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4: 小公主乖啦(三更)
    温舒韵说了半天,林浩居然没有行动,她扭头看向对方,似想到什么,瞳孔一缩,“你…”

    林浩别过脸,艰难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瞒住她,然后合理这件事?”

    “你疯了?”她黑了脸,催促道,“这怎么瞒?你现在快点去检测啊,这要是醒来怎么解释?你别看她胆小,固执起来可是十分钻牛角尖的。”

    “如果…如果是真的呢?”他疲惫闭了闭眼,又睁开,眼底闪躲,“我妈也曾经怀疑过安菱不是她的妹妹,虽说后来几次亲子鉴定都表明是,但她一直不相信,而且,安菱的确长得与家里人不像。”

    以前没往那方面想,徐轻芮如果真的听到录音,声音是不会错的,那么,极有可能是真的。

    温舒韵算是看明白了,林浩居然想逃避,他认为,只要没确定,只要骗过徐轻芮,这件事就可以永远被埋没,他们就可以一直一直这样生活下去。

    “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有人能发给徐轻芮,那么就能发给任何一个人,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呢?现在去检测,真相是什么,自己心里也有数。”温舒韵深吸一口气,出口奉劝着他。

    他沉默片刻,“我会查。”

    “你真是…”温舒韵看他这幅模样,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但态度也特别强硬,“这件事不能拖,必须马上检测,要以最快的速度。”

    林浩神情不自然起来,其实他也没有特别坚定,只是突然想逃避,不愿意去面对,现在慌的就是他了,明知道一切都还没下定论,整个人却已经开始六神无主起来。

    这时候靳绍煜来了,刚刚陪着徐轻芮的时候,他给温舒韵打电话,她发了短信之后,他便赶过来了,听她简单说了一遍时间,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就叫人来进行样本的提取。

    林浩也没抗拒,只是眼底露出复杂的神情。

    一切弄好之后,已经是凌晨一点,靳绍煜又把温舒韵带回家了,剩下林浩一个人在医院。

    他推开门,看着睡着的徐轻芮,坐在她床边,她刚刚哭得狠,此时两眼都是肿的,他抓住她的手,一时失神起来,头涨得发疼,眼睛也发涩,就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最快的检测需要五个小时才知道结果,天没亮的时候应该就知道了,他必须第一个拿到结果。

    ——

    夜越来越深了。

    温舒韵烦躁又翻了一个身,小心翼翼抬头,一下对上靳绍煜的眼,吓了一跳,“你怎么还没睡啊?”

    “几分钟一次的翻身频率,你让我睡吗?”他低缓的语气响起,将两人的被子往上提了提,“你想多没用,睡吧。”

    “可是…”别说林浩有担忧,她也有,如果真如周彩燕所说,偷换了婴儿,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有了解释的理由,可这个结果谁接受得了?

    和自己亲哥哥有了孩子,林家如何接受?徐轻芮与这个孩子又该何去何从?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应该怎么办?”温舒韵问他,心底跟着忐忑。

    林浩现在都不敢声张,怕是也提前在做打算。

    “肯定是不能继续在一起,或者隐瞒。”靳绍煜言简意赅回答。

    温舒韵也隐隐猜到,被他这样说出来,心也跟着一紧,若是第一种,全家跟着痛苦,第二种,两人痛苦,根本不会再有幸福可言。

    无论哪一种,这辈子怕是都毁了。

    “周彩燕实在太大胆了。”她语气极度气愤,“简直不可理喻!”

    靳绍煜闭眼,没回答她,一把又将她揽在怀里,“还有时间管别人的事,那个经纪人你怎么处理,还有你经纪人,再这么炒下去,怕是要曝光了。”

    他不说她都把这事忘了,回抱了他,“何芳娜的事情不用处理啊,你也别管,星源自己会压下来,肯定不会再要她,也没有那个娱乐公司会收她,接下来,她以前欠的债就要慢慢还了,不关我们的事。”

    何芳娜手下可有几个不错的艺人,她们最听话,但怨恨肯定最深,这次还被爆出来频繁陪投资人,只要她手里不再有资源,那么接下来她没有拿捏的资本,可就有苦头吃了。

    靳绍煜点点头,勾了勾唇,“你还算聪明,那我们的事呢?”

    听言,她还未升起的得意倏然灭掉,满脸歉意,“那个,尘哥其实也不是故意,这次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周尘也是想趁热打铁,至于为什么是最后一次,原因她当然不会告诉靳绍煜,因为后来周尘和她说,这次是失误,他一时忘了靳绍煜已经公开女朋友,现在她名气也够了,不用爬得太艰难,所以路他们要自己走,不能在以后给人留下太多不好的印象,不然就是不太道德。

    “我不是说这个。”靳绍煜盯着她,声音落在她耳边,“炒不炒作我不在意,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温舒韵有些不自然笑了笑,垂着眼眸,“那乔家那边你处理好了吗?”

