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 没有任何线索(一更)
    周彩燕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指着徐轻芮,“那不是就是吗?难道我吃饱没事干给你藏起来养?”

    她现在只需要认定徐轻芮是,脱身的机会就大很多。

    徐轻芮看着她的模样,嘴角发涩,一直不能理解周彩燕对林安菱的偏爱,现在倒是知道了,鉴定结果她是相信的,可她也想知道,她的父母在哪?

    从未这个迷茫无助过,手抓住林浩的衣角,神情黯淡。

    这个时候,林浩也不知道应该去安慰她什么,自己脑海也是一片空白,搂她的力度稍稍加重了两分,让她让自己身上靠了靠。

    孩子危险期,虽说没温舒韵告诉徐轻芮的那么严重,但的确是要加倍注意。

    “还敢狡辩!”林崇辉看着她的样子就来火,上次林浩与徐轻芮结婚的时候他就忍过一次,现在两家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还是陷害他们家的恶毒女人,当下就叫林冠玮报警。

    林冠玮素日里温文尔雅,为人随和,这次也是被气得面色铁青,因林安菱是家里最小的,对她性子也是一忍再忍,现在突然告诉他,帮别人养了二十几年女儿,自己的孩子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受苦,他打死周彩燕的念头都有了。

    一看林家人报警,周彩燕也六神无主起来,若徐轻芮真的是,那么林家人肯定不会这样做。

    “你快点说啊。”林安菱向来没什么定力,一看这个人就慌了,声音尖锐了起来,“你是想把我害死吗?她到底在哪?你说不说?”

    “我…”周彩燕目光又落在徐轻芮身上,动了动嘴唇,半句话都说不出口,她是真不知道,看林家人不断翻涌的怒气,俨然是真动怒,可她换来的就是徐轻芮。

    沈映蓝看着她的样子,大抵也明白了,指着她,整个人摇摇欲坠,艰难道,“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她在哪?你不知道…”

    周彩燕沉默。

    沈映蓝通着眼圈,咬着牙,气得直哆嗦,“没人性啊,周彩燕,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警察马上就来了。”林冠玮安抚着她的情绪。

    凭录音和两人做的事,马上就能立案,落到警察手里,周彩燕知道点什么,还不是得一五一十说出来?

    “冠玮,她不知道…不知道她在哪…”沈映蓝昂头望着他,那么富有气韵的一个人,此时充满颓废的气息,浑身都流露着悲伤的气息。

    她说的话悄悄蔓延到了林家每一个人心里。

    周彩燕的表情更不似作假,一旦报警,她便再也没退路,脸上盛满害怕,却还是没出口,一脸茫然震惊的模样,让他们心底一颤,对方不知道…

    林崇辉板着脸,带着他们从未见过的暴怒,郑丹荷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一边干抹眼泪,这可是流失在外二十几年了,是生是死?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想起来就戳心啊。

    周彩燕面如死灰,林安菱哪还坐得住,一下跪倒林崇辉面前,哭着道,“爷爷,这也不是我的错,我也不想被换的,我也是受害着,我也是无辜的,你别让惩罚我,我…我愿意马上到国外去,如果你不愿意见到我,我可以永远都不回来,爷爷,我们也相处了二十几年,你不是最疼我吗?”

    她哭声凄惨,“我真的不会惹事了,你饶了我吧,我一定乖乖去学习,好不好?”

    林崇辉眯着眼看向她,无动于衷,甚至还冷笑一声,“无辜?给你妈下药还无辜?我说怎么养了二十几年,还是一头白眼狼,敢情本来就不是我们林家的人,这个时候你跟我说你要出国?谁给你钱出国?你以为你就没刑事责任了吗?”

    “还帮助她销毁证据,足以构成包庇罪!”

    林安菱没想到这一层,直接瘫软在地上,不断恳求着,“爷爷,放过我吧,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都是周彩燕逼的,都是她,真的不是我的错…”

    她使劲将一切推到周彩燕身上,而对方自知事情败露,虽说她有想要利用林安菱改变全家人命运的心思,可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她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也不吭声,默认下来。

    林崇辉一把甩开林安菱,神情严厉,中气十足道,“这事没完,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本事,林家的孩子一天不找回来,你们一天好日子都别想过!”

