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0: 温舒韵,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近段时间网上可谓是热闹。

    先是温舒韵获奖,而后与靳绍煜的绯闻再次爆发,紧接着,何芳娜的事件,林安菱事件,网友一个个变成了福尔摩斯,深扒分析帖子不断出现。

    林安菱的粉丝一个个被喷死,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人替她说话,唯一的几个忠实粉表示已经转路人。

    原来是一个披上凤凰外表的野鸡,难怪素质那么差,网友怎么一想,倒是释怀了,对林氏也有愤怒到同情,实在是太可怜了,养了一个假凤凰,自家的血缘不知道还不知道在哪,太可伶了。

    今天的网友精神格外亢奋,《最佳搭档》明天要进行最后一期的录制,这个节目可谓是火爆到极点,一下变为全民综艺,收视率也是相当高。

    靳靳家有小公主:“这是最后一期了,老靳能不能和韵韵一组啊?除了第一期,第二第三期看了都不带劲,只喜欢看两人一期。”

    韵韵是我女神:“对啊,不知道下一季还是不是这些人,我希望韵韵和老靳都能上,缺一个我都不开心啦。”

    再见前任渣:“还想看两人有没有猫腻,哎,希望在一组。”

    老靳天下第一帅:“只有我觉得老靳在韵韵面前情绪才多一点吗?其他两期感觉他是走过场,虽说仔细想想两人不太可能,但好想是真的。”

    …

    许是被念叨得太多,温舒韵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手直接一松,行李箱从门口台阶掉了下去。

    靳绍煜正关门,听到身后的声响,脸一黑,“去,把长款的羽绒服穿上,小心生病,到时候有得你苦头吃。”

    虽然已经转春,但天气还是十分寒冷,而且极其容易生病。

    “哦。”温舒韵不情愿又走了进去,明明这条短款颜色更搭嘛,女孩子总是想美美的,便要她穿那条长款,很讨厌好不好?

    再次出来,行李箱已经被他放车上,她的行李比较多,有两个大箱,而他就比较少,只有一个中箱,里面还有一些她的东西。

    这次两人都是一班飞机,飞往u市,进行最后一期《最佳搭档》的拍摄,那是一个美景极美,有山有水的城市,毕竟户外游戏多,所以气候还算好,不会很冷。

    她上了车,靳绍煜平稳开着。

    温舒韵接完周尘打来的电话,放下手机,柳眉蹙了蹙,侧头道,“阿煜,如果年中公开的话,我是不是要提前告诉尘哥一声?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之前不告诉周尘倒不是不信任,除了徐轻芮是她主动说,其余人知道是不在她原本意料的范围内,和靳绍煜结婚其实也不太久,她还是很羞涩主动说出来,一直也在调整自己的心态。

    靳太太这个身份,说实话,她现在还有点不适应。

    “可以,让他提前留意一下,以免出现差错。”靳绍煜沉默了一下,开口这般说。

    其实周尘知不知道不重要,该做的准备他这边会做,但听她这么说,刚要出口的话,又被他吞了下来,还改变了意思说出来。

    “那我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害羞。”她眼底染上不好意思,每一次提及这个问题,她都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心底忐忑。

    靳绍煜将她送到公司安排住宿的小区,又将她行李拿了下来,就在一边的车上看她等周尘过来,反正外边又看不到车内,经常是这么干的,不看着她安全上车都不放心。

    没多久,周尘开着保姆车过来,下车之时,看着包成粽子的温舒韵有点好奇,“怎么穿得这么多?生病了?”

    “没有,是怕生病,这两天气候变得快。”温舒韵摇摇头,提了一个行李往上放,疑惑道,“欣儿和小烟呢?尘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她们先去机场了,在那等我们就好。”周尘说着,将门一关,“下次你也别下来在这等了,直接在楼上吧,我再上去,一个人将两个行李搬下来,也不嫌累,站在这里吹风也不好。”

    “唔…”温舒韵含糊应了一句,云影给她安排了一间单人套间,实际上,她都没有去住过,是几零几来着?她都忘记了,一直都是靳绍煜送她过来这里,难不成还要专门上去等?好累的。

    “上车吧,外面冷。”周尘催促了一声。

    到了机场,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她们这种身份是有单独的等候室,温舒韵刚坐下没多久,靳绍煜也走了进来,周尘看到他,也是一愣。

    之前觉得这位大咖遥不可及,可眼下温舒韵频繁和他搭戏或者代言,他和王阳都混熟了,说出话来倒没那么生疏,上去就打了一声招呼,“你们也来这么早?”

