛压抑了这么多天,可算让她欣慰一点,她看向林安菱,摸了摸她的头,软了语气,“你这次真的把你哥和爷爷气得不轻,怎么能做这么糊涂的事情?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如果真的能让你清醒,那是最好吧。”

    “奶奶,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下次绝对不会了,也会乖乖去留学,好好读书回来孝敬你。”林安菱生怕对方觉得她别有目的,连忙又说着。

    “恩。”郑丹荷看向她,眼底也染上一丝慈爱,一脸无奈,“你以为你哥不知道你在私底下针对你嫂子,给她脸色看吗?我和你爷爷不知道吗?”

    林安菱心下咯噔,垂着头没说话。

    “你不止私下会针对她,明面上也在针对她,可她还怀着孕啊,不然奶奶会让你哥哥带着她出去,若是真出了什么好歹,可怎么办?”郑丹荷看着她继续道,“我们怎么说你都不听,要说什么好?要怎么做才好?”

    “奶奶…”林安菱此时更加心慌,头越垂越低,“我不是故意的,以后不会了。”

    她不曾想过,原来林家人看得这么明白,再蠢她也知道,如此容忍她是因为那一层血缘,若是抽去了这层血缘,她就什么都不是!

    现在她可不敢再打什么注意,只想好好讨好林家人,若真的有一天被发现,依照她们对她宠爱的态度,应该不会忍心她去过下人的生活吧?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保住她高质量的生活。

    郑丹荷看她的确是一幅诚心改过的样子,倒是放下了心,缓缓道,“你知道就好,你也别怨恨你哥,这么多年,他是真宠着你,的确是你做的事情太让他心寒,若是你嫂子被你气出了问题,可要怎么办?”

    “我知道,我以后不会和嫂子生气。”林安菱连忙接话。

    “恩。”郑丹荷看着她,只希望这是真的。

    说真的,林宅之前就他们老两口在,这里空气好,鸟语花香,吃的东西都是自家种的养的,林浩是十分放心徐轻芮在这里养胎,现在弄成这个样子,他们心底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那奶奶,我先上去一下,过一会就去看妈妈。”林安菱想起包里的药,连忙出口说着。

    “行,去吧,奶奶熬了汤,一会给你妈带去。”

    “好的。”

    她站起身来,快步往楼梯走,郑丹荷看着她的背影,想到她突然变化的态度,心底有一丝丝欣慰,但没多久又悬着一颗心。

    之前这样的认错太多,她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又搞出什么,这一次林浩忙得瘦了一圈,沈映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气病了,这个家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虽然有些不舍得,但她却没阻止林崇辉将林安菱送到国外,去锻炼锻炼也好,说不定就想通了,懂事了。

    林安菱走上楼,看了看身后,来到沈映蓝和林冠玮的房间,左顾右盼悄悄打开了门,快速走到床边,拉开柜子,果然看到一瓶蓝色的药,她瞳孔缩了缩,连忙将包里那瓶拿出来,换了进去。

    关上之后,响起周彩燕的话,又拉开,拿去卫生纸,擦了擦,关上之后又擦了擦柜子把手,站起身来,看向床,她走了过去,细细翻了一圈,在角落看到一根头发,她翻着包,情急之下,只能拿出一张纸巾包着,心底还是有点不放心,又细细找了一下,又找到了两根,全部包好,放进包里。

    她连忙整了整被子,快步走出去,最后还不放心擦了擦门把。

    第一次做这种事,她心跳加速,加快脚步,想要走到尽头她的房间,经过楼梯,郑丹荷的声音倏然响起,“小浩,你这时候怎么回来了?怎么这么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闻言,她脚步一顿,停了下来,直接又紧张起来。

    “恩。”林浩低沉声线响起,“妈初步检查出来有抑郁症复发的征兆,我怀疑她一直用的保健品可能有问题,医生建议拿去看一下。”

    “什么?”郑丹荷一听也着急起来,“怎么会有问题呢?都好了这么多年。”

    “具体检查结果也没出来,奶奶先别着急,我先上去拿一下药。”林浩说着已经大跨步往楼上走,林安菱一惊,想要躲起来,已经来不及,只好假装往另一边,见林浩上来以后,她垂下的手不知道往哪放,牵强扬起一抹笑,“哥…”