    林安菱哭着摇头,不断哀求着,可没人理她。

    过惯了二十几年公主生活,一下从天上掉到地狱,她一脸狼狈在乞求。

    周彩燕则看向徐轻芮,徐轻芮看清了她眼底露出的慌乱,似乎还有像她求救的意思,她往林浩怀里躲了躲,终是没出声,录音里那道声音那么无情,丝毫不顾她的死活,尤其是要逼她打胎那一次,是往死里逼啊,不让她嫁给林浩,是不断诬陷,太多太多让她心寒,不过终是自己的母亲,她心底沉闷不已。

    “徐轻芮我可是养了你二十几年,没有亏待过你吧?”周彩燕见她无动于衷,更加着急,咬着牙出口,眼睛死死瞪着对方。

    徐轻芮看向她,缓缓道,“事到如今,我帮不了你也不可能帮你,你做的事情已经犯法,至于你有没有亏待,你自己很清楚,这些年我过的是什么生活,你怕是也不清楚。”

    周彩燕最多给她的是经济上的支持,不多后来徐振南工作之后,便是他养着了,周彩燕在她前二十几年的生命中,的确没有留下太多痕迹。

    周彩燕还没反驳,警察已经到了,她自知无望,被带上手铐的时候也没挣扎,不过林安菱就没那么镇定了,一路哭喊挣扎,几乎是被扯走的。

    林冠玮跟着去录口供,林家又恢复了安静,可沉重的气氛弥漫着,郑丹荷搂在沈映蓝,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不断道:“会找的,我们慢慢找,总会找到的。”

    这句话,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所有人听。

    “林浩,你去查吧,一定要找到。”林崇辉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几岁,人老了,也就经不起折腾了。

    “好。”林浩不放心徐轻芮的身体,又将她送去医院,这才连忙去查。

    周彩燕做的事情警察倒是解决很快,林家势力摆在那,证据充足,两人一开始还抱着一丝机会狡辩,可警察可不会让她们耍什么小心思,没多久就全部招供了,周彩燕连二十几年前给沈映蓝下药的事情都说了,还引起了警方的质疑,这种处方药,一个小小的佣人怎么会有?

    随着往下深入调查,有好戏了,顺带还拔出一批“毒瘤”。

    周彩燕有个表妹,是第一人民医院某高层情妇,两人不仅在一起二十几年,还生有一儿一女,这些处方药都是周彩燕叫那个表妹弄来的,作为回报,她必须出高价格购买,在林家的工资很高,可这么多年的钱差不多也搭了进去。

    一个“毒瘤”被逮住,若是正常程序,可能不会牵连那么多人,林家这回是真动怒,不翻了底朝天,你休想有好日子过,结果呢?一个拉一批,一批接着拉一大批。

    短短十天之内,五十八人落马,其中居然包含官员,a市派出所的所长半夜都梦都要笑醒了,这可是立了一回大功,升职那是指日可待的。

    三月初,周彩燕与林安菱的案件落实。

    周彩燕被叛二十年有期徒刑,而林安菱则因为包庇罪被叛了十个月有期徒刑,虽然只有十个月,但对于她来说,是要了她半条命。

    这件事一曝光,广受外界关注,林家也不可能过多动手脚,林安菱的确是这次才知道,也就一个包庇罪,这次沈映蓝也没什么太大问题,十个月其实也点动手脚了,一般也就三个月左右。

    判刑那天,徐轻芮还是去了,看到不远处坐着的徐言卓和徐振南,她心底复杂,出来之时,主动走了过去,唤了一声,“爸,哥哥。”

    两人看向她,不知作何感想,徐言卓像是一下成熟了很多,看了看一旁的林浩,沉声道,“人找到了吗?”

    周彩燕会做这种事情,当时他和徐振南也是不敢置信,太大胆也太不要命,现在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说林家没错吧,错在周彩燕,既然做错了,那就要受到法律的惩治。

    林浩摇摇头,“第一人民医院已经搬过三次,而且记录一般只保存十五到二十年,查不到了。”

    林家现在也是一团糟,沈映蓝病情又加重,这次来势凶猛,不得不再将她送回国外的医疗中心。

    “那小芮…”徐振南看向徐轻芮,话问到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意思大家都明白。

    “没有任何线索。”林浩接话。

    几人沉默了一下,徐言卓率先出口,“只要你愿意,徐家就一直是你家。”

    徐轻芮怀孕以来,多愁善感,被这样一说,眼眶倏然就红了,哽咽着声音,“哥哥…”

    “恩,我准备和爸来a市了,以后你可以常回来。”徐言卓又对她说,又笑道,“我虽然要上班,但爸爸可以照顾你,你可以多陪陪他。”

    a市的确有比较好的发展前景,他正年轻,是该闯一下,在这里也有房子,他还要还房贷,徐振南也跟着过来了,在小区不远处租了一家店铺,继续开他的早餐店。

    主要的是徐轻芮在这里,在他们心底,她还是林家人,毕竟前二十几年,一直相依为命的是他们三个人。

    “恩,我会的。”徐轻芮露出笑意,她手里是有徐振南曾经给她的一百五十万,被她还了回去,说什么也不肯再收下,有了这笔钱,两人总归不会过得艰难。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