    他是怕堵车,所以早来,没想到今天出奇顺利,省了好多时间。

    “对啊。”王阳看向他,上去就给他肩膀一拳,说道,“好啊,你又在背后给我搞鬼,发生事情你解决啊,我可不管。”

    周尘先是一头雾水,而后猛地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他捆绑炒作的事,他们居然知道?

    而且,看王阳的神情,他并没有生气,反而想和讨论家常似的,也是很不理解,不过想着,靳绍煜也挺好相处的,干笑笑了两声,“冒犯了,这次的确是失误,后面我已经极力补救,下次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靳绍煜已经公布恋情,这样的确不合适,他当时忘记这个因素,这段时间风声的确小了不少,他的确在按压,怕给靳绍煜带来误会,也怕到时候他公布恋情对温舒韵有什么负面影响。

    “先吃这个。”靳绍煜的声音打破两人的谈话,四双眼同时望过去,只见他拿着面包,递给温舒韵,又从纸盒里拿出一瓶酸奶,正在撕吸管包装,插上之后,放在她嘴边。

    “我想喝原味,怎么是红枣?”她小声嘀咕,突然发现房内没有说话声,一抬头,看见远处两人,王阳眼底带着幸灾乐祸,而周尘一开始错楞,而后眯着眼,咬牙切齿,“温舒韵,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两人着亲昵的态度,他又不傻,稍稍一想就明白了。

    周尘生气起来不可怕,只是他声音特别尖锐,一脸气愤,对方发怒起来像恼怒的公鸡,别看他小,战斗力很强,前世她最怕他生气,一生气小小的身子就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阴影还在,她一怂,条件反射就往靳绍煜身后躲,脑袋都不敢露出来,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声音歉意,“我错了…”

    许欣儿和甘小烟出去买东西了,王阳和周尘在一边聊天,她是真饿,也没想再继续瞒周尘,这人一放松警惕,然后就没想太多,当然,还有一个她不知道的原因,只要和靳绍煜在一起,她很容易就忘记在场的其他人,眼底脑里就只有他了。

    “给我出来!”周尘脸又一黑,袖子都挽起来了,“我看你是欠打是不是?”

    居然和靳绍煜搞上了,这个丫头,想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吗?

    “别吓到她。”靳绍煜剑眉一皱,眉宇间染上一丝不悦。

    周尘被一噎,脸色更是一阵青白,眼神扫向温舒韵,“我吓到你了吗?”

    她连忙摇摇头。

    听她这般说,周尘心底才舒坦了一点,看了看远处的两人,头又开始疼,“不是,舒韵,你别糊涂啊,真…真在一起了?”

    他虽然会借靳绍煜与温舒韵捆绑炒作,但真没想过两人要在在一起,她是好苗子,以后前途无量,但靳绍煜身份毕竟摆在那,到时候若是被公开,对方粉丝的攻击力可不是盖的。

    到时候,肯定是认为温舒韵高攀,是会跟着水涨船高,但承受的压力可不小,随时被喷,他只是想借着靳绍煜让温舒韵走得不那么辛苦,但绝对没想过把她往这个火坑里推。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在他看来,以后她好好演戏,一切名利都会有的,还可以自由潇洒一些,她已经很有幸了,路他铺得差不多,不需要任何的高攀。

    “行啦,你别挣扎了,证都领了,赶紧和我一起善后。”王阳凉飕飕又打击一次。

    “什么?”周尘那个声音尖锐,看向王阳,相当气愤,“不是吧?一起?你怎么和我一起?你们有什么?到时候脏水往她身上泼,我靠!我实在是…”

    粗话都爆出来了,可见受到的刺激。

    “到时候我这边也会尽量包揽责任,再商量吧。”想起这件事,王阳也糟心,靳绍煜粉丝女性居多,到时候一有人怂恿,确实会攻击温舒韵,而她要是受伤了,靳绍煜还不得急死。

    温舒韵慢慢露出头,周尘也瞪了一下,她连忙又缩了回去,咬了唇,一脸内疚,靳绍煜将她拉了出来,看向周尘,语气不咸不淡,“王阳会尽量配合你,有任何事情你可以找我,我们年中会公开,到时候,我希望对她的影响会减到最低。”

