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 怎么?那个女人告状了?(一更)
    没多久,交警便已经来到。

    乔海瀚那辆毕竟是豪车,已经开始有人拍照,温舒韵表情开始不自然起来,她算漏了一点,而她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一点差错都不能出,不然很容易让人抓到把柄。

    “既然人没事,你们可以选择私了。”交警了解了情况,转头对两人说。

    乔海瀚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会报警,看着对方,试图从对方的行为动作上看出一点端倪,以此进行他下一步计划,早在他观察之前,温舒韵就收敛神色,加之带着口罩和帽子。

    她的确是怀疑乔海瀚别有目的,所以才坚持这样做,让对方心慌一下,可却有些失策,不过她脸上也不会表现出来,还是一副十分愤怒的模样,冷哼一声:“私了也行,本来就是他违规,别想让我赔一分钱,而且,还要赔我修理费。”

    “你这辆车值多少钱?”乔海瀚拉着脸,一脸鄙夷。

    “有本事你整辆赔我!”温舒韵也不甘示弱,“不然我们走司法程序,看看到底是谁违规,我现在严重还怀疑你有别的目的!”

    话音未落,乔海瀚心底一颤,嘴角牵强扯了两下,“笑话,我有什么目的?难不成还是看上你吗?行,整辆赔就整辆赔,就当本少爷赏你的,现在我赶时间,不和你多计较!”

    说着,走向车内,拿出支票,刷刷刷就写下一串数字,撕了下来,夹在手中,轻蔑看向她,挑了挑眉,就是不肯往前走一步。

    看温舒韵的样子,他算是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若是叫她赔钱更是不可能,说到底也是心虚,以为这里没有摄像头,到时候再怎么着也是她追尾,怎么说也说不清,暗中再施压一点压力,还不是得乖乖承认?

    现在是有录像,那么就有铁证据,他的确有别的目的,所以更加心虚,怕把事情闹大。

    温舒韵眼眸闪了闪,往前走了上来,见此,他嘴角微扬,带上几分嘲讽,果然和其他明星没什么不同,靳绍煜那个家伙对她有不同?那么他就多用点心,不介意多下点血本,还真想尝尝滋味。

    温舒韵刚要伸手拿到,他又往回缩了缩,看着对方沉了沉的脸,语调歉意,“不好意思,手抖。”,说完,又递了过去,在对方要接到的时候,又要往回一缩,温舒韵手比他还快,眼底一寒,直接抓住他手腕,往她那边一扯,将他手一扭。

    “嘶。”乔海瀚痛呼松手,整张脸扭曲起来,温舒韵直接甩开他,接下他松手掉落的支票,看了看上面的数字,抬起眉眼看向他,语意不明,“两百万?乔少出手真是阔绰。”

    她以前为了防身学过跆拳道,之后经过林安菱的事件后,又被靳绍煜拉去接着学防身术,加上之前的基础,进步很快,真正打起来打不过,但教训一下长年纵欲过度的乔海瀚还是能做到,毕竟现在对方肯定不会还手。

    “你这个女人…”乔海瀚握着一边手,青筋暴跳,咬牙切齿说到一半,随后止住声音,吃惊看向她,“你知道我是谁?”

    温舒韵垂眸没说话,随后,拿着支票的手缓缓抬起,当着他的面,直接撕了,对折,再撕,揉了一下,直接丢在他车顶,讥诮道:“还你,以后麻烦开车长眼睛,别连一个女司机都不如。”

    “算我倒霉。”

    随后,转身走到车边,开门,上车,开车离去,干脆利落。

    交警:“…”

    “靠!”乔海瀚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车顶的那一坨废纸,脸色青白,暗骂一声,也坐回车内,实在气不过,重重砸了一下方向盘。

    原以为是软柿子,现在看来就是榴莲!

    扎人得很!

    他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这么侮辱过?

    乔海瀚黑着脸,珉紧唇,点了点头,“温舒韵是吧?我倒是要看看你多大能耐!”

    另一边,温舒韵加快速度,甚至飚到一百五十迈,不断往前开,紧急刹车,一个急转弯,直接开到一个黑暗的路口,将车子熄火,看着前方,果然,没过多久,乔海瀚开着车子也跟了过来。

    她眼底暗了暗,一下戒备起来。

    等他开过去没多久,她才将车子开出来,直接一个扭头,往回驶去。

    回到家,还未下车,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周尘,让对方关注她的动态,毕竟现在是特殊时候,如果被认出来,这件事很可能成为她的负面报道。

    挂掉电话之后,还是觉得不放心,又上网看了看,确定暂时没有这件事情后,心才彻底放下来,一下靠在后后座上,刚刚她的确动怒了,不然也不会明知对方是乔海瀚还如此嚣张对他。

    快撞上之时,若是她打了方向盘,后果不堪设想,她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的确是伤害到了她,让她实在压抑不住自己气愤的内心。

    她要是出了什么事,靳绍煜怎么办?