    她对公不公开也没有很深的执念,最主要还是怕给他带来麻烦,这次有得奖了,心底又多了几分底气。

    “其实现在也没什么太大影响,如果你觉得还不可以,那就年中,到时候你可以不用在乎任何人的看法,乔家不具备任何威胁性。”他想了一会,缓缓出言。

    “那就年中吧。”温舒韵皱着眉头,“现在其实也不是好时机,温家那边,我妈应该快到临产期了,再怎么说我都要回去一趟,不知道温昕悦又要搞什么鬼,还是先瞒着吧。”

    话落,她捧着他的脸,笑了两声,“怎么就长得这么帅呢?不对,这么有味道!今晚的你帅死了,怎么没告诉我呀,准备给我惊喜吗?”说着,她有自顾自道,“温昕悦什么都要和我比,从小到大,只要我超过她的都要隐藏起来,不然就被算计,只有在高考的时候我能正常发挥,为了能顺利上学,我还偷偷攒了学费。”

    “她嫉妒心特别强,你被抢了怎么办?”她清澈的美眸望着他,含着担忧。

    “说什么呢?”靳绍煜无奈,只觉得好笑。

    “是真的,高中一个男生喜欢我,后来就喜欢她了,她主动勾引的,你们男人不是来者不拒吗?”她认真说完,接着道,“不过那个男生喜欢她之后,又被人她甩了。”

    很多事情她后来都慢慢知道,只是选择防范和隐忍,因为没有办法,她要在那个家生存。

    “我说温舒韵,你上辈子没公开,是不是也有这个原因?”靳绍煜倒是划了重点,直接把床头灯开口,微微起身,挑着眉俯视她。

    温舒韵神色间闪过一抹慌乱,转了个身,小声道,“我困了,我想睡了,快点把灯关掉。”

    满脸心虚的表现,根本不用她再说什么,他已经知道。

    在她心跳加速的时候,等关掉了,身后之人睡下来,将她把怀里一拉,又抱住了,叹了一口气,过了半响,声音才想起,带着强调,“你要相信,有些东西是别人抢不走的,你已经站在比她更高的位置,而以后,会比她走得更大,没有人会束缚你的脚步,也没有人能阻挡你,你只要去做你喜欢的事情就好。”

    “至于她,漂亮吗?鼻子垫过?下巴有没有削过?没准那天就塌了。”靳绍煜语气淡淡,“我倒觉得长得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谁眼瞎谁看上。”

    “噗嗤。”温舒韵没忍住笑出声,听他损人居然有一种莫名的喜欢,倒是缓解了心底的恐慌。

    从小到大,这二十几年来,她身边所有的人都给她灌输一种思想,温昕悦就是比你优秀,你样样都不如她,你再怎么努力都是没用的,你就是小三生的孩子,永远比不上,你在温家,必须低头生活。

    直到她去大学之后,才摆脱了一些,但给她造成的心理影响,极其大,她用大学四年才勉强建立一点自信,可遇到他以后,倏然瓦解,她害怕,她不安,每天都在惶恐。

    “你会是云影以后的一姐,也会是乔家以后的女主人,你足够优秀,也足以匹配,所以现在的你,只要照着自己的步伐走,不需要管任何人。”他的话又响起,将她头发往后撩了撩,轻笑,“怕什么?不是挺有能耐的吗?你倒是可以啊,把自己的片酬拿去大量买地,不是准备好退路了吗?发财路都自己准备好了。”

    温舒韵往他怀里躲了躲,一句话没说。

    她最近身价大涨,钱的确源源不断滚来,反正也不知道干嘛,在a市买了两套房子,原本一套是想给冯琳准备的,也当尽孝了,但对方现在也不需要了。

    然后她也不会炒股票这种投资,想了想之后房价上涨的几个城市,现在还没被炒,房价就跟白菜似了,又入手了好几套,最后她买了几块地,很大,在日后建设港口的地方,重点开发,现在是穷山偏岭,为了避免嫌疑,她分开在几个城市买,还动用了徐轻芮的身份作为掩饰。

    她明白靳绍煜的意思,现在她离开任何一个人,过得都不会差,滋润过一辈子足够了,而且,她这个身价摆在那,发展前景是看得到的。

    所以,她在自卑什么?

    “内心作祟。”相似知晓她在想什么,靳绍煜慢悠悠又说出一句,抵着她额头,轻笑道,“小公主不应该是最高傲的吗?最起码不会这么没自信。”

    温舒韵努了努嘴,翻了个身,睡在他身上,双手往上抱住他的头,嘟囔着,“我又没承认我是公主。”

    “我觉得是不就好了?”他轻啄着她的侧脸,“我觉得没人比你更优秀,脑子不是挺好使的吗?”

    她被逗笑,用头去蹭他,眉眼弯弯,他说的话,的确是甜进了她心坎。

    一直一直在很努力的树立自信,而他的肯定,无疑是增大她的信心,昂头咬了咬他的下巴,软软道,“那你是什么?守护公主的骑士吗?”

    “关她什么。”靳绍煜一翻身,将她压到身下,眯了眯眼,“要不,先别睡了吧?”

    “啊?”

    “刚刚你不是说我挺有味道的吗?我不信,所以你尝尝?”

    温舒韵脸色爆红,推了他一下,“起来啦,我不要了,想睡觉。”

    推了几下,没推动,身下之后直接将她手放在头顶,“小公主乖啦。”

    最后停下来的时候,温舒韵连打他的力气都没有,愤愤又咬了一口,被人抱在怀里顺毛,没多久便睡了,哪有精力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题外话------

    明天收拾渣渣,先放糖,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