    他气场无疑是强的,可周尘也气,张口就来了一句,“你怎么会看上我家这个?一个新人啊…”

    别人觉得是天大的福分,他可不这样想,温舒韵的身世他也了解一些,走到这一步是非常不容易,一不小心可是会万劫不复,承受的压力没有那么简单,他身后还有一个乔家,个个都不是善茬。

    “她是我家的。”靳绍煜脸一沉,丢出一句。

    周尘被一噎,满脸黑线。

    许欣儿和甘小烟回来,登机时间到,这个话题暂时,紧接着安检登机。

    一路去到酒店,温舒韵跟在周尘身边,对方气明显还没消,她有点讨好说着,“真的不是故意隐瞒,不要生气,其实我们结婚也没有多久。”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周尘一本正经看向她,“你们才认识多久?结婚怎么能这么草率?当然,我不是说不让你结,你走的就是实力路线,结婚恋爱这个我不反对也不阻止,日后什么时候公开我都不阻拦,但靳绍煜是什么背景?你想从一个火坑里出来再跳进另一个吗?”

    她不仅是他手下唯一的艺人,两人一直也是以朋友的身份在相处,他不求大富大贵,温舒韵也没那么多野心,在他看来,她热爱演戏,她就应该好好演戏,滋润自由的生活,不是去碰这趟浑水。

    “可是…”温舒韵皱着一张脸,半响之后,看向他,认真道,“尘哥,我第一次这么爱一个人,所以…”

    周尘心下咯噔,看着她的眼神飘了飘,只听她又道,“你也知道,我可能是一个缺乏被爱的,他对我很好,我不想错过。”

    温家的情况他知道,乔家的情况他也知道一些,看着她这般,没准就是飞蛾扑火,那个纠结啊,翘着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就能吧,只是公开吗?他没带你回乔家?乔家要是不承认,你怎么办?”

    “这不是结婚了吗?”温舒韵小声回答,“我现在没想那么多,两个人过着挺好的,不想回乔家。”

    “你是不是傻?”周尘扶着额头,摇头指着她,“我简直要被你气死了,乔家不承认,谁承认你啊?受委屈的还不是你,别被所谓的爱情迷昏了头!”

    “他承认啊,日子我是和他过,又不是和乔家人过,阿煜说他们的看法不重要,我们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他说的她都明白,靳绍煜都没太管乔家,她又何必去操这个心?

    除了乔郭的看法比较重要,其余人她分析了一下,她没必要刻意去证明讨好或者怎么样。

    现在两人就过得很好,何必给自己找烦恼呢?

    周尘沉思了一下,又看了看她,重重叹气一声,语重心长道:“别看现在粉丝喊天喊地希望你们在一起,真要公布了,靳绍煜肯定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围攻你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到时候你怎么办?”

    “王阳懂什么呀?”周尘说起这件事脸色又沉了,“气死我了,还和我一起解决,我看直接把事情都推到靳绍煜身上好了,看他还能不能轻松起来!”

    他的表情太搞笑,温舒韵也知道他说的是气话,猛地就被逗笑了,缓了一会才出口,“慢慢来吧,可能没那么严重啦,阿煜叫我说,在节目里多多制造一些…”

    后面的话她没说出口,还能是什么,暧昧呗,让粉丝猜,顺便在他们潜意识里慢慢留下印象,这样公开的时候就会好很多。

    “算他还有担当。”周尘细细想了想靳绍煜的举动,脸色也好了很多,看来代言还有节目,以及前段时间的颁奖典礼,都是靳绍煜对温舒韵的破例,算是铺垫了一些基础吧。

    可他还是担心啊,这温舒韵受委屈的时候对方若是丢下走了,可要怎么办?

    才认识多久就结婚了?怎么想怎么不靠谱,他那个忧心。

    “他很有担当的。”温舒韵十分肯定点头,上一世两人正红,她怀孕了他想都没想过丢下她,第一反应是要娶她,响起这个事,她神情又黯淡下来,牵强维持着脸上的表情。

    “想吧,我再好好想想。”周尘看向她,“你也别想太多,在没公开之前,对他的事要避开,尤其是在媒体面前,以免落下把柄,先好好录制节目,我这边会处理。”

    “好,谢谢尘哥。”温舒韵笑意弯了弯,真诚出声。

    “恩。”

    “那我去找阿煜啦?”她站起身,对他出口。

    两人避开了两个助理,现在正在酒店走廊拐角,她说着还看向一个方向,眼底有些隐忍的着急,周尘脸又是一黑,恨铁不成钢,“你就往上凑吧,作为一个男人,我奉劝你,很多时候凑上去人家没那么珍惜了!因为别人会有底气拿捏你!懂不懂?”