    林浩蹙了蹙眉,淡淡应下,“恩。”

    前几天一直摆脸色的人怎么突然转换了性子?倒是让他很不习惯起来。

    “妈是不是生病了?严重啊?”她看向他,询问出声,眼底闪着莫名的亮光,让他眉头不自觉皱了皱,“现在还不知道。”

    “哦。”林安菱心情低落了一些,而后赶紧道,“哥,我会你一起去看看妈吧。”

    林浩张口便道,“现在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嫂子在那边,明天再去吧。”

    “我保证我不和嫂子争吵,绝对绝对不争吵,我真的知道错了。”林安菱拉上他胳膊,不断缠着他撒娇,语气里还带着恳求。

    “等我一下。”林浩将手抽了出来,神情不变,往沈映蓝房间走去。

    “哥,你要去干吗?是不是妈什么东西忘带了?”她说着连忙走过去,随着林浩进入沈映蓝的房间,对方的举动让她大吃一惊。

    林浩将透明的袋子拿出来,带着手套小心翼翼将那瓶药放进去,不仅如此,他将沈映蓝平时吃的药一一分开装在袋子里。

    “哥,你这是做什么呢?”她轻声问着,实际上,她垂着的手已经开始颤抖,浑身发冷。

    周彩燕果然预言很准,林家人居然真的会检查这些药物,若是她不信,那么等待她的会是什么?她不敢想。

    “没什么,做下调查。”林浩觉得自己或许是大题小做了,但他不相信事情这么偶然,他每半年就会带沈映蓝去国外做一下具体检查,每一次都没问题,情况非常稳定,怎么会在短短几个月突然复发?

    之前他问过沈映蓝的主治医师,药物也是能引起抑郁症复发,而且时间快,不由就怀疑了。

    “哦,这样啊。”林安菱回了一句,往后走,“哥,我先去外面等你啊。”

    她转身之际,脸色逐渐发白,紧紧抓着自己的包,手里到指尖泛白,背后冷汗直冒。

    若是刚刚她只有百分之八十信周彩燕,现在是百分百。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她是周彩燕的女儿,一个佣人的女儿,到现在她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可,不能不接受,她还要为自己未来铺路!

    “走吧。”林浩很快下了来,拿上郑丹荷给沈映蓝的汤,放在一边,开车坐上了上去。

    “恩。”林安菱也坐了进去,双手紧紧拽着她的包,还没找到机会将包里的药扔出去,她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永绝后患。

    车开了起来,平稳驶着,狭小的车厢内放着优柔的音乐,两人无话,一片寂静。

    “哥,嫂子最近怎么样?”林安菱侧头看向他,主动挑起话题。

    林浩剑眉拧起,很快又松了下来,“心情好多了,怎么了?”

    “没什么,关心一下。”林安菱神色讪讪,鼓起勇气又道,“我想搬出去了,哥你还在上班,要不叫嫂子回来住吧?有奶奶看着,你也能放心一些。”

    他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眼底升起疑惑。

    “我上次心情不好,私底下和嫂子吵架了,是我做的不对,这次我也深刻检讨了。”她继续低着头说,许是觉得太压抑也太委屈,声音带上哽咽,“我只是突然受不了哥对嫂子那么好,哥都不理我了,所以才生气,我没有恶意的。”

    她不敢想,如果周彩燕没给沈映蓝下药,任由她做亲子鉴定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她真的会被林家扫地出门,那真是要了她的命。

    只要徐轻芮回来了,周彩燕也就有借口回来,有她看着,她也能安心一些,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林浩可不是郑丹荷,他眯了眯眼,“你这次又想做什么?”

    “哥。”她没想到对方这幅反应,红着眼眶抬头,“我说的是真的。”

    “行了,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情?赶紧提前说,我告诉你,再折腾,我马上办手续让你走。”林浩沉着脸,话语没有情绪。

    林安菱紧拽着手,平日早就发泄的火气此时连升都不敢升,只能瘪着嘴说着,“哥,我没想做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知道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