    想到这个她心塞,或许失去过一次生命,她无比惜命。

    正想着,车窗被敲了敲,她思绪被拉回,抬头望去,靳绍煜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她收敛了下神情,将车窗打开。

    “早就听到车声,在里面做什么?睡着了?”他说完,又询问,“给你打电话怎么挂断了?”

    以为她有事,他也没继续打,结果这么久不回电话也不回来。

    温舒韵本就后怕没缓过来,打开车门,一下便揽住他,纤细的长腿直接往上勾,稳稳缠住他的腰,像只无尾熊似的。

    “受委屈了?”他一只手拖住她,一只手给她顺毛,要从车头走到另一边帮她拿包,走到半路,看到扁掉的车头,脸色骤变,“怎么回事?”

    “出了点小车祸。”她靠在他肩膀上,闷闷道,“还被欺负了,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

    可不是嘛,大卡车一压,她想起来就害怕,抱着他又紧了紧,圈着他脖子,十分委屈蹭了蹭他。

    “伤哪没有?”靳绍煜说着要将她放下来,某人却像八爪鱼一样,死死黏着,他眉头死拧,语气担忧,“怎么回事?”

    “没伤哪,就是乔海瀚,他突然钻出来,追尾了,我当时差点打方向盘撞上大卡车,差点就见不到你了。”温舒韵想起来心有余悸,如实与他出口。

    靳绍煜听得也是心惊肉跳,实在气急,往她屁股上就狠狠打了一下,呵斥道:“我说了去接你,说,你是不是怕狗仔跟开快车了?不然追尾怎么这么严重?”

    不然刹车应该及时才是,怎么还会追尾?

    得知她没事,一下子听说差点撞上大卡车,他都心跳都顿了顿,这可是会车毁人亡。

    温舒韵叫了一声,疼痛刺激泪腺,眼泪都出来了,美眸泛着泪光,一句话没敢说,她有开快车的习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开着快车一个人去兜风,甚至没遇到他之前,她唯一释放压力的方法是飙车。

    “我和你只说过一次吗?这段路口多我第一次提醒你?”靳绍煜胸口剧烈起伏,脸色阴了再阴,不断平复自己心情。

    温舒韵圈着他,死死将头埋着,一句话没敢说。

    “你还跟我撒娇,我信不信把你扔下去?”他又气又心疼,声音都带了两分严厉。

    “不要,错了。”她连忙开口,摇着头。

    如果没有开快车,看到乔海瀚的时候,她是可以刹车,来得及,拐弯的时候,她都已经放慢一些,如果按之前的速度,她绝对不可能毫发无损。

    靳绍煜看她的确受到惊吓,深吸气再深吸气,现在的确不是指责她的时候,丢下一句,“车钥匙没收!”

    说完,走向另一边,打开车门,将她包拿出来,往屋内走。

    一进门,饭菜的香味袭来,温舒韵撇见餐桌上已经摆好饭菜,还有她最喜欢吃的小炒酸菜牛肉,心底更泛酸了,往他身上又蹭了蹭。

    “抬头!”靳绍煜语气说不上好,但相比刚刚已经柔了很多。

    她快速抬头,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一脸乖巧的模样。

    “怎么遇上乔海瀚的?他和你说了什么?之前有没有过接触?”刚刚是担心她安慰,所以自动忽略这个事情,现在该是追究这个罪魁祸首的时候了。

    “没有过交集,就是今天追尾了,他不知道我认识他,还挺吃惊的,叫我赔钱,我没赔,报警了…”她将刚刚发生的始末又给他讲了一遍,有些困惑,“我总觉得他目的不单纯,你觉得呢?”

    靳绍煜修长乌黑的黑头紧蹙,珉紧唇,过了一会才开口,“我会处理,下次别一个人开车。”

    他那个堂哥,怕是觉得最近太闲了,主意都打不对地方!