    “脸蛋身材能力在这,你不用放低姿态!”

    “没有啊,他给我做饭了,尘哥,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阿煜做饭很好吃。”温舒韵接着他的话,笑得眼睛更眯了。

    周尘:“…”

    当他什么都没说。

    去自然是不会去,靳绍煜那个气场他是顶不住,对于他做的饭,也是无福消受。

    温舒韵也没强迫,不过周尘刚刚那个样子和王阳真有一拼,每次她邀请王阳留下来吃饭时,对方也是这个表情,好似和靳绍煜坐在一起吃饭是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一路来到他房门外,轻敲了敲门。

    录制明天才开始,到时候随时都有摄像师,她是不能随意去他房间,所以今天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要多一点。

    没多久,靳绍煜打开了门,一股饭菜袭来,她动动鼻子嗅了嗅,跟只小仓鼠似的,令他发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揽着她的肩往里走,顺带关上门。

    而这一幕,让不远处的甘小烟猛地睁大双眼,如果她没看错,温舒韵是进了靳绍煜房间。

    之前在演《阴阳相隔》的时候,她晚上都找不到温舒韵,原本只是怀疑,后来还专门去试探了几次,晚上对方都不在房内,更加让她肯定,肯定是去了某个男星或者导演房内,在剧组内,一些黑暗龌龊的事她没少见,刘芳芳还被她撞到去副导演房间出来,接触知道的事情越多,其实挺毁三观。

    网上就算再怎么疯传,她也不相信温舒韵与靳绍煜会有接触,在她眼底,偶像那么高贵清冷,怎么可能会看上温舒韵?

    这次突然亲眼看到,她眼底染上气愤,一股股怒气往上升,面色都有些扭曲了,在她看来,温舒韵不过是一个新人,靠靳绍煜才爬上去的新人,根本配不上老靳!

    而且,她和一小部分粉丝一样,是受不了他恋爱或者结婚的,这样她们还能肖想一下,恋爱或者结婚就意味着梦破灭,他身边将会出现别的女人,她们不能接受!甚至认为,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配上他!

    分明是她先当温舒韵的助理,现在温舒韵分明对许欣儿更加亲近,人的心一不平衡,看事物也就带上了有色的眼光,越看温舒韵她就越不满,不敢表现,但怨气就会积攒在心底。

    房内。

    他们住的房间都是配有厨房的,做饭很方便。

    温舒韵已经坐在餐桌上,两荤一素加一汤,两个人用绰绰有余,她看着桌上的饭菜,眼里已经露出了馋意。

    靳绍煜穿着一件灰色长袖卫衣,袖子被向上拉了一些,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出口道:“周尘和你说了什么?”

    虽然他不在意周尘怎么想,但还是有必要询问一下,毕竟对方会站她那边,多少对她也是有点好处。

    “没什么呀,尘哥只是比较担心我而已。”温舒韵怕他误会,出口解释着,至于其他说的话,她就不转述了,周尘不了解他,可是她是了解的,也十分相信他。

    “恩。”靳绍煜点点头,也没过多询问,看向她认真道,“你不用担心,公开之前我会处理好,不会让你受委屈,也没有有人能轻易和左右的,至少在这件事上,我认定的就是你。”

    “呀。”她轻呼了一声,撅着嘴看了看手上捧的排骨汤,笑意盈盈看向他,“这汤不是咸的吗?我怎么喝出了甜的味道?可甜可甜了。”

    她自然知道,他怕自己多想,正在安慰她,也算给她承诺。

    靳绍煜倒是听懂她的意思,轻笑,“还有更甜的,你要不要试试?”

    温舒韵含笑,眼底像是盛满星光,让他眼底越发柔软。

    ------题外话------

    昨天说错了,一更应该是早上九点半,一直都是九点半,不好意思,冬季脑子不好使了,泪奔~o(>_<)o~

    今天更新完毕,明天见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