    见他如此,温舒韵也没多说,两人又好好吃了顿饭,她以为靳绍煜气已经消了,洗过澡后刚想处理今天发生的事,想看看网络闹成什么样子了,结果被人往床上一丢,折腾得声音都叫哑,脑海里只想他停下来让她睡觉,哪还管得了其他事情。

    深夜,温舒韵早已累得睡下,靳绍煜眼底没有半丝睡意,深邃的黑眸闪现着锐利的光,将她从怀中放下,给她盖好被子之后,起身去了书房。

    第二日清早,天还未全亮。

    乔海瀚正躺在某个嫩模床上,屋内一片狼藉,衣服散落一地,四处都是脏乱的痕迹。

    倏然,他睫毛动了动,猛地睁眼,一下看向身边的人,一张锥子脸,皮肤白皙,一看柔柔弱弱的,和温舒韵这个女人不说话的时候气质有些相似,仔细一看又千差万别。

    该死!居然梦到她了。

    昨晚跟踪温舒韵,这个女人,跟到半路居然跟丢了,把他气得半死,不过想起那张脸又心痒痒,只能来发泄一下。

    想着,眼底沉了沉,一个翻身,蛮力拉开嫩模的腿,粗鲁运动起来。

    嫩模受痛惊醒。

    梨花带雨的表情非但没引来同情,是更用力地摧残,这时候,电话打了过来,他一阵烦躁,没理,可那边却不依不饶,匆匆解决完之后,不悦接了起来。

    “一群笨蛋!”他气急败坏,连忙收拾后往公司赶。

    到了公司,得知始末,他直接就往楼上冲,一张脸怒气显露,员工看见都躲得远远。

    “乔少。”秘书看见他之后,也是一慌,但还是上前,“总裁现在正在处理事情,麻烦…”

    “滚开!”乔海瀚大喊一声,秘书脸色惨白,一句话没敢继续说。

    “砰!”一声,直接推开门,又是一阵大力关上,墙壁都跟着震了震,靳绍煜低着头,继续看他的文件,头也没抬,乔海瀚看到这一幕,怒火蹭蹭蹭往上升。

    大步上前,沉声道:“靳绍煜,你什么意思?爷爷都答应给我的项目,你给我扣下来?什么时候你有这么大的权利了?真当自己是乔家主人了?”

    “还要进行核查和调查是什么意思?马上给我停止!”

    靳绍煜也不急,缓缓抬头,面无表情看向他,淡淡道:“没什么,就随便查查,核查是为了更保险一点,毕竟这么大的项目。”

    “我已经核查过了,没问题!”乔海瀚一字一顿从唇齿间溢出来,脸色越来越冷。

    “是吗?我不信,所以再核查一遍。”靳绍煜话语状若随意接话,继续翻看他的文件,一句话又丢了出来,“我觉得你还是专注一件事比较好。”

    “什么意思?”乔海瀚眼底一沉。

    “没什么,只是觉得如果你去经营娱乐场所的话,应该会比在乔氏上班好。”他没抬头,接话着,又补充道,“歪心思比较适合那里。”

    乔海瀚神情猛地一僵,拳头握紧,而后又笑了,“怎么?那个女人告状了?”

    除了在乔氏,他的确投资了一些场所,以前没什么事,现在突然那么针对他,除了昨天温舒韵的事件,他还真想不出其他。

    尾音微消,靳绍煜抬起头,“没有,只是看你不爽了。”

    乔海瀚冷哼了一声,“为了一个戏子,我倒是要看看,爷爷知道之后,会是什么看法。”

    乔郭要是知道靳绍煜被一个女星迷得神魂颠倒,怕是要发怒,靳绍煜倒不会受什么损伤,只是那个女星,怕是有得苦头吃。

    话落,扭头离去。

    靳绍煜看着门口,敛了敛眸子,继续低头看文件,仿佛刚刚一切都没发生过。

    ------题外话------

    二更见啦。

    名门娇宠:枭爷宠妻上瘾/一诺千金

    容少将要娶霍明珠,人人道,糟蹋了少将大人。

    容霆行事乖张狠辣无情,在军场上说一不二,却对未过门的小妻百般容忍讨好,小娇妻肤白貌美,偶尔耍点小脾气。

    容家长辈没一个答应,霍明珠名声太坏了。

    “霍明珠犯了事我罩着,我看谁敢动她,嫁入容家我就乐意惯着,我非她不娶!”

    容少将铁了心要娶,只要小妻不哭着闹着要离婚,都不是事。

    “离婚!离婚!”结婚第一天霍明珠满身青紫的哭着喊着要离婚。

    容少将指着地上的空酒瓶控诉,“昨夜你告别单身,把我的衣裳都给撕烂了……”

    霍明珠的哭声戛然而止,看了眼破烂衣裳,又看眼一脸幽怨的容少将,“离婚的事当我没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